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证券状告长生股东 披露6.3亿质押式回购纠纷诉讼

疫苗惊天一案,倒霉的不只被牢牢套住的散户股民,还有再一次精准“踩雷”的兴业证券。由于成为质权人被迫持股成为“准第一大股东”的兴业证券今天(8月6日)发布公告,披露了公司与长生生物股东张洺豪等人高达6.3亿元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诉讼。

  2016年,随着欣泰电气正式被启动了强制退市程序后,保荐机构兴业证券设立了5.5亿先行赔付专项基金,赔付金额达到了保荐收入的46倍,领了当年监管部门对券商的最大一张罚单。

  时隔两年,兴业证券不知有没有从当年被罚的“阴影”中走出,又一场波及券商的风暴汹涌而至。今年7月15日,国家药监局飞行检查长春长生,狂犬疫苗造假惊天一案刺痛全国人民最低线的那根神经,长生生物、康泰生物、武汉生物等一众医药公司一时间人人自危,既面对着接种者滔天的怒火,公众愤怒的舆论指控,也承担着公司股市惨烈的滑铁卢。长生生物股票惨跌到更名ST长生依然无法止损,日日跌停,截至今日发稿,该公司股票再次封死跌停,目前报价7.8元。

兴业证券

  倒霉的不只是被牢牢套住的散户股民,还有再一次精准“踩雷”的兴业证券。齐鲁财富网了解到,长生生物股东张洺豪等人质押在兴业证券的股票达到了1.78亿股,待回购金额6.75亿。虽然兴业证券答记者问时提到,张洺豪等人已经提供了除了长生生物外的非证券类资产清单,提出了提前还款计划,但由于成为了质权人而“被迫”持股1.78亿成为准第一股东的兴业证券,想必心里也是十分憋屈的。

  今天(8月6日),兴业证券发布公告,披露了公司与长生生物股东张洺豪等人高达6.3亿元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诉讼。根据公告披露,被告人有张洺豪、张湫岑;立案机构为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值得注意的是,在撤诉或撤回仲裁申请的选项中,不适用一项被选中;和解一项,不适用一项也被选中。

责任编辑:王宝月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