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今见国税总局 称遭7.5亿合同演员夫妇人身威胁

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爆料影视圈存在阴阳合同的一系列言论,在行业内外引起轩然大波。爆料内容除引起监管部门调查之外,影视公司的股价也遭遇重挫。崔永元接受采访时就对媒体直言,他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演员夫妇托人带话“要灭我”。

  原标题:崔永元曝光7.5亿合同细节 今日见国税总局

  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爆料影视圈存在阴阳合同的一系列言论,在行业内外引起轩然大波。爆料内容除引起监管部门调查之外,影视公司的股价也遭遇重挫。6月5日下午4点左右,崔永元出现在中国传媒大学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的一间教室里,针对近期外界关注的一系列话题,向包括网易财经在内的媒体作出回应。

  在采访开始,崔永元就对媒体直言,他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演员夫妇托人带话“要灭我”。尽管媒体一再追问,但崔永元并未透露这对演员夫妇究竟是谁。

  此前,崔永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其手中还有一份“阴阳合同”,是关于一对演员夫妇,两人涉及的金额达到7.5亿,且两人还有“宣发”身份。

崔永元

  在昨日采访中,崔永元曝光了演员夫妇7.5亿“阴阳合同”的细节。他表示,7.5亿合同中,有一笔金额9738万元,这笔钱总共做了三件事,“一个是《大清相国》拍摄总监制的聘请,请的是韩三平。这个很简单,你们可以问韩三平,有没有这回事,他答应没答应过做《大清相国》这部电影的总监制,拿没拿过这笔钱。应该是3000多万,差不多”,崔永元说。

  “还有一个是叫《中南海保镖》这部电影,这部电影他拿走了5500万,5500万是先给李连杰的片酬,约定档期的片酬,这笔非常清楚,因为我见到李连杰了,我跟李连杰谈了这个事儿了,根本就没有这件事。李连杰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这件事,我估计可能今天报出来李连杰才会知道。那等于就是拿着人家的名义在骗,这笔就5500万”。

  “第三个是他要做一个域名,做一个域名说发现已经被别人提前注册了,就要把这个域名拿过来。当时我认为没必要,域名有什么重要的对不对?就像我们开公众号,或者办个报纸,它不是说名字好,报纸就好,公众号就好,而是内容要好,对不对?但是他就坚定的要把这个域名买下来,结果花了1200万。1200万我也不知道这个域名应该值得多少钱,照我感觉,我觉得差不多全中国域名都可以买回来了,就这样,就这三笔就是9738万”,崔永元说。

  采访中,崔永元透露,今日他将与国税总局见面。关于手中掌握的“一抽屉合同”如何处理,崔永元表示上交合同并非其义务,他会审时度势。

  以下为6月5日崔永元采访实录,内容有删减:

  提问:跟无锡市税务工作人员见面,您把哪些资料提供给了他们?有没有进行沟通?您希望这个调查的结论以什么样的方式公开?

  崔永元:这个没什么可回答的,其实就是你刚才说的这些事,我们先确定因为什么事情而来,需要我提供什么样的资料,他们怎么样进入程序,然后调查结果会向全社会公布的。

  提问:现在有哪些合同,比如说所谓的阴阳合同,大概提供了多少份?

  崔永元:这些不能说。

  提问:您昨天说的7.5亿涉及演员夫妇,现在网上大家都猜是杨子、黄圣依,是他们俩吗?

  崔永元:你们愿意猜是你们的事儿,但是我可以给你们补充一个新消息,他今天已经托人给我带话了,要灭我。

  提问:也就是说,您现在人身安全已经受到了威胁了?

  崔永元:起码受到这对演员夫妇的威胁,说要灭掉我。

  提问:所以您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做什么防护措施吗?

  崔永元:这个你想想,像我做这件事,还有转基因的事儿,天天就面对这种流氓、无耻的人的威胁,我都习惯了。我觉得他要想灭你,可能你请什么也没用,怎么躲也躲不开,真的。就等着呗。

  提问:这个7.5个亿的合同,是您抽里里那一摞合同里面数额最大的吗?

