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 > 正文

金融业对外开放大动作 国务院金稳委办推11条措施

 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关于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有关举措》,按照“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的原则,推出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开放是一种能带来双赢局面的考虑。

  金融业对外开放迎来大动作。

  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关于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有关举措》,按照“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的原则,推出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

  专家表示,这11条开放措施不仅有利于提高中国金融市场竞争力,也将使境外投资者享受到中国发展的红利,“是一种能带来双赢局面的考虑。”

  债券市场开放步子大

  11条开放新举措,涵盖债券市场、银行保险市场和证券市场3个领域,且涉及到市场和机构层面实质性的变化。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中债券市场的开放举措尤为值得关注。

  ——允许外资机构在华开展信用评级业务时,可以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所有种类债券评级。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推动信用评级对外开放,支持外资评级机构进入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开展所有种类债券评级业务,是中国金融市场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信用评级作为金融市场的重要基础性制度安排,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国际化进程不断加快,引入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在中国开展评级业务,有利于满足国际投资者的多样化需求,也有利于促进中国评级行业评级质量改善,对中国金融市场的规范健康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据了解,随着中国债券市场开放进程不断加快,外资中介机构队伍持续扩大。目前已有6家外资银行取得非金融企业债券融资工具B类主承销和承销业务资格。此次,将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银行通过市场评价取得A类主承销业务资格,业务范围从境外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扩展至债务融资工具全部品种。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这将有助于进一步丰富外资机构服务国内实体经济的手段,提升其参与中国经济发展的广度与深度,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助于为境内企业发债融资引入更多的境外投资需求,从而为实体经济融通资金、降低成本提供助益,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同时,也有助于向外方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的成果和机遇,推动经济全球化发展,实现互利共赢。

  此次债券市场扩大开放,还包括将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

  银行保险业以开放增活力

  银行保险领域推出的对外开放新措施,同样具有实质性意义。

  ——鼓励境外金融机构参与设立、投资入股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引进在财富管理等方面具有专长和国际影响力的外资金融机构,投资入股银行理财子公司,有利于引入国际上资产管理行业先进成熟的投资理念、经营策略、激励机制和合规风控体系,丰富金融产品供给,激发市场竞争活力,促进中国银行理财业务健康有序发展。

  ——允许境外资产管理机构与中资银行或保险公司的子公司合资设立由外方控股的理财公司。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中国资管市场规模和发展潜力巨大,现有资管机构难以完全满足快速增长的多元化市场需求。允许合资成立外资控股理财公司,有利于引进国际先进的资管实践和专业经验,促进资管业及资本市场稳健发展,有利于发挥中外资资产管理机构各自优势,进一步丰富市场主体和业务产品,满足投资者多元化服务需求。同时,现有中资银行和保险公司资管子公司可以与其参股的外方理财公司形成互补,适度错位发展。

  此外,还将支持外资全资设立或参股货币经纪公司;将人身险外资股比限制从51%提高至100%的过渡期,由原定2021年提前到2020年;取消境内保险公司合计持有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的股份不得低于75%的规定,允许境外投资者持有股份超过25%;放宽外资保险公司准入条件,取消30年经营年限要求。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这些措施都有利于进一步丰富市场主体,增强市场活力,推动银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

  开放更坚决,监管要求更高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此次11条开放措施,基本上都和促进直接融资发展有关。不仅债券市场、银行保险市场开放力度加大,证券市场方面,也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通过让外资中介机构、外资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参与直接融资市场的竞争,能够丰富直接融资市场参与者的类型,提升中国直接融资市场运行的效率,有助于进一步提升直接融资在整个金融体系中的占比。

  赵锡军表示,此时出台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举措有着特殊意义。从经济全球化趋势来看,美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其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做法对全球经济增长的信心和预期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体,明确扩大开放新举措,表明了中国对外开放的决心,也表明中国经济目前已经具备进行深度、高质量开放的条件。从中国自身发展进程来讲,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出现了较大变化。高质量发展,并不简单是自己关起门来就能实现的,需要有更广阔的视野和环境,以及更广泛的资源。高水平开放正逢其时。

  此外,赵锡军指出,扩大开放同时也意味着更加激烈的竞争,对监管部门也提出了更高的监管要求,国内金融机构和监管部门都要做好相应准备。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表示,这11条措施有利于倒逼中国金融机构更快地补上短板,增加创新能力和风控能力。

责任编辑:郭梦桐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研究报告

会议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