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家爆雷后:租客租房租出“一身债” 大半夜被赶走

8月20日,已经拥有4000租户的杭州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长租公寓公司宣布破产,留下一地鸡毛。在鼎家爆雷后,房东由于未收到租金,开始直接向租客收租金,否则就要“赶人”。对于房东收租,有租客选择接受,有租客选择搬走,甚至有无力支付的学生租客房东大

  原标题:租房惊魂:鼎家爆雷后 有无力支付的租客大半夜赶走

  “从来没想到,一次租房竟会成为噩梦的开端。”多位租客向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哭诉。

  8月20日,已经拥有4000租户的杭州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长租公寓公司宣布破产,留下一地鸡毛。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前往杭州调查发现,鼎家的模式是租房金融化。以较高的价格拿下房源,然后让租客去网贷平台贷款,一次贷一年的租金,鼎家收到一年的租金,分季度甚至是分月支付给房东,并利用租金支付的时间差,去开拓更多的房源。

  而在鼎家爆雷后,众多接盘方与“鼎家”董事长魏永锋关系密切,这也让不少租客心生疑窦。

  目前,鼎家总部已经人去楼空,一片狼藉,而租客却已经在为鼎家爆雷付出代价。

  在鼎家爆雷后,房东由于未收到租金,开始直接向租客收租金,否则就要“赶人”。这意味着,租客如果想继续住,除了支付网贷平台贷款,还需要另交一份“租金”。对于房东收租,有租客选择接受,有租客选择搬走,甚至有无力支付的学生租客房东大半夜赶走。

  对于后续解决方案,目前依然明确结果。多个租客称:“依然惊魂未定,不知这种日子还要过多久。”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定价公寓引发的震荡并非个例,长租公寓金融化一旦爆仓,会比P2P暴雷更厉害。

  租房今后会成为一项高风险的选择吗?

  租房租出“一身债”

  “现在非常焦虑,感觉自己快扛不住了。刚生完二宝,压力非常大,现在又出这种事情,整天精神恍惚。”8月23日晚间,40多岁的李萍(化名)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租房会租出一身债。每月不得不支付两份房租。

  李萍在去年发现自己怀孕后,一直都想离单位近一些。

  “当时还挺着大肚子,和鼎家签了合同时,也没仔细看合同。鼎家说押一付一,现场就给了现金。”去年年底,李萍通过鼎家,相中了现在这套杭州市西湖区的房子,觉得很满意。鼎家工作人员表示,支付可以美窝租房APP进行,并指导李萍下载安装了美窝租房APP。

  李萍觉得很方便,随即与鼎家签订了合同。此后,李萍一直定期通过美窝租房APP交房租,并未有任何怀疑,房租也一直按期缴到了8月。

  8月的一天晚上,突然有两人敲门,声称是中介。李萍带着两个孩子,不敢开门,让两人白天再来。

  很快,对方再次到来,并拿出了租房合同,称自己是房东,并自5月起就没有收到鼎家应付的房租,鼎家已经破产。

  李萍重新检视发现,当时没仔细确认‘押一付一’。支付房租的APP上显示的是分11期还款,此外,签合同当天还押一付一交给鼎家2个月现金。”而一整年的租金,网贷平台已经交给了鼎家。

  房东要求,李萍要想继续住下去,需要直接支付租金,而自己每月还需要通过美窝租房APP还款,即每个月需要支付双份租金,这样李萍觉得压力很大。

  当时,李萍一下子蒙了,夜不能寐。

  李萍想找鼎家要个说法,但鼎家一直杳无音信

  李萍想过搬家,但一时难找到合适的房子。为了两个孩子,李萍目前只能咬牙支付两份房租。

  张丽(化名)也和李萍一样,是众多鼎家租客的一员。为什么选择鼎家?张丽表示,自己大学毕业没那么多钱付租金,鼎家提出押一付一,而且给的租房价格比市场价便宜500块钱左右,由于没有经验未多想就签了合同,却同样在不知不觉中背上了一年贷款。

