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上涨缺乏企业盈利支撑 经济靠消费和创新企稳

目前为止的中国经济数据依然偏弱,但是从几个重要的金融指标来观察,未来的中国经济已经出现了企稳的希望。中国经济有望在19年2季度见底企稳。而本轮经济企稳的动力并非是基建和地产投资等传统刺激,而是来自于减税降费政策推动下、居民消费和企业研发的回升

  原标题:经济靠什么企稳?不是刺激 而是消费和创新!

  进入2019年以来,中国股市大幅上涨,表现令人惊艳。但另一方面,企业盈利的表现却是乏善可陈。上周公布了最新的工业企业效益数据,前两个月的工业企业利润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了14%,远低于去年全年10.3%的正增长。虽然3月份制造业PMI明显回升,但不排除受春节较晚复工延后的影响,能否持续仍待观察。

  如果股市上涨一直缺乏企业盈利等基本面因素的支撑,那就算不上是健康可持续的牛市。那么问题来了,到底中国经济什么时候能够企稳?靠什么企稳?

  虽然到目前为止的中国经济数据依然偏弱,但是从几个重要的金融指标来观察,未来的中国经济已经出现了企稳的希望。

  一、融资增速见底、预示经济企稳

  所有的经济活动都离不开资金,无论是投资还是消费,都要有钱才行,往往是先有钱,然后才有经济增长。因此,研究中国经济的变化,一个重要的领先指标是货币融资,在过去10年的每一轮经济波动周期中,社会融资余额增速大约领先于经济增速的变化一到两个季度左右。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2008年末,在4万亿政策出台之后,从11月份开始信贷大幅增加,带动了社融增速的大幅激增,随后中国经济在09年1季度见底、2季度明显回升。

  而本轮经济下滑始于18年2季度,GDP增速小幅下降,同时投资、消费和出口等三大需求全面回落。原因也在于17年开始去杠杆之后,17年4季度的社融余额增速出现了大幅下滑,这其实也预示了18年2季度以后的经济下滑。

  17年的社融下滑源于金融去杠杆,在经过十年的加杠杆之后,中国的宏观债务率达到250%左右的历史高峰,也接近美国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所以需要降低货币和债务增速,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但是经过了两年的去杠杆之后,18年末中国的宏观债务率已经稳定在250%左右的水平,这意味着我国的货币债务增长已经与经济增速大致匹配,因而中国经济有望从去杠杆转入稳杠杆。

  正是在中国经济转入稳杠杆之后,社融余额增速出现了明显企稳的迹象。19年2月的社融余额增速为10.1%,高于去年4季度的9.8%。如果社融增速已经确认在18年4季度见底,那么按照以往的经验,这预示本轮中国经济将有望在19年2季度左右见底企稳。

  二、利率曲线增陡,预示融资改善

  另外一个领先于经济走势的指标是国债期限利差。

  美国利率曲线变平,市场担心经济衰退。

  近期海外市场动荡剧烈,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美国国债利率曲线变平,长端和短端利率倒挂,引发了对于经济衰退的担忧。

  在上周,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一度降至2.4%以下,而目前美国1年期国债利率也高达2.4%,这就使得其1年期国债利率高于10年期国债利率,利率曲线出现了倒挂。

  在美国历史上,国债利率曲线梯度是预测经济走势的重要指标。80年以后,美国经济曾经出现过5次衰退,而在每一次衰退之前,国债利率曲线都无一例外地出现了倒挂。以最近一次08年金融危机为例,早在06年初,美国的1年期国债利率就超过了10年期国债利率,利率曲线的倒挂一直持续到了07年7月份,而随后在08年就爆发了全球金融危机。

  为什么国债利率曲线的梯度可以预测经济走势?因为其预示了货币融资的变化。

  我们知道,经济发展要靠融资,而融资的创造主要是通过商业银行来实现的,而商业银行的业务模式是吸收存款来发放贷款,其中存款的期限通常比较短,而贷款的期限通常比较长,通过借短钱贷长钱,商业银行就可以赚取其中的利差。

  而如果我们把1年期国债利率看作是短期资金的成本,而10年期国债利率看作是长期资金的回报,那么这两者之差可以近似看作是商业银行的存贷利差。因而当国债利率曲线变平时,意味着商业银行的存贷利差在缩窄甚至消失,使得银行失去了借钱放贷的动力,从而会导致货币融资的回落,最终使得经济减速。

