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方王东升:要么不做 要做就要做世界的领导者

从一家连亏7年的电子管厂到带领它成长为全球重要的液晶显示产业玩家,这条路王东升跑了25年。王东升表示,企业家要有创业、创新和冒险精神。冒险,不是赌徒心态。“企业家的冒险精神是一种永无止境的学习探索精神,是对不确定性和风险性的担当。”

  原标题:京东方王东升:冒险精神不是赌徒心态

  从一家连亏7年的电子管厂到带领它成长为全球重要的液晶显示产业玩家,这条路王东升跑了25年。

  曾几何时,京东方背负着巨大的“骂名”,越亏越投、越投越亏。京东方创始人、董事长王东升带领团队,以持续的投入、不断的创新,解决了中国“缺屏”之痛,被业界誉为“中国液晶显示产业之父”。

  回顾创办京东方25年的心路历程,王东升表示,企业家要有创业、创新和冒险精神。冒险,不是赌徒心态。“企业家的冒险精神是一种永无止境的学习探索精神,是对不确定性和风险性的担当。”

  显示面板是一个周期性的行业。2017年在面板价格上涨的助推下,京东方市值翻倍;今年,面板价格下滑,京东方承受净利同比下滑的压力。王东升也已从当年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变为满头华发,但他的闯劲依然十足。两三年前,京东方开始向“提供智慧端口产品和专业服务的物联网企业”转型。这一次,他的“冒险”能再次成功吗?

  

王东升

 

  铁剑战略去年已结束

  “我们的理念是‘没有疲软的市场,只有疲软的产品’。不论市场是否景气,我们的产品和技术都能引领潮流,我们的营收和盈利都能稳定增长。我们必须要有这种劲头和底气,以创新进取的实力战胜对手,化市场低谷为成长机会。”王东升说道。

  京东方的迅速崛起,正是好几次把握住了市场低谷的机会,逆周期扩张,实现了弯道超车。

  1992年,北京电子管厂已经连续亏损7年。同年9月,时年35岁的王东升临危受命,担任该厂厂长。1993年4月,王东升带领员工自筹650万元种子基金进行股份制改造,创办北京东方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更名为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王东升任董事长兼总裁。随后,京东方迅速扭亏为盈,1997年在深圳实现B股上市,用5年时间从濒临倒闭到涅槃重生。

  B股上市后,京东方筹到了3亿多港元。有人劝京东方搞房地产。王东升当时想,“我们是中国电子工业界为数不多的专业人才,如果连我们都不想搞工业,谁还去搞工业?”“韩国有三星,日本有松下、索尼。韩国、日本都没有中国大,它们能创造出世界级企业,我们没道理不能。”

  那具体做什么呢?必须有大产业,才能打造一个大公司,王东升选择了显示器件。当时京东方做CRT(显像管)配件,王东升意识到CRT迟早会被淘汰。新的显示技术有LCD(液晶)和PDP(等离子),他从半导体代替电真空的技术趋势判断,液晶将走得更远,于是决定进入液晶领域。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韩国现代集团欲出售从事液晶显示器件业务的子公司HYDIS。看到这一机遇后,京东方迅速抓住,2003年1月京东方宣布以3.8亿美元收购HYDIS,为进入液晶显示行业突破了技术、专利壁垒。随后,京东方派了数百人到韩国HYDIS学习,同时筹备在北京上马一条5代线,把收购的资源转化为自己的技术,并为今后的扩张打下专业人才基础。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当行业因市场萎缩而出现衰退、国际巨头都放缓了脚步的时候,王东升提出了“化市场低谷为成长机会”,京东方由此开始了逆势扩张之路。2009年4月,京东方6代线在合肥破土动工;同年8月,京东方8.5代线在北京奠基,正式开建高世代线。从2009年到2013年的五年间,京东方连续建成五条生产线,一跃跻身全球前五。

  近年来外界对液晶面板产能过剩的担忧不绝于耳。2011、2012年,三星、LG均加大了在OLED面板上的投入,王东升判断大尺寸液晶面板还有机会。京东方2014年12月宣布在成都建设一条6代AMOLED生产线,2015年在福州再上一条8.5代线,并在合肥开工建设全球首条10.5代线,抢占大尺寸液晶面板的制高点。

