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中国市值蒸发20亿 控股股东董事长廖杰系加拿大籍

一夜之间,视觉中国市值蒸发了20亿。目前,视觉中国的控股股东如下:其中,董事长廖杰,加拿大籍,是公司控股股东廖道训、吴玉瑞之子;董事、总裁梁军,美籍华人,是公司控股股东吴春红之女、梁世平之妹。

  原标题:视觉中国市值蒸发20亿 实际控制人竟是外籍

  一夜之间,视觉中国市值蒸发了20亿。

  今天,对于视觉中国的股东来说,原本是值得庆祝的一天。根据原计划,视觉中国在12日将有3.88亿限售股上市流通,如果按照公司4月11日收盘股价28元来算,解禁市值约108亿元,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55.39%。然而,视觉中国股价开盘即跌停,3.88亿股刚刚解禁的限售股没有接盘无法套现。

  煽动视觉中国巨变的那只蝴蝶,正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张黑洞照片。4月10日晚,人类历史上首张黑洞照片在全球六地同时发布,一时间成为网上热议的话题,当时网络还笑传哪些是“黑洞概念股”。

  谁也没想到的是,视觉中国自己成了“黑洞概念股”,并且,深不见底。

  黑天鹅起飞

  起因看似有些偶然,4月11日上午各群开始流传一张微信对话截图,一张写着“友情提醒各位同行,那个黑洞的图公众号别乱用,版权来自视觉中国,听说准备大捞一笔”的截图在媒体圈广为流传,很快发现,在视觉中国网站上,这张黑洞照片已经被赫然标注版权为视觉中国所有。视觉中国在图片说明中提到:“此图是编辑图片,如果用于商业用途,请致电或咨询客户代表。”

  一时之间,关于黑洞图片的版权归属引发了媒体行业的大量讨论。一直被视觉中国律师函长期支配的恐惧感像瘟疫一样在各个微信群、朋友圈里蔓延,甚至有人给视觉中国贴了一个标签:版权恶霸。

  随着共青团中央发博爆出在视觉中国里发现了标注版权所有的国旗和国徽图片后,各类品牌、企业logo排队在评论中控诉视觉中国将自家商标打上水印的罪行,一时间视觉中国沦为众矢之的,诸多媒体发文控诉视觉中国滥用维权,漫天要价。与视觉中国打过官司的经纬中国创始合伙人张颖在微博讽刺“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视觉中国的”。

  公众号“三表龙门阵”的文章《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的留言,成了一场媒体人的控诉大会,媒体人纷纷表示曾经收到过视觉中国的律师函,侵权图片索赔一张一万元。人民日报甚至发表长文,最后以“不敢配图”结尾,立场鲜明。

  即使视觉中国创始人两度回应版权归属欧洲南方天文台,依旧没有平息众怒,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11日傍晚,各大投资群还在讨论视觉中国是否重蹈长生生物的“黑天鹅”事件,有乐观者表示两者性质不同,视觉中国的行为仅仅局限于媒体和企业层面。

  没想到的是,监管迅速反应。11日晚间,天津市网信办连夜约谈视觉中国并责令视觉中国网站立即停止传输相关信息,采取措施消除恶劣影响。今日凌晨,视觉中国在微博发布道歉声明,表示已采取措施对不合规图片下线处理,并关闭网站开展整改。

  继视觉中国关闭网站开展整改之后,图片网站东方IC、全景网的官网也相继无法打开,疑似关闭。此前,有网友截图爆料,东方IC、全景网同样存在与视觉中国相似的问题。

  12日视觉中国开盘即跌停,而就在黑洞照片事件曝光前,各大券商研究所对视觉中国给出的评级是:买入。

  “钓鱼”的生意

  在某券商3月30日的一份研报里,对视觉中国的投资亮点介绍是:“视觉内容服务是公司核心业务,1H18收入占比为82.64%。未来,媒体、企业等B端客户的数量增长,优质内容与服务及智能交付带来的素材应用数量增长,及与第三方互联网平台的合作实现对长尾市场的覆盖是营收增长的核心驱动力。公司利用自行研发的‘鹰眼’图像版权追踪系统辅助获客,拓展与互联网平台合作触及C端自媒体,承接用户对优质版权图片的使用需求。”

  该券商给出了目标价32.90元,对应2019年45倍P/E”的评级。而在3月29日,视觉中国的收盘价为26.36元。

  但一位接近证券业监管部门的人士表示,“5年前借壳时,就有人认为该公司是靠‘钓鱼勒索’赚钱。”