  中国利率曲线变陡,预示货币创造恢复。

  美国的利率曲线在变平甚至倒挂,但中国的利率曲线则是在变陡。

  在2017年6月,中国的国债利率曲线也曾经倒挂过,当时中国的1年期国债利率也一度高于10年期国债利率。但是从17年下半年开始,中国利率曲线就开始重新变陡,目前10年期国债与1年期国债的利差已经恢复到60bp左右。

  从中国的历史经验来看,在08年、12年、15年和18年均出现过经济增速显著下滑,而在之前一年均出现了国债利率曲线的扁平或者倒挂。但是18年以来国债利率曲线重新变陡,这其实预示着经济出现了重新改善的希望。

  从商业银行存贷利差角度看,收益率曲线变陡意味着银行的存贷利差开始回升,因而银行信贷投放动力增强,会带来货币融资增速的回升,以及经济的企稳改善。

  三、过去刺激当先,本轮投资乏力

  虽然从社融增速的企稳、国债利率曲线梯度的回升来看,预示今年中国经济有望见底企稳。但问题是,中国经济这一次靠什么企稳呢?

  过去三轮反弹、地产基建拉动。

  回顾08年以后中国经济的三轮回升,都是靠地产和基建投资拉动经济企稳反弹。

  第一轮经济反弹出现在2009年,地产和基建投资都出现了明显回升:其中基建投资回升的最早、幅度也最大,其在08年初时的增速只有11.8%,到09年2季度已经至53%;地产投资是第二个回升的,在09年1季度时的增速只有8%,到09年3季度增速已经升至33.8%。

  第二轮经济反弹出现在2013年,主要的回升动力来自于基建投资,在12年初时基建投资增速仅为1.8%,而到13年1季度已经回升至25.6%。

  第三轮经济反弹出现在2016年,主要回升动力来自于地产投资,在15年末地产投资增速降至-1.9%,而到了16年地产投资增速升至6.9%。

  本轮没有刺激,两大投资乏力。

  而本轮中国经济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强刺激,因而地产、基建两大投资的表现也是乏善可陈。

  今年头两个月,基建投资增速仅为2.5%,虽然今年新增了8100亿的地方政府专项债,但由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全面规范,基建投资依然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

  而头两个月的地产投资增速高达10.6%,是目前投资增长的主力。但另一方面全国地产销售已经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而且由于棚改目标的大幅下调,19年三线以下城市销售不容乐观,如果缺乏地产销售的支撑,地产投资的高增注定了难以持续。

  因此,如果缺乏强有力的刺激政策,无论从两大投资中的哪一项来看,都看不到有足够的潜力可以支撑经济企稳回升。

  四、大力减税降费,助力消费创新

  但是,没有投资增速的回升,并不代表中国经济不会企稳。本轮中国经济只是不走刺激老路,而是大力减税降费,而减税降费有助于增加居民和企业收入,提升居民消费潜力和企业创新能力,因而消费和创新有望成为本轮经济企稳的主要动力。

  大力减税降费,规模远超预期。

  在1994年之后,中国的宏观税负水平就持续上升,以税收占GDP的比例来衡量,1994年时中国的狭义宏观税负水平仅为10.7%,而到2015年时最高达到22.1%,到2018年依然高达20.4%。

  2018年,政府下调了1%的增值税税率,同时上调了个税起征点,减税降费超万亿。而2019年政府再度下调了3%的增值税税率,同时实施了个税的全面抵扣政策,还大幅下调了社保缴费率,合计减税降费超2万亿。

  如果所有的减税政策能够实施,我们预计税收占GDP比重或大幅下降至19.8%,回落至2009年时的水平。

  增加居民收入,助力消费回升。

  而减税降费有两个重要的作用,首先是有利于增加居民收入,助力消费企稳。

  本轮减税降费主要有三大构成,一是降低个人所得税,二是降低企业增值税,三是降低社保缴费率。

  在18年10月,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正式上调,而个人所得税增速从2018年9月的20%降至目前的-20%,降幅高达40%。18年个人所得税的总规模约为1.4万亿,这意味着个人所得税的减免幅度约为5600亿,而在除掉18年的最后3个月以后,剩余的个税减免主要在19年生效,这意味着19年还会有4000亿左右的个税减免生效。

  18年5月,制造业增值税税率从17%下调至16%,在19年4月,制造业增值税税率又进一步下调至13%。我们预计这两次增值税下调合计减税规模约1.2万亿,其中在19年生效的部分约7000亿,再加上2000亿的小微企业减税,19年企业增值税合计减税金额或达9000亿。

