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 > 正文

挖掘刘墉家族传统文化 激发高密乡村振兴发展新动能

以刘统勋、刘墉为代表的清爱堂刘氏家族是清代久负盛名的世家望族,乾隆曾称誉刘家是“海岱高门第”,孕育了众多的达官显宦、文化名流。充分挖掘刘墉家族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对于加强党员干部党性修养、党性锻炼、激发乡村振兴发展的新动能等具有重大意义。

   文化是根,也是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为农村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也为丰富和创新农村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载体注入了新的活力。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应当重视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深入挖掘中华传统文化,可以提高人的思想观念、增强道德意识、推动文化产业的发展以及辐射带动相关产业发展,激发乡村振兴发展的新动能。

  一、 挖掘优秀传统文化与乡村振兴的关系

  从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来看,文化的取舍,不仅决定着一个家族的命运,甚至决定着一个王朝,乃至一个国家的根本命运。只重视军事、科技等硬实力,而忽视文化软实力,一个家族、一个国家就会失去灵魂和血脉。文化不能解决一个人或者一个国家的温饱问题,但是它却是推动历史发展质变的核心力量。

  挖掘优良的家风、家学、家训、家规等历史文化资源,探求著名历史人物成长的家族文化因素,能够为当代新型家庭文化建设提供丰富的文化滋养和历史借鉴。优秀传统文化资源在乡村振兴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可以促进当地旅游业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增加当地就业岗位、优化人居环境、提高公民素质、构建和谐社会,促进乡村振兴的全面实施。

  二、刘墉家族传统文化的蕴含的红色基因与丰富价值

  古往今来,许多有作为的人都以关心百姓疾苦为己任。从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到郑板桥的“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从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到于谦的“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深林”,到刘墉的“教育为本、严于自律、公道正派、洁身自好,清廉自守”。

  “其兴也勃也,其亡也忽也”。以刘统勋、刘墉为代表的清爱堂刘氏家族是清代久负盛名的世家望族,乾隆曾称誉刘家是“海岱高门第”,孕育了众多的达官显宦、文化名流。刘墉家族传统文化中蕴含着丰富的红色基因,刘氏家族的政治功勋、清廉爱民的政治风范,兄友弟恭、孝悌为本的祖传良训,崇文好学、与人为善的良好家风等。这种文化软实力使刘墉家族辈辈受益,这也是刘墉家族兴盛百年、衰而不败的原因。充分挖掘刘墉家族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对于加强党员干部党性修养、党性锻炼、激发乡村振兴发展的新动能等具有重大意义。

  刘墉的曾祖父刘必显为顺治年间进士,祖父刘棨是康熙朝有名的清官。刘墉父亲刘统勋更是一代名臣,官至东阁大学士兼军机大臣,他最大的政绩是在水利实务上,在清高宗实录中,刘统勋的名字总共出现了814次。自乾隆元年,乾隆命刘统勋学习海塘、河道事物,到乾隆三十四年最后一次出差处理漕运事物,刘统勋在三十多年的时间里,将大量的精力投入海塘、河工水利各项制度建设以及改革的事业中,成为清朝的水利重臣。刘统勋为官清廉果敢,乾隆帝说他“遇事既神敏,秉性复刚劲,得古大臣风,终身不失正”。刘墉(1720-1805年),高密逄戈庄人,清朝政治家、书法家,大学士,刘统勋长子。乾隆十六年中进士,曾任翰林院庶吉士、江宁府知府、体仁阁大学士等职位,刘墉一生清廉,遇事敢为,不避权贵,政绩卓著。他博通经史,尤其擅长书法,为清朝四大书法家之首,被誉为浓墨宰相。《诸城县志》称赞他:“砥砺风节,正身率属,自为学政知府时,即谢绝馈贿,一介不取,遇事敢为,无所顾忌,所至官吏望风畏之。” 以刘统勋、刘墉为代表的刘氏家族于明代弘治年间由安徽省砀山县迁入注沟现代农业发展区逄戈庄村,自四世始陆续有人考为秀才,从此步入诗书继世、从政为官之道,历经清朝14代人,近300年来共走出42位举人、11位进士、157位大夫以上高级命官,出任县令官职者54人,皆简朴节俭、清廉爱民,无一人因贪腐而受到处罚,被康熙帝赐堂号“清爱堂”。

