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通讯更新第一季度财务报告 负债资产大幅增加

7月27日,中兴通讯(000063 SZ)更新第一季度财务报告,净亏损54.07亿元,去年同期则实现净利润12亿元。这是中兴通讯正式启动业务重建计划之后,在财务方面的一次修正,也预示着公司一季度净利润由盈转亏,负债资产大幅增加。

  原标题:中兴通讯“复活”:经营面临信誉考验 订单已锐减75%

  7月27日,中兴通讯(000063 SZ)更新第一季度财务报告,净亏损54.07亿元,去年同期则实现净利润12亿元。这是中兴通讯正式启动业务重建计划之后,在财务方面的一次修正,也预示着公司一季度净利润由盈转亏,负债资产大幅增加。

  这对于正处于恢复经营阶段的中兴通讯而言,无疑再添加了一个包袱。在此前长达三个月的“拒绝令”风波中,中兴通讯陷入休克状态,直到美国东部时间7月13日,美国商务部终止2018年4月15日拒绝令,中兴通讯才进入“复活”进行时,迎来新一轮大考。

  7月15日,中兴通讯正式启动了之前早已预备的业务重建计划,开始全面恢复全球业务。如今,距中兴通讯恢复经营已过半月,各项业务恢复的具体情况如何?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中兴通讯方面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中兴通讯现在最关键的是要修复和运营商的关系。”通信专家付亮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只有恢复了与运营商的关系之后,中兴通讯才能拿到稳定的订单,进而恢复运营。

  国内外业务逐渐复苏

  “痛定思痛,再踏征程”。自美国解除拒绝令以来,这八个字一直显示在中兴通讯官网的主页上,时刻提醒着中兴通讯不久前度过的“危机89天”。

  2018年4月16日晚,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美国的“封杀”令中兴通讯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中。

  4月20日下午,中兴通讯在深圳总部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兴通讯前任董事长殷一民发表讲话称,美国的制裁使公司立即进入休克状态。5月9日,中兴通讯公告称,受拒绝令影响,本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

  中兴通讯的休克状态一直维持到7月中旬。美国东部时间7月13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中兴通讯已缴纳14亿美元罚款的最后款项,商务部解除对其的禁售令,中兴通讯才走出长达89天的“至暗时刻”。

  禁令解除后,中兴通讯海内外业务快速回暖。

  有媒体称,中兴通讯首个订单来自中兴墨西哥的终端业务线。7月18日,意大利运营商Wind Tre和中兴通讯共同宣布将继续加强双方在意大利Wind Tre全国移动网络现代化改造项目的合作。当天,据奥地利媒体报道,中兴通讯又与和记奥地利共同宣布加强战略合作,为在奥地利部署更领先的通信技术做好准备。

  同时,中兴通讯国内的业务也在迅速恢复。在解除拒绝令不到一个星期之内,中兴通讯连续拿下三大运营商超5亿元的订单。

  根据三大运营商公布的一批通讯设备中标候选人名单显示,中兴通讯获得中国移动 2018 年GPON设备订单(中标份额不低于70%),又中标2017~ 2018 年中国联通高端交换机扩容项目、中国电信公示 2017 年CN2 网络扩容工程等项目。

  7月25日,中兴通讯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已恢复主要经营活动。8月1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以投资者的名义致电中兴通讯,其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禁令解除之后,中兴通讯的经营就可以恢复正常,像以前那样经营,目前正在陆续开展,国内外业务都在有序地进行。

  中兴通讯能够迅速恢复主要经营活动,并拿到国内外各大运营商的订单,这与中兴通讯多年的积累相关。

  “这说明中兴通讯在这些市场做得很成熟了,已经被客户接受了,客户也有这个需求。”7月31日,付亮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与中兴通讯签约的运营商,大多数之前都有合作基础。

  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兴通讯在全球通信市场占有较大份额,如果中兴通讯垮掉,原来的设备就不能扩容、更新和升级,而用其他设备替代,需要付出很大的成本,所以客户会选择支持中兴通讯。

