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高俊芳:出身平凡 与长生所原所长张嘉铭关系匪浅

受累于“造假”丑闻,短短几日之内,A股医药类上市公司,明星企业长生生物被“降格”成了“ST长生”。而一手将长生生物带上行业巅峰,素有“疫苗女王”之称的高俊芳,也从云端坠落。消息显示,高俊芳等15名长生公司涉案人员已被长春警方刑拘。

  原标题:起底疫苗女王:并非官二代 违规生产或有前科

  成也疫苗,败也疫苗。

  受累于“造假”丑闻,短短几日之内,A股医药类上市公司,明星企业长生生物(002680)被“降格”成了“ST长生”。而一手将长生生物带上行业巅峰,素有“疫苗女王”之称的高俊芳,也从云端坠落。消息显示,高俊芳等15名长生公司涉案人员已被长春警方刑拘。

  这一“结局”似乎有些出人意料。在相熟的人眼中,高俊芳几乎无所不能,“别人办不到的事她能办到”(详见“号外|疫苗女王高俊芳老同事:她胆子太大 早晚出事”)。高俊芳曾经供职过的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下称“长生所”)多位老职工告诉网易号外,高俊芳“会来事”,但“没听说过她家里有背景”,也非“官二代”。这间接证明了高俊芳并非此前网传的“高官之女”,亦与吉林省原省委书记、《人民日报》社原社长高狄的独生女儿高露露的声明相符。

  而今,随着长生生物问题疫苗事件的持续发酵,高俊芳“出事”的消息已在当地传开,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更有股民前往长生生物的工厂前“围观”。

  高俊芳,这位昔日的寻常女子,究竟有着怎样的“成功学”,最终完成了人生的逆袭?

  出身平凡 与单位领导关系甚好

  1954年出生的高俊芳,从长生所财务处的一名会计起步,一路做到财务处处长,最终成功转型,成为长春明星企业、上市公司长生生物的董事长。

  此次,伴随着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丑闻的曝光,坊间有传言称,高俊芳系吉林省原省委书记、《人民日报》社原社长高狄的女儿。对此,高狄的独生女儿高露露日前通过人民网发布声明,表示父亲与高俊芳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亦不认识高俊芳。

号外

 

  网易号外从高俊芳供职过的长生所部分老同事处了解到,高俊芳并非高官之女,不过是普通家庭出身。

  长生所老职工张春灿告诉网易号外,高俊芳是吉林省洮南县人,中专毕业后留在长生所工作。“她一开始是在财务会计部门实习,因为表现好留了下来。她的爱人(张友奎)也是在这个所里认识的”。

  另一位老职工李大伟向网易号外证实了上述高俊芳的籍贯和学历,并强调“没听说她家里有背景”。

  曾与高俊芳同在长生所供职过的老同事张强也表示,高俊芳绝不是“官二代”,没有多少关系可以“上位”,有关系也是工作后建立的。

  公开资料中,高俊芳的履历显示,她是高级经济师、高级会计师,硕士学位。

  网易号外在长春走访时,长生所的多位老职工表示,高俊芳与长生所原所长张嘉铭关系匪浅,这是“公开的秘密”。

  “她(高俊芳)和所长关系好,不好怎么能做到那么大的官?”长生所一位老员工说。张强也表示,高俊芳的升职,与时任研究所所长张嘉铭有“直接关系”。

  高俊芳的老同事王芳介绍,张嘉铭在1984年、1985年左右时是长生所的副所长,1989年升任所长。“高俊芳是(一九)七几年来所里的,学财务,中专毕业。”王芳将高俊芳早期的发展归因于靠张嘉铭的提携,“这是公开的秘密,她(高俊芳)老公也是借了张的光当了人事处副处长”。

  老员工的不满:职工股被清理殆尽

  公开资料显示,此次涉事的长生生物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春长生”),前身为长春长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生实业”),系卫生部长生所作为主要发起人设立,生产甲肝减毒疫苗、狂犬疫苗等生物制品为主的高科技企业,其主导产品甲型肝炎减毒活疫苗,是国家“七五”、“八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

  

号外

 

  长生实业1992年8月18日由长生所(持股50%)、长春生物高技术应用研究所(持股21%,下称“长春高研所”)和长生所生物技术服务中心经销部(1%,下称“长生所经销部”)作为发起人共同发起,并向内部职工定向募集股份而设立,注册资本3000万元,其中发起人股本2160万元,内部职工股840万元,持股比例为28%。

  1995年1月18日,长生实业向长春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递交了《关于长春长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调整股本结构的请求》,申请回收内部职工股总数的50%。1月24日,长生实业通过股东代表大会决议,决定以每股2元的价格回购内部职工股总数的50%,使得内部职工的持股数变更为420万股,占总股份的16.28%。4月11日,这一请求获得批复同意。

  1995年5月和1996年5月,长生实业经历了两次内部职工股清理,最终,长生所在公司的持股比例升至69.44%,长春高研所持股升至29.17%,剩余的1.39%股份由长生所经销部更名后的长生所生物技术发展公司持有,职工股则被清理殆尽。

