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重拳打击骗保行为 保健品销售或将受到冲击

近日,国家医疗保障局、财政部办公厅联合印发了《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行为举报奖励暂行办法》,明确提出统筹地区医疗保障部门可按查实欺诈骗保金额的一定比例,对符合条件的举报人予以奖励,最高额度不超过10万元。

  原标题:监管重拳打击骗保行为 医保严查倒逼药店业洗牌

  继“4+7”带量采购之后,国家医保局再次祭出重拳。

  近日,国家医疗保障局、财政部办公厅联合印发了《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行为举报奖励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明确提出统筹地区医疗保障部门可按查实欺诈骗保金额的一定比例,对符合条件的举报人予以奖励,最高额度不超过10万元。此举意在加大对骗取医保基金行为的打击力度。

  受此消息影响,一心堂(002727.SZ)、老百姓(603883.SH)、益丰药房(603939.SH)以及大参林(603233.SH)四大零售连锁药店上市企业股价齐遭重挫,逼近跌停。

  社会零售药店素来是骗保行为高发的重灾区,医保卡使用乱象丛生。今年国家医保局组建以来,组织了规模浩大、范围甚广的打击欺诈骗保行为全国性专项活动,对零售药店的销售行为形成高压监管。

  而此前不久,商务部发布了《关于零售药店分级分类管理试点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 针对全国零售药店的分级分类监管亦将提上日程。

  “严格管理、规范经营是零售药店承接未来处方外流的一个重要前提。”上海某大型私募医药研究员张亮(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监管步步收紧的趋势或将倒逼药品零售行业重新洗牌,经营不规范的中小药店将加速被淘汰出清。

  重拳打击骗保

  骗取医保的行为在日常生活中已屡见不鲜,特别是在医保定点的零售药店,医保卡甚至沦为了许多人购买保健品、日常生活用品的购物卡。

  据了解,目前我国的医保体系是以区县为单位进行征收和管理的,在国家统一指导下,以地方为主导实施。“医保合规检查是行业监管的常态,以往每年都会进行。只不过今年在医保局的大力推动下,各地医保合规检查的声势更大,关注度更高。”张亮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今年3月底,海南一心堂三亚区域门店曾被媒体曝光违规刷医保卡,涉嫌套取医保资金。一心堂方面经调查后承认违规刷医保卡行为属实。

  据公告,海南一心堂自2015年9月起承接黑龙江省直医保端口10个,自2015年9月至2018年3月27日期间,黑龙江省直医保刷卡总计10.55万次,金额551.17万元。其中,涉及不合规刷卡次数1610次,涉及金额11.88万元。

  同时,海南一心堂自2015年9月起承接哈尔滨市医保端口13个。截至2018年3月27日,哈尔滨市医保刷卡总计200.05万次,金额共2167万元。其中涉及不合规刷卡次数8106次,涉及金额53.92万元,主要是使用个人账户违规串项销售日用品。

  一心堂在三亚区域内21家门店全部被相关部门责令停业整顿,被处以罚款,其中10家药店被撤销GSP(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证书。

  事实上,自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便将医保基金管控列为部门重点工作之一,并接连发起了一系列打击骗保的行动。

  早前公布的国家医保局“三定方案”显示,国家医保局专门成立了基金监管司全权负责监督管理,并将“强化医保对医疗行为的监管,采取措施着力解决‘挂床’住院、骗保等问题”列入2018年下半年的重点工作任务中。

  今年9月份开始,国家医保局联合国家卫健委、公安部、药监局等部门,在全国范围内拉开了一场打击欺诈骗取医保基金的专项行动。据国家医保局披露的数据显示,自9月份专项行动开展至11月底,有3万多家医院、药店受到查处,追回医保基金超5亿元。

  药店经营受限

  医保定点资质和医保资金对于零售药店的经营销售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以山东省内连锁药店龙头漱玉平民大药房的销售数据为例,2017年度通过医保卡结算的零售收入占其零售收入总额的比重达到42.05%。“如果部分门店的医保定点资质被取消,该等门店将无法接受顾客使用医保卡付款,可能对公司的零售收入造成不利影响。”漱玉平民在其招股书中称。

  近年来,多元化经营成为传统药店的转型方向之一。除了传统的非处方药、处方药、医疗器械等品类外,不少药店将保健食品、日用品、化妆品等品类上架经营。

  这些非医疗的品类在不少零售药店的销售中占据相当比重,并享有较高的毛利空间。这些非医疗品类也是违规刷医保卡的“灰色地带”,如今成了医保局重点核查打击的对象。更有甚者,如河南省信阳市社会医疗保险中心直接印发文件,要求辖区内医保定点药店自2019年起下架所有的非药品。

  资本市场对此作出了剧烈反应。一心堂、老百姓、益丰药房以及大参林四大上市零售连锁药店的股价同时遭遇重挫。年初曾因违规刷医保卡等问题被罚的一心堂首当其冲,在《办法》发布后的首个交易日放量跌停。尽管一心堂多次对外宣称,海南一心堂违规刷医保仅是偶然性的孤立事件。

  不少投资人士担忧,业内普遍存在的刷医保卡购买保健品现象被禁后,作为重要品类之一的保健品销售将受到冲击。从经营数据来看,一心堂、老百姓、益丰药房和大参林的保健品销售收入占比均在8%–9%之间。

  近日,四家上市连锁药店的相关负责人联合在投资者交流电话会议上就该政策对公司的影响作出回应。

  一心堂董秘田俊认为,保健品是否纳入医保对其销售的影响较小,“因为保健品消费人群主要为中高收入者,对医保敏感度较低。对医保依赖性最大的是中老年群体的特慢病品种”。

  益丰药房董秘王付国则认为,“对于规范度一直较高的大型连锁药店而言,监管加严的影响比较小,相反中小药店的出清还可以使顾客回流到大型连锁”。

  分级分类管理

  无独有偶,商务部新进发布的药店分类分级管理征求意见稿,亦给零售药店行业头上戴上了“紧箍咒”。

  据征求意见稿,未来零售药店划分为三个类别:一类药店仅可经营乙类非处方药;二类药店可经营非处方药、处方药(不包括禁止类、限制类药品)和中药饮片;三类药店则可经营非处方药、处方药(不包括禁止类药品)、中药饮片。

  在分类结果基础上,按经营服务能力将二类、三类药店由低到高划分为A、AA、AAA三个等级。分类分级结果每年至少动态核查一次。

  而在这之前,广东省已于今年4月15日率先在省内推行药店分类分级管理的模式。依据经营面积、软硬件设施、执业药师配置人数、仓储条件等指标核定药店的类别等级,并赋予相应的经营权限。级别越高的药店可以经营的品类越多。

  “分类分级管理这个政策已经酝酿好几年了。监管方的意图一方面是更便于监管,另一方面也是为下一步医改做准备。”张亮认为,未来的处方外流、医保统筹向零售药店放开,都需要药品零售行业有规范的经营和管理。“比如,医保统筹到目前仍只有少数规定的病种或特殊病种在部分定点药店落地,原因就包括骗保等不违规行为大量存在,主管部门对医保统筹进入药店比较审慎。”

  不难发现,将药店分类分级之后,低级别的一类药店的经营范围明显受限。而想要获得更大的经营范围,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单是店面租金成本和配备执业药师的成本就提高很多。对于很多资金实力不强的单体药店和中小型连锁药店,生存压力会越来越大。”张亮表示。

  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全国共有药品零售连锁企业5409家(下辖门店22.92万家),零售单体药店22.45万家。

责任编辑:赵新燕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