首页>经济 > 人物 > 正文

陈柳钦教授:农村普惠金融改善多维贫困

发展农村普惠金融,能切实解决金融排斥问题,满足贫困、低收入群体和小微企业的多样化融资需求,帮助他们提升自我发展能力,是金融扶贫工作的主要着力点,也是实现脱贫攻坚目标的有效途径。

  贫困问题一直是世界各国主要关注的社会民生问题,也是我国在新常态背景下必须解决的重大民生问题。究竟何为贫困?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发展就是“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在西方发展理论中,发展就是让社会所有成员受益,穷人需要我们的特别关注。人类寻求发展的过程,就是反贫困的历程。由于人类对贫困概念的认识,在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不断演进,因而发展的议题也就在不断深化,促进人类发展和减贫的政策工具也在不断深化。贫困最早被界定为物质匮乏或收入不平等,但是,对贫困内涵的认识随着时间不断演进,它既与社会现实生活中种种现象息息相关,也随着人们认识的提升而不短革新。从最初对食物短缺、营养不良、收入低下等物质层面简单的描述,到教育、健康、发展机会等能力的缺失,再到社会排斥、权利缺失、制度不完善等福利的剥夺,贫困的内涵与外延一直在不断地丰富与发展。近10多年来国内外在贫困理解上的一个重要突破,就是从单一的收入贫困转向多维贫困多维贫困主要指人的多方面基本可行能力不足或被剥夺,基本可行能力包括公平地获得教育、健康、饮用水、住房、卫生设施、市场准入等多个方面。多维贫困这一概念和理论最早是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 提出的。他在其著作《以自由看待发展》中,明确提出:“贫困必须被视为基本可行能力的被剥夺,而不仅仅是收入低下 ”。这对贫困的新界定,包含了两层涵义:一是仍然承认收入低下可以导致贫困发生;二是更大程度上将贫困视为是可行能力的被剥夺。在此影响下,很多因素如教育、医疗保健、公共基础设施的缺失,社会秩序的混乱,法律的无效甚至缺失,暴力、犯罪泛滥等因素,都会影响个人的可行能力,进而导致贫困的发生。阿玛蒂亚·森对于贫困的新界定,从理论层面丰富了贫困理论,从实践层面也将贫困救助覆盖人群进行了扩充,不要只聚焦于收入型贫困群体,也要考虑支出型贫困群体。阿玛蒂亚·森的能力贫困概念逐渐被接受,并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发展。从2010年开始的每年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人类发展报告》中,都提到了全球多维贫困状况,对多维贫困测量的研究也是由阿马蒂亚·森发起的,报告使用了“全球多维贫困指数”,从教育、健康、生活水平三个贫困维度进行贫困的测量。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进步和人类文明水平的提高,贫困的内涵和界定贫困的标准发生相应的变化,人们对贫困的认识不再停留于温饱层面,而是往跟高层次发展,人们追求的目标不再是温饱,而是综合性的发展,实现从“生存”到“发展”的升华。人们的美好生活需要不仅包含物质需要,也包含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和尊严、权利等具有主观色彩的精神需要,包括满意的收入、稳定的工作、优质的教育、可靠的社保、优越的医疗、舒适的住所等。正是由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不断向往,对自由与发展的不舍追求,使得贫困的内涵不断演化,实现从单一维度向多维的转变。

  贫困这个世界性大题在我国尤为显著,我国有大杂居小聚居态势,且国土面积较为广阔,且国家东西部发展不均匀,城镇发展不均匀,使得全国实现全面脱贫问题难以解决。如今,中国已步入中等收入偏上国家行列,但收入不平等、贫富两极分化问题严重,农村作为新时代中国反贫困的主战场,贫困问题尤为严重。因此,选取合适的方式缓解贫困,缩小收入差距成为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随着中国贫困问题由绝对贫困转为相对贫困和社会排斥,收入之外其他维度的贫困表现突出,运用多维贫困识别贫困人口更符合现实要求,并且能够提供更加准确和丰富的信息。中国现有扶贫政策的对象识别主要以收入贫困为主,即以家庭人均收入水平是否低于贫困线标准来判定该家庭是否在反贫困政策的扶持范围之内。尽管基于收入维度的扶贫政策已成功地使中国农村贫困大幅度降低,但是经济维度的扶贫忽视了农村居民其他维度的贫困,且收入维度的脱贫并不意味着该农户能够获得良好的教育、健康以及生活条件。更为重要的是,基于单一货币维度的反贫困措施很可能造成两个方面的不良后果:一是部分收入水平距离贫困线相对较远的农户容易成为扶贫政策的次优选择目标,而这部分群体的贫困更多是由于教育、健康等维度的严重贫困引起的,并易于陷入持久性贫困状态。二是对于脱离贫困的农户而言,其在教育、健康、生活水平以及资产等维度的贫困会导致其经济维度的脱贫不牢固,该类农户极有可能由于某些负向冲击而重新返贫,并在脱贫和返贫的状态中摇摆。事实上,贫困意味着缺医少药、饥饿难耐、失学、失业、居无定所、环境恶劣、交通困难等各项基础设施得不到满足。因此,贫困是一个多维度的概念,如果仅从经济维度测量贫困,可能会导致生态环境、住房、交通、健康、教育、信息等其他贫困维度处于贫困状态的人口得不到及时的救助。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消除贫困,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梦寐以求的理想,是各国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基本权利。”长期以来,中国致力于消除贫困,特别是十八大以来,我国在解决贫困问题上取得了巨大成效,但仍然没有完全消除贫困,深度贫困问题尤为凸出,说明我国目前的贫困现状需要采取特殊的、更具有针对性的措施。2015年11月2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提出了中国脱贫攻坚的总体目标:到2020年,稳定实现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实现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幅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基本公共服务主要领域指标接近全国平均水平;确保中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党向全国人民作出的庄严承诺。党的十九大报告再次对打赢脱贫攻坚战作出部署,明确指出重点攻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任务,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做到脱真贫、真脱贫。根据这一目标要求,必须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基本方略,继续推进开发式扶贫,在现有基础上不断创新扶贫开发思路和办法,不仅要确保生活在国家收入贫困线标准之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还要帮助他们提高健康、教育、社会保障、就业等方面的水平,即在解决农村贫困人口绝对贫困的基础上改善他们基本可行能力不足的多维贫困状况。同时,在开发式扶贫方针下,扶贫开发模式由偏重“输血”向注重“造血”转变,脱贫致富终究要靠贫困群众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来实现,因此,扶贫开发需要充分发挥金融扶贫的撬动作用,着力激发农村贫困人口(特别是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脱贫致富和加快发展的内生动力,提升他们的自我发展能力,以改善他们的多维贫困状况。

责任编辑:王飞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研究报告

会议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