  “中兴恢复经营之后,我们这边的业务对接在往正常的流程上走了。”8月3日,中兴通讯供应商劲拓股份董秘办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与中兴合作的相关业务正在恢复的过程中。

  “复活”面临三大挑战

  上述项目的中标并不意味着中兴通讯的“复活”之路一帆风顺。对于经历过休克、管理层大换血、支付14亿美元巨额罚款等风波之后的中兴通讯而言,如何走出困境,仍然是中兴当下面临的难题与挑战。

  7月27日,中兴通讯更新第一季度财务报告,净亏损54.07亿元,而去年同期为实现净利润12亿元。公司由盈转亏,也意味着,因一次性支付10亿美元罚款对中兴通讯的一季报产生重要影响。

  其中,在资产负债表中新增其他应付款143.89亿元,利润表新增营业外支出67.32亿元。此外,由于中兴通讯的经营活动此前暂停,公司出现预计负债12.58亿元。

  根据中兴通讯7月14日发布的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净利润亏损幅度将继续扩大,亏损额居于70亿元至90亿元之间,而公司去年同期实现净利润22.93亿元。同比由盈转亏,下降了405.29%~492.52%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以投资者的名义致电中兴通讯,其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这只是对一季报的更正,目前已经解除了拒绝令,对中兴未来经营的影响应该不大。

  在项立刚看来,亏损肯定会对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但资金的事情比较好解决,国家和银行都比较支持中兴通讯。就在6月29日,中兴通讯向中国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深圳市分行分别申请了300亿元人民币和60亿美元的综合授信额度。

  对于未来恢复经营事宜,付亮认为,中兴通讯的业务中断时间较长,加上此前的负面信息,有可能影响其进入美国、欧洲等地区运营商的采购名单,中兴通讯最终能够挽回多少市场份额,尚未可知。

  “再加上这次中兴通讯管理层的整体调整,对国际业务造成比较大的影响,尤其是在竞争激烈的欧洲市场,中兴通讯能不能争取到更多的订单,对未来运营和业绩的恢复都有比较大的影响。” 付亮说。

  在项立刚看来,中兴通讯当前面临最大的难题是信用问题,虽然美国解除了拒绝令,但运营商也会担心中兴是否还存在其他问题,是否会被美国再次制裁。在这种忧虑之下,运营商会产生犹豫,这对中兴未来开展新业务方面会带来一定的影响,可能会损失一部分订单。

  事实上,这样的忧虑并非空穴来风,根据7月13日美国商务部的公告称,解除对中兴禁令后,商务部仍将密切关注中兴通讯的行动。根据新的协议内容,中兴通讯需保留由美国工业和安全局(BIS)挑选并负责的特别合规协调员团队,任期10年。

  这意味未来10年,中兴通讯都处于美商务部的密切关注之下,一旦美商务部认定该公司有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条例》和未履行协议义务的行为,可以再次激活拒绝令。

  “由于此前中兴通讯被美国制裁,在没有解决问题之前,他们不敢签约,所以有一部分人签约,有一部分可能坚持到最后。”付亮认为,中兴通讯现在最关键的是要修复和运营商的关系,只有恢复了与运营商的关系之后,才能拿到稳定的订单,真正恢复运营。

  此外,解除拒绝令之后,中兴通讯可能还会经历一场内部大调整之后的阵痛。项立刚认为,中兴通讯在经历管理层大换血后,内部肯定会有所调整,这可能会出现人才流失等不利现象,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许是一个新的改变,还需要时间的考验。

  不过,8月1日,本报记者从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兴通讯终端业务的员工处了解到,其所在的部门为中兴最大的终端基地之一,从解除拒绝令至今,订单大概锐减了75%;以往每周都设有的招聘也停止了。

  这似乎印证了中兴通讯前总裁赵先明在6月29日股东大会上的一个说法:“终端是此次中兴事件受影响较大的一部分业务。”

  “你见过比裁员更惨的吗?只发底薪,你离开了,还不用赔钱。”该名中兴终端员工透露,下周开始终端部门还将会有一场大变革。

  对于裁员减薪一事,本报记者于8月1日向中兴通讯方面询问,但截至记者发稿,未获回应。

责任编辑:姬京函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