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山东 > 正文

山东金泰被控业绩涉嫌造假 借黄金保壳牵出连超家族

更为重要的是,订单突然降临之前的2013年,因此前连续3年亏损,山东金泰正被进行退市风险警示。退市危机下的山东金泰,依靠黄金珠宝贸易销售“扭亏为盈”,并因此“摘星脱帽”,成功保壳。而这些神秘黄金贸易订单则牵出连超家族。

  原标题:山东金泰为保壳涉嫌业绩造假 背靠黄光裕家族

  香港,粉岭安居街21号粉岭工贸大厦5楼3室——不足十平米的狭小办公室,被上市公司山东金泰披露为其黄金珠宝贸易大客户“明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明科股份”)的所在地。一名中年男子警惕的打开玻璃门:“这里没有明科股份公司。可能是以前在这里的公司吧,我们不做黄金珠宝贸易。”

  距离香港粉岭工贸大厦22公里的深圳盐田沙头角保税区,深圳雅爵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雅爵贸易”)的办公室大门紧闭;门前告示显示此地空置已久。山东金泰披露的数据显示,雅爵贸易有超过8000万美元的黄金珠宝货物,通过山东金泰倒卖,流向了位于香港粉岭工贸大厦的明科股份。

  像明科股份、雅爵贸易这样的客户和供应商,是支撑起山东金泰黄金珠宝业务的关键。尽管最近一年业绩呈断崖式下跌,但黄金珠宝业务之于山东金泰意义非凡。

  2018年4月,山东金泰披露其2017年年报:实现营收2485.87万元,同比下降91.4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亏损636.58万元。业绩断崖式下跌的原因是“因美元加息导致国际黄金价格波动较大,基于风险控制,公司减少了黄金珠宝贸易业务交易”。

  自2013年突然降临、与主营业务毫不相干的倒卖黄金珠宝的业务,曾为山东金泰这家自2001年上市以来长期业绩低迷的公司,带来过长达四年的巨额营收,并使其保持盈利。

  

清流

 

  

清流

 

  更为重要的是,订单突然降临之前的2013年,因此前连续3年亏损,山东金泰正被进行退市风险警示。退市危机下的山东金泰,依靠黄金珠宝贸易销售“扭亏为盈”,并因此“摘星脱帽”,成功保壳。

  网易清流工作室独家调查显示,让山东金泰成功保壳的黄金珠宝业务大有蹊跷:在“以销定采“的模式下,部分订单实际为“自买自卖”,即合作伙伴既扮演供应商,又扮演客户;部分曾被披露贡献上亿元营收的客户,真实经营状况疑点重重;另有一家签订上亿元合同的客户,则在实地走访时既否认与山东金泰黄金贸易负责人相识,亦否认采购行为。而在这些神秘的黄金贸易订单背后,因涉嫌洗钱而牵涉黄光裕案的“公海赌王”连超家族的身影,逐渐浮出水面。

  部分订单涉嫌自买自卖

  位于香港粉岭的明科股份,是山东金泰2016年第一大客户;位于深圳沙头角保税区的雅爵贸易,是山东金泰2016年第一大供应商。

  

清流

 

  山东金泰公告披露的2016年前五大客户和供应商情况

  根据上市公司披露的“以销定采”模式,双方正是以山东金泰在香港的黄金珠宝贸易运作平台“金泰国际”,完成了整个交易链条。尽管金泰国际并不进行任何加工,亦不提供任何运送服务。

  

清流

 

  一个叫“王树财”的人士,可能揭开“雅爵贸易——金泰国际——明科股份”黄金珠宝贸易链条的另一层关系。

  香港企业查册中心的档案显示,2011年,一个叫做覃金梅的深圳人士,在香港创办成立明科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8月,一名叫做“王树财”的湖北十堰人士成为明科股份股东,并担任董事;三个月后的2015年11月,明科股份与山东金泰签订黄金珠宝采购合同,订单金额高达8614.58万美元。

  网易清流工作室实地走访雅爵贸易公司,在其大门外获得一份签署于2018年2月的告示显示,雅爵贸易公司同样有一位名为“王树财”的人士担任管理人。除了该告示外,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系统亦显示,“王树财”在多家雅爵贸易关联公司任职。

  由“王树财”任职的雅爵贸易公司,为何要通过金泰国际这一既不进行加工,又不提供运送服务的中间商,将价值超过8000万美元的黄金珠宝货物,销售给由“王树财”全资持有的明科股份?这是否意味着,流经金泰国际的黄金珠宝订单,实则为即扮演供应商又扮演客户的合作伙伴“自买自卖”的行为?