  崔永元:不是

  提问:更大的金额是多少?

  崔永元:我把7.5亿里的一些内容告诉你们,你们听一听。这一笔是9738万,9738万是干什么的呢?是干三件事:一个是《大清相国》的拍摄的总监制的聘请,请的是韩三平。这个很简单,你们可以问韩三平,有没有这回事,他答应没答应过做《大清相国》这部电影的总监制,拿没拿过这笔钱。应该是3000多万,差不多。还有一个是叫《中南海保镖》这部电影,这部电影他拿走了5500万,5500万是先给李连杰的片酬,约定档期的片酬,这笔非常清楚,因为我见到李连杰了,我跟李连杰谈了这个事儿了,根本就没有这件事。李连杰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这件事,我估计可能今天报出来李连杰才会知道。那等于就是拿着人家的名义在骗,这笔就5500万。

  第三个是他要做一个域名,做一个域名说发现已经被别人提前注册了,就要把这个域名拿过来。当时我认为没必要,域名有什么重要的对不对?就像我们开公众号,或者办个报纸,它不是说名字好,报纸就好,公众号就好,而是内容要好,对不对?但是他就坚定的要把这个域名买下来,结果花了1200万。1200万我也不知道这个域名应该值得多少钱,照我感觉,我觉得差不多全中国域名都可以买回来了,就这样,就这三笔就是9738万。

  提问:您是如何核查这些合同的?

  崔永元:我现在报的都是我核查过的,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提问:你在核查的过程当中,怎么能够保证这个绝对的,或者相对来说一个好的准确性?

  崔永元:你这个问题特别好我觉得,就是你保证不了的就不要乱说,对吧。我刚才跟你说的《大清相国》、《中南海保镖》、域名,这都百分之百。

  提问:您在网上、微博上会不会自己再报一些,还是只会和税务机关联系?

  崔永元:我一开始在网上报的时候,我不是想弄这个事儿。因为大家老觉得好像我要揭开这个黑幕,什么冰山一角,不是。我就是要找这个刘震云和冯小刚报仇。然后在这个过程中,范冰冰发了个微博,正好撞到枪口上了,然后就跟她撕扯开了。然后我们俩通了电话以后,大家都觉得这个误会,她觉得这跟事她没关,我说我也觉得跟你没关,为什么你要冲上来?她说她跟剧组签的合同,开拍的时候她要发微博,中间她要发微博,拍完了之后要发微博,宣传的时候也要,这是她签的合同,剧组告诉她该发了,她就发了。

  提问:范冰冰发这个微博之前,她其实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崔永元:这是她亲口跟我说的。

  提问:之前网上有说,范冰冰因为这个事情跟你打过电话联系,跟您道歉了。

  崔永元:那是以后,这个事情发生以后,在网上什么阴阳合同都折腾起来了,我们俩才通的话。以前我们没有那么熟,都没说过一次话,就见面点一下头。

  提问:后期您会不会主动自己报这些合同?

  崔永元:我觉得税务机关接管过去的那些,我肯定不管了,跟我没关系了。现在主要就是想报刘震云和冯小刚的,但是现在除了能找到他们的住宅,其他的很少。所以你们能不能告诉业内人士和网友,谁有冯小刚和刘震云的,赶紧给我输送一些,特别需要。

  提问:今天曝光冯小刚在美国的豪宅的图片,是您自己亲眼看到的,还是好心人发给您的?

  崔永元:不用,你们不知道美国、加拿大的规矩,他们所有的住房,没有保密的。你在房地产的网上输进去名字,它就告诉你。而且不光告诉你现在冯小刚的住址,他从谁手里买的,他之前还有谁。哪怕这个房子是一八几几年开始的,第一任的房主都有,它最初交易的钱都有,可能就从3万块钱开始,到现在一直到300多万、500多万,它全有。因为在美国,这个不是保密的,它是透明的。

  提问:我今天看新闻说,您手里有可以足够让《手机2》停播的料,这个消息属实吗?