  “要么不做,要做就做世界的领导者。”王东升回忆道,“人家都说你这是吹牛,但我们制订了25年规划,一直在坚持。第一个五年是进入者阶段,必须夯实基础、扎好根,我们实施了‘扎根战略’。后面每个五年,分别定义为追赶者、挑战者、领先者、领导者四个阶段,对应着四个剑字战略:钢剑、铁剑、木剑、无剑。去年我们铁剑战略结束,我们出货量位居全球第一。”

  从1993年创立到如今,京东方已成长为全球领先的半导体显示巨人。2017年,京东方的液晶显示屏出货量全球占比25%,已跃居全球第一;如果按出货面积来计算,京东方还排在LGD、三星两家韩国企业之后。

  而京东方真正进入液晶显示行业,是从2003年才开始的。这15年来,王东升带领京东方以“激进”的方式不断扩张,实现后来居上。

  即使在2018年上半年全球显示面板业又陷入行业性低谷的情况下,京东方也没有放慢扩张的脚步。为了进一步提升在大尺寸液晶面板和柔性OLED面板上的竞争力,又宣布在武汉上马其第二条10.5代液晶面板线,在重庆上马其第三条6代柔性AMOLED面板线。

  王东升在“京东方创立25周年暨创业创新文化传承大会”上直言,“今年的挑战是巨大的,市场的不确定性、价格下降、竞争更激烈、产能过剩、贸易摩擦等等,不断出现新的情况。其实每年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新情况,市场情况对所有玩家都是一样的。关键要看竞争地位有没有提升。我们要把重点放在提升竞争地位和竞争优势上。”

  王氏定律

  冒险不是赌博。

  京东方持续激进的巨额投资背后,是王东升专业的远见,以及对创新的坚持。

  2004年京东方在中国香港上市遇阻;2005年至2006年,在产业下行周期,京东方又连续亏损。王东升一度备受质疑,压力倍增。但王东升凭借“产业强国”的信念和对产业规律的深刻理解,迎难而上。他坦言:“我们能活下来,成为全球第一,根本法宝就是:对技术的尊重和对创新的坚持。”

  他是一个坚定的技术派。早在京东方大举扩张之前,王东升就已经在思考如何进一步构筑京东方的核心技术战略。他担心,京东方的规模即将起来,一旦技术发生变化就出大问题。

  在不断深化组织架构调整的同时,京东方始终保持着高额的研发投入,加强对前沿技术研发,旗下包括对液晶面板、大尺寸OLED面板、中小尺寸OLED面板和柔性显示的技术研究。可以说,京东方2009年起的第二轮扩张,除了得到各地政府的支持,还是以技术研发为基础的。

  “靠模仿跟着别人走,短期可以,但长期肯定不行。”王东升说,“参与全球竞争的经历让我们深刻地认识到,创新是企业唯一能活下去的路径。京东方到现在还能活下来,因为我们坚持创新。”

  在京东方最困难的时候,一年亏损几十个亿,有人说京东方就别投研发了。对此,王东升表示理解:“我们是上市公司,亏损就会被别人骂,但我们还是一年投了30多个亿。如果不投研发,我们当年可能维持不亏,但是就没有现在的京东方了。我们的研发投入不低于营业额的7%,规模小的时候甚至是百分之十几。正因为我们对技术的尊重和对创新的坚持,我们才有今天。”

  王东升坚信,创新要考虑短中长的平衡,创新也不仅仅是技术和产品的创新,还需商业和管理模式的创新。对于企业来讲,技术创新是基础,“技术行不一定赢,技术不行一定输!”

  王东升本人很注重对行业技术规律的探索,在2010年提出显示产业“生存定律”,业界称为“王氏定律”——若保持价格不变,显示产品性能每36个月须提升一倍以上。这一周期正被不断缩短。

  正是基于这一定律,京东方在品质、成本、效率上不断提升自己的竞争力。从2008年下半年到2010年上半年,王东升以方法论出发,以产业竞争规律为框架,制定了以提升产品竞争力为中心的竞争战略原则。京东方从2010年10月起正式实施“SOPIC”(战略、组织、流程、信息系统和内容控制)的创新变革,从产品导向变为客户导向,从各个工厂单独管理到全球化的协同管理,以保证创新的速度超过市场变化的速度。

  在创新变革的带动下,京东方2012年主营业务扭亏为盈,2013年利润暴增,当年京东方全球首发产品的比例达到了35%。

  2014年业界激烈争论OLED 是否将替代LCD? 2014年6月,他受邀在美国“国际显示周”SID年会上做主题演讲时称,无论OLED还是LCD都是属于半导体显示,OLED在中小尺寸领域将逐渐替代LCD,但在大尺寸领域LCD还是主力,相当长时间会与OLED并存。

