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股权被拍卖 流拍并不新鲜分化更加明显

券商中国记者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看到,江苏一家已顺利过会城商行股权拍卖时遭抢,被134次竞价、最终以起拍初价的2.5倍成交;而河南一家农商行被7名企业股东合计拍卖1.14亿股、合计拟作价1.33亿元,然而,全部告以流拍。

  原标题:今年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达千余起银行股权拍卖

  中小银行股权拍卖一直有,但“冷热”遭遇大不同。

  券商中国记者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看到,江苏一家已顺利过会城商行股权拍卖时遭抢,被134次竞价、最终以起拍初价的2.5倍成交;而河南一家农商行被7名企业股东合计拍卖1.14亿股、合计拟作价1.33亿元,然而,全部告以流拍。

  中小银行股权网上拍卖、转让逐渐兴起,去年以来,不乏A股上市银行股权大份额批量被拍卖、流拍,进入2019年,这一态势仍在延续。近日,江苏某资产规模3000余亿元的农商行合计500万余股权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挂出再度引发关注。

  券商中国记者翻阅发现,截至5月10日,今年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共计有1090起银行股权拍卖已结束及正在进行中,都是各地区城商行、农商行和村镇银行股权,其中又以农商行为主;拍卖交易中,流拍率近7成。

  中部地区一家上市城商行高管告诉记者,中小银行股权拍卖很正常,部分银行股东出现债务危机有变现需求,还有些因为股权质押爆仓被迫拍卖和转让,流拍率比较高,很大原因是竞拍者未达到银监部门对银行股东资质的高要求。

  但值得注意的是,银行业经营水平分化、区域经济发展不均衡,或也体现在了股权拍卖的不同境遇中。除了上述有银行股权被抢拍、有的银行遭甩卖无人问津之外,记者发现,1090起拍卖中,相比浙江、江苏等地银行,河南、山西、江西、云南等地农商行股权流拍率明显更高。

  银行股权被拍卖,“冷热”遭遇大不同

  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公告显示,今年4月底,一名金姓个人股东持有苏州银行18.25万股在网上进行公开拍卖,这一项目起拍价101.5万元。

  据了解,按平台交易规则,24小时竞价周期内,其他变卖报名用户可加价参与竞买(加价幅度1万元);竞价结束前5分钟内如有人出价,则系统自动向后延时5分钟(循环往复至最后5分钟内无人出价)。

  该项目竞拍一开始,参与者频频加价竞买,最终经过134次加价竞买和110次延时的激烈竞争,交易达成。该项目成交价249.5万元,是最初起拍价的2.458倍。

  苏州银行是根植于江苏苏州的城商行,今年4月25日首发顺利过会。券商中国记者彼时报道,该行拟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10亿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40亿股;2016年12月,该行提交A股IPO申报稿;2018年1月“预先披露更新”;历时约两年半,A股梦圆。

  据其官网信息,截至2018年底,该行总资产为2906.31亿元,截至3月末,该行总资产规模3152.11亿元,相当于成立时的6个苏州银行;总存款首次突破2000亿元至2065.36亿元。

  而相比苏州银行股权遭热捧,河南太康农村商业银行的股权拍卖过程则略显心塞。

  平台公告显示,河南太康农村商业银行遭其7家股东拟作价总计1.3266亿元、合计拍卖1.144亿股。具体来看,该行股东郑州通诚、河南浩森照明、河南恒喆实业、开封市天之河商贸均是拍卖940万股、起拍价1090.4万元;该行股东郑州泽洋贸易、郑州顾家商贸均是拍卖1900万股权、起拍价2204万元;该行股东河南雷烁光电拍卖3880万股、起拍价4500.8万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河南太康农村商业银行实缴资本38876.44万元,曾用名为太康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不过,记者无法查询到该行官网和联系方式等基础信息。从司法风险信息来看,这家银行早已是麻烦缠身。仅法律诉讼风险中,该行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而起诉他人或公司达到769条,被他人或公司起诉达15条。