  (一) 重视教育,诗书传家。

  重视教育、诗书传家是刘氏家族的传统,从清顺治年间刘必显考中进士开始,刘必显非常重视良好家风的培养,他认为:“教家之道,千条万绪,非言语文字能罄述。然以身教者从,以言教者讼。教子之方,莫要于读书。必能读书乃能明理,能明理始能成器,始能保家,至进取成名。”刘氏家族中的代表人物刘统勋、刘墉父子,他们父子两人先后入相,且为贤相。刘统勋被称为百余年名臣第一,在明清山东世家之中应属绝无仅有之例;而刘氏自五世至十四世,有7人官至二品以上,3人官至一品。刘氏家族良好的家教,严厉督促子弟读书,使历代科举入仕者不断,家族文化得以传承。即使到了乾嘉年间,刘氏受朝廷恩宠日隆,仍把读书放在首位。

  (二)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礼让为先。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礼让为先。刘氏家族的刘绪烩,其兄早亡,兄之二子年幼,他不仅承担起抚育侄子的责任,还将族里远亲的孤寡老人接来赡养,深得乡人好评。敬老爱幼、家庭和睦,不但带动家族和睦,同时也有利于当地形成和谐安定的氛围。

  (三)洁身自好、廉洁奉公。

  刘氏家族对后人传播“一曰德行,二曰学问,三曰功业”的理念,刘必显,还对后人立下了家训:“当官清廉、积德行善、官显莫夸、不立碑传、勤俭持家、丧事从简”。刘氏子弟在刘必显的影响下,采取了正反两种措施,以防止后世子孙败坏清廉门风。正面措施是在高密市逄戈庄村刘家大院内分社东西数排平房,自称官宅里,用以专门接待因在外为官清廉而在老家贫无立身之地的子孙,其反面措施就是对辱没祖宗者施以酷刑。刘统勋尽管位高权重,但始终保持清廉本色,从不接受下级贿赂,对于贪赃枉法的高官敢于严查,并果断将其绳之以法。其子刘墉一生廉洁奉公,衣着俭朴,居住简陋,处处为人民着想,深受百姓爱戴。刘墉做地方官时,刚正不阿,为民除暴,革除了科场、官场的不少弊端,被百姓称为“刘青天”。刘墉任广西乡试正考官、江苏学政时,曾针对当时科场风气不正、官犯勾结的状况,雷厉风行地进行了惩治,被乾隆帝称赞为“知政体”。正因刘墉作风严正,很多想蒙混作弊的考生一听说刘墉监考,都吓得不敢进场。尽管刘墉仕途多有起伏,但不畏权势、敢于直言。他心怀百姓惩贪治腐,刚正廉明、足智多谋的清官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在百姓眼中,“刘罗锅”就是正义与智慧的化身。

  古人云: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身正行直、办事公平公正对于为政者具有重要意义。如果说一套,做一套,就会逐步失去群众的信任,影响党在群众中的形象。因此,在本职工作岗位上,一定要树立正确的权力观和政绩观,把心思用在工作上,用在干事业上,用在为人民群众谋利益上,对待权力要有如履薄冰的精神,要以浓墨宰相刘墉为榜样,严于自律、公道正派、洁身自好,清廉自守,在日常工作中要常怀律已之心,常思为民之责,手莫伸、人莫贪,真正筑起一道防腐防变的铁篱笆。

