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事件映射直销传销界限 牌照能否成行业免死铁券

纵观整个直销行业,一直被公众诟病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涉传问题、虚假宣传问题和产品质量问题三个方面。而在此轮风波中,无论是首当其中的权健,还是其后被调查的华林酸碱平,都存在涉传和虚假宣传的问题。

  原标题:权健事件再反思:直销牌照真的是“免死金牌”吗?

  权健事件的舆论最终蔓延到了整个直销行业。纵观整个直销行业,一直被公众诟病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涉传问题、虚假宣传问题和产品质量问题三个方面。而在此轮风波中,无论是首当其中的权健,还是其后被调查的华林酸碱平,都存在涉传和虚假宣传的问题。

  权健和华林酸碱平两家直销企业均获得直销牌照,但仍旧因涉传问题被调查。然而,存在问题的直销企业也绝不仅仅是权健和华林酸碱平两家。

  日前,据《南方都市报》统计称,目前在营业的89家直销企业中,累计有79家企业曾被刑事打击、行政处罚,或被媒体曝光违法违规行为,这类企业约占直销企业总数的88.7%。其中,有12家企业或其经销商因非法传销而被起诉判刑,有21家曾因违法违规行为接受行政处罚,有6家曾在海外受罚;35家企业涉嫌团队计酬,至少32家涉嫌跨地区违规直销,22家涉嫌跨品种违规直销;12家涉嫌虚假宣传,22家涉嫌“带病获牌”,有7家宣称被冒用名义,还有8家涉嫌违规租赁牌照。

  “直销牌照本身就具备较高的门槛,但自2005年发展至今,整个行业出现的问题却印证了并不是高门槛就能杜绝所有的问题。”行业专家胡远江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挂靠疑云

  “相对来说,获得直销牌照的门槛是非常高的,需要企业具备一定的资金和在海外运营直销企业的经验。”胡远江告诉记者。

  正是因为高门槛,在行业内出现了牌照挂靠的问题。

  2018年3月,直销企业安徽康美来大别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发表了一则声明,阐述了与山东康美来蒜庄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关系。声明中称安徽康美来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收购了山东康美来蒜庄园1.987%的股权,但山东康美来蒜庄园并不是安徽康美来的子公司,双方也并没有开展直销业务的合作。并称“‘蒜庄园’的过去、现在开展的一切市场活动与我司无关。”

  但工商资料显示,2017年6月1日,“蒜庄园”的主体公司首次改名为山东蒜庄园食品有限公司;2018年3月16日,康美来投资用153万元收购了山东蒜庄园1.987%的股权后,该公司再次更名为山东康美来蒜庄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随后,山东康美来蒜庄园以康美来的直销牌照开展直销业务,销售黑蒜等农产品,引来消费者和行业内的质疑。与此同时,在权健事件发生后,康美来发布公告称,“康美来夜听”“康美来助手”等系自媒体,与康美来公司无任何关系。

  对此,反传销人士李旭告诉记者,此类疑似挂靠的直销企业并不在少数,很多疑似从事传销活动的企业或者组织,与取得牌照的直销企业合作,对外宣称自己也是直销企业的一员,但实际上无论是从产品还是模式上都存在非常大的问题。

  记者注意到,曾发布公告澄清自己与某企业或产品无关的直销企业并不在少数。2016年7月,卫康生物发布公告称:“有直销团队打着卫康生物名义,从事‘X新能源汽车股权’销售或赠送股权等行为,影响了卫康事业的正常运营,更侵犯了广大卫康会员的合法权益。”

  2017年4月,卫康生物发布公告《终止与星晨联盟(系统)合作声明》,声明中写道,“因双方业务发展方向及发展需求相悖,卫康即日起解除与星晨联盟的合作关系……在双方解除合作后,星晨联盟在任何场合、以任何形式开展的业务与市场行为,由星晨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双方合作期间,星晨联盟未按国家法律法规和卫康公司规范运营要求进行的市场销售行为,由星晨联盟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根据原参与者的透露,并结合李旭的说法可知,星晨联盟以卫康的直销牌照为背书,以新能源汽车为产品经营疑似传销活动。