  该行管理似乎失控,该行高管层也出了问题。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8月16日,河南太康农村商业银行原董事长王培学(2017年10月12日变更为刘同彬)遭监管部门处罚终身禁业,对其处理依据细数竟有22条之多。

  据财经报道,河南太康农村商业银行在去年8月所有银行罚单里违反法规项目和条款数量最多。对于银行业的违规查处,具体到业务上,同业、委外和贷款三项是较为敏感的区域,作为该行主要负责人的王培学触碰检查痛点。

  据公告称,该行违规通过“存放同业+委托投资+委托贷款”方式投资资管计划并发放委托贷款、违规通过“存放同业+委托投资”方式投资私募基金并受让特定资产收益权、违规利用存放同业款项为他行投资提供担保并签订远期协议受让资管计划收益权、违规通过定期存放同业存款提供质押担保、违规为企业保理融资业务提供担保的违法违规行为应负领导责任和承办责任。

  流拍并不新鲜,分化更加明显

  中小银行股权网上拍卖、转让逐渐兴起,去年以来,不乏A股上市银行股权大份额批量被拍卖、流拍,进入2019年,这一态势仍在延续。

  近日,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挂出27项标的江南农商行股权的项目,其中有25项均为江南农商行20万股股权,起拍价为90万元,另外两项变卖项目,变卖起拍价分别是150万元、35.2万元;上述被变卖、拍卖的江南农商行股权合计约533万股,引发关注。

  记者翻阅今年以来阿里平台1090起进行中及已结束的银行股权拍卖案例发现,截至今年5月10日,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共计有1090起银行股权拍卖已结束及正在进行中,都是各地区城商行、农商行和村镇银行股权,其中又以农商行为主;拍卖交易中,流拍率近7成。

  “当前背景下,股权流拍并不新鲜,部分银行股权流拍甚至是必然。”中部地区一家上市城商行高管告诉记者,中小银行股权拍卖很正常,部分银行股东出现债务危机有变现需求,还有些因为股权质押爆仓被迫拍卖和转让,流拍率比较高,很大原因是竞拍者未达到银监部门对银行股东资质的高要求。

  他介绍,2019年银行保险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明确提出,着力完善公司治理机制,这意味着对于银行股东资质、行为等或有更高要求;而阿里、京东这类线上拍卖平台,主要面向的还是个人,个人散户参与竞拍。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一洋也有类似观点,“银行股权类资产属于典型的B端交易类型,有此需求的一般为机构投资者,他们一般会选择地方金交所等渠道进行该类交易,阿里拍卖平台暂时还没有成为该类资产的主要交易场所。”

  但值得注意的是,银行业经营水平分化、区域经济发展不均衡,或也体现在了股权拍卖的不同境遇里。记者发现,除了上述有银行股权被抢拍、有的银行遭甩卖无人问津之外,1090起拍卖中,相比浙江、江苏等地银行,河南、山西、江西、云南等地农商行股权流拍率明显更高。

  今年4月初,审计署发布的2019年第1号公告将河南省不良率高的问题暴露出来,截至2018年底,河南浚县农村商业银行等42家商业银行贷款不良率超过5%警戒线,其中超过20%的银行有12家,个别商业银行贷款不良率超过40%。

  山西省银行业连续两年实现不良“双降”,去年不良率3.04%,同比下降了0.47个百分点,但放在全国来看仍处于高位;截至2018年四季度,甘肃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率升至5.04%,而前个三季度分别为3.70%、3.72%、4.02%,处于不断上升的趋势。

  从各地银监部门披露的省内(直辖市)银行业年度数据看,尽管东北、西部、环渤海区域银行业不良率已同步持平或有所下降,但新金融工具准则实施、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给部分区域银行带来较大的不良资产核销压力,相比珠三角、长三角等地区,不良贷款率“北高南低”之势仍然明显。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