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低价股中弘退触及涨停 系首个因股价低而退市

近期中弘退连续打开跌停板,11月30日盘中最高触及涨停,结束10个交易日连续跌停的走势。今年股指连续下跌中,除了中弘退,也有5只个股期间最低降至1元以下。分别是金亚科技、*ST海润、ST锐电、*ST凯迪和*ST华信。

  原标题:史上最低价股触及涨停,慎重!进场博弈仍不明智

  近期中弘退连续打开跌停板,11月30日盘中最高触及涨停,结束10个交易日连续跌停的走势。该股创出多项A股记录,目前上涨仍然是风险巨大,需要谨慎。

  中弘退创A股多项记录

  1) 最低价

  Wind数据显示,在目前仍处于交易的3564只个股中,上市以来,期间股价最低是0.26元,就是中弘退11月29日创下的。而曾经A股最低价记录是现已更名的国新健康,于1996年5月13日创下的,当时最低价为0.4元。

  在所有个股历史最低价榜单中,还有万泽股份、平潭发展、顺发恒业等这些曾经最低价只有五、六毛钱的都是10多年前或20多年前发生的。今年股指连续下跌中,除了中弘退,也有5只个股期间最低降至1元以下。分别是金亚科技、*ST海润、ST锐电、*ST凯迪和*ST华信。

  2)首个因股价低而退市

  2018年9月13日至2018年10月18日,公司股票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上述情形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修订)》第14.4.1条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形。

  2018年11月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并自2018年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的期限为三十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这也成为A股中“面值退市”第一股。

  当然中弘股份除了股价低以外,公司经营也出现了众多问题,如债务违约不断: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88.25亿元(近期公司及子公司偿还了部分利息),全部为各类借款。此外公司还可能面临着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众多事项。

  多次高送转的后果

  中弘股份股价连续在1元以下,引发退市,不仅仅和今年整体A股不景气,多数个股都纷纷下跌有关,还和其历年多次不断高送转有关。Wind数据显示,中弘股份自2000年6月16日上市,共进行了8次现金分红,累计分红金额8.03亿元,而上市以来通过首发和定增募资却达到130.34亿元,募资远大于分红,此外还有几百亿的借款融资等。

  现金分红较少,但高送转却不少。上市以来公司共进行了5次高送转,分别有每10股送转7.5股、8股、9股、6股和4股。从刚上市时仅有0.94亿股,一次次的高送转,再叠加增发使其变成现在的83.91亿股,总股本扩大了近90倍。而中弘80多亿股在所有A股总股本排名中列于94位,属于名列前茅。如此庞大的股本,没有好的经营业绩支撑,其总估值必然较小,这样每股股价自然也就很低了。可见中弘股份通过这样一步一步滥用高送转将自己的命送掉了。

  任性高送转将成历史

  11月23日晚间,在征求意见7个月之后,日前沪深证券交易所分别发布《上市公司高送转信息披露指引》(下称《高送转指引》)。《高送转指引》的出台,是出于规范上市公司高送转行为的目的。

  此次出台的《高送转指引》可谓击中了某些上市公司高送转的要害。首先,对于上市公司高送转进行了界定。沪市上市公司10送转5将受到《高送转指引》的约束,而深市则针对不同的板块进行了差异化安排,规定深市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每10股送转5股、8股、10股将适用《高送转指引》,从而对上市公司高送转的监管做到有章可循。

  其次,对上市公司高送转设定了一定的门槛。一是对于业绩亏损、净利润同比降幅达到50%,以及送转后每股收益低于0.2元的不得披露高送转方案。二是高送转比例不得高于近两年上市公司净利润复合增长率。这也意味着,今后任性推出高送转方案将变得不可能。此外,对上市公司披露高送转方案设置了窗口期。比如规定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等在前3个月存在减持情形或者后3个月存在减持计划的,不得披露高送转方案。此举明显有利于防范利益输送。

  股价低仍风险大

  北京商报评论员周科竞分析称,对于退市公司而言,唯一的投资价值就是重新上市的预期。以曾经的退市长油为例,退市前最后交易价格在0.8元左右,相比之下,中弘退的股价看似极具性价比,但实际上这样的对比不具任何参考意义。中弘退和退市长油的区别在于,退市长油退市时主营业务依然健在,而且两者的股东背景也大不一样。现如今,中弘退的债务危机十分严重,尤其在退市的边缘寻找重组方更是难上加难。毕竟有为数不少的干净壳资源在吸引重组企业,中弘退一点优势也没有。

  中弘退在退市之后,想要重新上市并不容易。诸如,必须满足公司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均为正值且累计超过三千万元(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较低者为计算依据)等指标,这对于目前深陷债为危机的中弘退而言,是短期内很难实现的事情。

  与此同时,中弘退还因公司披露的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为止,调查结论仍未出来。如果今后出现重大违法违规的认定,那么中弘退再度重新上市将更是难上加难。

  实际上,中弘退的股价过低也并不是优势。假如一家公司股价现在是5元,重组方可以通过增发新股购买自己的资产,增发价格也可以定为5元,这样一来,股价就会出现上涨,结果是各方受益,新东家入主会非常顺利。

  如果像中弘退这样的公司,就算有人愿意接盘,且新东家搞定了债主,也愿意等待多年,但是在增发这一环节,显然会很尴尬。因为假设中弘退的正股价格为0.26元/股,未来还会更低,但增发价不能低于1元,毕竟股票的面值就是1元,如果按照高于1元增发,新东家会觉得吃亏。况且,公司在退市整理期也不会筹划或者实施重大资产重组事宜。

  因此中弘退最大的问题是看不到任何能够重新上市的希望,在此种背景之下,任何价位买入中弘退都是高估。投资者需要知道,股价的高低都是相对的,对于重新上市希望十分渺茫的中弘退而言,目前的股价肯定不算便宜。而且,在剩下的退市整理期里,中弘退的股价仍存在继续大幅下挫的可能,投资者千万别因股价低的假象就盲目去抄底。

责任编辑:王飞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