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专访周鸿祎 称360回归A股是因为身份敏感

谈起周鸿祎,我们在2010年的3Q大战中看见了杀伐决断的他,似乎像是一座轻狂的“红衣大炮”,炮轰着互联网中存在的弊端,企图从互联网内颠覆他人,也正是这样的周鸿祎被人民所怀念着,他说:“其实我知道,大家也不是想念我,是想念讲真话的人。”

  原标题:周鸿祎:360回归A股是因为身份敏感 否则里外不是人

  在北京七星西街莱蒎唱片店中,黑胶唱片像是一张张纪念时代的艺术品陈列在货架上,缓慢而优雅的音乐从音箱中向四周流淌,店内偏深的安逸色调似乎与身穿红色POLO衫的他格格不入,而这里恰恰是属于“红衣教主”周鸿祎内心的一片宁静。

  谈起周鸿祎,我们在2010年的3Q大战中看见了杀伐决断的他,似乎像是一座轻狂的“红衣大炮”,炮轰着互联网中存在的弊端,企图从互联网内颠覆他人,也正是这样的周鸿祎被人民所怀念着,他说:“其实我知道,大家也不是想念我,是想念讲真话的人,是想念挑战者,也是想念互联网的炮火声。”

  而在这一次的采访中,我们看到了一个q对过去自我批评的周鸿祎,他像是一个爬塔楼的少年,当攀爬到20、30层时会产生一种恐惧,开始考虑曾经在2,3层时是否培育了登向更高层的能力。这对于周鸿祎来说是一种颠覆自我的进步,也是互联网时代每一个从草民做起的企业家必备的成长阶段。

  或许也正如周鸿祎在访谈中所说:“如果那个年少轻狂的周鸿祎变得和现在一样老成,可能就走不到今天。”而如今从颠覆他人到自我颠覆,尽管他依然身穿红衣,却已不再少年。

吴晓波专访周鸿祎 称360回归A股是因为身份敏感

  01

  颠覆自己还是别人?

  吴晓波

  你写了一本自传叫《颠覆者》,一个人要20、30年保持颠覆者的心态,除了具备强大的攻击性和好奇心以外,还需要什么东西?

  周鸿祎

  大家总以为颠覆者是颠覆别人,其实不然,最难得的是自己颠覆自己。

  我觉得一直做一个颠覆者需要有三个要素:

  第一就是你要对行业不断有新的领悟,你要看到趋势和方向。

  第二是做一个杀伐决断的人,这个其实挺痛苦的,有时候我也会感慨,创新是逼出来的,但凡人有活路的时候是不会走极端的。

  第三是考虑周全,当你是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公司的时候,你必须考虑所有既得利益者的需求。

吴晓波专访周鸿祎 称360回归A股是因为身份敏感

  吴晓波

  你觉得对于颠覆,最重要的是什么?

  周鸿祎

  当企业面临这种自我颠覆的选择的时候,真正起作用的并不是某一种技术或某一项技能,最重要的其实是文化和管理。

  可能我过去最大的一个失误就是在公司高速发展的时候,忽视了文化的沉淀和打造。因为小公司不需要特别搞文化,我认为我就是文化,能够耳濡目染他人。但是当公司发展到了七八千人的时候,我和很多人已经隔了很多,所以自发的文化形成就行不通了,必须要自觉地开始文化的传承和历练,这是一个长期的工程。

  吴晓波

  你更喜欢现在的周鸿祎还是2010年的周鸿祎?

  周鸿祎

  2010年和现在是两个不同的阶段,也是两个不一样的我。

  2010年我什么都没有,那时候必须要颠覆掉传统的杀毒行业才能冲进市场,如果那个年少轻狂的周鸿祎那时候变得和现在一样老成,我可能就走不到今天了。

  所以对我来说可能没有更喜欢之说,因为那都是我。

吴晓波专访周鸿祎 称360回归A股是因为身份敏感

  02

  敏锐的嗅觉却做保守管理?

  吴晓波

  进腾讯的人未必知道马化腾的个性是怎么样的,我想所有进360的人都知道周鸿祎的个性是怎么样的吧?你觉得你变得越来越激进还是越来越保守?