  (四) 乐善好施、仗义疏财、热心公益。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刘墉出任湖南巡抚。当时,湖南受灾严重,民不聊生,贪官污吏横行,偷盗案件频发。刘墉到任之后,多次微服私访,查明了灾情和案件实况。他一连撤了两名知县和一名知州,令官场风气为之一振。同时开仓赈粮,接济灾民,使百姓暂度难关。他还下令加固城垣,修建仓储,并鼓励民间开采峒硝。不久,湖南就恢复了社会安定、民生丰足的局面。当地百姓对刘墉感恩戴德,称他是“包公再世”。

  三 刘墉故里(逄戈庄村)的基本情况

  逄戈庄村地处诸城与高密交界,距高密城区约35公里处。村落呈长方形,现有耕地3462亩。“南眺巴山,北接平川,东障大岭,西滨潍水,为富饶而文化发达之乡。”东边是顷王冢,汉代刘邦孙子刘章之墓,不远处是他妹妹的小妹冢,两千年后,兄妹依然相守。向南十几公里,是著名的巴山汉墓群。村西十里是古老的潍河,千万年来,潍河一直在默默的流淌着。周边的山水文化,滋养了这片土地。村南为涝洼区,黑土类,村西、北为平原区,土地为黄土粪。全村周围地势东高,南高,北低,水流向北。土地分布:东部、南部约占全村土地的8%,西部占10%,北部占10%。交通发达,直达青岛、潍坊十分方便。

  逄戈庄村刘氏家族在整个大清朝近三百年间,都是胶东地区长盛不衰的“大宅门”,也是国内挂号的名门望族。其中刘墉父子更是妇孺知的历史名人。刘家被乾隆皇帝誉之为“海岱高门第”。刘氏家族自清朝康熙年间出过36位举人,11位进士,4位翰林。逄戈庄村名人辈出,有深厚的文化底蕴。

  逄戈庄村人口约600户,户籍人口1830人,常驻人口约一半。全村俱为汉族,有刘、张、王、李、孙、赵、扬、吴、于、宋、伏、秦、陆、徐等38个姓氏,刘姓占全村的三分之一。全村村民和谐共处、友爱互助、其乐融融、文化生活扎根,村民们的幸福指数节节升高。

  四、挖掘刘墉家族传统文化,激发高密乡村振兴发展新动能的对策建议

  高密市注沟现代农业发展区逄戈庄村应当充分挖掘刘墉家族历史文化与底蕴、利用区位、文化、生态、资源等优势,“以提升传统产品、整合旅游空间、打造新的旅游目的地”为主要目标。认真分析市场需求,合理定位,高起点规划、高质量创意、高标准设计,放大文化和旅游效应,激发高密乡村振兴发展的新动能。

  (一) 对刘墉IP进行延伸开发。

  “独木难成林”,刘墉IP,与高密的其他几张名片相互支撑,才能更具传播力和影响力。刘家数代贤达的人生和宦海经历,都与康乾时期的时代特征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因此,刘墉家族文化放在康乾盛世大时代框架中解读更具有影响力。完整的IP价值链体系包括纵向上涵盖概念提炼、平台搭建、内容制作、渠道布局、精准传播、分类商城、订单成交、后续互动等环节;横向上则属于不同模块、各个点之上的相互支撑,以便综合发力后更有实际效果。

  一是在互联网虚拟世界中再造一个丰富和饱满的刘墉形象。传统的建筑、场馆、图书和影视等线下实体,必不可少,但传播时空局限性很大。线上丰富的内容,支撑远程随时随地浏览。

  二是以刘墉IP作为切入点,专题式、全景式回溯康乾时代,同时全方位盘活高密市的各种资源。刘墉是个标签,背后连接着两个时代,一个是他们生活的时代,另一个是我们当下时代。

  (二)以挖掘、保护、传承、发展的理念发展刘墉家族传统文化。

  一是立足逄戈庄村的文化底蕴和名人效应,合理规划,加大刘墉家族文化区建设项目的开发。具体包括建设仿古民俗旅游文化步行街、廉吏博物馆、仿古建筑餐饮酒店、娱乐休闲观光区等配套设施的开发。