  网贷平台将租房款打入鼎家

  张丽表示,当时鼎家中介人员引导他下了一个51返呗(现更名为“爱上街”)的App按月支付房租。后来鼎家出事了,张丽再仔细查看爱上街时,才发现自己贷了一笔分11期还款的贷款,11个月的房租已经在签合同当天就打入了收款方为鼎家的账户方,支付形式为代付。

  王丽(化名)向凤凰网财经哭诉道,“8月初,工行杭州保俶支行相关工作人员就联系我,并上门告诉我鼎家破产了,房东赶你走,一定不能走,他们已经把一年的租房贷给鼎家打过去了,之后又告诉我要还5万多租房贷款和利息。而那时,我才住了不到两个星期。此前,工行只是打电话询问过我是否办理了工行信用卡租房分期贷。”

  谈到最初办理工行信用卡租房分期贷的始末,王丽说道,“我们共10个人都是通过中介来办理的,自始至终没有工行业务员进行出面或者电话解释,而是等到出了事情了,催我们还款。当时,鼎家中介人员来和我们签租房合同,并在其推荐和指导下填写了工行信用卡分期条款。中介就说这样可以按月付房费,如果不住了就不付款就行了,不会有任何影响,利息也是他们承担。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这是贷款,而且一直到之后工行人员找我偿付贷款,才告诉我一个电子账户,当问及信用卡时,工行工作人员称,自己去柜台取。”

  凤凰网财经致电工行杭州保俶支行相关工作人员,其表示,自己也是受害方,我们会寻求法律支持,但不做过多解释。当问及目前贷款业务做法是否违规时?工作人员回应道,这不是我们的问题,整个工商银行杭州分行都是这样。

  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一名律师对凤凰网财经表示,工行相关部门或人员或违反了审慎评估原则甚至联合中介机构故意隐瞒欺骗消费者的问题。对于类似鼎家中介机构和银行是把风险全部转移到了租客,工行理应负一定责任。

  相比李萍和张丽,一些租客的遭遇更令人唏嘘。“因为房东未按期收到鼎家应支付的房租,房东威胁强行把我和孩子赶走。”一位女性租客表示。

  此外,前有两个大学生刚毕业,大半夜房东赶出来无家可归,到鼎家总部找说法,也无人回应。

  8月24日,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跟随一群租客,前往鼎家总部,发现现场只有安保人员,工作区域无工作人员,多个角落一片狼藉。

  在现场,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看到了公司的两则公告。其中,8月17日,鼎家公司门口张贴了一则“紧急通知”,其称,鼎家公司运营重组工作已于8月17日凌晨完成,资金方已经进入,并将在核实客户情况后第一时间支付房租。

  8月20日,鼎家又发布了通知,宣告鼎家因经营不善资金断裂,已停止运营。鼎家公告,引入上海寓团公寓管理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寓团)作为鼎家业务承接方,业主和租户若不想与上海寓团合作的,可以相互协商,相关部门对鼎家破产清算后进行赔偿。

  在鼎家总部大楼,多数维权房东均表示,未收到8月应付的房租,而租客却均表示,已经提前付了8月、或者二季度甚至一年的房租给鼎家或者第三方平台。

  “租房贷”助推跑马圈地

  大成(杭州)律师所钱晓翀表示,目前已经有十多个鼎家房东和租客向其提交了起诉文件,不过鼎家内部管理混乱,和房东和租客签的合同都是千奇百怪,比如和房东签的合同,有的是代理商身份,有的是二房东身份。此外,有些租客用的分期付款模式,这种模式是否可以单方解约、是否承担一定责任也要看具体合同约定情况。

  “鼎家这边薪酬制度一个月换一次,实在受不了,”一名今年8月从鼎家离职的中介工作人员王力(化名)向凤凰网财经抱怨道,“至今,中介人员6月至8月的工资都还没结付。”

  王力介绍,鼎家从2009年开始试水长租公寓,近年来政策利好,鼎家的业务也慢慢扩大。“我从去年7月加入鼎家,最初,鼎家业务还比较正常。

  今年3月鼎家改了薪酬绩效,明确收房超出空置期租不出去的不再扣绩效。大多数工作人员开始大量收房,包括“垃圾房”也收,因为每收一套房员工会提成400现金。”