  崔永元:属实。不用都放出来,现在就应该停了。只要一个演员出问题,这电影就完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一说,所有影视公司的股票都绿了。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现在上马的这些项目,通过审查的这些项目,都在拍摄的这些项目,只要里面有一个人出事就完了。

  提问:您的最终诉求是什么?

  崔永元:就是要让他们完蛋,要让冯小刚这辈子不能再拍烂电影,这个刘震云不能再写这个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能再以侮辱别人尊严的方式来挣钱。

  提问:对行业的诉求呢?现在更多的关注到行业的什么?

  崔永元:我对这行业没什么兴趣,它爱怎么样怎么样。我其实比较心疼的是那些股民。因为当时它(股价)绿了,人家告诉我说,一天就损失了一百多个亿,我特别高兴。后来他说你知道这是谁的钱吗?我说不是冯小刚的钱吗?不是,他说那是那些散户的钱。哎哟,我就觉得特愧疚,这个你看受我们这个牵连了,怎么能让老百姓挣那么一点钱,不容易,怎么在这儿又亏损了。但是我们的良心在这儿呢,我们也不能帮助他再把股票弄起来呀,是吧。他这个确实不干净嘛,就是这么回事。以后大家买股票的时候,听说这人有毛病,品德不行,千万别买他的股票,这哪有谱儿啊这个。

  提问:您说品德不行是指冯小刚,还是指王中军,还是刘震云?

  崔永元:都不行,对。

  提问:您刚才说对《手机2》这个事儿,能足够多到让它能停的话,是因为演员的问题还是说背后财务有一些问题?

  崔永元:问题多了,为什么他们现在一声不吭呢,就是在解决这些问题呢。如果要有一点问题,或者那点问题能摆平,他都不会像现在这么怂,以我对他们的认识。这哥儿几个当时弄的电影半壁江山了就觉得,他一挥手,他一跺脚,那好,整个电影界都得晃荡的。谁见过他这么怂啊,你们见过吗,对不对?那不就是一身的毛病嘛。

  提问:包括刘震云、冯小刚以及华谊,到目前为止网上他们都没有公开来回应过这件事情,或者做正面的回应,您怎么看他们目前没有回应?

  崔永元:我不管怎么看,我也不会认为他们文明。

  提问:其实反而是…

  崔永元:我觉得就是吓的。

  提问:他们有私下里跟您接触吗?

  崔永元:没有,因为跟我私下接触没用,我这个人的性格就是,你私下跟我接触,我也公开报出来。

  提问:目前华谊兄弟等一些影视公司纷纷辟谣澄清说,没有签订过类似的阴阳合同,对此您怎么看?

  崔永元:你要听这个,我跟你说,那全中国就没有一份阴阳合同。

  提问:我希望了解到您给的这些素材材料里面,有没有涉及到哪些上市公司。

  崔永元:不知道,因为我不炒股票,我不懂这个。我还不知道像华谊兄弟是上市了呢,那么个破公司怎么上市了?说明我们这个审查制度都有问题。它凭什么上市啊?那个人都一点谱儿都没有,自己都说天天会喝大,喝大了说什么都不知道。这公司还上市呢?你们还敢买它的股票呢?

  提问:刘震云有哪些您认为的劣迹?

  崔永元:我觉得这两件事就够恶心的了,因为他是作家,你不知道像我们这个年龄,60年代出生的人,对作家的那种尊敬和崇拜。我们做梦都没梦见过说有一天,我们自己写的字会被印成铅字,白纸黑字的印成铅字,我们都没想过这样的事。所以我们特别尊敬作家,刘震云又是作家里面很不错的一个作家,有自己独立风格的作家。所以我们以前对他,我个人以前对他那个尊敬,几乎都到了崇拜的程度,是这个样子的。

  就是愿意听他讲话,愿意有各种机会坐下来跟他聊天,愿意向他请教,是我们很尊敬的一个老师。最后这么臭不要脸我觉得,这真是冲破了我们的底线,让我无法再对你尊重了。我觉得他现在的这个恶劣表现,要比冯小刚恶劣多了,因为冯小刚从来就没有好形象,在这个观众面前,在这个圈里,对不对。刘震云你是作家呀,你不管怎么样你是作家呀,哪个作家敢这样啊,对不对?

