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经济 > 人物 > 正文

陈柳钦教授:农村普惠金融减贫的空间关联及溢出效应

随着资本流动日渐顺畅,金融市场一体化程度加强,劳动力流动障碍减少,农村普惠金融发展对贫困减缓的空间关联性越来越强。由于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各异,空间同质性假设在解释农村普惠金融与贫困减缓关系方面可能存在缺陷。

  贫困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是吞噬人类社会机体的毒瘤。作为发展中国家,长期以来的贫困问题严重制约了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就是同贫困作斗争的历史。我国返贫进程中主要面临着人口规模大以及城乡、区域间发展不均衡两大问题。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与完善,在我国农村展现出来的贫困问题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缓解,可是贫困问题却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随着反贫困进程的推进,贫困问题愈加复杂化。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扶贫工作取得卓越成就,贫困人口规模从1978年的7.703亿下降到2018年的0.166亿。目前,我国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期,贫困问题愈加复杂化,已不是仅仅停留在经济贫困,亟需从经济、教育、健康、交通、住房、环境等多维度提升低收入群体的生产生活能力减缓贫困。长期以来,由于受数据收集及人类对贫困本身认识的限制,人们习惯于将贫困定位于经济贫困。事实上,贫困意味着缺医少药、饥饿难耐、失学、失业、居无定所、环境恶劣、交通困难等各项基础设施得不到满足。因此,贫困是一个多维度的概念,如果仅从经济维度测量贫困,可能会导致生态环境、住房、交通、健康、教育、信息等其他贫困维度处于贫困状态的人口得不到及时的救助。与此同时,随着金融市场综合能力的提升,经济增长速度加快,但我国贫困问题日趋复杂化,贫困减缓的速度比不上金融与经济增长的速度。在经济发展初期,发达地区的经济增长将产生扩大区域发展差距的“极化效应”;而长期阶段,发达地区的经济增长却能够带动落后地区的投资、就业,增加政府及居民的财政收入,产生缩小区域发展差距和减少贫困的“涓滴效应”。多维贫困分析框架源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的能力贫困体系,他认为如果个人或家庭缺少足够的营养、基本医疗条件、住房保障和一定的受教育机会等,就意味着处于贫困状态。在我国当前财力总体有限,特别是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的情况下,仅靠有限的财政减贫资金,难以满足巨大的资金需求,必须充分发挥金融减贫的杠杆作用。

  随着人均收入水平的逐步提升,中国农村贫困的主要方面已经由此前的绝对贫困逐步转变为相对贫困和社会排斥,收入之外其他维度的突出贫困凸显了农村反贫困的多维态势。统筹治理农村经济、社会、环境与生态等多维贫困已经成为新时期反贫困战略的新内涵与新挑战。农村金融作为现代农村经济资源配置的核心,不仅成为众多发展中国家农村经济发展的先导力量和主要推动因素,而且已经被证明是缓减贫困行之有效的途径之一。我国政府历来重视农村金融的建设和发展,并且将农村金融视为缓减农村贫困的主要力量和重要政策工具。为了促进农村金融充分地发挥减贫功能,我国政府先后对农村金融体制进行了多次改革和调整。特别是二十一世纪以来,随着“三农”问题连续被强调为政府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 农村金融的改革与发展也就成为国家新一轮金融发展战略的“重中之重”。政府基于“改革存量,发展增量”的农村金融体制改革新思路,密集出台了一系列农村金融“新政”,力图实现农村金融发展与农村贫困缓减的良性互动。2007 年我国开始推进国有农业服务银行进行改革,2008-2010 年间,农村信用社在产权制度改革方面稳步推进,各银行金融结构在农村地区布局设点,银监会释放鼓励支持条件成熟的农村商业银行上市的信号,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在管理体制等方面改革取得了实质性进展。2010 年以后,国家高度重视发挥农村金融在服务“三农”中的核心作用,引导主要涉农金融机构通过发展创新贯彻国家支农惠农政策。自此,农村金融基础服务覆盖面加速扩大,农业保险稳定器的作用也逐步凸显。在连续多个金融政策的引导和催化下,农村金融发展规模大幅提升,农村金融服务广度与深度明显拓展,农村金融服务质量与服务效率明显提升。然而,由于中国农村金融既有的外生性制度安排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农村金融资源配置强烈的政府偏好,地方政府和部分金融机构固有的“重工轻农、利益至上”思想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农村金融资金流向的“非农化”,致使农村正规金融虽被过度强化但资金配置效率依然不高,农村非正规金融虽被压抑但仍顽强生存,深处“合理不合法”的角色尴尬。农村地区仍显巨大的农村资金需求缺口,仍需截止的农村金融资金外流,仍待从根本上改观的农村贫困群体“贷款难”、“贷款贵”的现实困境,以及仍要不断巩固的农村金融扶贫的主力军地位,无不彰显着中国农村金融深层次“破冰”的必要与迫切。

  我国人口高达十四亿,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同时我国还拥有九百六十万的国土面积,可谓地大物博,但是也正因为国土面积巨大,受到自然、地理、气候和历史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我国南北、东西部经济发展差异很大,总体来看经济发展不均衡、人民生活水平不均衡等问题十分突出。总体来看,我国西部地区是我国农村贫困人口较为集中的地区,其贫困发生率要远远大于我国东部和中部地区。普惠金融是世界银行于 2005年宣传国际小额信贷年时提出的概念,旨在立足机会平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性原则,以合理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级人群尤其是传统金融难以触及的贫困人群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普惠金融自提出伊始便成为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解决贫困问题、低收入人群特别是农民融资困难的一种有效的金融制度安排。普惠金融可以通过提高农村地区贫困群体的金融可获得性和降低金融产品与服务的成本,促进金融缓解信贷约束、发挥防范风险冲击作用,达到增加农民收入的目的。受金融市场综合能力的限制,金融资源配置不均使得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发展程度不同。普惠金融发展多维减贫效应存在显著的区域差异。普惠金融发展对东部地区具有加速性减贫作用,普惠金融发展对中部地区具有收敛性减贫作用,普惠金融发展对西部地区具有隐性减贫作用。

责任编辑:王飞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研究报告

会议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