  二是对刘墉家族文化进行新闻类报道、论文写作等。集合学术力量,在有关媒体和学术期刊推出学术研究文章、出版地方研究著作。深入挖掘、整合“刘墉家族”文化资源。推动党性教育及城市文化建设。

  三是举行刘墉家族文化会议研讨会。刘墉家族家学源远流长,人才层出不穷,刘氏的科举兴家、家学文化、家训家规等都对当代社会有启示。对刘氏文化的探讨即是一种学术研究,同时其研究成果对当代的教育、商业、家庭等都具有较深的意义。定期举行“刘墉家族”文化研讨会,可邀请部分学术专家学者、刘氏后人、文化工作者等参加,就刘墉生平介绍、刘墉为官历史、刘墉书法艺术成就、重要文化思想,刘墉家族文化品牌的打造、发展等进行探讨交流,加强对外交流与合作。

  四是依托刘墉家族文化资源,推动传统文化进校园、进课堂。充分发掘刘墉家族文化资源,深化校园文化建设。组建师生社团组织,开展刘墉家族传统文化作品展评活动,聘请民间艺人到学校讲授刘墉家族传统文化知识、对刘墉家族文化进入深入发掘,在学校育人理念、校园环境建设、校本课程开发等方面渗透、传播、发扬刘墉家族文化。

  五是依托刘墉家族文化资源优势,发挥好廉政文化教育基地作用。刘墉“清爱文化”廉政教育基地位于刘墉故里注沟现代农业发展区逄戈庄村,建设面积600平方米。主要包括清爱堂纪念馆、廉政教育基地、刘氏文化研究院三个展区,展示了以刘统勋、刘墉为代表的刘氏家族融合儒学、官德、家风,逐渐形成的“清爱”文化体系。其中,清爱堂纪念馆展厅共分“清廉”“爱民”“忠孝”三个主题。吸引着全国各地的党员干部来这里接受红色教育。在原有图文、实物的基础上,可开展刘墉家族文化特色课程、观看刘墉家族特色文化专题片等,让广大前来学习的党员干部感受到刘氏家训、家法、家风等教育精髓,体会刘墉家族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

  (三)依托文化、生态、资源优势,加强“刘墉家族”文化辐射带动作用,发展“刘墉家族文化+”,促进产业融合。

  一是以“文旅融合、农旅一体的乡村现代化”为主导模式,依托文化、生态、资源优势,大力发展“刘墉家族文化+旅游产业”。坚持文化旅游、旅游文化与文化产业三者深度融合、创新发展。

  二是充分挖掘刘墉家族文化,注重刘墉墓、清爱文化园等历史文化遗迹保护开发,共同打造刘墉文化体验、刘氏家族寻根和文化创意休闲等产品项目,打造刘墉文化旅游产业综合体。将汉文化、刘墉文化和高密地域文化内涵注入到产品项目中,打造名人效应,打造高密历史名人链条:晏婴—郑玄—刘墉红色旅游链条,形成规模效应,凝聚人流和物流,培育旅游产业要素,形成完善的要素产业体系,带动文化展览、民间演艺等文化产业的发育,进一步延伸旅游产业链,形成旅游—文化产业链条,以文化产品增加消费点,增加旅游餐饮和购物收入,提升综合效益。

  三是辐射带动发展生态观光和休闲农业,包括:充分利用现有的废弃矿场、矿坑,打造一处环保绿色、集旅游休闲、娱乐教育为一体的历史文化综合体;“韩信坝”、“淮沙落雁”等潍河文化景观带;李家埠现代农业观光园区的大樱桃休闲采摘,集中发展潍河文化旅游产业带、特色林果产业带、农业综合开发产业带、农产品深加工产业带、高效大棚产业区、黄烟产业区。加快现代农业的发展,在全区形成以文促旅、相互带动、共同发展的良好格局。

