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电竞人挣得不多 学院派电竞培养不出世界冠军

在外界看来“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离大众比较近,因为人人都可能会玩游戏,而“玩游戏”和“电子竞技员”又有多远的距离?4月10日,《北京青年报》专访了一家二线城市企业下面的电子竞技队“奇异花电竞队”主教练王泽文,从行业角度揭秘两个新职业

  原标题:职业电竞人:更多人都在底层死撑

  4月3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近日正式向社会发布13个新职业信息。这是自2015年版《国家职业分类大典》颁布以来发布的首批新职业。其中“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被列入了这13个新职业信息。

  在外界看来“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离大众比较近,因为人人都可能会玩游戏,而“玩游戏”和“电子竞技员”又有多远的距离?4月10日,《北京青年报》专访了一家二线城市企业下面的电子竞技队“奇异花电竞队”主教练王泽文,从行业角度揭秘两个新职业。

职业电竞人挣得不多 学院派电竞培养不出世界冠军

  挣得不多

  并不是给“玩儿”找借口

  此次采访可谓是很艰难,在一场长达十小时的封闭训练后,《北京青年报》记者与王泽文完成了电话采访,十小时不能与外界沟通,只能沉浸在游戏中,赛后还要进行全队战略分析,在普通人看来这可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对于专业的电竞队员来说“习以为常”,王泽文坦言:“我们队半军事化管理,想让每一位运动员出成绩,这样的训练我们每周有三次,十小时的封闭训练要有很多训练目标,我们并不觉得时间长,队员们还有一些意犹未尽。”

  每天都有训练,每周都有专业特训,半军事化管理,奇异花电竞队在行业内并不是一支很有名气的队伍,队员每个月工资不高是现实问题,支撑他们继续往前的是心中的“电竞梦”,“我是队长,一个月工资有9千多,普通队员工资也就5千到6千,见习学员还要向对队里交钱,相比很有名气的电竞队员来说,年薪百万是常事,当然这样的‘明星’也是少数,我都朝着那个目标努力,大部分电竞队员薪水都不高。”

  近期人社部将电子竞技员列入职业名录,对于奇异花电竞队员来说可算是“精神鼓励”,王泽文坦言:“现在做电竞队员可以说环境好一点了,去年IG夺冠可谓是鼓舞人心,比赛前他们并不被外界看好,夺冠后他们都是英雄,我们觉得只要苦练,下功夫一定可以,只是时间问题和一个机会,我们比起其他职业人员来说,入行前都是热爱者,做电竞运动员并不是给自己‘玩游戏’找一个正当的理由。”

  行业缺口大

  学院派电竞培养不出世界冠军

  近些年,电竞行业越来越红火,我国电竞人才依旧紧缺,从数据看《2018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已经达到84.8亿元,到2020年,电竞全产业链产值预计将达到211亿元。但不可忽视的是,在人才方面却存在巨大的缺口。

  为了让电竞行业蓬勃发展,近些年有些高校也开辟了电竞专业,对于“院校能否培养出电竞领域的世界冠军?”业内一直都有探讨,记者也将这样的问题抛给了王泽文,他说:“学院派电竞培养不出世界冠军!”原因主要是“专业运动员是需要专业培养的,学院培养高素质人才,而不是专才,所以在现有体系下很难培养出世界冠军或者冠军战队。大学电竞专业培育的都是‘电子竞技运营师’这类为电竞服务的综合性人才,比如赛事解说、赛事执行、赛事裁判等,相关的游戏运营专业。”

  王泽文表示:“培养出来的毕业生就业方向在哪里,还有课程设立中的实际问题,所以我们并不是极力推动这个专业的设立。设立电竞作为选修课是可行的,但把电竞作为一门专业课还没有走到非常成熟的时期,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电竞专业的就业方向还是比较模糊的。”

  对于电竞运动员来说,大部分都不是国家队队员,相对松散的私人管理模式能否培养出比较全面的世界冠军?王泽文也有这样的焦虑:“对于队伍来讲我们只追求成绩,而队员年纪相对较小,文化水平不高,怎么在日常生活中加强他们的素质教育,队里领导也有考虑,从长远考虑除了比赛也要有全面的学习,即使不学习数理化,也有为他们培养一个专业兴趣,这样也不会在退役后没有出路,每一位来到队中的队员都有经过家长的同意,一定是双方都同时,队长要向家长介绍此间利弊,让他们发自内心的同意学员专业打电竞。”

  朝阳产业

  电竞产业成为价值蓝海

  据统计,从2014-2016年,电竞产业的市场规模分别达到226.3亿元、374.6亿元、504.6亿元;这三年中国粉丝规模也从0.8亿人暴增到约1.7亿人,2018年更是有望达到2.8亿人。

  电竞是一个朝阳产业,数以亿计的观众,逐年猛增的产值,充满拓展空间的产业生态。据统计,中国现在电竞产业人才的缺口有几十万,它涵盖了和电竞相关的幕后岗位,比如游戏策划开发、电竞赛事运营、俱乐部运营管理、赛事主持解说、电竞馆运营管理、电竞主播、赛事直播导播、电竞媒体编辑、视频内容制作、电竞的衍生品开发设计等。

  自2013年以来,国内一直处于电竞的爆发式发展状态,各种电竞俱乐部层出不穷,吸引了很多风投资本的涌入,“但其中泡沫比较多,这样就造成一个电竞蓬勃发展的假象”。王泽文坦言:每一支队伍都很艰苦,都希望被像王思聪这样财大气粗的老板收购,而更多的都在底层死撑。”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坚持多久。

  “家人的不支持,爱人的不理解,都让自己没有坚持的勇气。一个行业的发展应该有底层的支撑基础,如果从经济角度看,北京、上海的电竞发展肯定好,但要从发展角度来看,像我们在二三线城市发展的电竞队伍来说,成本更低,相对稳定。”

  “随着《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的兴起,目前看似形成非常完善的体系,但俱乐部也好,支持联赛发展的机构也罢,变现的模式非常单一,只有粉丝经济做基础,通过网络平台吸引粉丝,然后通过粉丝打赏变现。电竞并不像传统体育运动那样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条,虽然有门票、出售转播权等方式获得收益,但还不足以支撑整个行业,”王泽文也有着自己的担忧。

责任编辑:王飞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未来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