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大系“现金墙”发红包背后 公司高管层频频变动

2019年1月19日,在方大特钢红包发放现场,数亿元的现金堆积成山。此外,包括东北制药、方大炭素在内的“方大系”上市公司,亦采取类似的方式高调派发现金。在“方大系”现金派发红包的背后,部分公司的高管层却悄然发生着变化。

  原标题:方大系“炫富”背后:上市公司高管频繁变动

  “方大系”又堆“现金墙”发红包了。

  2019年1月19日,在方大特钢(600507.SH)红包发放现场,数亿元的现金堆积成山。此外,包括东北制药(000597.SZ)、方大炭素(600516.SH)在内的“方大系”上市公司,亦采取类似的方式高调派发现金。

  不过,相比红包发放现场的喜庆祥和,上市公司背后的部分高管们却不“安稳”。其中,方大炭素董事长党锡江卸任总经理一职,该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以及多个部门负责人的职位均作了调整。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个信源处了解到,人事的密集调整或与“方大系”实际控制人方威提出的“赛马机制”有关,要求高管用业绩说话,能者上、庸者下。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有一位部门的负责人事先并不知道消息,还在参会,就突然有高层进来,对其宣布免职通知。

  “现金墙”发红包

  与2018年一样,“方大系”公司在2019年再次垒起了“现金墙”。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1月10日,东北制药在一楼大厅摆放近8000万元现金,为7000多名员工发放现金红包;1月17日,“方大系”旗下上市公司方大炭素向在职员工每人发放3万元现金红包;1月19日,方大特钢现场用于发红包的现金超过3亿元,符合条件的员工每人6万元。

  “虽然形式有点‘抢镜’,但是方大系公司这两年的业绩的确不错。”有券商分析师认为,方大系公司之所以采取现金的形式发放年终奖,一则是有利于对公司品牌的宣传,其次对公司股价也有一定的好处。

  在方大炭素发布“现金墙”刷屏的第二天,即1月18日,方大炭素放量大涨,尾盘一度冲上涨停板,收盘大涨9.5%,第二个交易日股价持续上扬,涨幅接近5%,两个交易日累计上涨近15%,收盘价为19.47元/股,对应市值也大增45亿元。截至1月24日收盘,股价虽有回调,但依然在每股19元以上。

  除了方大炭素之外,方大特钢2018年业绩同样预喜。据方大特钢公告显示,2018年预计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70亿元至30.47亿元,与2017年同期相比增长13%至20%,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8.30亿元至30.07亿元,与2017年同期相比增长18%至26%。

  不过,方大特钢的股价却没有如同方大炭素一样,因派发现金而大涨。反而是2018年业绩预告公布之后,股价有所回落。2019年1月24日,其收盘价为每股10.88元,相对于业绩预告前日即1月18日的每股11.60元,跌幅约6.2%。

  不过,现金发红包也引发了争议,有质疑声音认为,方大炭素在未披露业绩之前,提前公布了与经营相关的数据。

  1月17日,方大炭素公司董事长党锡江称,公司2018年生产经营实现历史性突破,完成工业总产值80.79亿元,同比增长54.84%,累计上缴税金25.56亿元,同比增长超200%。

  而直到1月21日晚,方大炭素才正式对外发布业绩预告称,2018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4.17亿元至57.17亿元,同比增长49.64%至57.93%。

  陕西宣齐律师事务所律师范年年向记者表示,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规定,如果在定期报告披露前出现业绩泄露,或者出现业绩传闻且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出现异常波动的,上市公司应当及时披露本报告期相关财务数据。故公司董监高若早于定期报披露之前公开企业的利税信息,不论是故意还是过失,都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范年年告诉记者,根据规定,信息披露必须符合相关管理规定的要求,未在合法的时间、以合法的方式对公司业绩等重大信息的披露,会对公司股价产生影响。因此,对于信息披露义务人来讲,应当严格规范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对外发布信息的行为,切实提高信息披露意识,遵守信息披露相关规定。

  “赛马机制”发威?

