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弘股份分手加多宝 再迎国资驰援股价涨停重返一元

10月10日,在经历了一整天的震荡后,中弘股份报收0.98元/股,涨幅为5.38%,未能重回1元安全线。前脚刚与加多宝“分手”,中弘股份后脚便宣布迎来“新援军”。值得注意的是,宿州国厚的委托费对于目前债务高筑的中弘股份或是一个难题。

  原标题:中弘股份告别加多宝,迎来中植系新援军,深交所表示“深切关注”

  10月10日,在经历了一整天的震荡后,中弘股份报收0.98元/股,涨幅为5.38%,未能重回1元安全线。

  截至今日收盘,中弘股份已经连续14个交易日(2018年9月13日-10月10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面临终止上市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因“新援军”的出现,中弘股份今日早盘高开6.45%,并一度涨停,重返1元。不过,深交所随后发出的一份关注函,又让中弘股份的涨幅收窄。

  告别加多宝

  就在前一天晚间,中弘股份公告称,终止与加多宝及银谊资本的合作事项。但在这一份公告中,中弘股份再次强调,其终止原因为加多宝认为公司披露的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的描述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引发双方产生分歧,最终导致合作全面终止。

  中弘股份与加多宝的“爱恨情仇”源于其8月27日披露的一纸公告。该公告称,中弘股份、公司控股股东中弘集团与加多宝及银谊资本共同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下称“《协议》”)。《协议》规定加多宝及银谊资本将对中弘股份及中弘集团实施债务重组,注入优质项目,提供流动性支持。

  但“联姻”仅持续了一天,8月28日一早,加多宝就单方面发布声明称,从未与上述各方签署《协议》,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

  《协议》双方各执一词,重组方案悬浮未定,游资聚集而来,中弘股份终止上市风险不断。

  国资驰援

  前脚刚与加多宝“分手”,中弘股份后脚便宣布迎来“新援军”。

  公告显示,中弘股份同意委托宿州国厚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宿州国厚”)对中弘股份实施托管经营。与此同时,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泰创展”)同意在宿州国厚实施托管经营过程中,酌情给予中弘股份流动性支持,促进中弘股份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据悉,宿州国厚是由安徽国厚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国厚资本”)、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宿州城投”)和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陕国信托”)共同设立。其中,宿州城投是由是宿州市人民政府出资的国有独资企业,而陕国信托的大股东为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宿州国厚的托管经营内容将包括但不限于(1)中弘股份的人、财、物的日常经营、管理或处置;(2)中弘股份新增融资或新增对外担保;(3)处理中弘股份的诉讼、仲裁等司法事项等。

  此外,宿州国厚有权向中弘股份提名1人担任其总经理,提名1人担任其董事会秘书。新任总经理有权向董事会提名副总经理、财务总监。上述委托期限为36个月,自协议生效之日起算。

  值得注意的是,宿州国厚的委托费对于目前债务高筑的中弘股份或是一个难题。根据协议规定,中弘股份将向宿州国厚支付每月基础费用为100万元的托管费。

  “中植系”引关注

  除了国资的驰援,另一个援军中泰创展的背景也不容小觑。

  据悉,中泰创展为中植企业集团旗下大型新金融控股公司,与资本大鳄“中植系”的牵扯也迅速引起深交所的关注。10月10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中弘股份说明中泰创展是否属于中植系,并说明中泰创展的资金来源情况及资金安排情况。

  不过,中泰创展的关联公司此前刚因拖欠贷款起诉中弘股份。

  10月7日,有媒体报道,中弘股份、中弘集团、王继红、王永红、何礼萍因5亿元债权纠纷被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提起诉讼,中弘股份及中弘集团持有的股权被轮候冻结,其中,中弘集团、中弘股份、中弘集团创始人王永红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对于此次中泰创展在托管中扮演的角色,中植企业集团回应称,对中弘股份的托管和经营将以宿州国厚为主,中泰控股将主要配合宿州国厚托管工作。

  国资和中植系的双重加持是否能帮助中弘股份起死回生还画着问号。“根据《协议》相关约定,乙方(宿州国厚)、丙方(中泰控股)有权单方解除协议,本协议存在因乙方和丙方单方面解除随时被终止的风险。”这是中弘股份写在公告最前的警示,或许,此番投靠也并不能让中弘股份就此高枕无忧。

  “有权单方面解除合同的一方掌握主动权。由于目前协议还未具体设定托管经营目标,对于被托管方,心还是不定的,但托管也或可以说明上市公司管理层已‘束手无策’。”一位从事资产管理运营人士对记者表示。

责任编辑:王宝月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