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陷烧钱不盈利怪圈 其A股朋友圈业绩急速萎缩

2018上半年,上海凤凰、中路股份、信隆健康等共享单车供货大户业绩均大幅下降逾50%。而上海凤凰更是被ofo拖欠逾6000多万元货款,并起诉至法院追讨。共享单车能否走出烧钱不盈利的怪圈,自行车制造业能否在共享单车退潮后觅得一线生机。

  原标题:共享单车退潮 A股“朋友圈”谁在裸泳

  去年7月起,悟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等接连陷入押金风波,随后走向倒闭、合并、转卖。留下的摩拜、ofo和哈罗单车,剩余的订单已经不多,共享单车的A股“朋友圈”也因此业绩急速萎缩。

  Wind数据显示,2018上半年,上海凤凰、中路股份、信隆健康等共享单车供货大户业绩均大幅下降逾50%。而上海凤凰更是被ofo拖欠逾6000多万元货款,并起诉至法院追讨。

  共享单车能否走出烧钱不盈利的怪圈,自行车制造业能否在共享单车退潮后觅得一线生机。可预见的将来,机会或者渺茫,前路仍未可知。

  信隆健康:单车订单降90%

  根据易观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5月市场报告》显示,在月活跃用户规模方面,ofo、摩拜和哈罗单车分别以2805.10万人、2085.63万人和761.85万人占据共享单车行业前三名。国内共享单车市场上,逐渐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2016年10月,信隆健康因为参与到摩拜单车的零配件供应,成为共享单车概念股。但依托摩拜单车的信隆健康,今年上半年却异常惨淡,期内实现营业收入6.75亿元,同比下降25.86%;净利润384.4万元,同比下降87.61%。公司表示,由于2018年国内共享单车需求量大幅减少,报告期内共享单车的订单相比上年同期急剧减少约90%,导致报告期内的自行车零配件销售收入下降了31.12%。

  信隆健康的主营业务涵盖三大类别,包括自行车配件、运动健身康复器材、钢铁管。2018年半年报显示,这三大业务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9.41%、24.50%、7.86%,其中自行车配件贡献了超过一半的营收。

  共享单车订单急速萎缩,信隆健康将原因归于投放过多,发展过快。

  信隆健康半年报指出,由于国内共享单车2017年投放量太大,直接导致2018年国内共享单车订单量大幅减少。据统计全行业累计投放共享单车超1000万辆,覆盖200个城市,使得国内市场迅速饱和,但同时共享单车乱停乱放,以及随之出现废弃超过上百万辆的共享单车给城市管理造成极坏的影响,多个城市纷纷叫停共享单车的投放。

  此外,“去产能、去库存”,以及环保政策的愈发严格,叠加钢材纸箱等原材料价格上涨,信隆健康制造成本上涨,毛利率下降;汇率波动也进一步吞噬了企业利润。

  但4个月前,却还是另一番风景。信隆健康当时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17.5亿元,同比增长26.3%;净利润4579万元,同比增长60.38%。业绩增长主要原因系受益于去年第二季度共享单车收入大幅增加,提升了公司整体盈利水平,增长动力来自摩拜。

  如果没有共享单车的出现,自行车制造业在国内早已没落,但资本刺激下的天量订单,让一众A股企业陷入饮鸩止渴的困局。

  “以摩拜为主的共享单车品牌以资金优势迅速推广,进一步消化了用户的代步需求,挤压了传统自行车企业的市场空间。”深中华A作为传统自行车制造企业,在今年半年报中指出问题所在。

  在深中华A看来,共享单车的挤出效应让固有的自行车制造业重新洗牌。作为传统制造领域的自行车行业延续着人工成本、制造成本、资金成本、材料成本上涨高企的困局。由于行业进入门槛低,厂商众多,导致市场竞争激烈,行业洗牌加剧。

