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生物疫苗造假四年 骗过中检所共获政府补贴2831万

长春疫苗案终于等来新进展。国务院调查组调查了长生生物子公司长春长生发现,自2014年4月起,长春长生在狂犬疫苗生产过程中存在有的批次混入过期原液、不如实填写日期和批号、部分批次向后标示生产日期等行为。长生生物戴着面具长袖善舞了四年。

  原标题:狂犬疫苗造假达4年,长生生物蒙眼过关外还拿多个山寨社团奖

  长生生物造假元年,其狂犬疫苗销量突现爆发式增长,成为公司业绩主力军。经此一役后,长生生物戴着“面具”,不仅骗过了狂犬疫苗的接种者,还骗过了各种机构,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

  长春疫苗案终于等来新进展。

  8月7日晚间,新华社消息称,国务院调查组调查了长生生物(002680.SZ)子公司长春长生发现,自2014年4月起,长春长生在狂犬疫苗生产过程中存在有的批次混入过期原液、不如实填写日期和批号、部分批次向后标示生产日期等行为。

  目前境内外疫苗召回工作均在进行之中。但在此之前,真相已经被掩埋超过4年。巧的是,长生生物同样在2014年,狂犬疫苗销量突现爆发式增长,成为长春生物业绩主力军。

  经历了关键的2014年,凭借靓丽的财报,长生生物在2015年底借壳上市。市界梳理发现,长生生物戴着“面具”,不仅骗过了狂犬疫苗的接种者,还骗过了各种机构,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

  1

  2014,一个神奇的年份

  对长生生物来说,2014是一个神奇的年份。

  在长生生物借壳方案中,长春长生这样介绍自己:“2014 年之后,长春长生采用新工艺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 细胞)开始上市,生产规模大幅扩大,产品毛利率达到 78.75%。2015 年 1-6 月,随着工艺的逐渐成熟优化并开始进入稳定生产,该产品单位成本大幅下降 31.10%,毛利率也相应提高至 85.13%”。

  而长春长生狂犬病疫苗违规生产行为正是从2014年4月开始。

  我们无法断定长春长生采用新工艺与其违规生产行为存在因果关系,但可以确定,该项新工艺威力极大,对长春长生的产品结构、产销量、利润规模,乃至对围绕该产品的一系列人们的命运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由于采用了该项工艺,2014年,长春长生狂犬病疫苗单价狂飙至132.68元/人份,较上年增长149.92%;产能利用率从10%左右跃升至近80%;年产量从15.95万人份增至234.67万人份,一举登上国内第三大狂犬疫苗生产商宝座。

  在2013年,狂犬病疫苗带来的营收,在长春生物总营收中占比不到2%。2014年,狂犬疫苗销量突现爆发式增长,增至160.26万人份,是2013年的10倍。相对应狂犬疫苗的营收也增至2.13亿元,成为长春生物的业绩主力军。

  

\

 

  ▲(狂犬疫苗销量变化图)

  量价齐升,带来的当然是业绩的突飞猛进。这年,长春长生实现归属净利润20775.00万元,较上年增长60%,其净资产收益率更是达到22.19%,为2012年以来最高水平。

  2015年,该项工艺继续发挥重大作用,其营收和利润的增幅都达到2012年以来最高。当然,长春长生与山东兆信的一场官司让我们知道,其2015年业绩或有注水嫌疑,并不全是新工艺的功劳。

  不过那又如何?这一年,公司完成借壳,在凭借高毛利的疫苗生意赚得盆满钵满后,高俊芳家族又登陆资本市场收割韭菜,一时风光无两。

  那时的他们不会知道,在尽情收割之前,他们会被愤怒的民意一把掀翻,还顺手将陪伴它成长的小伙伴们通通拖下了水。

  2

  骗过“中检所”们

  疫苗生产出来进入市场,第一关是审批。在此前的公告中,长生生物认为,国内从事疫苗开发、生产、分销或销售的企业都须遵守严格的行业标准、牌照以及批准规定。

  在它看来,疫苗的审批流程非常严格,只要出现问题将难逃药监局、计生委员会、中检所、疾控中心的“火眼金睛”。此外还有GMP、GSP等管理办法的层层约束。

  不过现实中,长生生物“说一套做一套”,在造假的大前提下也总有办法拿到批签发。

  比如,2014 年狂犬疫苗批签发总量仅1189 万人份 ,长春长生市场占有率约为 17.84%,是行业排名的第三名。

  此外choice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为长春长生一共签发909.42万支狂犬疫苗,疫苗有效期截至2019年。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2017年11月,长春长生的某批次疫苗共计25.26万支被药监总局点名,并要求要立即停止使用不合格产品。半年后,因员工举报,长春长生狂犬疫苗造假黑幕开始真相大白。

  近日,在长生生物上“狠狠摔了一跤”的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开始“亡羊补牢”。

  以长生生物为契机,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对生物制品批签发产品情况查询系统做了升级。

  

\

 

  官网在查询注意事项中特意提到,查询条件可以只输入关键字。如生产企业“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可输入关键字“长生”; 制品名称“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可输入关键字“狂犬”。

  3

  打通大客户流向接种者

  疫苗能进入广阔的市场,大客户们功不可没。

  长生生物仅在2015年借壳时披露过2012年至2015年上半年主要销售客户名单,名单显示,2014年起,山东兆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占据了长春长生销售客户第一或第二席位。

  2017年,长春长生因山东兆信迟迟未支付4602.12万元销售货款,与后者对簿公堂。裁判文书显示,山东兆信向长春长生采购了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等疫苗产品,并由长春长生直接发货到该公司负责的包括山东省疾控中心在内的各级CDC。