  我现在认识的作家非常多,非常好,余华、毕飞宇都是我们的好朋友,人家哪个不是作家的样子啊,哪个作家是这个样子啊?你(刘震云)给整个作家队伍都丢人,我觉得。

  提问:现在这件事已经超出你的预期了吗?

  崔永元:对,完全跟我想象的不一样。而且现在,大家关心的这个事,问的这事,都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不关心这些事。我只关心像刘震云、冯小刚这些人,是不是从此不能执业,是不是他们得需要改邪归正,不能再随便想侮辱谁侮辱谁,用侮辱人的方式挣钱、得奖,不可以这样了。

  提问:家里人会担心吗

  崔永元:我家里人都已经因为这些都不知道承受了多少压力,从第一次《手机》,到跟方舟子干,我们都为此要搬家。我们家里经常收到恐吓信,我女儿都不高兴了,觉得我怎么,怎么我就成你女儿了,家庭没法儿有正常的生活。现在好不容易踏实了,又来了。

  提问:他们恐吓您了,您为什么不愿意公布他们的名字?

  崔永元:我不公布名字,就让好多心里还有这个想法的,都认为我已经发现他们了。

  提问:您觉得这一系列的事情,能够对税收制度起到决定性的改变吗?

  崔永元:要有我也不敢说这是我的功劳,我觉得肯定会有变化。昨天我在跟记者描述的时候,说的非常准确,你记住我说的两点:一个是我觉得这个税收制度如果你认为不合理,你要想办法去提出你的想法,改正、修正这种不合理,而不是去犯法。在这个法律没有修改之前,你只能执行,这是第一。

  第二,我说我希望大家在调查的时候,无论个人所得税,还是企业的增值税,都要有一个很细致的调查。因为我见到每一个企业我都会问,我说如果你们合法经营,遵守所有的法律,你们能挣到钱吗?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第二个就是说,你们的利润能保证你们能延续的进行吗?我都要问这个问题。如果说大家都觉得,我们的税法、工商管理有问题,你不偷税漏税就活不下去,然后大家还忍气吞声,用偷税漏税的方式让自己前进,那你何必呢?你为什么要去冒那个风险呢?现在有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有政协委员,有各种反映的渠道,听取民意的渠道,你应该把这个反映过去。

  如果税法什么的有问题,一定要趁这个机会,大家讨论,解决、修改。让大家理直气壮的去挣钱,理直气壮的去消费。

  提问:今天不是正好地税已经介入调查了,您接下来还会不会公布一些手上的资料?崔永元:我觉得没必要了。在我这个渠道没必要了,就是可能配合这个国家税务局和地税局的调查工作,他们需要什么,我会提供。我觉得双方都是很文明的,他们也在征求,他们也不是在逼着你把你们家抽屉背着来。没有人说这个话。所以说他们希望看到什么,也是问你这个是什么渠道来的,你这个是真实的吗?我跟他讲了我这个什么渠道来的,哪些部分我可以用我的信誉担保是真的。哪些部分只是我的猜测,这是一个调查方向的一个判断,或者说他们可能会有什么勾当,这是我的想法,我都跟人家描述的非常清楚。

  提问:崔老师,这些天来,您觉得您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呢?

  崔永元:就是累,累死了,都没有时间睡觉,电话天天都是热的,滚烫滚烫的,不停的充着电,不停的接电话。

  提问:能睡着觉吗?

  崔永元:就是吃安眠药嘛。

  提问:您一天能睡几个小时,这一段时间?