  (四)紧扣刘墉家族文化之“脉”,构建文化工作新格局,丰富乡村精神文明生活。

  一是加强党的建设,以党建为引领干好村中各项工作,加强党风廉政建设,提升干部工作作风,深入开展“作风建设年”活动,深化“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弘扬“四种精神”,强化“五个导向”,健全“七项机制”,提高群众满意度。

  二是高密市注沟现代农业发展区应统筹整合各类文化资源,全面加强潍河文化创意园、清爱文化园等阵地建设,建立健全村级综合文化活动室、农家书屋、村级文体广场,逐步建立起文化工作体系。

  三是注重 “管”和“用”结合,不断盘活现有文化设施存量,提高文化设施服务效能,最大限度发挥文化设施的功能。

  四是举办潍河文化节、丰收节、消夏晚会等大型文体活动,极大地丰富乡村精神文化生活。

  五是开展新村规民约制定活动,把移风易俗写进村规民约,大力倡导文明节俭、喜事新办的良好风尚,扎实推进“四德”工程建设,开展善行义举四德榜评选活动,积极组织群众性精神文明活动,开展“好媳妇、好婆婆、文明家庭、孝道之家”评选活动,营造尊老爱幼、互敬互助的良好风气。

  (五)加大宣传力度,增强品牌效应,开发刘墉家族文化系列产品。

  一是加大对刘墉家族文化的宣传力度,充分利用形象宣传片、纪录片、宣传画册等多种形式,通过电视媒体、新媒体、移动终端、手机APP、小程序、户外广告牌等多种载体,形成高密刘墉家族文化宣传的立体网络。

  二是开发一系列刘墉家族文化产品。例如:衬衫、帽子等刘墉家族文化衍生品;也可将刘墉书画作品的仿制品制成扇面、书签、画册进行销售。刘氏家宴、刘罗锅妈妈做的馒头、刘罗锅家的豆腐等刘墉家族系列食品,在宣传文化的同时,带动区域经济的发展。

  (六)引才聚才,推进从业人员职业化。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大批农民外出打工,农村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和人才生力军外流,而留守农村的多是妇女、儿童和老年人,乡村人力资本严重短缺,不仅各类管理人才、经营人才、专业技术人才缺乏,甚至连种田能手和青壮年劳动力都缺乏。新型职业农民总量不足,年轻后备力量缺乏,文化程度普遍偏低。“招人难、留人更难”的情况还较为突出,人才状况不能满足现乡村文化产业发展的需要。

  一是鼓励乡贤能人回乡,引导农民工返乡创业。出台政策吸引这部分群体回乡,充分发挥他们了解国家政策、清楚需求、懂得市场规律和人脉资源丰富等多重优势,充分利用当地资源,促进乡村文化传播,化解主客体间矛盾,开发乡村休闲产品,提高本地产业的成长能力和竞争实力,让农民在挖掘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在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的产业链条上占据更多的利润空间。

  二是提升带头人行业素质,培养农村实用人才。坚持“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鼓励龙头企业、合作社带头人通过“半农半读”、线上线下等多种形式就地就近接受职业教育,积极参加职业技能培训和技能鉴定,扶持培养一批服务能手、乡村工匠、文化能人和非遗传承人等农村实用人才。

  三是培养专业人才,推行持证上岗。实施休闲农业和乡村文化旅游村点带头人培训工程,对从业人员进行全面职业培训,对于培训合格的人员给予“专业服务人才”、“专业经营人才”、“专业管理人才”的称号和证书,并逐步推行休闲农业和乡村文化旅游的从业人员持证上岗,助力乡村振兴。

  (作者单位:刘阳,天津农学院;刘青,山东省高密市注沟现代农业发展区)

责任编辑:王飞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研究报告

会议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