  “钓鱼勒索”是行业内对视觉中国商业模式的标签。但在视觉中国看来,这是“商业维权”。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维维律师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视觉中国、全景中国的套路,通常是先起诉一张侵权照片,主张维权费用、版权费用一张1万,赔偿之后谈合作,比如1000张侵权,要求300一张,拒绝合作就一张赔偿2000。”

  媒体行业大多接到过视觉中国的律师函,哪怕是转载别家媒体新闻,一旦新闻里有视觉中国自己主张拥有版权的图片,也被其要求赔偿1万元/张。自媒体兴起后,亦成为视觉中国的新目标群体,曾经有自媒体以赔偿十几万元了事。此前,经纬中国的公众号就曾因此接到过视觉中国的律师函。开庭前夕,张颖还曾愤怒的发微博称视觉中国曾向其索取几十万人民币的天价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

  一位从业五年的资深图片编辑表示,作为一家以营利为主要目标的公司,看到有这么大的赚钱黑洞(自媒体大量盗用图片),动了维权谋营收的心思很正常。

  王维维律师表示:“视觉中国的做法利用法律漏洞,法律上不违法,道德上可以谴责,有滥用诉讼权的嫌疑,一年版权诉讼四五千例,甚至形成盈利模式。”

  裁判文书收录网站Openlaw的数据显示,与视觉中国有关的法律诉讼,2018年全年共有2968起,2017年更是达到了5676起,也就是说,平均每天视觉中国就有15.6起官司要打。在这些诉讼中,涉及到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的占到了66.4%,其次是侵权责任纠纷和不当得利纠纷。

  保护知识产权和版权是法律规定的,但视觉中国饱受诟病的问题在于:它是否真正拥有所主张照片和图片的版权?

  那张引发舆论风暴的“黑洞照片”,其版权所有人欧洲南方天文台在其官网上就表示该照片只要注明来源即可引用,无论新闻还是商业用途。但视觉中国却自称其从通过法新社拿到的编辑类使用授权,并不是每张照片都需要直接联系到作者,“我不可能每张照片都自己去搜集啊,这是我们的正常运营情况”。

  这种在视觉中国看来是“正常运营的情况”,其实造成了诸多纠纷。有公司表示,其公司活动的照片被人冒名发布在视觉中国图库里,视觉中国依以找公司索赔,在公司拿出证据证明照片归属权在其手里后,视觉中国才撤回主张。

  类似冒名发布事件并不是特例。视觉中国在发给一些媒体的《知识产权侵权法务告知函》里的《著作权人授权函》里的著作权人,经穿透是境外公司,无法检索,作品著作权是否归宿其,难以证明。

  这也引发了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是“版权维权”还是“钓鱼勒索”的讨论。

  王维维律师强调,视觉中国的维权操作也说明了中国对版权的尊重很差。同时王维维也提醒维权的媒体人,视觉中国主张赔偿的金额有时虚高,实际上照片价值不是固定的,根据拍摄难度、原创度、使用场合不同,价格也不一样,不能漫天要价。普通的微博、微信图片,价值也就在几十块钱一张。如果自媒体打官司,侵权照片较多的情况下,建议及时删除,在避风港原则下减轻损失。

  天使与魔鬼

  众多媒体人眼中的“版权恶霸”,在摄影师眼中,却是“维权骑士”。

  一位视觉中国员工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分享了一组数据:有机构曾经以一百多家媒体为样本做了个调查,结果显示有73%的媒体曾经或者正在因侵犯他人图片的著作权被起诉或被索赔。但同时,83%的媒体单位摄影记者拍摄的照片存在被他人侵权使用的情况,其中,77%的媒体并未进行维权。

  而视觉中国的出现,拯救了被“白拿”的摄影师。

  一位两年前签约视觉中国中国的摄影师表示,他认为在版权问题上,视觉中国是维权先锋,对摄影师帮助很大。“我有过被盗图的经历,我们自己去维权不要说要钱道歉,就连让盗图的人删文章或者停止使用都很难,视觉中国从这个方面让我们得到了很多支持。”

  该摄影师对《中国企业家》解释道,视觉中国会根据摄影师提供的盗图情况,以及反盗图系列去查,如果没有在网站购买或者授权,就会要求使用方给违约金,这个违约金视觉中国会与摄影师分成,“我们追讨不了,平台帮我们追讨,抽取费用很正常”。

