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困局:成刑事案件高发区 整改力度饱受大众质疑

事实上,滴滴并非没有意识到快车业务以及顺风车业务的掣肘,饕餮般吃下了Uber中国的市场之后,面对着政策收紧与业务天花板,滴滴更希望能够提振其他利润更高的出行业务。在各路资本沉寂的时间里,滴滴能够安静地收割利润。

  原标题:失控的顺风车:不缺钱的滴滴究竟缺了什么?

  女乘客接连遇害,滴滴顺风车犹如一辆失控的汽车行驶在公路上。

  仅距离郑州空姐遇害案三个多月,温州乐清再次发生了滴滴顺风车司机杀害女乘客事件。在外界震惊的背后,是登顶后滴滴的迷茫与囚徒心理。

  事实上,滴滴并非没有意识到快车业务以及顺风车业务的掣肘,饕餮般吃下了Uber中国的市场之后,面对着政策收紧与业务天花板,滴滴更希望能够提振其他利润更高的出行业务。在各路资本沉寂的时间里,滴滴能够安静地收割利润。

  然而,市场打乱了滴滴的节奏。今年,本来大局已定的网约车市场,又变得嘈杂起来。美团、高德、易到、嘀嗒甚至是携程,纷纷杀了进来。击败了Uber中国的滴滴似乎不可一世,但在并不忠诚的司机与用户面前,又非常脆弱。

\

  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滴滴只能再次迎战,就在今年3月,滴滴与美团在全国多个城市展开了激烈的对攻战。本已可以边缘化的业务,又变成了手中的法宝。在外界看来,从成立到现在,滴滴最强最成功的业务仍然是快车。

  8月27日,在交通运输部的网站上连续刊登两篇评论,其中提到,“如果不能为乘客生命安全提供切实有效的保障措施,这样的企业不要也罢”。

  滴滴则宣布再次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同时免去顺风车总经理及客服副总裁职务。但这并不能平息大众的愤怒,带着一身资本闭眼狂奔的滴滴,5000亿估值站在IPO大门之外,见惯了贴身搏杀的残酷商战,是否能够拥有正确的价值观与对用户的尊重?

  缺失的会补回来,但不缺钱的滴滴究竟缺了什么?而代价是否太大?

  刑事案件高发区

  温州乐清事件之后,8月25日,浙江省运管局紧急约谈滴滴平台浙江区负责人,鉴于滴滴平台顺风车业务存在重大安全隐患,要求滴滴平台立即整改,整改期间暂停其在浙江区域的顺风车业务。8月26日下午,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门,对滴滴公司开展联合约谈。

  而该事件一经披露立即引发群情激愤,在大众看来,该事件的发生仅仅距离今年5月份郑州空姐遇害案三个月,而重新上线的滴滴顺风车仍旧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让人们更为激愤的是,滴滴这次案件中所表现出的机制缺失与反应迟钝。

  随着与快的和Uber中国的“合并”,滴滴成为了行业当之无愧的霸主,占据了中国专车市场份额近90%的,而在更细分的快车市场,市场份额可能更高。而这种市场的集中度与其刑事案件的发生率却同样高企。

  早在今年5月份,北京市海淀法院网针对滴滴车主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案件发文称,最近几年滴滴平台所衍生的刑事案件数量,远高于公众所知悉的程度。

  “从地域范围上横跨全国,从时间范围上集中在近三年,从罪名性质从杀人、抢劫等恶性案件到故意伤害、诈骗、盗窃不等”,其中,早于2015年和2016年,滴滴公司就出现了多起起车主强奸、抢杀女性乘客事件。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滴滴并非为首个背负恶性事件丑闻压力的出行公司,据CNN报道,过去四年里,至少103名Uber司机涉嫌性侵乘客,且这只是美国20个主要城市的警察报告、联邦法庭记录和地方法院数据库的统计,实际数量可能更多。

  最初Uber并不愿意直面这些安全隐患,美国乘客转而支持Uber的竞争对手Lyft,后者在Uber备受丑闻困扰之际迅速壮大,市场份额从15%增长至35%。压力之下,Uber推出一系列改革计划,包括每年重新进行驾驶员背景调查,同时还提供专用的“安全中心”,让乘客在乘车期间分享行程细节给指定的联系人,亦允许用户从应用程序内部直接拨打911。

