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维卡币第一案 系全国涉案金额最高打击人数最多

如今的东富镇,已重回平静。只在5月24日,株洲检方对最后 4 名嫌疑人提起公诉的消息,还在提醒人们,小镇刚刚陷入过怎样一场维卡币的疯狂中。这起国内涉案金额最高、打击人数最多的虚拟货币案,被称为“维卡币第一案”。而办案的原点,却始于这座湘东小镇。

  原标题:湖南维卡币第一案:涉案金额150亿 传销账户200万个

  如今的东富镇,已重回平静。只在5月24日,株洲检方对最后 4 名嫌疑人提起公诉的消息,还在提醒人们,小镇刚刚陷入过怎样一场维卡币的疯狂中。

  2015年,当维卡币传入东富镇后,一场金融传销骗局迅速蔓延开来。到2016年,醴陵警方发现小镇参与维卡币传销的人数高达140人。

  株洲警方随后抽调200名干警,组成专案组开始全力侦办。醴陵、株洲两级警方在两年时间里辗转20多个省市,逐步揭开了这张遍布全国的网络,发现国内参与维卡币的传销账户200万个,涉案金额150亿元。目前,警方已抓获嫌疑人119名,暂扣犯罪资金17亿元。

  这起国内涉案金额最高、打击人数最多的虚拟货币案,被称为“维卡币第一案”。而办案的原点,却始于这座湘东小镇。

揭秘维卡币第一案 系全国涉案金额最高打击人数最多

  被维卡币“传染”的小镇

  从湖南醴陵市区向东南方向,不到20分钟车程,就进入了东富镇。依托当地陶瓷、烟花产业,小镇上工厂、企业林立,其中不乏上市公司,在当地做生意或进厂上班,是小镇青年普遍的人生选择。人们的交往,也基于乡土社会的熟人关系而建立。

  两年前的5月29日,当住在镇上北冲村的张有泉在家中被警方带走时,不安和惶恐开始传遍小镇的每一处。

  张有泉做过村会计,在当地颇有声望,他的维卡币账户下线有近30人,从家人、亲戚、同事,到邻居、村民。

  张有泉有一个笔记本,这是他当会计养成的习惯,上面工整地记录着他发展的下线的姓名、维卡币账户的激活码、密码以及金额和对应的级别。维卡币投资有固定的门槛,入门级130欧元,进阶级530欧元,张有泉只习惯用人民币,记录着“入门级,975元……”。他从没见过欧元,却每天和欧元打着交道。

  2015年5月,张有泉从姐夫王鹏那里第一次听说了维卡币,“挣钱快可以成倍地翻”,他记得王鹏的原话。

  王鹏在电脑上给张有泉演示了具体的操作,入门级130欧、进阶级530欧、专业级1030欧,还说除了固定收益,还可以获得推荐奖、对碰奖、代数奖。张有泉第一次拿了3725元人民币给王鹏,表示要买“进阶级”。此后一年里,他先后投资了18万人民币,下线也从他的亲妹妹、亲哥哥、同学,发展到他的岳母和70多岁的父亲。

  “就认为是投资,没觉的是违法。传销卖产品,限制人身自由,维卡币不。”张有泉接受深一度(ID:bqshenyidu)记者采访时说,当看到随着下线人数增加,自己账户上的钱打着滚向上翻时,他彻底信了,“不然我也不会让我父亲把养老钱都拿出来”。

  没多久,东富镇就传遍了:“张有泉靠维卡币挣大钱了。”

  深一度记者采访中,不少张有泉的邻居表示,当时主动找到张有泉,确认他赚了钱后,找他帮忙开户。“很多都没听懂,就知道能赚钱,就让他帮忙开户”。

  邻居、朋友、村干部,一时间,街头巷尾,只要有点闲钱的都跃跃欲试。张有泉为此专门花2000多元买了新电脑,每天登录维卡币网站,交易日里要同时操作几十个账号。“大部分人不愿意管理账号,懒得懂,只管数字(钱)”,张有泉说。

  镇上的兽医陈俊告诉深一度,他除了自己购买激活码,还流行几个熟人一起凑钱买级别更高的套餐,这样收益高。“我自己就和别人合买了一个28万的账号,一共有12个人分收益。”

  在回本了数千元后,陈俊尝到了甜头,不到半年时间,说服家人投资了6万元,并发展了姐姐、表哥、姨妈、叔叔等人为下线。“如果不是事发,我都想辞职专门做这个,6万元是我两年的收入。”