  雅爵贸易公司的“王树财”没有回应网易清流工作室通过电话发出的多次置评请求。该人士电话多次接通后挂断,随后关机。

  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山东金泰2016年其他客户与供应商之间。

清流

 

  卡尼珠宝为山东金泰供应商,翠福珠宝为山东金泰客户。实地走访显示,两者为关联关系。

  深圳市萃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下称“萃福首饰公司”),在2016年度为山东金泰贡献7099.46万元的销售金额,位列第二大客户。结合公司披露的历年重大合同公告、年报,以及“以销定采”模式下“供应商-客户”可一一对应的情形,萃福首饰公司该笔贸易,与当期第二大供应商“上海黄金交易所”以及第三大供应商、提供委托加工服务的“深圳卡尼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下称“卡尼珠宝公司”)的供应金额基本对应。

  但网易清流工作室实地走访的结果显示,客户萃福首饰公司,与当期为山东金泰提供委托加工的供应商卡尼珠宝公司位于同一个经营场所,公用珠宝展厅柜台收银处。

  萃福首饰公司注册信息中显示的“翠福首饰”商标字体、logo、英文名均与上述走访现场展示的“翠福首饰”一致;经两家公司工商档案信息确认,萃福首饰公司历史股东“黄钦坚”,与卡尼珠宝现任大股东、执行董事“黄钦坚”为同一人;萃福首饰公司现任大股东周晓鹏,与卡尼珠宝“黄钦坚”在商业上有多处交集。同时,萃福首饰公司对外投资有一处黄金加工厂。

  同处一室的“萃福首饰”与“卡尼珠宝”,为何要跨越千山万水,通过远在山东济南的上市公司山东金泰,达成黄金珠宝贸易?

  部分客户经营状况成谜

  除了2016年因交易所问询函披露前五大客户和供应商信息外,山东金泰2013年、2014年、2015年、2017年,均未曾在其年报中披露前五大客户和供应商信息。

  网易清流工作室结合公司披露的重大合同公告、年报,以及“以销定采”模式下“供应商-客户”可一一对应的情形,梳理出2013-2016年山东金泰供应商与客户的具体情况,以及贸易金额。

  

清流

 

  但无论是实地走访,还是调取的相关财务数据报表或档案资料,均显示山东金泰黄金珠宝业务不同程度上的异常现象: 除了前述合作伙伴涉嫌“自买自卖”之外,部分曾被披露贡献上亿元营收的客户,真实经营状况疑点重重;另有一家曾签订上亿元合同的客户,则在实地走访时既否认与山东金泰黄金贸易负责人相识,亦否认采购行为。

  新加坡SUPERIOR GOLDSILVER AND JEWELLERY PTE LTD (下称“新加坡SGAJP公司”),是山东金泰开展黄金珠宝贸易的第一个客户,也是涉及贸易金额最大的客户。与之对应的供应商为深圳市国君珠宝金饰有限公司(下称“国君珠宝”)。

  2013年11月至2014年12月,金泰国际分别5次与国君珠宝签订总价值约4.05亿的美金黄金首饰和金镶玉首饰采购合同。与之对应,2013年12月至2015年1月,金泰国际先后5次与新加坡SGAJP公司签订总价值约4.095亿美金黄金首饰和金镶玉首饰销售合同。(注:SGAJP公司2016年因业务调整,与金泰国际有3047.37万美金合同终止履行,相对应金泰国际与国君珠宝有2947.45万美金合同终止履行)

  根据此前山东博翰源律师事务所对上述新加坡SGAJP公司与山东金泰黄金珠宝贸易的核查,山东金泰开展该项贸易是“经香港商会朋友推荐,公司认为金镶玉产品在东南亚市场看好,未来会有较好的发展机会,加之公司的原董事郭大鸿在珠宝贸易方面有一定的经验”。