  雪上加霜:上海凤凰追讨欠款

  信隆健康并非个案,上海凤凰、中路股份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均同比下滑逾55%以上。其中上海凤凰还因ofo拖欠货款,而将其起诉至法院。

  8月31日晚,上海凤凰公告称,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因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近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东峡大通为ofo运营方。

  上海凤凰与ofo的合作源自去年。去年5月公告,上海凤凰控股子公司与东峡大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根据该协议,凤凰自行车将在12个月内向东峡大通或其关联公司,提供总量不少于500万辆的自行车。上海凤凰称,若按照公司2016年度运行情况,这将给凤凰自行车带来约4000万元的收益。以此推算,上海凤凰每生产一辆ofo,可以赚8块钱。

  最新披露的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5月5日,凤凰自行车共向东峡大通及其关联公司提供各类自行车产品187万辆。这距离500万辆的目标相距甚远。

  与此同时,上海凤凰上半年业绩也急速下滑,报告期内实现营收3.53亿元,同比下滑55.72%;净利润1911.35万元,同比下降55.44%。共享单车订单大幅减少,导致收入减少,是上海凤凰归结的原因。

  作为上海凤凰的主要客户,曾经的共享单车领头羊ofo也在做最后的挣扎,然而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今年7月初,ofo宣布停止其在以色列和中东地区的业务运营。7月11日,ofo宣布将在两个月的时间内结束在印度开展了为期6个月的业务。7月中旬,ofo被曝将退出在澳大利亚入驻的两个城市悉尼和阿德莱德,正着手关停澳大利亚业务。此外,包括美国、德国等地,ofo相关业务也在陆续中止。国际战线持续撤退,最大的原因莫过于资金问题。

  与此同时,有关ofo被收购的传闻不断,虽然ofo方面不断对传闻进行否定,但是资本的退却所导致的资金缺口,让人不得不为ofo未来的走向平添几分担忧。

  未来如何转型?

  面对资本退潮,订单萎缩,身处上游的单车制造企业还有多少生存空间,未来如何转型?从最新披露的半年报看,各家企业给出了不同的方案。

  上海凤凰在半年报中透露,公司将加大传统出口市场深耕力度,为山地车、高端城市车和童车产品走向国际市场提供渠道。

  曾被称为“共享单车第一股”的永安行,今年上半年业绩同样“不好看”。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4.2亿元,同比下滑10.77%;净利润为6454万元,同比增长5.19%。

  2017年10月,永安行低碳收购哈罗单车,目前哈罗单车已经成长为可以和摩拜、ofo抗衡的第三股势力。

  对于共享单车市场前景,永安行在半年报中表示,进入2018年,共享单车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共享单车告别了野蛮生长,正加速进入有序管理时代。政府加大对共享单车的治理力度,信用免押金成为行业主流,过度投放的城市加强了企业对废旧单车的回收要求,加之共享单车自然损耗,共享单车数量呈现下降趋势。

  但对于永安行来说,有桩单车业务才是其运营核心。最新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永安行累计在全国建设约4万个固定的公共自行车站点和约116万套公共自行车系统设备。此外,永安行还积极布局共享汽车。

  半年报显示,负责永安行共享汽车出行业务的江苏小安汽车科技有限公司,通过3个月的试点运营,首批在常州运营的300辆共享汽车预计在2018年8月份将实现盈利。

  2018年8月初,永安行的第二个共享汽车城市泰州市也开始投入试运行。预计到2018年年底,永安行共享汽车将在苏州、扬州、镇江等10余个城市进行推广运营,目标累计投放的共享汽车将超2000辆。

  另一方面,电动自行车成为部分企业寻求突围的方向。8月16日,信隆健康出资3000万元增资武汉天腾动力科技有限公司,加速布局电动自行车市场。信隆健康在最新机构调研中透露,以E-Bike为代表的全球动力助力自行车市场高速增长趋势已经形成,目前天腾动力的产品已经接到美国共享单车LimeBike的首批订单。

责任编辑:姬京函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创业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