  “我们只认人,不认产品,不是维卡币,其他币也会投。”张有泉的邻居刘凤说,自己当初投完钱后,就等着两年后收益可以翻几倍。

  全国渗透的社交群宣讲

  当维卡币在东富镇以口口相传方式在熟人圈蔓延时,各种宣讲会也在全国范围内如火如荼进行。

  株洲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二大队大队长杨青介绍,醴陵是此次专案的发源地,一共有两个人因组织领导传销罪被公诉,一个是张有泉,一个是同村的王鹏,他们均发展了超过三层级30人以上的下线。

  而王鹏的上线王金鹏(王的外甥),则居住在江西萍乡。

  王鹏在醴陵市居住,开有足浴城,认识人比较多。2016年5月份,他将一些购买了维卡币的下线人员拉进一个叫“oneCoin醴陵阳光团队”的微信群,在群里推广维卡币。

  “不满足只是熟人,我要的是更多下线,产生奖金。”为了发展下线,王鹏组织人员到醴陵官庄水库去玩,向更多人宣讲。仅一年时间,王鹏账户上的下线人数就超过400人,涉案金额400余万。因为案件重大,该案从醴陵市公安局上提到株洲市公安局管辖,并于2016年8月被公安部列为督办案件。

  突破口正是对醴陵王鹏的资金追踪分析。“研判后发现,王鹏的级别其实比较低,尽管在醴陵已是最高的级别。”株洲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李继军介绍,警方通过绘制资金图发现可疑账户,推断账户持有人的作用,从而摸清“维卡币”传销组织的基本架构。60天后,一个涉及全国20多个省市区以及境外国家的跨境网络传销犯罪团伙线条逐渐清晰,而资金流入地主要集中在深圳、东北、北京、上海,这些地方资金流基本都以亿元为单位。

  而不断返场的宣讲会,成为各地发展下线的重要方式。

  58岁的长春人杨千民,在数月内先后辗转吉林四平市、长春宽城区金街、沈阳维卡币工作室现场讲课,内容都是关于维卡币的运行规则、操作流程、理财手册以及如何开拓市场。

  杨千民还创立了天赚系统微信群,方便477名下线在群中交流学习。“如果币拆分了,或者挣到钱了,大家会截图发到群里,只要进来的人,都会羡慕早进场的。”杨千民交代。

  有过直销经验的陆小明更精通此道,他建立了QQ群和微信群,只要对方表现出一丝兴趣,他就会拉人进群,还会重点单线联系,灌输维卡币可以快速赚钱的思想。如果经过一段时间,对方还迟迟没有交费,他会踢出群,再拉新人进来。通过这种方式,他发展了700人,有10个层级以上。

  宣讲会针对的是普通人群,而对于有一定层级的投资者,“维卡币国际大会”的推广形式就会粉墨登场。据多名组织者交代,2014年12月20日,维卡币国内启动大会在哈尔滨举行。2015年5月份,迪拜会议3000名参会者中有1000余人来自中国。2015年10月,武汉举行维卡币学术研讨会。2016年7月,维卡币香港公司举行搬迁庆典。2016年9月30日,泰国曼谷会议举行。

  “每次都能听到比你赚更多钱的故事,每个人都很亢奋。”杨千民说,这样定期密集的聚会,让他想发展更多的下线,驱动自己把资金复投。

揭秘维卡币第一案 系全国涉案金额最高打击人数最多

  暴富后的奢靡与挥霍

  “做维卡币的很多人,都带着暴富的心态,其实资金的控制人根本不是资金的持有者,真正的所有者是组织、领导传销团伙的顶层人员,所以这必然是一个大鱼吃小鱼的过程。”杨青介绍,在警方摸清醴陵线的情况后,以犯罪所得、层级高低等为评判依据,将四类人员列为重点打击“黑名单”。

  第一类是醴陵线全链条组织领导传销罪的嫌疑人,第二类是资金流向频繁、巨大的嫌疑人,第三类是非法获利在100万欧元以上的68个维卡币账户涉案人员,第四类是收受巨额资金买卖“激活码”的嫌疑人。

  在获利巨大的嫌犯名单中,深一度(ID:bqshenyidu)记者梳理发现,犯罪嫌疑人大多有直销的经历,在抽取提成、奖金获得巨利后,也都基本存在购买奢饰品、豪车等挥霍犯罪所得的行为。