  新加坡SGAJP公司成立于2013年6月13日,穿透后实际控制人为东南亚华侨、棕榈油出口商林东洋。该人士公开的信息未见从事与黄金珠宝相关贸易;网易清流工作室亦未找到SGAJP公司除了与山东金泰签订订单外的其他中英文经营活动信息。

  网易清流工作室获得的新加坡SGAJP公司财务报表显示,该公司仅向新加坡官方提供了两次财务数据,其一会计年度为2013年6月13日-2014年6月30日,营业总收入为4.998亿美元,税后利润38.8万美元;其二为2014年7月1日-2015年12月31日,营业总收入为4.474亿美元,税后利润亏损38.6万美元。新加坡审计机构对两份财务报表出具的均为“无法表达意见”的审计意见。

  

清流

 

  

清流

 

  一位财务业内人士阅读上述财务报表后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评述:“流动比波动极大(基本推断大量现金进出),但运营利润率和净利润奇低,不像是真实贸易。批发类贸易毛利润起码3-5%,净利润率必须大于1%,不然天下没有傻瓜做这样的生意。“

  更为蹊跷的是,网易清流工作室实地走访上述贸易位于深圳水贝的供应商国君珠宝。该公司两名人工作人员称,该公司并不生产金镶玉饰品。

  深圳市宝瑞莱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下称“宝瑞莱珠宝”)和位于香港的金福正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下称“金福正珠宝”)是金泰国际开拓的第2个供应商和客户。2014年9月,金泰国际与宝瑞莱珠宝采购价值为5604.55万美元的金镶玉首饰/吊坠。与之对应,2014年9月17日,金泰国际与金福正珠宝签订销售合同,约定向金福正珠宝完成销售总价值为5773.19万美元的金镶玉首饰/黄金吊坠。

  与新加坡SGAJP公司相似,向山东金泰采购了5773.19万美元的香港客户“金福正珠宝”同样经营状况成谜。

  网易清流工作室实地走访山东金泰披露的“金福正珠宝”位于红磡民乐街所在地。该址实际上为另一家名为“宝树珠宝”公司所在地,宝树珠宝公司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确认:“我们公司在这里有十多年了,没有听说过金福正公司。”

  

清流

 

  山东金泰披露的“金福正珠宝”所在地,实为其他公司。

  金福正珠宝登记在香港官方的最新地址为铜锣湾一秘书公司。该秘书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自称为金福正珠宝在香港的联络人,其透露金福正公司在深圳有工厂,但拒绝透露是否在香港有实际经营场所。

  香港企业查册中心的资料显示,一名为孙建厂的人士一直担任金福正珠宝公司董事,而该公司创办股东为深圳亿宝隆珠宝首饰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下称“亿宝隆珠宝“),后变更为一名孙姓人士。网易清流工作室掌握的信息显示,孙建厂为亿宝隆珠宝公司的创办人。更为重要的是,孙建厂曾为前述卡尼珠宝黄钦坚旗下公司员工。

  颇为巧合的是,在前述2016年度卡尼珠宝及其同处一室的萃福首饰公司与山东金泰达成合作之前,卡尼珠宝原本与山东金泰有一项更大的贸易合作。

  2015年12月21日,金泰国际曾与卡尼珠宝签订价值8468.56万美金的黄金首饰采购合同, 并与金协贵(香港)有限公司(下称“金协贵公司”)签订8803.39万美金的黄金首饰销售合同。因未协商一致,这两笔交易于2016年12月19日宣布取消。

  而网易清流工作室实地走访金协贵公司位于香港太子所在地。该公司工作人员向其老板确认后回复称:“我们公司不向大陆公司采购黄金珠宝首饰。我们老板说,不知道金泰国际这个公司,也不认识郭大鸿。”

  黄金珠宝业务背后隐现“连氏家族”

  郭大鸿,是为山东金泰运作巨额黄金珠宝订单的子公司金泰国际的操盘手。

  山东金泰官方披露的信息称,郭大鸿从事黄金珠宝业务已有10年之久。在任职金泰国际前,郭大鸿曾担任山东金泰董事6年时间,并历任深圳绿科鞋业、深圳通利达实业和深圳田富世纪实业3家公司总经理职位。