  滴滴公司同样在2017将安全防范措施提升日程。据媒体报道,2017年7月,滴滴安全事件频发,对自身安全事故频发的状况,滴滴推出了“分享行程”“紧急求助”“号码保护”等五大安全功能,力图改善乘客出行安全。

  此外,2018年,程维多次提及,在滴滴“安全”是第一要务,并且在2018年滴滴年会上表示,2017年滴滴投入巨额资金和技术资源建设更完备的科技安全体系,安全事故率下降了21%,帮助减少了近2000起事故。

  然而,仅在短短三个月里,滴滴顺风车在整改期间又发生另一起恶性事件,这让大众不得不怀疑滴滴安全自诩“安全是第一要务”落地的真实性。实际上,在“8·25乐清女孩奸杀”事件中,除了公司高管并未出面“道歉”及官方回应中“3倍赔偿”被诟病,滴滴监管漏洞暴露无遗。

  运输服务司司长徐亚华在约谈滴滴公司中就指出,两起侵害乘客生命安全的恶性事件,暴露出滴滴出行平台存在的重大经营管理漏洞和安全隐患,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严重威胁人民群众出行安全和合法权益,社会影响非常恶劣。

  按照《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对于网约车司机对乘客刑事犯罪所造成的损害,滴滴需承担无过错责任。

  整改力度受质疑

  从滴滴发布的乐清顺风车事件的自查进展来看,针对该事件,滴滴宣布的整改措施有三项:一是下线顺风车业务;二是客服体系升级;三是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客服副总裁黄金红两位高管被免职。

  虽然这一整改措施被认为是滴滴创立以来最严整改,然而滴滴顺风车在“5·6郑州空姐”案件同样被下线整改,而仅在一周之后就开始重新运营,百余天后又发生同样的事件,其整改力度令公众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从滴滴的业务盈利结构来,顺风车的营收对其影响并不是很大。根据此前媒体报道,从2016年起,滴滴开始对顺风车订单按每单5%征收服务费,而对快车订单的抽成则高达25%,2017年末,顺风车订单数在滴滴订单总量中最多占比1/10左右。

  事实上,作为国内代表“共享汽车”概念的“独角兽巨头”,在滴滴自成立以来备受资本青睐。截至2018年7月17获得Booking Holdings 5亿美元的战略融资,滴滴一共获得20轮融资,融资额度超过280亿美元,是全世界范围内融资额最大的未上市公司。有业内人士估计,滴滴上市的估值可能达到700亿美元到800亿美元之间(约合4800亿元人民币到5500亿元人民币之间)。

  而在算法和资本的驱动下,滴滴历经曾经轰动一时的网约车“烧钱大战”后,成为在国内出行领域中占有绝对市场份额的龙头企业。滴滴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平台为全国400多个城市的4.5亿用户提供了超过74.3亿次的移动出行服务(不含单车及车主服务)。相当于一年中,全国平均每人使用滴滴打车5次。

  这也意味着,滴滴掌控着中国日均超过2000万订单的运力而不拥有任何一辆汽车,而除了打车以外,滴滴的业务还延伸至外卖、共享单车等。

  滴滴困局

  随着事件后续持续发酵,滴滴由顺风车引发的安全隐患,将演变成为其最大的困境。

  在最新的消息中,继浙江省道路运输管理局及交通运输部联合多部门约谈滴滴之后,8月27日,深圳市网信办、深圳市公安局、深圳市交通运输委联合约谈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责令滴滴平台于9月底前完成4项全面整改工作,否则,将对其采取联合惩戒、撤销经营许可证、APP下架等措施。

  如若最终落定,这将对滴滴的营运带来实质性的打击。此外,对于滴滴来说,目前行业竞争状况是,各路新兵、老兵加入到了网约车的大战当中,滴滴已如同困兽一般。

  此前美团打车在正式登陆上海仅三天后,就宣布获得申城三成的市场份额,此后日订单量一直维持在30万单以上。为了巩固局势,滴滴不得不跟进美团的补贴策略,陷入到贴身肉搏之中。

  此外,OTA巨头携程也宣布旗下专车业务获得网约车运营资质,将主打旅游交通市场。携程方面此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前携程专车平台上既有OTA机构,也有自营产品,拿到牌照之后,自营部分会逐渐展开。

  但业务仅仅是业务,在自身缺失的情况下,滴滴能否一战?

责任编辑:王宝月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