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分时租赁盈利难 途歌被曝已全面撤离市场

共享汽车品牌途歌已经从南京撤退,有南京的用户打开途歌App时发现,地图上一辆车都没有了。另据途歌南京地勤向上述媒体透露,工友被通知途歌已经撤离南京,其所在的调度群、发票群、报销群也被解散,之前垫付的大约20万停车费和加油费至今未能得到报销。

  原标题:共享汽车分时租赁已到悬崖边缘?途歌被曝全面撤离市场

  随着共享经济大火,共享汽车分时租赁应运而生。但目前看来,企业发展并不顺利。

  近日,有媒体曝出,共享汽车品牌途歌已经从南京撤退,有南京的用户打开途歌App时发现,地图上一辆车都没有了。

  另据途歌南京地勤向上述媒体透露,工友被通知途歌已经撤离南京,其所在的调度群、发票群、报销群也被解散,之前垫付的大约20万停车费和加油费至今未能得到报销。

  “途歌目前账面资金已经所剩不多了,公司的员工招聘工作也已处于停滞状态了。”一位接近途歌的内部人士向猎云网透露,途歌现在基本处于倒闭的前夜。

共享汽车分时租赁盈利难 途歌被曝已全面撤离市场

  悄声撤离南京 运维垫付逾20万没着落

  不同于进入共享汽车领域时的高调,途歌这次是一场悄无声息的撤退。

  据寻找中国创客报道,从7月中下旬开始,途歌已经先后两次将南京市内的共享汽车集中拉走。最后一批撤退是从8月7日下午5点钟开始的,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清晨。

  一位途歌南京的运维人员向寻找中国创客表示,在此之前一直不知情,“第二天一上班,负责人就一对一地找我们谈话,称车都已经调走了,公司将要撤离南京。”但相关负责人并未就撤离的原因进行解释。

  该运维人员还透露,车辆的停车费及油费需要运维人员先行垫付,之后公司再进行报销,常常一个月垫付的停车费及油费就有上万。通常这部分费用一周一报,两周后垫付款就可到账,但这次撤离后,垫付款迟迟未到账。另一位途歌南京的运维人员称,和他相熟的十几名运维人员所垫付的费用,加起来有20万。

  途歌撤离多城市 被曝账面资金所剩不多

  公开资料显示,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是一家汽车共享出行平台,主打汽车分时租赁服务。此前,途歌已获得5笔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5000万美元。

  2018年1月,途歌宣布完成了由海益得凯欣基金(CHP) 领投,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和真格基金跟投的2600万美元B+轮融资。彼时,途歌还表示,该轮融资后将继续深化一线城市的业务规模并且加快二三线旅游城市的拓展服务。

  今年3月,途歌拿下第七座“城池”,顺利入驻南京,加入当地共享汽车战局。令人意外的是,才过去5个多月,不仅南京“失守”,途歌被曝在全国多个城市面临运营危机。

  一位自称“北京途歌地勤”的人士在百度贴吧“途歌吧”内爆料:“北京途歌公司大部分地勤离职,地勤需要垫付费用,报销一个月都不下来,现在让办公室人员都下去收车,而且运行范围缩小,很多车没油。”

  寻找中国创客还称,在北京打开途歌App时发现,永安里附近十几个网点均无可用车辆。少数几个停在外部停车场的汽车,几名用户在车辆下留言称:“没有油了、停车费216”。还有人爆料,很多没油的车、坏车、停车费几百上千的车都“瘫”在停车场,继续算着停车费没人管。

  不仅是北京,深圳、广州等地也出现了类似现象。一名自称刚刚离职的深圳途歌地勤在“途歌吧”里称,途歌在深圳拖欠许多网点费用,“人家停车场都不让途歌停了,公司就把网点删了。”自称途歌广州地勤的人士则表示,已经垫付了3万,“拖着我们,想走又怕拿不到报销,不走又越陷越深。”

  对此,途歌CEO王利峰否认了北京线下运营陷入停滞的质疑,称部分车辆是在更新油卡盒子和硬件,“别急,短期过程,等到下周换完硬件就好了”。他还在近日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解释,“近期正在对现有业务进行调整,预计9月20日左右会推出新的服务,以接力用车为主营业务,逐渐淡化网点。”

  不过途歌内部人士向猎云网透露,“途歌目前账面资金已经所剩不多了,公司的员工招聘工作也已处于停滞状态了。”上述人士还表示,投资机构对于途歌的态度就是一种“临终关怀”了。

  共享汽车分时租赁盈利难

  事实上,虽然有企业倒下,但资本对这个行业一直很热衷。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仅2017年,共享汽车领域就获得了超过764亿元的融资,其中不乏蚂蚁金服、真格基金、贝塔斯曼等明星投资机构。

  易观千帆数据显示,2018年4月汽车分时租赁应用月活跃用户规模保持上升趋势,总规模达到了189.8万,环比上涨11.9%。

  不过,在资本追逐、市场升温的同时,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就是——盈利难。因此,就能看到一个现象:越来越多的小企业在这场竞争中溃败,而大企业还继续在这个领域“烧钱”。

  2017年12月,滴滴出行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程维在2017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分时租赁目前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停车等,不是随叫随走,滴滴会投入很大的资源,将投入不低于10亿的资本。”

  神州租车董事局主席陆正耀也曾公开表示,分时租赁的市场需求是真实需求,然而现行商业模式普遍存在短板,找不到盈利模式。不过,他也称,分时租赁与神州租车无车车生活平台中现有长短租产品能够互补,满足客户特殊用车场景的需求,拉动新客户增长,提高公司的运营效率、业务收入与盈利能力。

  在这些大企业眼里,共享汽车的“烧钱”状态只是阶段性的,要想盈利得先烧钱。然而,支撑他们盈利的是背后强大的技术、资金,在拿到停车资源方面,他们也具备一定优势。对于那些规模较小、资金有限的企业就可能无法挺过亏损“寒冬”。

责任编辑:姬京函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