  除了未能查询到工商资料的深圳田富世纪实业外,郭大鸿公开履历的职业经历与黄金珠宝并不相关。但网易清流工作室调查的结果显示,郭大鸿与曾名震一时的连超(连卓钊)身后的“连氏家族”存在关联。在连氏家族分枝繁复的资本版图中,黄金珠宝贸易业务是其中之一。

  连超,绰号 "公海赌王"。早年,凭借赌场"叠码仔"赚到第一桶金的连超,经营着公海赌船"海王星"号,曾与黄光裕、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和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等人私交甚笃。2008年,连超因涉黄光裕案被拘,后以自由之身返港,自此隐匿。但连氏家族并未销声匿迹,近年一直悄然布局内地生意,相继设立了数十家公司,并进入A股市场。

  而以连氏家族为圆心,不止郭大鸿,山东金泰实际控制人黄俊钦、山东金泰黄金珠宝业务最大供应商国君珠宝等,均与连氏家族相关人士、相关公司产生关联。

  

清流

 

  与“郭大鸿”同名人士曾在3家“连氏家族”相关公司任职或曾经任职。比如,深圳市南海供应链金融股份公司(下称“南海供应链金融”),2014年5月至2015年12月,“郭大鸿”在该公司担任董事一职。

  连氏家族相关人士“连松育”为南海供应链金融股东之一,2014年10月,连松育作为南海供应链金融董事长出席了一场签约合作仪式。连松育还是上市公司特尔佳(002213.SZ)董事长,特尔佳第一大股东深圳创通佳里投资法人代表为连超兄长连卓明之女连宗敏,连卓明亦担任该公司董事。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南海供应链金融的大股东“黄志勇”是山东金泰黄金珠宝业务最大供应商国君珠宝的关键人物。公开资料显示,黄志勇于2000年组建成立国君珠宝。目前,黄志勇担任国金珠宝一子公司法人代表。

  除此之外,黄志勇亦与山东金泰另一个供应商卡尼珠宝有交集。黄志勇担任董事长的深圳市珠宝贷互联网金融公司,股东之一便为卡尼珠宝公司。

  而在实地走访中,网易清流工作室还发现连氏家族相关人士连松育,旗下另外两家公司与金泰国际及山东金泰实际控制人黄钦坚旗下新恒基集团的亲密关系。

  香港九龙湾宏光道1号亿京中心A座19层B室,是金泰国际登记的办公地点,也是新恒基控股集团办公所在地。其隔壁A室办公室属于金利丰集团(香港)有限公司,连育松为该公司董事长,在这家公司办公室门口张贴着一个白色告示,上面称:“来访客人请往B室”。

  

清流

 

  此外,在深圳福田区卓越时代广场22层,连松育旗下广东嘉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办公室内,该公司与新恒基集团(TOWERCREST GROUP)的招牌并排悬挂在前台背景墙上。

  

清流

 

  此前曾因黄光裕案而满城皆知的连氏家族与黄俊钦存在何种关联,其又在山东金泰黄金珠宝业务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山东金泰针对网易清流工作室针对上述情况发出的置评请求回复称:“公司于2014年7月31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披露的国泰君安恢复上市保荐书及核查报告、法律意见书对山东金泰黄金珠宝贸易业务情况及与供应商、客户的合作情况均作了相关核查说明;此后的公告中,山东金泰对供应商、客户的合作情况也均予以披露。”

  山东金泰审计机构“山东和信会计师事务所“没有回应网易清流工作室就上述情况发出的邮件、传真置评请求。该会计师事务所电话无人接听。

  山东博翰源律师事务所负责山东金泰法律顾问事宜的季猛律师称,关于上市公司的问题需要联系董秘办,而另一负责律师王宗军的电话无人接听。

  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高级合伙人胡良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审计有着自身的行业规则和指引,必须按照行业内部的规则审计尽职尽责。如果故意或过失造成审计报告虚假记载,被证监会处罚,应该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如果故意造假,还可能存在刑事、民事或行政责任,视具体行为情节而定。

责任编辑:王宝月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12月10日,福州中院授予了高通针对苹果公司

12月6日早间,据加拿大媒体报道,华为公司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