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山东新型农村合作金融阻力点 怎样对接乡村振兴

尽管2017年在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大背景下,山东新型农村合作金融有了突出的表现。但山东相对薄弱的农村金融笛子及相关配套细化措施的缺失决定了山东新型农村金融的发展必将不会一帆风顺。

  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建立包容性金融体系,加强对中小企业、农村和边远地区的金融服务,提高扶贫金融的精准度,鼓励发展绿色金融。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山东新型农村合作金融试点已经运行三年,试点效果显著。经过试点期的发展,山东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的影响范围及深度较以往均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农民从中真正得到了实惠。

  同时我们发现,尽管2017年在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大背景下,山东新型农村合作金融有了突出的表现。但山东相对薄弱的农村金融笛子及相关配套细化措施的缺失决定了山东新型农村金融的发展必将不会一帆风顺。一般而言,农业生产正逢旺季时,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的资金规模就会比较紧张,甚至难以满足全部社员的资金需求,而在农业生产淡季则资金来源更加困难,这就会导致该组织在运营的过程中存在较大的风险,极易产生风险积聚等问题。

  另外,在当前发展阶段,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的地位依然有待确认、“三农”发展对资金的需求互助资金难以充分满足,新型农村合作金融创新动力及吸引力不足金融手段单一等等,这种种的问题时刻都在影响和阻碍着山东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的壮大和发展。

  由齐鲁财富网与青岛大学资本市场研究院联合编写《山东省普惠金融发展报告(2018)》即将出版。“山东新型合作金融发展报告”作为分报告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全省新型农村合作金融发展历程、现状、特点及问题建议都进行了深度的分析。以下是笔者根据报告相关内容,对于2017年山东新型农村合作金融呈现的问题及建议进行了归纳总结。

  山东新型农村合作金融发展存在问题

  农村信用合作组织身份有待确认。就当前高层对于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的认可程度来看,除了银监会批准设立的农村资金互助社外,其他类型的农村信用合作组织在法律层面上属性并不十分明确,可以说大部分农村信用或者组织没有权责明确的管理部门进行监管,这就容易造成较为严重的监管缺失。即便是上述所言的资金互助社也有可能由于过为严格的监管,制约其发展的空间和水平。当前,当地有关政府部门仍将农村合作社视为与一般工商企业,央行、税务等尚未针对新型农村合作金融做出专项的安排和统筹,没有体现出政府对于农村合作金融的政策倾向性和导向性。

  三农发展对资金的需求互助资金难以充分满足。首先,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的覆盖面十分有限。山东全省县级单位137个,其中,市辖区54个、县级市27个、县56个),截止到2017年12月末,全省有116个县(市、区)和15个开发区的397家农民专业合作社取得信用互助业务试点资格。按此计算,试点覆盖率为84.67%,尽管较年初有了明显的进步但就山东总体目标而言差之甚远。距离山东省政府所要求全覆盖的总体目标尚有不小的差距。除此之外,山东省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等“草根金融”受制于身份和经营范围等因素,支农作用有限。保险机构真正开展涉农保险业务的少之又少。农村资金互助社组织尚处于试点阶段,离全面推广尚有时日,而且以扶贫开发为主要目的,不足以担当有效缓解农村金融服务需求的重任。

  新型农村合作金融创新动力及吸引力不足金融手段单一。从银行机构看,无论是现有的国有商业银行,还是村镇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及农村信用合作组织,在县域普遍存在针对普通农户“吸储力度大、放贷力度小”的现象。另外,金融产品创新仍处于低层次复制阶段,创新产品过于单一,品牌和特色金融产品严重缺失;农村的商业金融、政策性金融、合作金融及民间金融产品之间缺乏联动性,业务延伸链短。