  上述两次内部职工股清理,一定程度上为后来高俊芳将长生实业“私有化”扫清了道路,也让长生所的老员工们至今仍颇有微词。

  多位老员工告诉网易号外,当时说出资成立长生实业能挣钱、能分红,于是每名职工按要求拿出4000元认购了4000股(干部每人认购8000股)。这笔钱在当时不是一个小数目,有的职工甚至是借钱入股,但后来公司赚钱了,却将职工们抛开了。

  “当时大伙儿拿钱成立长生实业,后来挣到钱了,却把我们的钱都给退回来了。”张春灿说。

  长生所老员工郑建国说,他没料到入股的钱会在三四年间就退回来,“当时是职工代表讨论决定的,职工没有发言权,我们人也比较老实,觉得能给点钱就不错了。”

  2002年7月9日,吉林省政府发文,确认长春长生,也就是长生实业于1995年、 1996年通过回购和法人股股东收购的方式收回全部内部职工股符合有关规范化的要求。

  把研究所的“好东西”都拿走了

  让长生所的老员工们不满的,不仅是他们在长生实业的全部职工股权被清理,还有长生所相关资产的流失。如员工所说,“好东西”都被拿到了长生实业。

  “长生所把好的制品拿到长生实业,所里一把手向着那边,人力、财力都给他们。”老员工郑建国抱怨。

  老员工张春灿则说,高俊芳变相把长生所的东西“都弄走了”,“当时长生实业在长生所仓库领东西不用拿钱,就说所长让过来领的,谁敢说话?把最时髦的产品都拿走了,反而把长生所给整穷了。”

  据张春灿介绍,当时长生所最好的产品是水痘疫苗和狂犬疫苗,“(长生实业)为了把产品弄过去,就高薪聘请所里有关的技术人员,或者请他们兼职,方法很多。”他甚至认为,当时高俊芳带领下的长生实业的做法,涉嫌让国有资产流失。

  “有的单位改成股份制挺好,但这个单位就不行,资产流失就是管理的问题。”长生所老员工周兵说,当时长生所产值上亿,所里是有东西的,但后面不行了,“这个也黄那个也黄,还是管理出了问题”。

  而从长生所手里拿了一副好牌的长生实业,却没有“按套路”出牌。

  此次长生生物被查出疫苗涉嫌造假,似乎并非偶然事件。长生所的老员工向网易号外透露,高俊芳的公司生产药品不合规,早已有之。

  

号外

 

  “当时长生所的‘老人’到了那(指长生实业)不敢干,他们认为做药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负责的,人命关天,所以他们不敢干,不敢干就回来了。”郑建国说。他强调,长生所的人素质很高,他们认为人命关天,不敢造假,“弄虚作假的人在所里待不住”。

  “她(高俊芳)这个事早晚得走这条路,早晚得曝光,大伙都认识到了,就是什么时候的问题。”郑建国说。

  家族掌控上市公司之路

  多位长生所老员工告诉网易号外,长生实业最开始由长生所副所长李长太担任总经理,后来李长太被免职调回所里,就把高俊芳调了过去。

  网易号外注意到,1994年8月8日,长生实业的法人由李长太变更为张嘉铭,1999年4月7日变更为孙克林,到了2001年5月28日变更为高俊芳。

  1996年,长生所将其持有的长生实业19.38%的股权转让给长春高新(000661)。1998年,长春高新利用配股资金1828.58万元收购长生实业部分股权后,对后者的持股比例达到48.55%,成为第一大股东。到长春高新披露2001年中报时,其已经持有长生实业59.68%股权,达到了绝对控股。

  另一方面,长春高新2001年2月6日的一份公告显示,总经理刘成福及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孙克林辞职,聘任高俊芳任公司副总经理并主持公司全面工作,总经理暂缺。在长春高新2001年的年报中,高俊芳已经成为公司董事、总经理,年薪为5.9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01年8月至11月期间,围绕长生实业,集中发生了多笔股权转让。其中两笔引人注意:2001年8月12日,长春高新将长生实业20.68%的股权,以1332万元对价转让给长生所; 一个多月后的9月18日,长生所将长生实业30%的股权,以1932万元对价转让给自然人韩刚君,这也使得韩刚君成为长生实业的第二大股东。

  彼时的韩刚君,在公开报道中,仅是江西省卫生防疫站的一名普通员工。

  2004年,通过一次在后来引发广泛争议的“低价贱卖”的“内部交易”,高俊芳以3375万元的价格拿到了长春高新手中长春长生25%的股份。

  2007年2月5日,高俊芳又通过自己控制的深圳市豪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已注销),拿下了前述韩刚君所持有的长生实业30%的股权。

  这一转让,也促成高俊芳进一步掌控长春长生。

  

号外

 

  2010年7月26 日,深圳豪言将其持有的长春长生30%的股权中,5%无偿转让给高俊芳,另外25%无偿转让给高俊芳之子张洺豪。

  经过几轮增资和股权转让,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高俊芳在长生生物中持股18.1%,其一致行动人张洺豪持股17.88%,与其存在关联关系的张敏(小姑子)持股1.24%,与其存在关联关系的长春祥升持股3.02%。不论是股权还是日常管理,高俊芳家族均对长生生物拥有绝对控制权。

  根据《财经》报道,7月23日,长春市国资委主要领导已介入了解长生生物的私有化是否存在违法违规的问题。

  在长生所老员工张峰看来,高俊芳这回是够呛了,“谁也不敢包庇她了”。

责任编辑:王宝月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