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股中弘疑碰瓷加多宝 澄清到半夜股票今日复牌在即

在深交所的持续关注下,中弘股份于昨晚约10:30分发布澄清公告,尽管坚称此前披露的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合法合规、真实有效,但同时称“鉴于加多宝集团发表的声明,导致该协议事实上已经终止或随时可能终止”。中弘股份表示将于8月29日复牌。

  原标题:仙股离奇“罗生门”!中弘与加多宝折腾到半夜真假难断,股票却要复牌了
   
        在深交所的持续关注下,中弘股份于昨晚约10:30分发布澄清公告,尽管坚称此前披露的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合法合规、真实有效,但同时称“鉴于加多宝集团发表的声明,导致该协议事实上已经终止或随时可能终止”。

  中弘股份还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已就相关事项作出澄清说明,经公司申请,公司股票将于8月29日开市起复牌。

  有意思的是,综览中弘股份的这些公告,有关协议真实性的重重疑问依然未解。

  黄伟清之“谜”

  8月27日晚间,中弘股份公告称,公司及控股股东中弘卓业与加多宝集团及前海银谊资本共同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

  协议约定,由加多宝及银谊资本对公司及集团进行债务重组,解决流动性困难和经营发展遇到的困境。28日早间开盘,中弘股份股价即一字涨停。

  怎知,好戏与闹剧仅一线之隔。在加多宝出具措辞严厉的澄清声明后,中弘股份的涨停封单急速下降,10时37分,公司股票被实施了罕见的盘中临时停牌。

  在声明中,加多宝否认签署债务重组协议,否认授权黄伟清,称将追究相关方的法律责任,并称公告中所述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此举不仅击碎了中弘股份的重组美梦,更牵扯出有关协议真实性的重重疑问。

  

中弘与加多宝折腾到半夜真假难断 股票却要复牌了

 

  值得注意的是,代表加多宝签字的“关键先生”黄伟清,与银谊资本实控人刘红雯系夫妻关系。而外界质疑的“萝卜章”、签名差异等细节,核心指向就是加多宝与黄伟清授权关系的真实性。

  28日晚间,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黄伟清在加多宝集团的具体任职及与加多宝的关系情况,并追问中弘股份在签订协议时是否要求黄伟清提供加多宝集团的授权委托书等。

  中弘股份在随后的回复公告中披露,根据加多宝集团提供的委任书,加多宝集团实际控制人陈鸿道委任黄伟清为加多宝集团首席执行官,黄伟清负责加多宝集团一切对外事务。公司还称,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集团提供给公司,公司认为协议的签署合法合规、真实有效。

  中弘股份还披露了8月27日参与签约的人员,公司认为黄伟清先生有权利代表加多宝集团签署上述协议。

  不过,记者搜索公开资料,并未查询到黄伟清在加多宝的履职信息。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公告援引的是加多宝的“委任书”,并非授权书。

  “从协议看,黄伟清是本次合作的关键牵线人,黄氏夫妇的诉求应是通过参与本次债务重组获利。”有市场人士分析认为。

  那么,刘红雯和黄伟清究竟有何等能量,成为凉茶巨头加多宝和中弘股份交易的居间人?

  

中弘与加多宝折腾到半夜真假难断 股票却要复牌了

 

  据公告披露,黄伟清夫妻深耕地产行业逾20年,在华南地区开发了多处地产项目。

  但记者在“企查查”搜索发现,夫妻名下仅共同拥有一家名为深圳先君道投资发展的公司,经营范围涵盖投资和批发等,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另外,刘、黄二人各自投资或控制有数家深圳公司,但注册资本都较小,从事的业务包括贸易、股权投资、珠宝销售等,并无房地产开发。

  再看银谊资本的财务数据,近三年的总资产分别为1000万元、2375.37万元以及5437.18万元,净利润分别为0元、1236.79万元、2304.86万元,与其宣称的“在资本运作和地产运营方面拥有丰富的资源和经验”一说落差较大。