  在公司跑马圈地的过程中,“租房贷”是一大助推利器。

  据王力介绍道,自其进入鼎家近1年来,鼎家就和5、6个第三方网贷公司合作,以租客信誉作为担保,贷款全年房租收入囊中,支付方式选择分期代付、信用卡支付等。“比如51反呗、工行信用卡、美窝租房、品台等。公司每隔一段时间还会要求中介人员换一家网贷公司进行推销。”

  王力表示,虽然公司没有明确鼓励采用分期网贷的方式,但如选择正常的“押一付三”现金支付方式,则会扣10%业绩。因此,中介人员更倾向打着“押一付一”口号吸引顾客,而“押一付一”对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和低收入者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此前,中介人员还会给租客说明不能逾期,逾期会影响征信。到了后期,在具体操作过程中,中介人员向租客推销时也不会给租客说明是贷款,只会说是一个平台进行支付房租,”一名离职的鼎家工作人员称。

  靠着租房网贷化获取的资金支持,鼎家迅速扩展。有内部人士称,仅在三月,就扩展上千套房源。

  爱上街发布的声明来看,此次涉及通过爱上街平台的分期为243家。

  美窝租房的客服表示,鼎家租客运用美窝租房的有100多家。

  此外,据一位涉及工行信用卡还款的租客表示,工行信用卡分期付款的有10家,基本都是未毕业的学生。

  内部管理混乱

  在跑马圈地的过程中,公司的管理并没有相应跟上。

  “仅仅3月就收了1000多套房,其中估计有三分之一至三分之二左右是劣质房源,”王力介绍,到后期,超过了规定的1个月空置期的房越来越多,比如6月末,鼎家其中的一个片区就有100多套类似的劣质房源。有些托管的房甚至空了100多天。

  而按照和房东签的协议,鼎家每年会预留了1个月空置期,比如共12个月的房租只承诺支付11个月的房租。但若超过空置期还租不出去,鼎家每月付给房东的钱只能倒贴。

  鼎家董事长魏永锋坦承,三、四、五月份,房子空置都在四五百套,这样每个月的增发(蒸发)就要达到两百万左右,是很大的一个现金流出。

  为了弥补亏空,甩掉手里的劣质房,鼎家开始子6月开始低价出租,超60天未出租的被出租出去了奖励300,100天奖励400 ,以此类推。

  “很多不好房源成本价的基础上打7折、8折进行出租,能不亏吗?”王力反问道。

  租客张丽也提到,很多鼎家出租的房屋比市场价便宜很多,尤其是7月大学毕业季,鼎家更是打出7或8折的优惠。另一位房东也证实,鼎家从其手里拿的房租金为每月4000,而鼎家租给租户时租金为3500元。

  鼎家曾于8月2日发布申明称,2月、6月查处了一个由公司高管联合中层管理者利用职务之便高价收房,侵吞租金,收业主回购,多收租客水电费,侵吞公司收益佣金,给公司造成巨大损失。公司已报案,现这批人员已离职。

  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当时,一个副总和区域经理离职了。中介这行干久了就容易黑,会玩的一个月赚一万多。”其还笑称,“一个中介一年买车三年买房。”

  此前,一位自称公司法务的工作人员对外解释道:“房东的房子租来了,按市场价找不到租客,又不能空置着,只能低价出租。大面积市场行情的预判出现失误,这才导致了公司的资金链出现问题。”

  王力提到,今年6月公司还进行了业务调整,不允许中介人员接“普单”(其它中介机构、二房东的单子),并因此辞退了一部分违规操作的工作人员,重新招了一批新人。“很多中介收普单收多了,就自己赚了,也不认真做公司自己的业务。”

  由于少了房源,收入自然下降,这直接导致了很多员工离职。据王力估算,普通中介人员平均降了2000左右。鼎家中介人员人数最多时有300多人,经此调整只有200人左右了。

  不过,实际损失可能远远不止表明的那么简单。王力表示,此前,很多中介人员借普单自己拉私活,赚的钱远不止这些小数。一名从事租房中介多年的工作人员也直言,租房市场比想象中还乱。