  周鸿祎

  从骨子里对商业模式和产品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我还是比较激进的,这种激进会让我保持敏锐的嗅觉。

  一个人变老的特征之一就是看什么都不顺眼了,一旦固步自封就会失去敏锐度,在这一点上我还是比较激进的。

  但是在处理很多事情的态度和管理上我会相对保守一些,公司小的时候折腾折腾也无所谓,公司大了以后,我对一个高管的换职都会非常犹豫,这也是我管理上的短板。

吴晓波专访周鸿祎 称360回归A股是因为身份敏感

  吴晓波

  如果过10年我们再来讨论360,你希望360在中国的互联网产业中拥有一个怎样的前程?

  周鸿祎

  首先,我觉得我们不能一直吃免费杀毒这个红利,何况这个红利已经过去了。所以我希望未来360能够利用人工智能和互联网的技术,以家庭为单位解决人们在生活中的安全、放心的问题。

  其次,我希望360未来在养老和医疗方面有所建树。我们现在已经成立了一个360医疗集团,虽然做得不大但是做得很不错。把安全从人们理解的杀病毒层次延伸到一个更大的安全领域,做大做足整个的安全市场。

  吴晓波

  在中国的创业者中,其实你是一个形象特别鲜明的偶像。做到今天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如果有一些创业者想要请教你,你能够给他们什么忠告?

  周鸿祎

  第一条是恒久不变的——产品为王。在创业初期不要空谈战略、急着改变世界,而是把所有的梦想凝聚到一个特别简单的产品上。只有产品成功,才能奠实基础。

  第二条是价值观问题,一个好的创业者一定要放弃自己心中的小我,一定要从用户的角度出发去思考。

  第三条是从企业创办的第一天起,就应该有意识地打造企业文化。不然产品即便做成功了管理也会失控,那时候再来补这一课就会非常痛苦。

  

吴晓波专访周鸿祎 称360回归A股是因为身份敏感

  03

  “安全”和“大安全”只差一个字吗?

  吴晓波

  你在美国上市,现在又回到A股,你觉得是美国人更理解360还是中国A股更理解360?

  周鸿祎

  美国资本市场从长期来看是比较理性的,我们的A股市场相对来说更传统一些,因为两者的承受度还是不同的。

  360回来跟别的公司不一样,我们不存在谁更能理解我们的问题,我觉得大家都能够理解。

  我们回来主要是因为敏感的身份问题,因为我们作为国家网络安全的一支力量,需要跟国家的利益保持一致,如果我们仍然保持美国上市公司的身份,就有点里外不是人了。

吴晓波专访周鸿祎 称360回归A股是因为身份敏感

  如果对国内投资人解释价值,你会从哪个角度解释?

  周鸿祎

  360的核心业务是网络安全,最近主席还在网信工作会上着重强调了网络安全的重要性。

  现在的网络安全已经不再局限于个人的信息安全,它还和国家、国防、社会安全等等联系在一起,我们将其称之为“大安全”。360回来就是为了解决“大安全”的问题。

  你觉得现在谈得比较多的隐私保护、人工智能和现在你所从事的网络安全相关吗?

  周鸿祎

  从大的方面来说都是相关的。这些年科技的进步也苦了我们这些干安全的。

  首先科技创新会提高技术的复杂度,这就意味着很多系统、软件会出现更多的漏洞、意味着会被人攻击,这就提升了我们防护的难度。

  其次,社交网络、假新闻的流行激发了大众对隐私保护的争论,会让大家的不安全感越来越强。

  而360的定位,其实是相当于给国家做安全方面的智库,当我们碰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可以帮国家有关部门做一些分析,提供一些应对措施的建议。

吴晓波专访周鸿祎 称360回归A股是因为身份敏感

  在这七八年里你拥有了大量的用户基础,那么对于拥有大量用户和基础应用场景的安全公司来说,未来的获利模型会是什么?

  周鸿祎

  首先,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安全获得用户,然后再向用户提供一系列的互联网服务来实现营收。

  其次,我们曾经把安全理解得很窄,仅仅是杀毒、帮用户解决不被入侵的问题,今年我们提出了一个“大安全”的概念,不仅提供狭义的安全服务,同时也提供广义的安全感的服务,将产品从安全做到让用户安心,从而实现盈利。

责任编辑:张宗瑞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