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梦卡通曾名噪一时 虹猫蓝兔下坡路的悲剧缘何而起

互联网高度发达,被指责充满暴力的不再仅仅是“网游”,甚至连动画也难逃其罪。令人惋惜的是,家长们似乎更愿意将全责推给原应该最澄澈的童年动画,而忽略自身的“教养”之责。如果所有的罪名都要由动画去赎罪,动画片又何其无辜。

  “男儿有胆气,仗剑走天涯;女儿有剑心,柔情满山岗……”相信许多九零后、九五后的朋友熟悉这首《人生不过一百年》,这首歌曲听来悲凉壮阔、荡气回肠,却是一部动画片的主题曲。

  2006年,湖南宏梦卡通传播有限公司推出一部长篇武侠动画连续剧,对当年的市场造成不小的视觉与情感冲击,这部动画便是《虹猫蓝兔七侠传》。虽然只是动画题材,但这部作品绝不仅仅针对儿童市场。从动画制作组来看便是规模强大:导演王宏、文学顾问为余华、艺术顾问为韩美林,配音演员有罗辰浩,付以琳,晏婷,刘娟等人,皆是各行各业的名气担当。

  动画讲述了七位少年英雄为保护和平与家园付出血汗与努力,不畏生死、不为荣辱最终战胜邪恶的故事。一字一言听来简单,但动画中对于每一个人物的刻画生动而形象,让人沉醉于那个不逊于金庸笔下的豪情江湖。

  魔教教主黑心虎败于老七剑五十年后卷土重来,誓要杀麒麟统一江湖。长虹剑主以死抵挡黑心虎,为儿子虹猫争夺寻找七剑传人、杀出重围的宝贵时间。动画一开始,男主角便深陷父亲战死、自己身受重伤、七剑传人不知何处寻找的绝境之中。

  画卷层层展开,冰魄剑主被称为江湖第一美女,名为蓝兔。为救虹猫、寻找七剑,蓝兔放弃了自己玉蟾宫,卸下红妆换上青衣短打,踏上那个不知安危、不知明日的险恶之路。

  尽管动画情节褪不去主角光环的加持,但不论是身陷险境还是性命垂危,虹猫仍不屈服于邪恶魔教。除了男女主人公,一众配角的刻画也是活灵活现。奔雷剑传人大奔性情豪爽,颇有萧峰之感;青光剑传人跳跳卧底魔教只身犯险,有倚天屠龙记中光明右使范遥的影子。

  如果说每一个角色都太过顺遂,那么这部动画片的精妙之处便得不到体现。如:旋风剑传人达达爱护妻儿胜过一切,为保妻儿安全满怀恨意沦为了魔教的棋子;紫云剑主莎莉惨遭暗算,被魔教卧底废去一身武功后喂了哑药,在绝望中几次寻死。这与现实中的人生际遇,是多么相似。

  然而,达达最终选择了正义,结局当然妻儿无虞;莎莉被感悟,苦练左手剑法,最终手刃仇人,涅槃重生。正义打不过邪恶,绝望过后便是彩虹。这也是《虹猫蓝兔七侠传》不仅仅被儿童所喜爱的原因之一,它囊括了太多太多人生的真谛。

  2004年,有关部门推出动画片鼓励政策,当年国产动画产量达到了2.18万分钟。要知道,在1993年至2003年,中国动画片总产量也仅为4.6万分钟。随着政策扶持,2005年,中国国产动画片一年产量增长到4.27万分钟,2006年半年多的时间超过2005年,总产量为8.23万分钟。一部又一部精良动画接连出炉:《哪吒传奇》、《小鲤鱼历险记》、《虹猫蓝兔七侠传》、《围棋少年》、《中华小子》等不胜枚举。

  2009年12月,文化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公布2009年第一批通过认定的动漫企业名单的通知,央视动画、北京青青树动画、天津神界动画、湖南宏梦卡通、湖南金鹰卡通、湖南蓝猫卡通、广州漫友、广州奥飞、深圳华强数字等知名动漫公司进入名单。

  当大批动画公司进入市场,面临的便是优胜劣汰、弱肉强食。《虹猫蓝兔》成功登上了视线的巅峰,也逐步开启了衰弱的下坡路。

  虹猫蓝兔系列动画上映备受好评,随即推出了动画相关图书,迅速跻身全国各大书城销售排行榜。图书面市仅三个月,销售量就突破了1000万册,半年销售量突破1600万册,加上其他相关衍生的周边,销售总额超过2亿,成为图书发行史上一大奇迹。

  然而,到了2007年年初,一位名为“老蛋”的天涯社区网友发文,公开抵制《虹猫蓝兔七侠传》。原因其一,内容低级,其指责动画充满了暴力、情色、恐吓、脏口与威胁;其二,指责故事毫无创新,内容抄袭成人的武侠小说;其三,动画形式拙劣抄袭外国动画;更声称向小观众传递了一个暴力加无知的价值取向,传递了一个一切问题都以暴力来解决的价值取向。

  这篇文章的用词与言论,引发不少家长对这部动画片的过度思考与满怀担忧,似乎看这部动画片便要教坏了自己的孩子。于是,各大网站、论坛开始充斥着家长与孩子的唇枪舌战。事态发展到最后,央视少儿在播出了第89集之后便停播了这部动画片。尽管不少青少年奔走疾呼想为这部动画片正名,但它仍然随着时间逐渐失去光彩。

  这件事带来的影响是,同期大热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逐步走向低龄化;《虹猫蓝兔》随后推出的系列动画拖着老迈的步伐走下神坛;国产动画代表逐渐变成“光头强”、“小猪佩奇”等形象。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去年,有家长对“小猪佩奇”的形象做出抨击,称自家孩子模仿动画情节进行跳床、跳沙发甚至跳泥坑,不仅如此还日日学猪叫。在互联网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被指责充满暴力的不再仅仅是“网游”,甚至连动画也难逃其罪。令人惋惜的是,家长们似乎更愿意将全责推给原应该最澄澈的童年动画,而忽略自身的“教养”之责。如果所有的罪名都要由动画去赎罪,动画片又何其无辜。

责任编辑:王宝月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