  “一般中介拿了房子会按照托管租金10%左右的溢价率进行转租。比如一套房给房东的托管租金为4000,中介会加价到4400租给租客,差价和空置期赚的一个月房租会按照10%再提成给中介。所以,很多工作人员会有意提高房租。有一些稍微好的房源,租金提高20%也很正常,”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房子报价选择权完全在中介自己手里,即使提高报价50%也很正常。像鼎家托管的房子一般只有毛坯简单装一下,其它的几乎不耗费一分钱装修,就可以获得高利润回报,”王力表示。

  接盘方注册资本仅50多万

  对于鼎家对外公布的新承租方——上海寓团,诸多房东和租客都表示不看好。

  天眼查显示,上海寓团(寓团(上海)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18日,法定代表人为孟小崴,注册资本仅为55.56万元。孟小崴旗下还有北京大合联正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和北京丰丰火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成立于2009年、2014年,注册资本为50万、500万人民币。

  8月23日,鼎家和上海寓团联合发布声明提出了上海寓团承接方案,其中提到鼎家已进入破产程序,涉及业主和租客的债务另行结算,也可以启动法律诉讼。

  此外,鼎家承接方案提出,一次性补贴10%至100%月租金,前提为业主同意承租方变为寓团,并在原租期基础上延长2年;一次性补贴100%至200%,前提为业主同意承租方变为寓团,并在原租期基础上延长3至5年。

  凤凰网财经前往上海寓团的杭州办公地点探访发现,其位于杭州拱墅区的一个非常老旧的创意园区。在办公区内,设施非常简单,墙角一侧电线还裸露着。

  一位上海寓团工作人员介绍,近期正在和房东协商承接托管事宜,有些房东已经同意与公司签约。

  而对于有分期“租房贷”的情况,其表示目前处理比较麻烦,后面涉及损失可能网贷平台、房东、租客和我们一起各分担一点。“我们在上海已经做了很久了,这次也是首次进军杭州,想要借用鼎家的资源迅速立足。”

  而此前,凤凰网财经以租客身份致电上海寓团,其表示上海寓团是杭州新开的一家公司,想要运用下鼎家之前的资源,但鼎家债务这么多,不可能全部转签,可能会选择性的选出部分优质的房源,租客和房东损失不大的案例进行接手,但目前未签任何协议。不过,当怀疑凤凰网财经启阳路为媒体时,上海寓团则坚决表示和鼎家没有任何关系,匆忙挂了电话。

  “目前鼎家没钱,你可以告他,告他也没用,目前正在走破产清算程序,”前述上海寓团工作人员表示:“8月23日,我们老总也和鼎家相关的‘租房贷’平台谈,正在商讨解决方案预计涉及有几百万窟窿,其中爱上街的用户是最多的。

  8月25日,凤凰网财经混入了爱上街公司内部会议,爱上街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不看好第三方承接,鼎家是否涉及转移资金、换壳、第三方实力等问题都有诸多疑问。

  而多位房东对凤凰网财经表示,目前上海寓团并未主动联系他们进行沟通,目前多为房东和租户在协商。

  部分房源接盘方为公司董事

  “鼎家破产的谜底关键在于弄清楚钱去哪儿了。”一位中介人员表示。

  天眼查显示,鼎家法定代表人为魏永锋,成立于2016年3月,旗下控股包括杭州鼎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家房地产经纪公司)共9家公司。

  此外,魏永锋旗下有28家公司,其中12家担任法人或高管的公司已经被注销,7家为鼎家杭州各地分店。

  今年3月,鼎家宣布获得了1000万来自浙江筑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筑家投资)的融资。鼎家的股东也变成了法定代表人魏永锋、杭州鼎寓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鼎寓)和筑家投资。

  天眼查显示,筑家投资注册资本为150万,成立于2008年5月。鼎家在不断扩张融资下,已由此前注册资本57.91万元增资至1538.46万。

  而鼎家的董事周锋淼为杭州鼎寓控股股东,投资比例60%,成立于2017年8月,杭州鼎寓也投资了鼎家。周锋淼旗下相关公司共10家,其为鼎家房地产经纪公司的法人、执行董事和总经理。旗下5家公司成立于今年3月或者5月,其中4家担任法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一家为监事,而这5家公司都是鼎家100%持股,比如炎玉地产(注册公司为杭州炎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