  在“方大系”现金派发红包的背后,部分公司的高管层却悄然发生着变化。

  2019年1月8日,方大炭素发布公告称,因工作调整,方大炭素党锡江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江国利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聘任张天军先生为公司总经理,任期自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第十次临时会议审议通过之日起至公司第七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日止。

  随后,方大炭素同样以“工作调整”的理由通过了《关于变更公司董事会秘书的议案》,马杰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会秘书职务,聘任安民先生为公司董事会秘书。值得注意的是,马杰和安民均曾经担任过董事会秘书,安民曾在2010年1月至2016年6月就曾经任职方大炭素董事会秘书,而马杰接任安民,在2007年4月至2010年1月经担任方大炭素董事会秘书。

  有投资者认为“高管的变动或许与股票减持有关”。在2018年岁末,方大炭素就曾经公告过一份高管减持计划书,其中就包括前述原总经理党锡江以及原副总经理江国利。依据方大炭素高管减持公告显示,党锡江减持不超过340225股;江国利减持不超过225000股,二者减持的原因均系“个人资金需求”。

  对于上述说法,2019年1月24日,记者多次联系方大炭素方面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方大集团方面则以不方便为由婉拒了记者采访。不过,有熟悉方大炭素的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在方大炭素内部有一个“赛马机制”,也就是说,所有的高管都是由业绩说话,如果业绩没有达标就随时有被取代的可能。

  “今年,方大炭素除了总经理、副总经理以及董事会秘书职务做了调整之外,亦有财务总监以及多个部门的负责人做了职务调整。”上述知情人士说,有一位部门的负责人事先并不知道消息,还在参会,就突然有高层进来,对其宣布免职通知。

  “能者上,平者诫,庸者下,用业绩、数据说话。”一位方大炭素的高管对上述知情人士的说法表示认同,据其透露,在2017年,集团董事局主席方威就曾提出炭素板块各企业间,各企业部门、分厂和岗位间都要形成“赛马机制”,要坚持以市场为导向,以效益为中心,遵循炭素行业发展规律,整合装备、技术、人才、区位等综合优势,全力实施“赛马机制”,营造高效优质发展的氛围。

  事实上,在“方大系”公司中,不仅仅是方大炭素近年来高管频频变动,其他公司也有高层调整。在2017年,即方威提出“赛马机制”的开局之年,“方大系”多家上市公司出现高管人事变动,其中,方大炭素在任7年的何忠华卸任董事长,解聘衷金勇和李晶担任的公司副总经理职务;方大特钢董事会秘书田小龙离任,公司董事长钟崇武卸任,谢飞鸣接任;方大化工多名董事联名提交议案罢免了董事长闫奎兴,由副董事长赵梦接任;公司原总经理郭建民、原财务总监李晓光亦被免职;原董事会秘书宋立志、原总工程师罗宏等人也先后因个人原因辞职。

  “在当时看来,人事的调整可能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貌似不利于公司的发展,但是现在看来,绝对是利大于弊。”上述方大炭素高管如是表示。

  并购式扩张

  无论是高调堆砌“现金墙”发放红包,还是高管的频繁调整,与“方大系”背后的掌舵者方威不无关系。

  在2018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方威以265.7亿元的身价位列第58位;而在10年前的2008年,方威的身价只有23.6亿元。不过,时年方威年仅35岁。

  近几年来,方威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方大系”通过一系列并购,不断扩大业务版图边界。

  记者梳理发现,“方大系”资本市场路径始于2006 年9月,时年,方大集团通过司法拍卖获得已经持续亏损两年的甘肃海龙科技51.62%的股权,将其更名方大炭素;2009年8月,又成功并购长力股份,将之更名为方大特钢;2010年,方威再度出手,将*ST锦化收入麾下,更名为“方大化工”;8年之后,“方大系”再添一员,通过定增以及二级市场买入的方式,成为东北制药第一大股东,目前持股比例达26.02%。

  “方大新建的企业少之又少,大部分企业都是通过并购重组发展而来的,这些企业有国有企业也有民营企业,而且在方大进入之前都是亏损的,方大进入后通过实行‘港人治港’,输入体制,注入资金,都能够在并购重组当年或者是一年多时间实现扭亏为盈。”在方大集团2018年年会上,方威对“方大系”发展模式作出上述阐述。

  以民资身份收购国企,并迅速扭亏为盈,方威在外界被称为“有能量的人”。不过,部分并购战略也饱受争议,曾有媒体报道称其“未投入真金白银”。

  虽然质疑声音不断,但这似乎不影响 “方大系”继续壮大。目前“方大系”已经逐渐完成了在炭素、矿业及煤气、钢铁、化工、医药等多产业布局。

  据方大集团官网信息显示,2002年以来,方大成功重组了超过10家国有企业,地理范围横跨辽宁、安徽、江西、内蒙古、甘肃、四川、吉林多个省区。

责任编辑:赵新燕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