  崔永元:少的时候就三四个小时,多的时候有那么五六个小时,躺的时间很长,但是睡不着。现在电话也不敢关了,万一哪个人找你,急的火上浇油的那种,然后打电话打不通,或者你不接,他在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说咋整,都是速回电。我都多少年没见这东西了。

  提问:刘震云和冯小刚,您还有原谅他们的这个空间吗?

  崔永元:当然了。这是最好的结果。

  提问:怎么样才可以(原谅)?

  崔永元:我觉得就是他们重新做人。因为第一次就是他们道了个歉。冯小刚一次都没道。刘震云道了三次歉,这事就过去了,我觉得我就可以了。这次我已经明确说了,你再想这么过去,不可能。你再假模假事的道个歉,跟我盘盘道,然后你脑子里已经构思《手机3》了,这次不能这样做了。这次一定要让公众看到,你们想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提问:对于您之前提到的,涉及到的某位明星,或者是其他的艺人,被牵扯进来的公司接受调查这件事情怎么看?

  崔永元:我这么说吧,因为我转基因的事被封杀了好长时间,所以我就没有收入。如果我要是有收入,有很多收入,是不是禁得住地税查,我心里也没底。换句话说,现在的很多影视明星,他们的收入非常多,但是并不是他们自己在打理,他们可能有一个倾向,这个钱给我妈,那个钱寄给我姥姥,那个钱捐给福利院,他有可能下这么个指示,他的工作团队,或者是律师团队,他们来操作。我觉得很多影视明星,他们对团队的观察,团队是不是专业,我估计可能都没这个水平。你可能把财务报表放在他桌子上,他可能都看不出来有问题,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把财务报表放在我桌子上,这么复杂的,我只能告诉你,他说的这几笔没有,这个我知道,因为我调查了。其他的财务报表能不能看出问题来,我也看不出来,就是这么个情况。

  经纪公司做的这些账目,我们的收支账目什么的,能不能请第三方公司来给你做审计和监理,这样可能就会特别安全。

  提问:您觉得这种方式是规避,或者是杜绝阴阳合同的一个比较好的方式吗?

  崔永元:这个有两种,一种是合理避税,一个是逃税,避税可能还能展示一点你的聪明,小聪明,逃税,那你就犯法了,是这个意思。所以专业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公司,他不会帮你做假账什么什么的,如果他觉得你这笔钱不应该收,或者是这个合同不应该这样签,他绝对给你打回来。

  提问:有没有同行业的人,最近联系您,就是站出来想跟您在同一战线的。

  崔永元:没有。其实我最近还真的跟几个人聊过这个事。我个人也认为税法有的表述有问题,或者说有点含糊。就像大家移民一样,你看李嘉诚办公司,你不就能看明白吗,他为什么要到维京群岛,就是因为没有税。但是他这个叫合理避税。但是你要在中国办公司,你还不交这个税,就叫偷税了。这样看上去好像特别没有道理,但是同时我们可以问一个问题,你的税定的合理吗?我们在这儿辛辛苦苦地干,不管我们挣多少钱,如果你说要交的税我们全交完,利润等于零,或者利润一毛五,这当然就不合理啦,其实我们最近对这个交流得非常多,我也希望得到特别具体的数据,然后我们来分析,来把它算出来。

  你看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在“两会”上就是一个特别争议的焦点,从多少钱开始,我认为现在就是低,就是应该升高。

  提问:之前您说阴阳合同的事,昨天周一大部分上市公司股价都绿了,不知道这个过程中有没有上市公司的人给您打电话,希望您不要继续说下去,股价还得往下降。

  崔永元:就我这脾气你觉得谁敢说?直接就登出来了,他不敢说。对于我而言,我看那些绿了的公司,再拿合同对,来印证是不是跟他们有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个是真是假。

  提问:您怎么看待天价片酬问题,您希望这次举动能限制一下高片酬吗?