  声明中的星晨联盟的创始人林俊此前曾在直销企业大连双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任副董事长。2015年6月,林俊仍以大连双迪副董事长的名义出席活动,但到9月又走马上任了卫康生物的副董事长。

  根据原参与者透露的信息,上文公告中的“X新能源汽车”全名为“卫康星晨联盟佳仕美新能源汽车”。记者注意到,其中的佳仕美全名为广东佳仕美新能源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6月,法人代表正是林俊,但经营范围为批发业。

  值得注意的是,工商信息显示,2017年5月,由于登记住处无法联系,该公司已经被广州市工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有消息称,星晨联盟在与中脉达成合作后不久,便寻求继续挂靠中脉的直销牌照,经营新能源汽车项目。由于触及违规直销,这使得中脉结束了与星晨联盟的合作。该消息得到了中脉方面的证实。

  除了卫康和康美来之外,发布声明撇清与关联公司关系的仍大有人在。

  2018年8月,行业媒体《知识经济》杂志曾质疑,身为直销企业的辽宁清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将自身直销牌照租赁予微商企业酥咔集团。随即,辽宁清晨生物发布公告称,与酥咔集团不存在挂靠或收购关系。但仍旧承认与酥咔集团存在“战略合作关系”。

  洗心革面还是搅局?

  在销售人员的口中,这些保健品变得“无所不能”。在权健事件中,小女孩周洋的遭遇成了公众对权健口诛笔伐的核心事件,但除了权健外,其他企业出现类似问题的也并不在少数。

  在2014年,《人民日报》发文批评如新涉嫌传销和虚假宣传的问题,大量股民指责其就中国业务的合法性对股民进行误导,美国相关部门开始介入调查取证,最终如新以4700万美元达成最终和解。

  近段时间内,“酸碱体质理论”在海内外被推翻,除了华林酸碱平的产品宣传受到质疑以外,包括宝健在内的多家企业实质上也存在与酸碱体质相关的产品和宣传。

  除此之外,很多企业获牌资格问题也曾引起行业内的质疑。

  根据资料显示,汉德森是目前获牌最晚的直销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工商资料显示,汉德森成立于2017年1月份,但到了2018年1月,汉德森便获得了直销牌照。值得注意的是,康宝莱原中华区总裁李延亮在2017年离职后,便对外宣布加入汉德森。汉德森从成立到获牌刚好仅有一年时间。速度之快,在获牌直销企业中绝无仅有。而汉德森的产品,仍旧包括“体重管理”的各类营养粉。

  根据《直销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显示,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但汉德森最终控制方艾兰得(香港)营养控股有限公司成立的时间是在2016年5月。值得注意的是,江苏艾兰得营养品有限公司却成立于2010年,此前由江苏江山制药控股。

  对于似乎不符合获牌申请资格的,也绝不仅仅是汉德森一家。同样根据《条例》规定,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但据《南方都市报》指出,有22家企业涉嫌“带病获牌”。

  2007年,辽宁省通报的十大传销案件中,东升伟业铁岭传销案名列其中;2008年,江西省公布打击传销十大案例中,上饶东升伟业传销案也榜上有名。然而,即便被列入两个省份的年度传销十大案例,依然未能阻止东升伟业在4年后成功获得直销牌照。

  而正在申请牌照的企业中,也不乏声名狼藉者,其中华莱健传销组织最为突出。在近5年的时间内,华莱健先后被山东、河南、河北、湖南等多地警方认定为从事传销活动,但时至今日,华莱健本部并未被监管部门调查,反而正在申请直销牌照。

  “一些原本就是传销的公司摇身一变成为自称合法的直销公司,但实际上仍旧暗地操作传销活动,成为了直销行业内客观存在的事实。”民间反传销救助中心的马胜玲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王宝月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