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陷入舆论危机:被曝被冻结密码 强行借贷

,舆论并未就此罢休。此外,仍有一些租客表示,选择蛋壳公寓后,出现了被冻结密码、强行借贷等现象。公司对于此类事情都是如何处理的?就相关问题,《投资者报》记者联系蛋壳公寓,但最终未能采访到相关人士。

  原标题:蛋壳公寓高靖被动资本路 长租公寓的轮子碾向何方

  从原我爱我家集团控股公司副总裁胡景晖的那句:“长租公寓爆仓比P2P爆雷更厉害,”到杭州的鼎家破产,都是在短短几天时间里,把原本就处于舆论漩涡中的长租公寓,进一步推向了风口浪尖,蛋壳公寓不能幸免。

  在面对公众诸多质疑后,蛋壳公寓发表官方声明称:“蛋壳公寓不会哄抬租金,更不参与市场恶性竞争。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和政府密切合作,协助制定相关的租赁政策,尽最大努力盘活存量住房,加大租赁房源供给,稳定租金价格水平,提升租赁服务质量,保障房东和租客的切身利益。”

  然而,舆论并未就此罢休。此外,仍有一些租客表示,选择蛋壳公寓后,出现了被冻结密码、强行借贷等现象。公司对于此类事情都是如何处理的?就相关问题,《投资者报》记者联系蛋壳公寓,但最终未能采访到相关人士。

  被动上车的创业者

  蛋壳公寓创始人高靖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在创办“蛋壳公寓”之前,曾供职于百姓网、百度、好乐买、糯米网等多家公司。

蛋壳公寓陷入舆论危机:被曝被冻结密码 强行借贷

  初入社会时,高靖选择在百姓网从市场推广开始做起。第一间办公室蜗居在仅4平方米的平房中。“那个时候其他同事看到我的工作环境,都禁不住说太辛苦了。”高靖曾说。

  选择在互联网创业,大致的故事都是创业者有个好点子,写好计划书,去投资人那里“讲故事”,在得到认可之后拿到最初的启动资本,怀揣着梦想,开启一段未知的坎坷旅程。

  正是由于在多家互联网公司任职的经历,让其积累了不少经验。做蛋壳公寓前,彼时的高靖正在糯米网为朋友写了一份商业计划书去进行融资,作为回报,朋友将高靖列为了合伙人。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在得到投资之前,朋友去了另外一家大公司,高靖便离开了当时正火的糯米网,被动成为了一家互联网广告公司的创始人,这是高靖第一次被动上车。

  原以为会在广告公司将事业进行到底,糯米网创始人沈博阳的一个电话改变了高靖的既定路程。

  2014年的一天,高靖突然接到了沈博阳的一个电话,被告知愿意投一笔钱让高靖去找一个更有发展的产业来创业。于是,高靖就这样第二次被动上车,推动者是老领导沈博阳。

  当时,还是领英中国总裁的沈博阳告诉高靖,“我不是挖你到我的公司,也不是你来和我创业,而是给你一笔投资,由你自己去闯天下。”

  从2014年秋开始,沈博阳推荐多个项目,都被高靖给否决了。最终选择进军长租公寓。

  分散式长租公寓

  2014年,开始筹备创立蛋壳公寓,2015年初正式运营。经过三年时间的发展,公司从最初的11人发展到现在超过2000人,公司规模不断扩展,完成了B轮一亿美元的融资。

  在大家看来,高靖选择传统的租赁行业,一个和高靖所学的计算机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行业。

  但高靖却不这么认为,“如果从一件事情的本身来看,有专业性一定是好的,但如果我们把事件本身剥离开大家无外乎想问的是,你又没有租赁经验,如何去判断这套房能不能赚钱,但是今天恰好我过去的工作经验能在这赋能。”

  目前,国内长租公寓从运营模式上看主要分为“集中式”和“分散式”两类。集中式长租公寓主要以传统的商业地产运作模式,充分利用闲置地产进行独栋商业楼宇运营;分散式长租公寓则主要从租赁中介业务延展而来 ,依靠整合户主房源,进行重新装修管理。

  蛋壳公寓则是分散式长租公寓,目前在全国已经落地8个城市,分别是北京、深圳、上海、杭州、天津、武汉、南京和广州,在管房屋规模近12万间。

  引入金融导致麻烦不断

  蛋壳公寓称,自己秉承“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的发展模式,最近公开报道显示,蛋壳公寓深圳公司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行签署了重要合作协议。

  如今,租金贷已经成为了一些长租公寓扩展规模的利器之一,而长租公寓通过分期平台或者金融公司获取租客一年的租金,为公司拓展房源提供资金。

  蛋壳公寓也不例外,其执行董事长沈博阳在接受媒体采访中透露,与一些租房分期平台达成的合作,是蛋壳公寓的重要资金来源之一。

  据了解,蛋壳公寓的合作分期平台之一“会分期”,是一家租房分期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其宣称主要通过租房“押一付一”打破传统的押一付三、押一付六的交租模式,通过替租客向房东垫付房租,租客按月还款的方式,让租客实现按月支付房租。

  但引入金融后,也给蛋壳公寓招来不少麻烦。有媒体报道,由于蛋壳公寓销售不提前告知贷款分期的事实,租客签合同时发现莫名其妙多了好几万元的贷款。

  当遇到房子质量问题时,在客户的售后服务及退租问题上,这类的投诉案例尤其多。按蛋壳公寓的合同显示:如果中途退租,租期不满3个月则扣100%押金;满3个月退租则扣除70%押金;转租出去扣除50%押金;蛋壳公寓领域内换房扣除30%押金。

  由于大部分房租是“分期消费贷款性质”,当客户走上分期这条路时,如果对房子不满意,还面临新的麻烦, 这也是近期蛋壳公寓陷入舆论漩涡的原因之一。

  其实这场舆论风暴导火索之一,是在8月17日,原我爱我家集团控股公司副总裁胡景晖将今年房租的暴涨归结于自如、蛋壳等为代表长租公寓争抢房源后,且持续发酵的后果。

  当天,北京市住建委联合市银监局、市金融局、市税务局,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并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同时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等。

  为此,蛋壳公寓承诺“三不”:不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

  高靖曾说道:“未来三年,长租公寓领域会出现两到三家持有房间数超过100万间、估值100亿美元以上的超级‘独角兽’,且蛋壳公寓有信心成为其中一员。”未来将如何?暂时无从知晓,对于目前的蛋壳公寓来说,如何走出此轮舆论风波更为重要。

责任编辑:姬京函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