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1560家网贷消亡 网贷爆雷潮引互金协会密集发声

网贷行业经历了一个完整的“至暗”7月。官方数据,今年5月、6月的网贷行业消亡平台数分别是28家、64家;据券商中国记者粗略统计,7月问题平台数骤然飙升至153家!其中发生在7月2日-18日的是105家,7月19日-29日是48家。

  原标题:过去一年1560家网贷消亡!“至暗”7月153家平台已暴雷

  过去一年1560家平台消亡!7月暴雷平台153家,网贷业经历“至暗”7月

  网贷行业经历了一个完整的“至暗”7月。官方数据,今年5月、6月的网贷行业消亡平台数分别是28家、64家;据券商中国记者粗略统计,7月问题平台数骤然飙升至153家!其中发生在7月2日-18日的是105家,7月19日-29日是48家。

  拉长一年时间来看,从去年7月至今,消亡平台数已达1560家!

  今年上半年以来,网贷行业迎来了备案制延期、伪P2P平台出清、非吸高返挤出、合规化去杠杆等密集内外考验;而近来,各地互金协会发声整改释放的监管向稳信号、会员单位平台在贷余额数据稳步上升等显示,浴火重生,网贷行业正在发生变化。

  一向在监管创新上走在前面的广州,今天下午推出网贷平台退出规范。7月30日,广州互金协会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退出指引(试行)》,对网贷平台退出原则、退出程序、退出报送金融主管部门及协会资料、出借人权益保护、机构注销等方面做了明确详细的规范。同时,《指引》提出了“三不可“原则,要求网贷机构退出期间,网贷机构经营地址不可搬迁、平台网站/APP不可关闭、平台股东和高级管理人员不可失联。

  28天问题平台数153家, 7月中上旬集中暴雷

  由今年6月底“牛板金”、“唐小僧”等大平台涉事引爆的网贷雷潮延续到了7月份。

  7月2日-7月18日,记者梳理公开信息显示,网贷问题平台数量105家,其中,在7月18日当天出现7家平台公告逾期、清盘退出甚至跑路失联,这之中不乏像位于北京的银豆网这样的待还余额43.37亿、交易规模106亿,以及位于上海的聚财猫、金钱猫交易规模分别为497亿、221亿元的大平台;而到了7月下旬,一度有知名平台及上市公司背书的投之家被查,更是网贷雷潮舆情引至高点。

  过去一年新增及消亡平台数

  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的上述表格统计,今年1月到6月的消亡平台数分别是110家、136家、193家、190家、28家和64家;而券商中国记者综合网贷之家及公开信息统计发现,今年7月份,仅仅28天的时间里出现的问题平台数为153家,环比增加了约250%。

一年1560家网贷消亡 网贷爆雷潮引互金协会密集发声

  从地域分布看,这场暴雷潮席卷了全国。浙江省主要是杭州地区,网贷行业在经历了过去三年如雨后春笋的发展之后,也迎来阵痛,7月问题地区问题平台数近50家;紧随其后的是上海,达到42家,且不少涉雷平台,如唐小僧、永利宝等交易规模都不小。

  除了粤浙京沪等网贷平台重地,像陕西、山东、湖南、湖北、辽宁、江苏、天津、河南等地也传出问题平台消息。内陆省份的省会城市,比如提现困难的豫商贷,是一家成立于2013年的老资格平台,经营范围主要在河南郑州;7月13日被曝疑似跑路的“乐居财富”,平台大股东来自湖北武汉的本土企业,从资产端、投资人分布数据来看,也主要是在湖北。

  一些问题平台还会在当地市场引发连锁传导效应。以杭州地区为例,从6月底至今,该地区因为流动性危机陷兑付危机的问题平台,就有包括牛板金、云端金融、人人爱家、得宝贷、佑米金融、金柚金服、小九金服、惠盈理财、祺天优贷、快鱼金服、饭饭金服、多多理财、投融家和萌小薪、一两理财等数十多家。

  而一家平台出事,往往暴露出背后的资本系,从而引发多家问题平台。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上市公司天成控股背后的银河天成集团布局互联网金融业务,旗下持有啄米理财、有理树金服两家平台,其中有理树金服7月23日刚刚公布清盘公告,仅过了两天,啄米理财就被杭州警方以涉嫌非法吸存立案调查。

  119家平台在贷余额6828亿,季度环比增12.49%

  网贷行业兴于2013年、盛于2015年,再步入2016年9月开始的严监管周期,行业数度经历了合规监管、平台竞争、兑付危机引发的雷潮;在刚刚过去的上半年,更是迎来了备案制延期、伪P2P平台出清、非吸高返挤出、合规化去杠杆、投资人信心大挫等密集内外考验。但综合来看,除了部分涉嫌诈骗的伪P2P或高返平台,栽了的网贷平台问题还是出在合规上:

  华南地区一家互金平台业务负责人分析,“拿上面长标短投的分析为例,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只要底层资产是真实的,以前是投资金额与债权金额可以匹配,但期限没有匹配,现在很多平台趁这次行业流动性问题的机会,反而可以变得更加合规,这也算是危中有机。”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环境变化带来整个行业成交量与资金流入额下滑趋势,但从真正代表网贷行业风险敞口的在贷余额(可简单理解为投资人买理财的总额度)数据来看,网贷行业正在出现积极变化。

  “至少不像人们想的处境那样坏。”麻袋研究院总监路南认为,网贷行业仍是一个总量规模很大的成熟市场,无论是从数量还是在贷余额来看,问题平台在整个行业的占比不超过十分之一;而从满足投资人理财需求、解决中小微融资难等功能性上说,P2P行业依然有很大的机会翻盘。

  最新公布的网贷平台在贷余额数据也从侧面佐证了该说法。今年的3月末,在互金协会登记披露的116家会员单位运营数据显示,他们的累计借款金额突破3.5万亿,在贷余额合计6070.39亿;而截至2018年6月末,119家接入互金协会机构贷款余额约6828.03亿元,累计交易总额约40440.17亿元,累计服务借款人数约9318.84万人,累计服务出借人数约3926.75万人。相对比来看,在贷余额季度环比增长了12.49%,新增近800亿元,而且从贷余额数排名看,前20%的平台的在贷余额量占到了全部平台总量的8成以上,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显现。

  互金协会密集发声

  在行业人士看来,今年4月份以来,尤其是备案制搁浅之际,网贷行业迎来致命去杠杆,行业监管者尤其是承担平台会员指导责任的互金协会缺乏发声。

  今年7月9日,央行发布公告《乘势而为 坚定不移 坚决打赢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攻坚战》,其中明确表示专项整治工作开展以来,互联网金融总体风险水平显著下降;其中确实了备案制延期,但也明确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在未来1-2年内完成的时间窗口。与此同时,近两周以来,多地互金协会以专题座谈会、联合发声等形式释放信号。

  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日前召开的专题座谈会,提出加强风险缓释机制建设,规范行业风险缓释标准,合力化解行业风险;传出了平台出资成立第三方平台作为担保方、分组分层现有会员体系并在分级基础上设立规范发展小组等消息。

  7月23日,沪浙皖三地互金协会联合发声,从探索分类管理机制、打击片面舆论、严厉打击网贷领域恶意逃废债等行为、建立长三角失信人数据库和从业人员黑名单以维护规范合同的存续效力;强调平台坚守法律底线和政策红线,坚持小额分散、线上经营,建立合理定价机制,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自查期限错配产品等,发挥长三角协同联动机制作用,推进妥善防范处置P2P网贷行业风险。

责任编辑:张宗瑞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