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被“山寨” “拼团购”形同虚设售卖假货泛滥

创始人黄峥认为,能在这么短时间完成上市,很大程度得益于娱乐属性的社交电商模式。一时间,拼多多模式引来众多模仿者,超低价格、拼团等玩法被照抄。电商人士惊叹,没想到,拼多多也被“山寨”了!

  原标题:拼多多模式被大量复制 “山寨”拼多多们仍售卖假货

  7月26日,成立仅三年的拼多多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交易,市值一度接近300亿美元。创始人黄峥认为,能在这么短时间完成上市,很大程度得益于娱乐属性的社交电商模式。一时间,拼多多模式引来众多模仿者,超低价格、拼团等玩法被照抄。电商人士惊叹,没想到,拼多多也被“山寨”了!

拼多多被“山寨”  “拼团购”形同虚设售卖假货泛滥

  “拼团购”形同虚设

  与专车、外卖市场不同,继拼多多这个“独角兽”出现后,行业内很难再见到第二个拼多多。记者搜索“拼、购”发现,与拼多多有着类似玩法的App其实不在少数,“拼趣多”“厂多多”“一起买买买”“拼乎”“邑起团”……打开这些App,“拼起来,购乐趣”“呼朋唤友来拼团”“拼团划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与拼多多相似的营销口号。

  拼趣多,这家诞生于深圳前海的电商平台,与拼多多有着几乎相同的玩法——首页是一列等待“开团”的低价商品,VANS运动鞋98元,iPhone耳机7.9元,抖音爆款BB霜14.8元……相似的商品,相似的低价,但进一步体验,会发现这个平台没有让拼多多用户们“疯狂转发”的“砍价购”和“0元购”。拼团模式几乎形同虚设——一副苹果安卓通用入耳式耳机(送耳塞)单独购价格13.9元,2人拼团购价格7.9元,但所谓拼团不需通过朋友圈转发寻找拼友,一人就能直接下单购买。

  此外,在拼趣多上还能见到不少熟悉的品牌,从蓝月亮洗衣液到YSL口红……真假难辨的同时,还存在“挂羊头卖狗肉”的套路玩法。以蓝月亮洗衣液为例,销售蓝月亮品牌洗衣液的“卖家”被标注为“蓝月亮洗衣液专营店”,这家店铺内只售一种商品:蓝月亮洗衣液3kg家用套装。这款商品在销售首页标价为“单独购12.8元,拼团购9.8元”,点击购买,价格就发生了实质变化——9.9元只能购买一包立白清洁洗衣粉,蓝月亮3kg装的真正价格是29.8元,接近京东超市同款产品的售价。

  “你可以从QQ上分享”,一位拼趣多的销售人员承认,无法将平台拼团活动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因为可能会遭到微信“诱发转发”为名的删除、关闭惩罚。因此他们鼓励平台商户通过其他社交平台来获取流量,包括QQ微商城。从平台显示的所谓“拼单成功”数量看,最高的商户近2万件,最低的仅为10件。

  另一家,名为“厂多多”的拼团购平台自称是“m2c”的社交电商,即从工厂直接进入到销售环节。家居、电器、数码,智能硬件应有尽有,这里更像一个主打拼团的“小京东”。从康佳塔扇电风扇家用落地扇(205元),到懒人自动感应扫地狗(44.9元),再到X20全网通4G手机(369元),出现的品牌和商品让人似曾相识,又十分陌生。山寨低价数码电器成了这里的主打。

  与拼趣多的情况相同,厂多多上所谓的“拼团购”同样是低价购的幌子,跳过“呼朋唤友”的环节,一次购满3件以上直接就能享受最低几元最高几百元不等的所谓批发价。

  没有流量、融资,靠什么发展?

  记者查阅了拼趣多和厂多多发布的公开信息,没有一家显示有投融资记录,在没有了微信的流量支持之后,拼趣多难以风生水起。

  根据启信宝显示,2017年上线的拼趣多,背后主体是深圳市前海朵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625万元,主要依靠创始人洪双以及其余自然人股东投资作为启动资金。在发展两年后,没有任何投融资迹象表明有新的资本进入。这家平台自称已拥有2万入驻商户,300多万个用户。

  “拼趣多、厂多多和拼多多模式差不多,但是不投广告,也没有流量,所以商家进去了,也想往外退。”一位从拼趣多退出的商户透露,拼趣多这样的平台因为无法通过分享到微信获取流量,因此很难像拼多多那样产生“裂变”效应。

  据商户透露,拼趣多为了吸引商户入驻,不断将自己对比拼多多,强调自身平台不会随意扣罚商户,最高罚款每单50元,以此制造“恶意拼多多”与“仁义拼趣多”的反差吸引商户。新商户一旦入驻,平台就给出开10家店铺赠流量位的激励,直指保证金,“一家店铺保证金1500元,十家就要15000元。”

  入驻的商户最后基本只能靠“刷单”,而平台方非但不对刷单进行管理,甚至鼓励商家刷单。“在拼趣多招商群内,管理员鼓励商户自己做基础销量,做得好换取流量位,但实际上有些商户一天一个真实交易也没有。”在上述商户看来,这些平台的概念大于实质。

  拼趣多工作人员坦言,作为“新平台流量的确很小,但公司目前正在自建流量池,很快就会进入起飞阶段。”

  什么是自建流量池?拼趣多称,“流量池是来自我们公司自己组建的消费群体”。但业内人士却认为,“自建流量池”的说法不科学。

  另一方面,拼趣多平台向商户收取保证金的资金池疑点重重,其中个人商户(非海淘)的保证金是2000元,企业商户的保证金是1500元。如按照平台对外宣称的拥有2万商户计算,保证金至少进账4000万元。而拼多多对平台商户“宽进严出”的管理手段也被移植到了这些平台。有商户投诉,想退出拼趣多平台时,对方会以各种借口、理由和规则阻止商户提取保证金,“退了半年,也没有拿到钱。”一位商户吐槽。

  另一家成立于2017年7月的厂多多,注册资本仅为200万元,平台首页商户公开的成功拼团总量仅在200~400件之间。厂多多官方网站显示,截至今年6月,厂多多月活跃用户数超过20万,入驻品牌突破6000家。但到目前为止,没有公开信息显示厂多多曾获得过投融资。值得注意的是,平台押金收取方式是专营店1500元、直营店2000元、旗舰店4000元。按照6000家品牌商计算,背后资金池同样不可小觑。

  在上市前,黄峥被问到是否害怕被后来者赶超时,他很清楚,没有稳定流量的支持,拼多多模式很难被复制:“如果是一模一样的,挺难的,我们刚做的第一年就有几百上千个(模仿者),现在剩下的已经不多。”

  显然,对于厂多多、拼趣多这样的电商平台而言,没有了庞大的流量支持,所谓拼多多模式实际很难被复制。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