  

 

 

  而在19年5月,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由20%降至16%,估算18年全国养老保险缴费总额超过3.5万亿,因而养老保险缴费率下调可以帮助企业降费7000亿。

  以上三大减税当中的个税减免可以直接增加4000亿的居民收入,而增值税和养老保险缴费下调首先是增加了企业的收入,但企业收入增加后也会把一部分转移给居民,假设其中大部分归企业部分,但还有30%的比例归属到居民部门,相当于额外增加了5000亿的居民收入,合计在19年减税降费给居民增加了9000亿的收入。

  18年,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38万亿,而计入GDP当中的居民消费约为34万亿,如果假设我国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为0.8,那么新增的9000亿收入可以增加2%的消费增速,这意味着目前8.2%的消费增速在年末或有望回升至10%左右。

  改善企业盈利,增加创新投资。

  减税降费的另一个作用是增加企业收入,助力企业研发创新。

  在上述三大减税当中,企业增值税和单位养老保险缴费下调合计可达1.6万亿,假定其中70%比例归属于企业部门,相当于给企业减负了1.1万亿,假设边际投资倾向为50%,就可以增加5500亿的投资。18年中国的总投资规模为63万亿,那么减税降费可以提升1%左右的投资增速。

  而经过了投资过度、产能过剩的教训之后,企业部门新增的自主投资将更多用在技术升级和科技创新上,从而增加中国经济的生产效率。

  五、不靠刺激发展,增长更可持续

  因此,本轮经济企稳并不是靠传统的地产和基建投资两大动力,同时在海外经济减速的背景下出口也难有起色,真正有希望发力的是居民消费和企业创新投资,而这两者都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

  消费已是主角,创新潜力巨大。

  首先从消费来看,2017年中国消费占GDP的比重已经达到54%,远超投资占比的44%,消费已经是经济的绝对主体。而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来看,2018年消费贡献的GDP增速已经达到5%,贡献率高达76%;而投资贡献的GDP增速仅为2.1%,贡献率只有32%。

  从国际比较来看,未来中国的消费依旧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虽然中国消费占GDP的比重达到54%,但其中还包括很大一部分政府消费,真正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只有39%。而美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高达68%。美国居民消费率高的原因在于其收入分配主要向居民部门倾斜,其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高达80%,远超中国的60%。而减税降费的意义在于增加居民收入分配的比重,从而提升了中国的消费潜力。

  而中国的投资虽然整体过剩,但过剩的都是低效产能,而高效的科技研发投入依然严重不足。2018年我国研发投入为19657亿元,占GDP的比重为2.18%,虽然我国研发投入的比重每年都在上升,但是相比于美国的2.8%、德国的2.9%、日本的3.2%,韩国的4.2%,我国研发投入仍有巨大的上升空间。而华为能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和手机制造商,离不开其过去十年高达4800亿的研发投入,这其实已经指明了中国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不靠刺激发展,增长更可持续。

  因此,本轮经济既然没有强刺激,地产和基建投资未来就难有大的起色,甚至不排除地产投资还会有下行的拖累。但是我们有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政策,未来消费增速有望显著回升,而企业研发投入也有望上升,居民消费和企业研发有望成为本轮经济企稳的主力。

  根据我们的测算,本轮减税降费可以在年内提升2%的消费增速,而消费占GDP的比重是地产投资的5倍,这意味着消费增速的回升足以对冲10%的地产投资增速下降。

  因此,未来只要地产投资不出现崩塌式下滑,同时基建投资和出口增速能保持目前的低位水平,再加上消费增速的回升以及企业研发投资的增加,就有希望稳定当前的经济增长水平不再恶化。

  而靠消费和创新驱动经济的最大优点在于,其增长稳定更可持续。居民消费的上升给企业提供了收入,而企业将收入的一部分用作创新,另一部分重新分配给居民,这其实就会形成消费和创新互相促进的良性循环,这其实就是美国经济长期稳定增长的奥秘。

  总结来说,我们认为在从去杠杆转入稳杠杆之后,全社会的融资增速已经在18年末见底,这预示着中国经济有望在19年2季度见底企稳。而本轮经济企稳的动力并非是基建和地产投资等传统刺激,而是来自于减税降费政策推动下、居民消费和企业研发的回升,这种模式下经济回升的力度或许不大,但是经济增长将更加稳定、也更可持续。

责任编辑:郭梦桐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