  上证报记者也曾通过“企查查”显示的电话,与前海银谊资本取得联系,但对方在获知记者身份后,便挂断了电话。

  不过,“很生气”的加多宝确有进军资本市场之意。公司官网信息显示,今年3月,李春林履新加多宝集团总裁一职,并称计划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

  “仙股”的挣扎

  债务重组孰真孰假尚难断言,但“仙股”中弘股份囿于窘境毋庸置疑。

  8月17日,中弘股份公告,控股股东中弘卓业所持公司部分股份再次被司法轮候冻结。截至当日,中弘卓业所持的22.28亿股公司股票已全数被司法轮候冻结,质押率则高达99.7%。

  上市公司亦债务缠身。据记者统计,中弘股份及下属子公司迄今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近51亿元。公司称正在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妥善的解决办法,全力筹措偿债资金。

  雪上加霜的是,因公司披露的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均涉嫌虚假记载,安徽证监局于本月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除了纷至沓来的坏消息,中弘股份头顶还高悬达摩克利斯之剑。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绝大多数股票面值为1元),其股票应终止上市。

  现实情况是,虽然28日涨停,但中弘股份的股价仍只有0.87元,与1元的“安全线”还有约15%的差距。至此,中弘股份已连续1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如果中弘股份股价在后面10个交易日不能攀上1元,则可能被退市。

  

中弘与加多宝折腾到半夜真假难断 股票却要复牌了

  回看A股市场,沪深两市尚未出现因股价低于面值而退市的案例。

  “面对这种情况,公司肯定很着急,但目前交易所对停牌的监管越来越严,公司如没有正当理由不得停牌,所以只能想其他办法来挽救。”有资深投行人士向记者分析指出,从动机层面看,中弘股份确实急需利好消息来提振股价。

  28日晚间,中弘股份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一次风险提示性公告。

  谁之责?

  从目前披露的信息看,债务重组协议的真实性仍未有定论,而中弘股份8月29日将复牌迎接市场的检验,8月28日杀入的1.1亿元“追板”资金盈亏难料。

  再将视线拉回“重组现场”。这份看似深思熟虑的债务重组协议,内容涵盖了完善资本结构、调整产业方向、注入优质项目、提供流动性支持、经营托管等多个层面,释放出明显的利好信号。

  但不难看到,协议中的“不确定性”兀自弥漫。“加多宝和银谊资本尚未对本公司进行尽职调查工作,尽职调查结束后本协议存在被终止的风险。”与此同时,公告直言,协议未对加多宝及银谊资本给予流动性支持的金额和具体注入的资产进行约定,因此不构成对公司的承诺,能否顺利履行亦存在不确定性。另外,公司经营权的托管事项,至少需要董事会审议通过后方可实施。

  尽管充满未知数,但这份利好公告仍于第一时间被抛诸台面。在深交所的关注之下,中弘股份28日晚间公告的措词变得更加“不确定”。中弘股份称,不排除加多宝集团在进一步核实后继续发出其他声明,但基于公司目前了解的情况和公司在本协议签署中所处的地位,公司认为“加多宝集团的后续声明不会改变本协议对各方无实质性约束力的事实”。

  针对本次事项,深交所新闻发言人强调,严厉打击上市公司及相关主体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努力营造公开透明的市场环境,维护广大投资者合法权益,是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重要保证。对于存在涉嫌违法违规行为的,将及时报请监管部门依法查处,绝不姑息。

  在重大协议违规披露方面,融钰集团是前车之鉴。该公司7月12日晚披露公告,称拟引入中核国财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方,合作方向包括双方交叉增资入股,在三年内打造100亿元基金投资平台和央民创新合作平台等。后被证实,中核国财竟是“假央企”身份。

  最终,因公司披露的与中核国财战略合作相关信息涉嫌存在误导性陈述,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融钰集团进行立案调查。公司随后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中核国财投虚构国有企业身份。

责任编辑:王宝月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