  崔永元:你要让我说,我们给点儿面子说就是“黑色产业链”,不给面子说就是“黑社会”,为什么?是因为院线说“你不请这个人我就不给你排片”,电视台说“你不请这个人我们就不买你的片子”,我们也不知道电视台买片子,这些大叔和大妈跟他是啥关系,有没有利益关系。如果是我小姨子演的,我也可以说,你不请她,我们电视台就不买你这电视剧。你给小姨子的钱,小姨子就会分我一部分,会不会有这个利益链条?

  还是说就是那几个小鲜肉,让各地买电视剧和电影院院线那些大叔大妈痴迷得不行,他作为一个院线管理人每天都想弄一把椅子,就看他,高兴。

  这是市场造成的链条,你现在用李雪健、李保田、孙海英,用这些老艺术家,大家就是不买账,不买票,片子都不排。你问怎么看这事儿?我认为完全就是黑色产业链,电视剧都按照他们的做法,你说找谁就找谁,就拍了,收视率照样没有。

  然后电视台又出幺蛾子,我给你一部分钱,这个收视率要达不到,剩下的钱我就不给你了,那怎么办呢?制作公司就得拿钱买收视率。以前20万就能买到收视率,我那哥们儿还天天跟我吹牛,我说你们这都是纵容恶人,以后你就会玩不起的,最近见到他就玩不起了,已经40万了,40万一集呀,买收视率。你就算吧,现在一般电视剧多少集?

  提问:40多集,有的七八十集。

  崔永元:如果70集你说得多少钱?3000万,光买收视率就3000万,这跟什么都没关系。

  提问:这个产业链没有办法改变,无懈可击了吗?

  崔永元:就是没有人站出来揭它,只要有人站出来揭它,揭一个死一个。比如买收视率,从谁那买的,谁能控制收视率,他能拿这个收视率赚钱?我跟你说死定了,最轻最轻无期徒刑。

  提问:您说范冰冰属于误伤,您矛头一开始是指向刘震云和冯小刚的,但是这次等于因为这个误伤而导致税务部门的介入,您担不担心因为这个误伤有可能造成她步毛阿敏和刘晓庆的后尘?

  崔永元:反正出现这种情况,我不能说高兴,这肯定是不好的。刚才我已经说明白了,这件事儿是报私仇,只有刘震云和冯小刚倒霉了,我才高兴。其他任何人倒霉了,我都不高兴,我都认为是受牵连。但是这个取决于他们自己的干净程度,因为没有办法,到这个时候不是我能控制的了。我能让税务局不去查?我去跟他们说情,让他们手下留情,我哪有这本事啊?

  提问:您这个举动揭开了影视圈的冰山一角,您还会继续吗?

  崔永元:这本来就应该是国家有关部门管的事儿,这跟我就没关系。我就希望国家有关部门把刘震云、冯小刚这事儿也接过去,我就该干嘛干嘛了。

  提问:您之前说过地税查这个比较大,您今天跟他们接触以后,您觉得他们有这个能力查这个事吗?

  崔永元:难度比较大,是因为这些明星的公司分布在全国各地,你可能,无锡只能查无锡的,你查不着北京的,北京的查不了上海的。但是其实很多事千丝万缕的扯着呢,牵扯到好几个省市。

  提问:如果想查还是能查?

  崔永元:挺费劲的,联合工作,如果想查,希望大家把刘震云和冯小刚好好查一查。

  提问:那个阴阳合同那一抽屉的话,您现在是上交了多少给税务局?

  崔永元:那不能说。

  提问:除了您目前的无锡地税局和您联系,还有没有其他的税务机关或者相关机关联系您?

  崔永元:国家总局的。

  提问:国税局也联系您了?

  崔永元:应该是明天见面。

  提问:接下来您准备怎么处理剩下的那些合同?

  崔永元:我觉得这不是我的义务,我要审时度势,我要看情况,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些真假。因为你给了税务局,就现在这种保密情况,我今天给他,明天网上全知道了,对不对。

责任编辑:王宝月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