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推进紧锣密鼓 多家独角兽态度暂不明朗

市场对科创板情绪高涨。实施意见发布以后,有关第一批可能登陆科创板的企业名单层出不穷,连上交所理事长黄红元都不得不在2月27日国新办举行的有关科创板的新闻发布会上主动辟谣:“我负责任地告诉大家,目前没有首批名单。”

  “第一批科创板通过审核的时间最早将出现在6月中旬”。3月13日,证券时报报道此消息,让人呼吸一紧;“科创板首批企业数目会在20-30家,最快4月份这批企业即可正式登陆”。3月14日,仅仅过去一天,腾讯一线、36氪等媒体预计科创板首批企业的登陆时间又提早了2个月。

  自1月28日证监会发布《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以来,有关科创板的消息满天飞。监管层一揽子的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科创板上市公司持续监管办法、和注册制相关的发行上市审核规则、和科创板市场化发行相关的发行承销规则、和二级市场运行相关的交易规则等文件持续下发,与科创板有关的座谈会、新闻发布会、交易所员工培训,一个月内全部排上日程,科创板的设立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

  市场对科创板情绪高涨。实施意见发布以后,有关第一批可能登陆科创板的企业名单层出不穷,连上交所理事长黄红元都不得不在2月27日国新办举行的有关科创板的新闻发布会上主动辟谣:“我负责任地告诉大家,目前没有首批名单。”

  实施意见中明确指出“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制造业深度融合”,跟这些产业相关的独角兽企业一度被外界猜测最有可能成为科创板的“吃螃蟹者”,但从经济观察报记者的采访来看,它们比外界想象中的要淡定得多,更为积极的是新三板和拟IPO的企业。

  观望的独角兽

  从3月12日起,经济观察报记者先后询问了数家被外界猜测有可能冲刺科创板的独角兽企业有关在科创板上市的话题,这些企业包括云从科技、商汤科技、寒武纪、柔宇科技、大疆创新和碳云智能。

  “关于上市,目前没有任何具体计划。”3月12日,商汤科技的公关回复经济观察报。“我们目前不接受科创板话题的采访。”3月13日,寒武纪公关人士回复经济观察报。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锋曾被报道在3月6日表示,科大讯飞投资的寒武纪等公司正积极探索登陆科创板的可能性,但寒武纪公关人士跟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连刘庆锋的这一表态,其都是因经济观察报的采访才得知。“变成公众公司的计划都没有,更不要说IPO了,和科创板更是距离十万八千里。”3月13日,大疆创新公关总监回复经济观察报。“关于柔宇上市的情况一切以公司官方发布为准。”3月13日,柔宇科技高级媒体关系经理回复经济观察报,其称没有听说柔宇科技有在科创板上市的计划。“对于(科创板)这个机会,我们内部是非常高兴的,也在研究探讨科创板的可行性,未来如果有相关计划会随时跟外界沟通。”3月14日,碳云智能品牌传播总监回复经济观察报。“现阶段只能说有考虑,但是没有决定或者计划,我们也想看一下这个板块怎么做。”3月12日,云从科技品宣部副总监回复经济观察报记者。

  云从科技成立于2015年,目前在重庆、广州、上海、北京等8个城市设立了办公室,员工人数超千人,是人脸识别领域的企业,主要服务金融和安防行业,入选2018年上海市第二批人工智能创新发展专项拟支持项目名单。

  广州云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云从科技的融资主体,天眼查显示,自2015年以来,云从科技已有6次融资记录,最早的天使轮投资方为佳都科技(600728.SH),2019年3月云从科技披露了C轮融资,但其仍有继续融资的计划。“我们做研发、人才储备,都有资金方面的需求,市场环境也驱动着我们往前走,新的业务布局很多都是从2018年底开始,资金算是我们硬性的需求吧。”云从科技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解释。

  据云从科技品宣部副总监介绍,云从科技没有考虑过到境外的交易所上市,如果上市,肯定选择国内上市,但也不考虑创业板,要满足主板上市要求尚需很长时间修炼内功,科创板的出现,给公司提供了一个很有吸引力的选项。

  佳都科技也表达了支持云从科技登陆科创板的态度。“我们作为战略股东,如果它想上科创板,肯定是支持的。”佳都科技方面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解释,佳都科技对云从科技的投资不是为了套现离场,双方之间有很深的技术和业务合作,云从科技如能顺利登陆科创板,对它自身的长远发展有利,这就值得尝试,不会从科创板会给云从科技多大市值这一角度去衡量是否支持云从科技登陆科创板。“但是怎么上市、什么时候上,还是由云从科技自主决定。”佳都科技方面回应称。

