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斗鱼实控人失联背后:平台逆势增量资产详情成谜

“九斗鱼实际控制人耀盛投资管理集团控股股东原旭霖、柳慧军失联,九斗鱼法人郭鹏已前去报案。”7月23日,九斗鱼一纸公告,慌了所有人的心神。与此同时,也有媒体表示诧异,一个布局如此庞大的金融集团,为何实控人会因网贷平台出问题突然失联?

  原标题:九斗鱼事发前“72小时”:实控人离奇失联成谜

  “九斗鱼实际控制人耀盛投资管理集团控股股东原旭霖、柳慧军失联,九斗鱼法人郭鹏已前去报案。”7月23日,九斗鱼一纸公告,慌了所有人的心神。

  谁都不曾想到,手握数十张牌照的耀盛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耀盛投资集团”),会突然遭遇实控人跑路,而导火索竟是旗下体量并不起眼的网贷平台九斗鱼。

  事发前的7月20日(周五)晚,耀盛影业参投的影片《兄弟班》在内地首映,耀盛投资集团还曾组织多家媒体参加观影会。

  本应迎接美好的周末,但事实并未如此。凤凰网WEMONEY了解到,观影后仅一天,7月21日(周六)下午,耀盛投资集团实控人原旭霖召开中高层内部紧急会议,宣布将对九斗鱼平台进行清盘处理。

  突然被告知要清盘,所有高管都始料未及。据了解,因未与原旭霖达成统一意见,部分高管当场做出离职决定。7月22日(周日),部分高管前往集团申请办理离职手续,但当时原旭霖告知他们于23日(周一)再办理。殊不知,7月23日早间,上述高管离职手续还没办完,原旭霖、柳慧军却双双失联……

  7月23日,凤凰网WEMONEY接到耀盛投资集团工作人员爆料后,第一时间报道《耀盛中国实控人失联 旗下网贷平台九斗鱼法定代表人已报案》,消息一出,业内哗然。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耀盛投资集团内部员工林峰(化名)告诉凤凰网WEMONEY,他于2018年6月正式入职,既是集团员工,也是平台投资人。但不到两个月时间,他便遭遇了工作、钱财均落空的双重打击。据林峰所述,事发后,投资人蜂拥至平台办公场所,包括其私人用品,也被“洗劫一空”。而像他这样的双重受害者还有很多,有的因承受不住压力已经住进医院。

  与此同时,也有媒体表示诧异,一个布局如此庞大的金融集团,为何实控人会因网贷平台出问题突然失联?

  7月25日,凤凰网WEMONEY就该事件,独家采访了多位耀盛投资集团及九斗鱼内部核心工作人员,获悉了九斗鱼平台资产及运营情况,以及实控人失联前后的一些事件经过。

  在上述人员看来,虽九斗鱼已持续运行四年,但该平台在底层资产透明度、上标合规性、资金错配、风控与档案管理等主业务流程方面,仍存在多个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九斗鱼于2014年6月上线,运营方为星果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星果时代”)。其中,星果时代法定代表人为郭鹏,注册资本金达到6000万元。股东包括耀盛投资集团(持股比例52%)、北京汉泰基金管理中心(持股比例46%)、郭鹏(持股比例1%)及原旭霖(持股比例1%)。

九斗鱼实控人失联背后:平台逆势增量资产详情成谜

  逆势增量

  近期,P2P行业爆雷不断。有数据显示,6月停业及问题P2P平台数量增加到80家,其中问题平台63家,7月以来行业风险继续发酵。行业洗牌期间,网贷平台纷纷进行合规整改。

  林峰称,自合规成为行业主旋律后,多数平台便开始进行业务收缩或转型,但原旭霖的运营理念恰与此相反。“我在九斗鱼负责运营工作,原旭霖曾多次跟我强调要增大业务量,让我多开渠道推量,曾经一天开到过20个渠道,实在不行就放羊毛渠道,反正不管怎么样,都要把体量提上来……”林峰描述道。

  据林峰提供的运营数据显示,九斗鱼平台标的多为3月至6月等短期投资标。截至7月23日,九斗鱼在投人数8077人,待偿金额8.35亿元,累计成交额超86亿元。自7月份以来,九斗鱼平台成交额超7000万元,净流出资金为5354万元。

  “从运营层面来看,尽管平台积累了一些老客户,但长期以来短标加息的运营策略导致投资人羊毛党比例过高,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撤资走人,3个月标的占比过高,也带来了短期内资金流出的巨大压力。”林峰说。

  据了解,针对九斗鱼逆势增量问题,耀盛投资集团及九斗鱼高管团队曾与原旭霖进行过多次沟通,其建议平台进行缩量整改,但并未征得原旭霖同意。

  2018年6月12日,北京市网贷整治办曾下发通知,根据《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要求,网贷机构数量及业务规模应双降。但仍发现有部分网贷机构业务规模在持续增长,有些甚至在加速增长。

  北京网贷整治办强调,辖区各网贷机构不得增长业务规模、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存量违规业务必须压降、资金端门店必须逐步关停、资产端门店数量应予以控制。对于不整改或不按规定进行整改的网贷机构,将视情节采取列入拟处罚名单、列入负面清单,甚至予以取缔等措施。