  目前,全球显示行业发展的现状印证了当时王东升的预判。王东升解释道:“这和我的经历有关,还有我的背景——我是搞计算机软件出身的,擅长系统设计和数学模型,是系统工程专家;我还是财务出身,财务主要讲利润,我知道利润是怎么出来的。财务专家、系统工程专家再加上产业经历,让我比竞争对手的高管更懂。他们都没有经历过我这样的高低温实验,没有像孙悟空那样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炼过,所以悟性还是不一样。”

  “60岁还属于青壮年”

  在液晶面板之后,王东升又踏上了物联网的“冒险之旅”。

  2015年3月在德国汉诺威电子展期间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王东升就表示“要打赢两场仗”:一方面,京东方的显示器件计划五至七年内要成为世界领导者;另一方面,京东方要加快向“软硬融合、应用整合、服务化转型”的方向转变,以显示和传感技术为核心,构建网络3.0时代的新生态。

  那天的王东升一如往常,穿着西装、戴着眼镜,一讲起技术就滔滔不绝,内心充满着对事业的激情,谈吐儒雅,逻辑清晰。

  2017年,京东方正式提出全新定位——从显示器件企业转型为“为信息交互和人类健康提供智慧端口产品和专业服务的物联网公司”。

  王东升已把显示器件事业群的重担交给70后、80后的年轻一代管理骨干“挑大梁”。他说:“刚刚在合肥投产的10.5代线是标志着我们在LCD显示领域开始从跟跑、并跑到领跑。我们成都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尽管是全球第二条,但是产线里的技术全是我们自主的。但是这还不够,我们不仅要成为并巩固显示领域的世界第一,要主动迎接正在来临的第四次产业革命的挑战。”

  在王东升看来,这是一场以人工智能和基因科技为触发点的,关于硅基和碳基生命系统的产业革命,第一波浪潮是物联网1.0。只有把握住终端产品和专业服务的新机遇,京东方才能从“投资驱动”转变为“价值驱动”,进而平衡显示面板行业周期性的起伏,实现企业持续稳定的健康成长。

  王东升称:“我们现在有三块业务:首先是显示和传感,不仅要进一步提升显示技术的竞争力,而且我们还会在相关传感技术方面有所作为;其次是把显示和传感整合起来,成为全球领先的智慧端口器件与解决方案提供商。多年积累的显示、传感、人工智能等技术应用到一些新的细分领域,为这些相关细分领域提供物联网解决方案,比如阿里的盒马鲜生新零售解决方案,还有数字艺术以及银行、医院、车载、智能制造等解决方案。这就是我们的第二块业务,即智慧系统事业,年营业额已经有20多亿美元了。”

  王东升表示:“我们把显示和传感等技术与生命科技和医学结合起来跨界创新,进入到智慧健康领域,尤其是移动健康,部分产品已经通过美国FDA和中国CFDA认证。我们的目标是——再用十年左右时间,三大业务可以支撑我们成长为营收千亿美元级的世界级企业。”

  “我们明白,从千亿人民币向千亿美元迈进,挑战仍然很大,没有捷径可走,只能坚持创新驱动,不断赢得客户的信任和尊重,才有机会继续成功。”王东升称。

  今年年初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谈及企业家精神时,王东升认为,成功的企业家要过三关:第一是创业关,自己冲在一线,带着团队创业成功;第二关是授权关,培养一批有能力的人,把权力授下去,责任担起来;第三是交班关,无论是什么性质的企业,从本质讲,都是财富创造体系,是社会的公器,不只是个人的。

  “交班不仅是选好人,更是传承好优秀文化、战略机制、运营体系、战斗团队。把这个体系交给下一代,能比你做得更好,为股东和社会创造更大价值,这才是真正成功。”王东升表示,“无论我在不在,京东方整个团队都可以做得很好,这是我最值得自豪的。”

  他坦言:“我去年就到60岁了,但我觉得60岁还属于青壮年。有人问我今后还有什么梦想,我觉得我的身体很好,脑子很敏锐,还有丰富的经验,还可以再创办一两个伟大企业。我甚至在想,这一生中,能不能到火星去退休。忘记年龄,记住梦想,怀着感恩的心,不断学习探索,也是一种企业家精神。”

责任编辑:王宝月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