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股份最新消息:董事长杨子善被调查 股价暴跌

自董事长失联后,南风股份(300004.SZ)股价已从11.3元/股跌至3.92元/股,累计跌65.31%。就在近日,该公司又遭遇一劫,公司及董事长杨子善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原标题:董事长失联、债权人围攻,南风股份遭立案调查前路扑朔

  自董事长失联后,南风股份(300004.SZ)股价已从11.3元/股跌至3.92元/股,累计跌65.31%。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形容近两个月的南风股份再贴切不过。就在近日,该公司又遭遇一劫,公司及董事长杨子善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被查具体源自何因尚未明确,但从过往事端来看,或许有迹可循。今年5月3月,杨子善无故失联,之后不久便爆出杨子善和上市公司涉及多起借贷纠纷案,其中有以上市公司名义进行的借款或担保,但南风股份对此声称不知情,一概不予认可。有律师认为,上市公司遭遇立案调查或许与未及时披露此事有关。

南风股份最新消息:董事长杨子善被调查 股价暴跌

  据多位证券维权律师称,目前已有投资者前来咨询维权之事。若南风股份最终被行政处罚,那么投资者索赔无疑是一大压力。且上市公司涉及的借贷或担保纠纷诉讼是否最终需要承担责任,关系到该公司业绩是否受到影响。

  除此之外,南风股份因信息披露不完整、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不完整,被广东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两位实际控制人杨泽文、杨子江父子涉嫌内幕交易被取保候审;主要子公司中兴装备副总经理因涉嫌污染环境罪被公安局逮捕等多重负面消息压顶。

  风雨飘摇中的南风股份最终将何去何从?带着诸多疑问,第一财经记者联系南风股份方面,但被告知,不接受电话采访,只能以邮件方式沟通。但截至发稿,本报尚未收到南风股份的邮件回复。

  被立案调查源自何因?

  根据南风股份6月28日晚间的公告,该公司及杨子善是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此消息公布之后,投资者的索赔行动也开始了,但事实揭露日的认定较为关键,直接关联具体的违法违规事件。

  “正在做预征集,目前有几十位投资者前来咨询维权的事情。”广东奔犇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国华暂定的维权条件是,2018年6月28日前买入股票,并在2018年6月2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股票者,后续将根据监管部门的调查情况调整维权条件。

  而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许峰则认为,根据证券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初步判断,在2018年5月18日之前买入南风股份股票,并且在2018年5月1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南风股份股票的投资者,可提起此次索赔,“具体条件可能根据证监会调查进展修改”。

  许峰告诉记者,他将揭露日初步定在5月18日,是结合了当日上市公司的公告中提及上市公司涉及债务被诉讼、股票下跌等多方面因素,此次立案调查可能涉及上市公司借款或者担保未及时披露的情况。

  在杨子善失联之后不久,便有自称为杨子善的债权人与上市公司联系。据南风股份公告,初步了解到,杨子善除股票质押的个人借款约3.6亿元(未牵涉上市公司)外,还可能存在冒用上市公司名义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的债务金额约3.8亿元 (未经核实)以及其他未牵涉公司的个人债务(具体金额不详)。

  与此同时,南风股份也陆续收到相关案件诉讼保全的民事裁定书。根据南风股份6月22日公告,截至当日,该公司共收到9宗案件的诉讼材料,其中涉及上市公司与小额贷款公司签订借款合同或者居间合同,以及上市公司为杨子善等人借款提供连带担保责任,甚至有诉讼材料显示借款用于南风股份资金周转。

  不过,南风股份却称,上述案件所涉借款均非公司行为,相关借款款项均未进入公司,公司正在准备相关应诉工作,但是,公司不排除被要求及被判令承担责任的风险。“上述案件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尚具有不确定性,最终实际影响需以法院判决为准。”

  一位债权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借款签有正式的合同,涉及上市公司部分所盖公章也是上市公司的公章,材料已向法院提供,是否是上市公司行为,需要等法院判定,“现在处于公示期,我们也在等法院开庭”。