  凤凰网财经发现,此前鼎家地产一个分店已经换成了炎玉地产办公地点,而一些员工为鼎家离职员工。一名鼎家离职员工表示,炎玉地产也承接部分鼎家部分租房资源,如何租户和房东没有债务纠纷的可以直接转接到炎玉地产。

  “上海寓团为主承接方,我们也承接部分资源。”不过该名员工坚称,“鼎家破产了,我们老板租了这里办公,我们和鼎家没关系。”

  凤凰网财经了解到,近日,有房东收到炎玉地产发来洽谈转接鼎家合同的短信。

  一位房东表示,“后期多个公开商讨会,魏永锋均未出席,多是周锋淼管理。”

  多位在鼎家工作过的员工提到鼎家另一个关键人物鼎家总监徐岚,徐岚接手了多个鼎家的门店。

  天眼查显示,徐岚为杭州昌德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85%,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据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目前杭州昌德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为华星路2-1号,名为德佑地产。此前这个办公地址为鼎家枫华府第店。凤凰网财经实地走访证实了此说法。

  天眼查也显示,杭州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华星路分公司和杭州昌德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注册地址均为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华星路2-1号,不过成立于2017年11月的鼎家华星路分公司已被注销。

  一位德佑地产的工作人员介绍,其老板为徐岚,德佑地产为链家贝壳的加盟商。其表示,自如和德佑的房源都是相通的。其店面装修方面多处均显示,贝壳和德佑地产并列宣传字样。

  此外,凤凰网财经发现位于杭州市玉古路的原鼎家地产新浙大店也换了招聘变成了德佑地产。一名德佑地产工作人员表示,鼎家在6月下旬就搬走了,此后,德佑租了这个门店办公。工作人员还透露,“此前我们还保留了鼎家的房东、租客联系方式,方便有纠纷双方联系协商,后面矛头反而指向我们,我们被大家骂,所以把联系方式删了。”而天眼查也显示,以杭州市玉古路为注册地址的公司是杭州宏嘉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玉古路分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魏永锋,目前工商信息为存续。

  目前,徐岚旗下共有4家公司,为杭州鼎寓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东,持股比例4%,该公司也投资了鼎家,成立于2017年8月,此外今年3月鼎家成立的杭州羽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杭州红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徐岚分别担任监事,法人和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多位员工表示,徐岚和魏永锋关系密切,后期鼎家的很多政策主要受徐岚影响。

  企查查显示,鼎家另一个人物鼎家董事付小杰,其和周锋淼同为鼎寓的股东,持股比例为22.50%,此外,他还担任杭州阿拉丁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拉丁信息)股东、杭州草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杭州青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监事、杭州羽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监事。其中杭州青柏、杭州羽轩、杭州草鱼网络均为鼎家全资公司。

  而阿拉丁信息为新三板上市公司,而为鼎家提供“租房贷”的爱上街为浙江阿拉丁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两家阿拉丁系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吴宇青,且阿拉丁信息持股浙江阿拉丁电子商务公司。

  “大部分鼎家的分期‘租房贷’均来自爱上街,”多位租客表示。此外,上海寓团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在和平台对接时,爱上街的租客占了绝大部分。

  而对此,爱上街相关负责人在前述内部会议上表示,付小杰持股不多,租金都打给鼎家了,爱上街也是受害者。

  “我们愿意和租客共同面对损失,但希望租客提供证据,协助我们维权,让鼎家承担债务。”爱上街还宣布,将于8月27日举行新闻发布会。

  一位鼎家的老房东对凤凰网财经表示,鼎家可能是“金蝉脱壳。”

  多位知情人士称,鼎家此前进行过“更名换姓”。这位房东表示,此前名下一套房交由科威国际不动产(科威不动产)进行管理,而最终合同方却不是科威不动产,而是杭州宏嘉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嘉地产)。一位前鼎家员工解释称,宏嘉地产为科威不动产的加盟商。

  天眼查显示,宏嘉地产和鼎家法定代表人同为魏永锋,魏永锋持股49%为执行董事,钱佳持股51%为监事。

  前述房东的收支记录显示,曾经钱佳以个人名义给其打过房租,后面才变成了宏嘉地产。天眼查显示,宏嘉地产公司曾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2015年还收到西湖区区公安分局处罚。

  长租公寓爆雷将比P2P更厉害?