  资产成谜

  较为吊诡的是,除了逆势增量,此前平台在职员工鲜有人知晓九斗鱼资产详情。上述多位工作人员告诉凤凰网WEMONEY,九斗鱼资产主要分为两部分,少部分是个人消费贷款,主要是与美利金融、达飞云贷等第三方平台合作;大部分资产则是耀盛投资集团自营资产,主要包括小贷、保理、房抵贷。至于具体资产详情,他们并不知情。

  上述人员补充,耀盛投资集团自营资产标的中,大多不是以真实借款人名义发行,而是通过霍尔果斯一家公司的名义,其中存在大量资产错配问题。

  另据凤凰网WEMONEY从投资人获取的一份借款协议来看,该协议主要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借款明细,另一部分为借款条款。根据借款明细,共有11位借款人,其中10人各借款5561元,还有一人借款9元,借款期限为12月期,借款用途为个人消费。

  “我们在6月成立了合规备案小组,进行合规工作时,就一直想了解资产情况,也希望平台能清理掉长期存量违规标的,但是原旭霖一直给不出具体信息。”上述工作人员称。他透露,此前九斗鱼平台上线标的的方式简单粗暴,一般由原旭霖指派一个人,直接向产品经理发送一些基础信息就可上线。其中,一切流程都未对接九斗鱼,包括资产风控、法务、财务等都是由耀盛投资集团核心人员负责,并直接对接原旭霖。

  林峰称,就底层资产问题,耀盛投资集团及九斗鱼部分高管曾多次问询原旭霖,但原旭霖始终不曾出示相应资料。对此,部分高管人员提出离职,但没想到的是,离职手续未走完,原旭霖却已失联。

  此前的7月21日,原旭霖召集部分高管人员召开内部会议,会上曾提出对九斗鱼进行清盘处理的计划。上述工作人员称,此前耀盛集团及九斗鱼高管并不知晓九斗鱼逾期问题,也从未有过清盘计划。对于平台的具体逾期金额,他们并不知情。

  存管虚设?

  林峰告诉凤凰网WEMONEY,除了资产不明,存期限错配问题外,九斗鱼于2018年5月底正式上线江西银行资金存管,但至今大量业务仍未通过江西银行存管系统。

  据了解,九斗鱼APP至今仍存在两个版本,一个是“存管版”,另一个则为“普通版”。其中,“存管版”已接入江西银行存管系统,而“普通版”则为之前的版本。目前,两个版本均可充值、投资。据林峰透露,在进行合作备案工作的过程中,他曾计划将旧版本标的迁移至存管版,但因资产不明、大量标的不符合存管要求等,目前平台能接入存管的业务并不多,大量用户也仍然在用之前的“普通版”进行投资。

  凤凰网WEMONEY就此问题致电江西银行官方客服,对方回应称,确实已与九斗鱼进行资金存管合作,也已有实质业务开展。只要有投资人充值、出借行为,银行会进行存管、划账行为。但是,对于林峰所说的平台存在“存管版”、“普通版”情况,江西银行表示并不知情。

  业务停摆

  自原旭霖、柳慧军失联后,九斗鱼及耀盛投资集团中国地区的业务均已“停摆”。

  工商信息显示,耀盛中国集团于2006年4月成立,注册资本3亿元,股东包括原旭霖旭霖(持股比例91.33%)、柳慧军(持股比例8.67%)。公开资料显示,耀盛投资集团业务主要分为商业、金融、科技三大板块,涵盖企业征信、信用评级、企业信贷、商业保理、融资租赁、股权投资、互联网金融、消费金融、电影金融、海外投资、第三方支付等多个业务板块。已持有小额贷款牌照、融资租赁牌照、网络小额贷款牌照、私募基金牌照、企业征信牌照,以及香港证监会颁发的机构融资上市保荐牌照、证券交易牌照和资产管理牌照等多个金融牌照。

  从耀盛投资集团整个业务布局看,九斗鱼只是其互联网金融布局中的一个子环节,为何会因一个子平台的问题,引发集团实控人失联?

  “可能是窟窿太大,资金补不上了?我们都想不通原因,也有可能是他临时起意……”前述工作人员推测,目前集团线上线下的应付资金不到十个亿。从耀盛投资集团业务来看,其完全有能力填补九斗鱼资金缺口。

  “目前集团对外采购的消费金融产品有5000多万,自有的保理小贷融租资产有3亿左右,加上之前集团正在申请5000万美元的ODI额度,这三项加起来有6.5亿元,再加上多个牌照的价值。不管怎么样,哪怕股东在关键时刻不输血,集团也足以填补九斗鱼的缺口。”上述人员称,不过,由于他未直接接触资产,上述数据都不是一手,最终结果应以经侦调查取证为准。

  凤凰网WEMONEY了解到,目前,九斗鱼投资人已组建多个维权群,多数投资人已向警方报案。对于该事件存在的问题及后续进展,凤凰网WEMONEY将持续保持关注。

责任编辑:王静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