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抚钢19亿元债务逾期 遭遇接连跌停投资者欲维权索赔

自9月21日复牌以来,*ST抚钢连续一字跌停。复牌首日全天成交3159手,成交金额165.2万元,9月25日,成交量进一步萎缩到17万元,9月26日,全天更是仅成交221手,成交金额只有区区10.43万元。复牌三日的总成交额还不到200万元。

  原标题:*ST抚钢19亿元债务逾期股价“闷杀” 千名投资者欲依法维权索赔

  “卖还是不卖?”营口的一位普通投资者老董在看到*ST抚钢的复牌公告后就一直在纠结,已经联系律师准备进行维权的他“既怕卖了影响后续的索赔,又怕继续持有再跌下去,损失会越来越大”。9月26日收盘,看着跌停价4.72元上仍有近一百万手的牢牢封单,老董觉得自己想多了,“连挂了三天的跌停价,根本就没有机会冲出去”。

  资产不实业绩变连亏

  受益于供给侧改革和钢材涨价,在行业整体一片大好的氛围下,*ST抚钢却是一个例外,在今年年初突爆资产不实问题,自1月31日起开始停牌进行核查。五个多月后,公司的一纸有关会计差错更正及追溯调整的公告揭开了隐藏多年的问题,公司的业绩也由连年的赢利一下变成了连年亏损,并被“披星戴帽”。

  据*ST抚钢披露的相关公告,因内部控制体系存在重大缺陷,造成公司存货、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的确认、记录和报告失实。公司截至2016年底共多计存货7亿元,固定资产原值8.42亿元,在建工程2.97亿元。上述差错导致公司多计累计折旧6389.23万元,多计净资产17.74亿元。

  *ST抚钢通过追溯调整将该“差错”已调整至受影响的以往各会计年度,调整后公司2014至2016年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4亿元、-5115.5万元和-6612.22万元,而调整前这三个数据分别为3091.31万元、9376.09万元和8921.71万元。

  “我就是看好钢铁业的复苏,本以为会越来越好,没想到一下子踩了雷,连年的盈利也变成了连年的亏损。”老董无奈地表示。

  目前19亿元债务逾期

  资产不实问题的揭开的同时,*ST抚钢经营上困难重重,中准会计师事务所日前出示的一项专项说明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ST抚钢逾期未偿还的借款共计1亿元,逾期未偿还的应付票据共计7.78亿元。截至2018年9月20日(该报告披露日),公司再增逾期未偿还借款10.49亿元,逾期未偿还的应付票据和借款合计金额已高达19.27亿元。

  中准会计师事务所认为,公司在重大会计差错更正后,依然面临持续经营亏损的情况,日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不足,存在较大的资金风险。公司存在大量即将到期的融资性债务和经营性债务,偿债压力沉重。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据债权人的申请,9月20日,抚顺中院已裁定*ST抚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且其控股股东东特集团也与公司签订协议,为支持重整和公司后续发展,拟向*ST抚钢赠予不超过9亿元的资金。中准会计师事务所在相关报告中表示,上述措施可能一定程度上保证生产经营的正常进行,但破产重整尚存不确定性,公司持续经营的不确定性仍未彻底消除。

  遭遇接连跌停

  自1月31日起就一直停牌的*ST抚钢9月21日起开始复牌交易,根据公告,在交易二十个交易日届满后,公司股票将于2018年10月29日起实施连续停牌,复牌后,公司股价连续跌停。

  “这简直就是一场无处可逃的‘闷杀’,以往公告一直都是好好的,结果突然爆出这么大的问题停牌了,一点心理预期都没有。”看着不断缩水的市值,老董也不知道后面还有几个跌停等着他。

  “大家都不要挂单卖出了,少跌一个板是一个板。”复牌以来,不断有投资者在股吧中喊话,希望能团结一致,稳住股价。然而,在市场面前,这样的挣扎显空白又无力,复牌后的几个交易日,*ST抚钢一早压在跌停价上的挂单就有近百万手。有业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公司的基本面发生突变,一些机构投资者因风控约束可能会集中撤离。现在就是一场跑得快的游戏,相比专业投资者,渠道等各方面都不占优势的中小投资者,想在复牌的前几天想冲出去很难。”

  记者留意到,自9月21日复牌以来,*ST抚钢连续一字跌停。复牌首日全天成交3159手,成交金额165.2万元,9月25日,成交量进一步萎缩到17万元,9月26日,全天更是仅成交221手,成交金额只有区区10.43万元。复牌三日的总成交额还不到200万元。

  投资者欲维权索赔

  面对接连跌停的股价,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在股吧中表示要依法维权。《证券日报》记者从江苏颐华律师事务所韩友维律师那里了解到,目前已初步登记了大约400余名的投资者,截至9月25日,这些投资者涉及损失金额大约在3.2亿元,且由于该公司股票目前还没有打开跌停,亏损金额还在不断扩大。北京市盈科(无锡)律师事务所齐程军律师也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在其处初步登记的股民已经超过500人,损失金额超千万元。

  相关法律法规,上市公司存在虚假陈述行为,在其虚假陈述实施日以后,虚假陈述揭露日以前买入,在揭露日以后卖出或一直未卖出的投资者可以申请维权。韩友维律师和齐程军律师初步确定的索赔范围为2014年4月25日至2018年1月30日之间买入,并在2018年1月30日收盘时仍持有该股票的投资者。对于没有卖出或者是长期持有的投资者,韩友维律师已提醒自此次复牌后,换手率累计达到100%以后打印交易记录,以确定维权金额。

  对于投资者关注的卖出是否影响后期维权问题,齐程军律师表示,证监会还未对*ST抚钢正式行政处罚,尚无法判断。但根据以往判例,投资者即便卖出股票后仍然可以向虚假陈述人提起维权诉讼。韩友维律师也表示一般不会影响索赔,在虚假陈述揭露以后卖出股票不受影响。

责任编辑:王宝月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