  另一位以拍摄企业家为主的摄影师也表示,视觉中国事件的爆发,对摄影师来说并非坏事,“把堆积起来的照片,重新发掘价值,服务社会,同时有些回报。不过公司要盈利,个人都预算扛着,难免会有不规范的地方。希望他们能变得更好吧。”

  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在接受刺猬公社采访时表示,视觉中国的模式核心是授权分成,而不是索赔维权。之所以会选择维权是因为站在版权人的角度,摄影师希望侵权者支付赔偿,而且无论是授权许可费和赔偿费,视觉中国都会根据协议分成约定分给对应的摄影师,每一个签约的摄影师都能在他的在线账单上看到哪些是授权分成,哪些是赔偿的分成。

  在采访中,柴继军还提到一个数据,称绝大多数客户都会在司法诉讼判决前与其达成和解,并成为长期合作客户。最终通过法庭诉讼生效判决的金额不超过0.1%。

  但上述摄影师却质疑平台的透明度,他表示虽然系统后台的数量有统计,但是究竟以什么价钱卖的,照片被用在哪里,甚至有些照片是索赔的,也不知道索赔具体数额,这些摄影师关心的问题,都没有明确的答案。

  资深媒体人牛文文在朋友发文,将视觉中国事件定义为“忽视公众价值观的案例”。牛文文表示,“对于带有垄断性的公司而言,公众价值远大于用户价值、商业价值,一家长期无视公众情绪的垄断公司,实际上是在危险中裸奔,可惜公司及创始人往往还自恃模式无敌科技创新甚至上面有人等等狭隘的自大任职,对随时可能到来的危机等闲视之。垄断的天敌,不一定是跨行冒出来的新挑战者,而是公众情绪和公权力,在公权力面钱,任何所谓的科技垄断、资本垄断,都是渣渣。”

  而上述图片编辑认为,这次事件最重要的问题是没有第三方版权使用监管部门。“视觉中国作为一家图片销售公司,如果能安心地做自己的图片买卖,没有所谓的版权敲诈部门,那就是一家很干净的公司。恶霸还是骑士,皆在它的一念之间。”

  外籍实际控制人

  视觉中国和百度图腾曾经联合出品了一份《2017年中国版权图片行业观察》的报告,该报告预计2018年版权图片行业市场规模为207亿元,增速为8.92%。

  这个庞大的市场被视觉中国所垄断。除了视觉中国,主要的图片库还有全景视觉、东方IC、台湾达志影像、新华图片等。其中视觉中国在商业类的有效市场份额达到50%,全景视觉为20%,媒体类有效市场份额中,视觉中国也高达30%。

  新时代证券的研报认为,视觉中国是图片市场上唯一一个能做到全品类服务的公司。“只要客户来视觉中国这儿,他们的各种图片需求基本都能被满足。而其他的竞争对手都做不到这一点,比如东方IC只有编辑类图片;全景网络只有创意类图片;新华社图片库是编辑类图片老大,但缺少创意类图片,对于客户来说,它们都或多或少‘缺胳膊少腿’,可依赖程度明显弱于视觉中国。”

  但蹊跷的是,这家市场龙头企业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

  视觉中国的创始人柴继军曾是《中国青年报》的摄影记者,李学凌是文字记者。《中国青年报》2015年的一篇报道写到,柴继军身在摄影圈,非常清楚行业需求和痛点所在:一边是作者很难精准地为作品找到合适的“婆家”,造成图片资源的大量浪费;一边是成百上千家报刊、出版社等因为与拍摄者缺乏沟通,编辑们每天都为缺少好图片而着急、苦恼。很少有媒体建立自己的图片数据库,摄影师和图片需求机构之间因缺乏一个平台提供服务,效率才非常低。

  于是,柴继军和李学凌一拍即合,两周内将网站搭建完成,摄影师可以随时随地将图片通过网络上传,客户付费后获得授权下载,摄影师可通过后台看到下载记录,然后与网站分成。

  两人于2000年6月成立了视觉中国的前身Photocome。并且拿到了百联优力(北京)投资有限公司(UIG集团)的投资,UIG集团由从加拿大回国的廖杰所创立,2005年1月Photocome更名为“汉华易美”,同年7月与全球第一大图片公司Getty Images合资成立华盖创意。

  目前,视觉中国的控股股东如下:

  其中,董事长廖杰,加拿大籍,是公司控股股东廖道训、吴玉瑞之子;董事、总裁梁军,美籍华人,是公司控股股东吴春红之女、梁世平之妹。廖道训、吴玉瑞家族以及吴春红之女、梁世平合计持有视觉中国39.51%的股权。

责任编辑:王飞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