  从地方金融组织看,小额贷款公司的可持续性发展问题日益突出。一是,根据政策规定,小额贷款公司“只贷不存”,从银行业获得融资的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在资本金小的情况下,融资规模难以扩大,从而限制了信贷放大效应。二是,是否享受国家给予金融行业的支农、税收优惠政策等,均未有明确的规定,影响了小额贷款公司在县域农村放贷的积极性。

  山东新型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发展建议

  建立权责明确新型农村合作金融法律体系,明确合作金融的法律地位。国际先进的发展经验已经表明,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的蓬勃发展离不开国家层面上的立法支持。发达国家在农村合作金融发展的初期就制定了专门的法律法规,如美国的《联邦信用社法》、德国的《合作银行法》和日本的《农业协同组合法》等,这些法律对本国的农村合作金融的规范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法律保障作用[1]。郭艳云.完善我国农村合作金融改革的政策选择[J].福建行政学院学报,2011(5). 因此,建议政府借鉴国际发达国家的丰富经验同时结合有关农村合作金融的法律法规并结合我国农村合作金融发展的实际情况,加快制定和出台相关法律法规,从而在法律上明确我国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的性质、市场准入、经营宗旨、业务种类、监管方式、政策扶持、税务优惠和合并、撤销等方面内容。从法律上确保其合法金融机构的正式身份,赋予其独立自主经营、自我发展、自负盈亏的地位、规定其应承担的相应义务及保障其在发展中享有的各项权益,从而为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的规范持续发展提供有力的法律保障。

  坚持合作金融的本色坚决把握住始终服务三农不脱离三农这条红线。尽管截止目前,我国大多数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仍坚持合作金融互助的本色和服务“三农”的宗旨,同时无论是中央还是山东地方政府近年来一直在强调,新型农村合作金融如何新都要坚守“三农”这条红线不动摇。但无论如何强调,总有少数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在发展扩张的过程中背离了合作金融的初衷和服务“三农”的宗旨,一味地追求盈利目标,从而在经营管理出现混乱。所以为了尽量避免这样的问题出现,最为重要的是,首先,山东作为地方政府应加强对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的宣传和相关培训工作,普及合作金融的基本知识,从而激发农民参与合作的积极性,充分尊重农民的选择权并在其自愿互利的基础上成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让农民充分了解该组织是金融互助的组织,并非高盈利机构,防止逐利资本大量涌入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其次,从新型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自身而言,任何产权形式的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形式都要把握“取之于农,服务于农”的宗旨,始终坚持从三农中来,到三农中去的思路为导向,不盲目追求利润最大化,应以实现农民客户需求的最大化。

  建立完善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监管体系保障新型农村合作金融健康规范发展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对于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的发展也同样如此,若想其有健康规范发展,建立完善的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监管体系是必不可少的措施之一。另外,从当前监管形势来看,作为监管商业性金融机构的银监会,不适合监管合作金融组织,建立在银监会框架下的农村资金互助社的监管职能应交由新监管机构负责,统一管理。其次,建立和完善行业自律组织,充分发挥其柔性处理成员内部各种关系和对合作金融组织金融活动的自律监管作用,对行业违规者和失信者进行公示和惩罚,营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引导新型农村合作金融更加规范发展。 除此之外,建立由政府、企业、民间资本、银行等多方参与的再保险和再担保制度,同时发展多主体分担风险机制,从而进一步分散和转移金融风险。总之,新型农村合作金融作为一项金融创新的尝试,山东作为国家重要的新型农村合作金融试点应在其立法保护、政策扶持、健全风险防范机制等方面进行大胆探索,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农村金融变革之路,要努力构建多层次的农村金融体系,从根本上解决山东农村金融供给不足问题,进而将山东省的农村经济发展、农业现代化及农民存贷方便的远大目标做到实处。农业生产的旺季时,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的资金规模就会比较紧张,甚至难以满足全部社员的资金需求,而在农业生产的淡季则恰恰相反,这就会导致该组织在运营过程中存在着很大的风险,极易产生风险集聚等问题。(齐鲁财富网 孙钰展)

责任编辑:姚丽婷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