  62岁来自天津某厂的高某芳,做过两年保险,后来又做“完美”直销和某卫生巾品牌直销,从2014年9月接触维卡币,到2015年9月收手,下级网络有182层7128个下线会员账号,获利663万余元。高某芳除了在天津购置了房产,还投资了网络黄金、马卡币等。

  长春51岁下岗女工王燕,在获利后花140多万元买了一辆白色路虎,又花100多万买了金饰、手表、衣服供自己穿戴,除了投资股票、房产外,不到一年时间,王燕和她的儿子个人花销近200万。

  前面提到的杨千民,曾是齐齐哈尔市某县教育局退休职工,2013年参与过投资分红返利的“利复利”,后被当地警方定性为网络诈骗。他先后通过发展维卡币下线获得动态奖金,兑换成激活码并销售变现约1400万元,除了投资外,有近300万用于还债以及花销,购买了豪车保时捷卡宴。

  “感觉快出事了,就把刚买的90多万的路虎车75万卖了,亏了20万,又在赌场输掉了11万,其它的开销有几十万。”王金鹏在笔录中说道。警方查明,王金鹏账号下级网络有47层3527个会员账号,盈利200万。

  株洲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四大队副大队长李季介绍,在打击过程中,因为整个传销活动全环节网格化,扩展速度特别快,其中仅两名嫌犯与境内外各传销链条激活码交易量就达到25亿元,这给追索也造成了难度。

  揭秘全球“骗局”网络

  截止到2016年8月,经株洲专案组侦查,维卡币网址现在全球开户总数1077余万个,中国内地开户数147余万个。全球激活码总数达480万个,约158亿欧元;中国内地激活码总数142万个,约19亿欧元,其中已使用的激活码总数76万个,约9亿欧元。

  办案人员介绍,维卡币组织由保加利亚人鲁娅等人建立,并向我国境内渗透。该组织打着“未来世界主流货币”、“第二代加密电子货币”的旗号,声称升值空间大,诱骗他人投资并设立投资门槛,而实际上会员一旦注册不能退会,不能退款,但这些情况并不事先告知,具有很强的欺骗性。

  要成为维卡币会员,须经老会员推荐,缴纳不同级别的“门槛费”,获得相应级别的“激活码”注册。按照规则,每个会员下面只能挂两个下线会员,作为自己左区和右区的起点,每个层级人员由1个发展成2个,2个发展到4个,以此类推,形成金字塔结构,上线会员通过发展下线会员获得回报。

  维卡币盈利模式分为静态增值和动态增值两种。静态模式获取维卡币的周期长,而实际上维卡币也无任何价值,只能在维卡币网站上进行买卖,且每人每日限定交易数额,几乎无法获利,基本用于向网站购买会员的激活码。而动态增值通过发展下线会员来获取不同比例的直推奖、代数奖、对碰奖,奖励的60%进入会员现金账号,剩下的40%被强制要求再次购买代币,即所谓“复投”。

  株洲市局经侦支队四大队副大队长李季举例说明了维卡币的奖励模式:以A介绍B花530欧注册进阶账号为例,B注册成功,A就可以提50欧元的推荐奖,而这50欧元中A只能提现30欧元,另外20欧元会自动兑换成维卡币存入A账号里面。A又发展了C,又可以在C处拿50欧元的推荐奖。

  因为A发展了B和C两个下线,两人又可以产生一个“对碰奖”给A,A就又可以提50欧元的对碰奖。

  如果B再发展了一个下线,B可以拿到50欧元的推荐奖,A又可以在B的50欧元推荐奖里拿到25%的“代售奖”。以此类推,发展的下线越多,A提取的奖励就越多。维卡币网站每周会自动结算奖励一次。

  “现金账号的奖金可以提现,但每次需支付高额手续费,同时设置了诸多限制,因而衍生了另一种获利模式——贩卖激活码。”李季介绍,激活码是新会员加入时必须具备的代码,即每一个激活码被激活意味着该组织新增一名会员,且买卖激活码可以迅速完成套现,低买高卖获取巨额差价,这也成为维卡币传销组织获利的重要手段。

  杨青对深一度表示,虽然维卡币域名在国外注册,创始人鲁娅等人仍在逃,但中国公民参与即是违法,没有什么所谓真盘、假盘之说。

  2017年9月8日,株洲县公安局对首批35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判决,其中两人被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33人获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缓期,并处1万到500万不等的罚金,没收涉案资金13.68亿元。目前,该案第三批最后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移送起诉。(因未终审判决,文中嫌疑人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张宗瑞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