  尽管云从科技本身有融资需求,投资人不见得强烈反对,但其对于科创板,云从科技还是给出了“要等一等”的处理方案。

  上述被外界猜测的“大热门”独角兽企业,没有一家能对外宣布已经在采取实际行动登陆科创板,但大多表达了对科创板的兴趣。

  科创板起跑者

  反观新三板、拟IPO的企业,对外宣称拟在科创板上市的却不少。

  江苏北人(836084.OC)属于专用设备制造行业,主要提供工业机器人自动化、智能化的系统解决方案,来自焊接用工业机器人系统集成的营收占到总营收的八成以上。3月8日,江苏北人的股东大会全票通过同意江苏北人在A股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议案,经济观察报记者3月13日从江苏北人董秘处获悉,该公司已经在跟券商准备申报材料。

  金达莱(830777.OC)主要提供水环境治理技术装备研发与应用服务。3月4日,金达莱董事会全票通过在科创板上市的议案,不过该议案目前还未提交股东大会审议。金达莱早在2017年10月就进入了上市辅导期,其想上市并不意外,金达莱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环保企业是科创板重点支持的企业类型之一,公司刚好是环保企业。

  大力电工(830965.OC)2月27日发布公告提示公司股票拟从新三板终止挂牌,摘牌的原因之一是“为上科创板资本市场做准备”。先临三维(830978.OC)从事3D数字化和3D打印,也在2月27日公告向当地证监局提交了上市辅导备案登记材料,辅导机构为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先临三维处确认,公司是想在科创板上市。

  复旦张江(1349.HK)主要从事生物医药的研究、开发、生产和销售,其在3月8日公告,公司董事会同意拟在科创板发行股票,但这还有待公司股东大会和中国证监会、上交所的批准。

  新披露的上市辅导材料中,哈尔滨新光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启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申联生物医药(上海)股份有限公司、聚辰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均宣布拟在科创板上市,后两者更是将原来的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改为科创板。

  “不太会出现大批量的集中申报”

  与外界猜测科创企业抢滩科创板的情况不一样的是,上交所理事长黄红元在2月27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我们有一个基本判断,可能不太会出现大批量的集中申报。”黄红元透露,上交所做了很多摸底工作,通过证券公司、各地方政府的金融局、证监局了解了科创企业的储备情况,符合科创板的定位和准入条件且有意愿登陆科创板的企业,数量上还是比较适当,但这些企业准备得有快有慢。

  “我觉得很正常,不排除有些企业很积极,有些企业需要看一看。”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分析,科创板毕竟是新生事物,尽管已经知道科创板个人投资者资质和一些机构投资者会参与,但在一些企业看来,最终科创板的投资者有多少、有哪些还是不明确,会顾虑市值问题。

  “股票能卖给谁,估值可能是很不一样的,前五日还不设涨跌幅。”沈明高说道。科创板新股前五日不设涨跌幅,本意是想发挥市场的作用尽快给新股定出合理价格,但这意味着波动很大,创新企业的估值本来就没有统一标准,独角兽企业的估值通常很虚,不像新三板企业或者进入上市辅导期的企业,自身和公众对其市值有相对清晰的认知。

  沈明高同时指出,虽然政策鼓励有一定推动作用,但一家公司决定什么时候上市,高管层最先考虑应该是公司的发展阶段,到了想要上市的阶段,刚好有科创板的机会,自然冲得快,否则还是倾向于缓一缓。“美国的互联网行业,用了那么多年的时间,才培养出王者,不是谁先上科创板谁厉害。”

  此外,监管层提出科创板严格实施退市制度,也让一些企业心有顾忌。《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规则》指出,当“主营业务大部分停滞或者规模极低;营业收入或者利润主要来源于不具备商业实质的关联性交易;营业收入或者利润主要来源于与主营业务无关的贸易业务”,都会被上交所对其股票启动退市程序。这意味着在深交所、上交所主板上市的公司玩的“卖壳”、公司高层给上市公司捐赠以保壳、靠收购其他易挣钱的资产以弥补主营短板等手段在科创板行不通,科创板的定位就是要服务“符合国家战略、突破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

  但这些科技创新企业是否能靠主营业务持续盈利呢?有些创新企业还被抨击只是“PPT公司”。一家上市公司投资了一家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该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曾在两会前跟媒体表达过他的顾虑,怕一些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此时登陆科创板会“见光死”,今年以前人工智能技术都不算找到大规模落地应用的场景,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市场规模才237.4亿元。“第一家什么时候上?目前不太好估计。”黄红元在2月2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称,“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一项重大改革工作,任务很艰巨,涉及到一系列的改革举措,也是新生事物,希望大家多给予我们呵护、包容和支持,我们一起共同努力保障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尽快推出,平稳运行。”

责任编辑:孙钰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