  受诉讼影响,截至6月12日的公布数据,南风股份共有16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实际冻结金额为5039.37万元;共9处不动产被查封。

  除了借贷纠纷之外,杨子善所质押的南风股份股份已全部触及平仓线,因全部股份已被司法冻结,暂不会被强制平仓。不过,南风股份并没有在公告中提及,杨子善质押的股份已被质权方长城国瑞 证券、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通知提前到期且催收。因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完整,南风股份被广东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措施。

  对此,有律师认为,这也有可能是本次立案调查的一个原因,因为涉及到股权稳定性。对于此次立案调查到底涉及何事,多位律师均表示,还需根据证监会的调查情况来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南风股份公告被立案调查的同时,也提示“股票存在被实施暂停上市风险”,若该公司被证监会认定构成重大违法行为,或者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的,该公司将触及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情形。

  坏消息接踵而来

  南风股份遭遇的“黑天鹅”事件并不止杨子善失联风波的发酵, 还有重大资产重组失败、另外两位实际控制人和重要子公司董事长被公安采取强制措施等多重负面消息。而乱象背后的南风股份也每况愈下,命途引人担忧。

  南风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为“杨氏父子”三人,除董事长杨子善外,还有其父杨泽文、其弟杨子江。根据该公司今年5月9日公告,三人合计持有南风股份1.69亿股,占总股本的33.15%,累计质押1.18亿股,占三人持股总数的70.07%。其中,杨泽文现已退休,杨子江于2015年12月辞去董事副总经理职务后未在南风股份任职。

  杨子善幺蛾子频出之外,杨泽文、杨子江近期也被爆出涉嫌内幕交易。6月20日南风股份公告称,杨泽文、杨子江、董事会秘书王娜、下属子公司中兴能源装备有限公司董事长及总经理仇云龙,因可能涉嫌“4·13内幕交易案”被上海市公安局采取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

  而杨子善此前也牵扯内幕交易。根据证监会2015年11月份对自然人吴峰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013年,南风股份全资收购中兴能源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兴装备”)的内幕信息敏感期内(2013年11月8日至11月25日),吴峰与杨子善多次电话联系;同时期,吴峰与倪晓明也多次通话,倪晓明随后操作7个涉案账户开始大量买入“南风股份”并全部成交,频繁交易之后共计获利39.27亿元。

  作为南风股份的重要子公司,中兴装备自2014年完成并购以后便成为业绩贡献主力,在2014年~2016年均兑现业绩承诺。但是承诺的2017年业绩1.9亿元未能达标,这让南风股份2017年的业绩遭遇上市以来业绩最差的一年,3010.07万元的净利润创出上市以来最低值,同比下滑的幅度也为上市以来最大值,扣非后的净利润更是首度为亏损状态,且亏损金额达到2.91亿元,同比下滑逾4倍。

  如今,中兴装备董事长、总经理仇云龙因涉嫌内幕交易被公安取保候审。另外,在今年1月13日,中兴装备董事兼副总经理陈卫平因涉嫌污染环境罪被公安局执行逮捕。在高层频频出事的情况下,南风股份依赖的业绩主力中兴装备还能否在2018年兑现业绩承诺2.38亿元?

  事实上,在并购中兴装备之前,南风股份的“3D打印”概念尤为吸睛。该公司控股子公司2012年投资了1.68亿元建重型金属构件电熔精密成型(3D打印)技术产业化项目。

  但是重型金属3D打印业务至今未给南风股份贡献净利润。在5月2日召开的2017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南风股份董事、财务总监王达荣表示,截至目前,公司3D打印项目暂未盈利。

  今年2月份,南风股份又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拟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以19.8亿元收购山东大海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99%股权,交易对方承诺2018、2019、2020年的累积净利润不低于6亿元。然而,到今年5月4日,该重组也以失败告终。

  在去年业绩大降的情况下,南风股份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亏损1777.67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52.78万元。同时,该公司预测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65%~95%,业绩下滑的原因为去年该公司确认旧厂区资产处置收益及其他共1.61亿元,而今年同期无此类收益。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