  

\

 

  同时,截至2015年6月,山东省疾控中心和山东兆信分列长春长生应收账款前二名,金额分别为8340.92万元和4530.06万元。

  可以断定,长春长生生产的相当部分疫苗产品通过直销和经销渠道流入了山东省各级CDC。而在本次“长生生物疫苗事件”中,山东省疾控中心成为被长春长生“坑”得最惨的客户。

  山东省疾控中心成为众矢之的,遭到了猛烈的舆论抨击。华夏时报曾报道,山东省疾控中心免疫所所长宋立志试图通过注射超量胰岛素的方式自杀。

  8月8日,市界(ID:newsseeker)登录山东省疾控中心官网发现,该中心临时增开了两条百白破疫苗和狂犬疫苗相关问题咨询热线,热线电话号码以浮动窗口形式在首页展示。山东省疾控中心所受压力,可见一斑。

  

\

 

  来源:山东省卫检中心 官网

  4

  造假4年获政府补贴2831万

  不合格疫苗一边流向市场,长生生物一边使出障眼法获取补助。市界(ID:newsseeker)不完全统计,在疫苗造假4年间,长生生物一共收到政府补贴至少2831.18万元。

  财报显示,2014年至2016年,长生生物分别收到政府补贴766.6万元、508.88万元、491.34万元,出现小幅下滑。2017年这一数字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收到政府补助1064.36万元,比2016年的两倍还多。

  具体补助明细中,有涉及造假的狂犬疫苗,以及因有效性不符合规定被处罚的“百白破”疫苗。

  比如,“篮式固定床生物反应器(罐)片状载体狂犬疫苗技术升级专项款”,长生生物2014年收到80万元、2015年收到20万元。

  再如,因研究开发技术更新及改造,2014年至2017年,长生生物分别收到“2011年第二批产业技术研究与开发资金高技术产业发展项目百日咳、白喉、破伤风联合疫苗产业化项目 ”各50万元。

  此外,2014年,公司收到2011年第二批产业技术研究与开发资金高技术产业发展项目百日咳、白喉、破伤风联合疫苗产业化项目50万。

  5

  部分荣誉为“山寨”社团颁发

  “拿奖拿到手发软”用来形容长春长生出品的狂犬疫苗一点也不夸张。

  上市前夜,长生生物在借壳预案中晒出了狂犬疫苗的获奖“战绩”,自2000年至2014年一共斩获13项荣誉。

  其中包括,被中国质量协会、全国用户委员会评为的“全国用户满意产品”、2014年1月被中国制药企业管理协会评为的“2013 年度全国制药行业十大名牌产品”、2014 年 11 月,被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组委会评为优秀产品奖。

  吊诡的是,市界(ID:newsseeker)在互联网上查询不到中国制药企业管理协会的任何踪迹,在民政部旗下的中国社会组织信息平台上,查询也显示“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社会组织”。

  此外,长生生物曾在其官网披露,2014年1月,公司被中国医药行业管理协会评为“2013年度中国最具品牌力医药企业100强”。而这家颁奖机构出现在了中国社会组织信息平台的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中。

  

\

 

  众所周知,一些在香港等地以公司形式注册的“离岸社团”“山寨社团”打制度擦边球,在内地以“中国”“中华”“世界”等字样的社会组织名义大肆活动,特别是通过搞评比、收会费、卖牌子、卖头衔等方式圈钱敛财,有的获得暴利后立刻“人间蒸发”。

  不过自2014年4月份长生生物开始造假后,仍有机构在为长生生物进行背书。

  2017年5月,长生生物在中国商业联合会、亚洲品牌网联合主办的“第五届中国商业创新大会暨2017中国品牌500强发布会”上荣获“中国十大影响力品牌”、“2017中国商业十大公信力品牌”。

  6

  股权质押,坑惨兴业证券

  “长生生物疫苗事件”爆发后,长生生物股价已连续17个交易日跌停,累计下跌71.32%,最新跌停价为7.04元/股。公司股东损失惨重,已有多名投资者向长生生物发起索赔。

  股价狂跌过程中,除了上市公司股东,还有一类机构损失惨重,即大股东的股权质押方。

  中登公司数据显示,截至上周五(8月3日),长生生物股权质押数量为23310.94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23.94%。上述质押股份绝大多数来自公司第二大股东张洺豪(高俊芳之子)和第三大股东虞臣潘,且质押方均为兴业证券。

  7月25日,兴业证券公告了张洺豪和虞臣潘的股权质押情况。

  

\

 

  截至7月24日,张洺豪实际股权质押数为1.67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总数的95.86%。值得注意的是,其中7336.24万股为7月20日新增质押,此时,长生生物已连续5个交易日跌停。3天后,公安机关对长生生物立案调查,其母高俊芳被带走。

  7月30日,兴业证券又在互动平台回应称,张洺豪、虞臣潘已经提出了提前还款计划,风险似乎可控。然而,随着监管接连出手,这场疫苗危机愈演愈烈,长生生物很快走到退市边缘。

  兴业证券坐不住了。8月1日,公司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就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起诉张洺豪夫妇,涉案金额高达6.3亿元。长生生物目前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查封,兴业证券能追回多少损失尚未可知。

  以上种种,若没有假疫苗付出水面,长生生物还能斩获各种奖项,源源不断地创造利润,“疫苗女王”还可以明面上讲资本故事,暗地里盘算一茬又一茬割不完的韭菜。

责任编辑:王宝月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