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联讯股权转让尾款难兑现 深圳盘古股权质押率99%

更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深圳盘古持有的海联讯股份已几乎被全数质押。自1月11日海联讯发布第一大股东深圳市盘古天地产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控股股东深圳市盘古天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涉及仲裁的公告以来,其股价便持续走弱。

  原标题:海联讯大股东逾4亿元股权转让尾款难兑现 每天违约金16万元

  自1月11日海联讯发布第一大股东深圳市盘古天地产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盘古”)的控股股东深圳市盘古天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盘古天地投资”)涉及仲裁的公告以来,其股价便持续走弱。截至1月25日收盘,股价下跌6.3%,与大盘的反弹走势形成鲜明对比。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除盘古天地投资麻烦缠身外,深圳盘古自身也“自顾不暇”:其拖欠海联讯原第一大股东中科汇通(深圳)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汇通”)的4.04亿元股权转让尾款一直未能支付。此外,深圳盘古持有海联讯的股票也几乎被全数质押。

  针对上述问题,记者于1月22日向海联讯发去采访提纲,公司方面表示,“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现深圳盘古与中科汇通正在就股权转让尾款支付事宜进行协商,公司将密切关注该事项的进展,及时履行相关的信息披露义务。”

  股权转让尾款难兑现

  事情还得追溯至2018年1月25日,当时海联讯原第一大股东中科汇通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向深圳盘古转让其持有的全部海联讯股份共9998.6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85%,转让总价为11.04亿元。这起“清仓式”股权转让交易在当时就曾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

  到了2018年5月份,海联讯先后发布公告称,深圳盘古已向中科汇通支付股权转让首款合计7亿元,双方在5月3日完成过户登记手续。本次股份转让后,深圳盘古持有海联讯29.85%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不过,余下的4.04亿元股权转让尾款,深圳盘古却一直未能如期支付。2018年9月20日,中科汇通与深圳盘古,以及盘古天地投资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的补充协议二》。协议约定,深圳盘古需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股权转让尾款的支付,且盘古天地投资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同时,协议还约定了拖欠滞纳金与违约责任的相关事宜。协议显示,深圳盘古需向中科汇通支付自逾期日2018年8月31日起的滞纳金,若深圳盘古未如期支付股权转让尾款及滞纳金,则1月1日起,深圳盘古需承担每日万分之四的违约金,而当逾期两个月时,也就是3月1日起,该违约金比例则为每日万分之五。

  不过,在签署补充协议后,深圳盘古却再次爽约。1月4日,海联讯发布公告称,深圳盘古未按照协议于2018年12月31日前支付4.04亿元的股权转让尾款及滞纳金。公告表示,股份转让双方正在就后续尾款支付事宜进行协商,协议能否最终履行完毕将存在不确定性。而据前述协议内容,以4.04亿元的转让尾款数额计算,如今深圳盘古每日需承担约16万元的违约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月11日,海联讯发布盘古天地投资涉及仲裁暨股份被冻结公告,因担保了多个昔时控制公司未结清的项目工程款,盘古天地投资持有的深圳盘古5.76%股权被冻结,该事项尚处于仲裁流程中。

  日前,《证券日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联系深圳盘古,其前台人员表示不清楚公司内谁能解答记者的提问,也无法为记者转告采访需求。

  深圳盘古股权质押率高达99%

  更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深圳盘古持有的海联讯股份已几乎被全数质押。公开资料显示,截至1月3日,深圳盘古共持有海联讯9958.05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73%)被质押,质押率达99.59%。其中,在中科汇通处质押股份3658.05万股,在张家港市南丰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丰小额贷”)质押了6300万股,上述质押开始日皆为2018年5月4日。

  造成深圳盘古高质押率的原因,与其迟迟未能支付股份转让尾款有重要关系。此前,深圳盘古将持有的股份质押给中科汇通的用途为按《股权转让协议补充协议》条款执行,协议约定,被质押股份应在尾款支付后方可解除质押;另外,深圳盘古将公司股份质押于南丰小额贷的用途则为融资。

  由于海联讯业绩每况愈下,公司股价也节节下挫,目前股价较深圳盘古当时的质押价格跌幅超过四成。此外,在2017年海联讯净利润下滑76.83%的情况下,公司已预计受市场经济环境及行业竞争的影响,不排除2018年度累计净利润为亏损的可能。

  深圳某私募基金研究总监王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圳盘古的初衷可能是运作海联讯这个壳,但在当下监管较严的背景下很可能行不通;而它本身缺乏实业经营的经验,难以在经营层面改善公司业绩,长此以往上市公司可能会越来越边缘化。”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