  此前原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表示,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暴雷更厉害。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在接受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采访时表示,资本介入而且和互联网金融挂钩,会使得各类法律纠纷问题更加复杂,所以租赁市场已经不是过去的房东和房客签个合同那么简单,其实背后的金融风险也是需要防范的。类似市场的金融风险管控,应该成为当前市场管控的重点内容。目前资本进入租赁市场,其可投资范围等需要规范,同时也需要看到,此类租赁业务也是存在各类新的问题的,比如说租赁业务收益不高的话,各类所谓的创新都是浮夸的。

  而此次曝光出的杭州长租公寓项目破产现象,正好应对了此前我爱我家原高管“长租公寓爆雷”的风险警告,也说明很多长租公寓一旦涉足金融业务,基本上就会出现很多新的问题。

  严跃进认为,此次破产案其实暴露了三个风险。包括租客信用被违规使用的风险;租金收益的监管不到位。尤其是类似公司很多都是带有网络、科技、资产管理等字眼,旗下公司鱼龙混杂,类似资金是用于收购房源还是挪作其他用途,都是面临很多不确定性。类似不确定也带来了很多风险,即一旦资金断裂或挪用,此类长租公寓背后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就会显现;内部管理混乱。长租公寓一旦规模做大,相关的管理就需要健全,如果内部管理层都扯皮,那么很多违规乱象就会出现。而且管理层之间有各类纠纷,也会导致房东和租户受牵连,所以一个稳定的或者说统一口径的租赁管理也是很关键的。

  严跃进表示,此类事件本身也是有警示意义的,即长租公寓一旦涉足租赁贷款等业务,那么建议各地金融管理部门和互联网管理部门应该积极介入,进而使得风险变小,同时也防范各类问题扩大。同时,也需要从此类事件中确定一个原则,即各类纠纷都不应该影响政策的租赁业务,或者说租客的权益是第一位的,而房东、网贷公司、职工等权益维护,则应该让位于承租者的权益。

  严跃进认为,此类事件本身也是有警示意义的,即长租公寓一旦涉足租赁贷款等业务,那么建议各地金融管理部门和互联网管理部门应该积极介入,进而使得风险变小,同时也防范各类问题扩大。同时,也需要从此类事件中确定一个原则,即各类纠纷都不应该影响政策的租赁业务,或者说租客的权益是第一位的,而房东、网贷公司、职工等权益维护,则应该让位于承租者的权益。

  “紫竹张先生” 认为,类似于鼎家这种模式,实质是中介利用租客的信用向银行、网贷机构套取了12个月的租金,然后只支付给房东3个月,扣在手里9个月的钱,他用这些钱,可以再发展3个新房东,即便价格高一点,亏一点钱也无所谓,等市场全部占领了,都可以赚回来。

  这这种空手套白狼窃走租客贷款资金用于自身发展的行为,其实就是换一种模式的P2P,而且所有资金,用于自融,一旦资金链断裂,则瞬间归零,这的确就是崩盘,用爆仓或者暴雷这个金融机构的术语来形容长租公寓的这种融资模式,非常恰当,因为他里面的钱都不是自己的钱,甚至也不是投资机构的钱,而是从租客那里骗来的钱。

  当租房市场处于上行期的时候,中介们这么操作没有任何问题,涨价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违规利用租客贷款资金发展自身的企业,反而能获得最大的市场份额,消灭竞争对手。

  但一旦房租停止上涨甚至下行,中介的资金链就很可能断裂,一旦中介无法继续支付房东租金,引发资金链断裂之后,就会引发比P2P更大的社会动荡。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