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集团:网文界走出青衫磊落独角兽 市值已超500亿

这家靠帮助网络写手“成就名利”的“独角兽”企业,在成就众多写手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2017年11月8日,阅文集团在港上市,目前市值超过500亿元人民币。作为网络文学第一股,“慢”公司阅文集团的崛起,其实是互联网江湖的一个缩影。

  原标题:阅文集团:网文江湖走出青衫侠客

  “写作改变命运”,走进阅文集团位于上海张江的总部,一面面网络写手赠送的锦旗引起了上证报记者的注意。这家靠帮助网络写手“成就名利”的“独角兽”企业,在成就众多写手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2017年11月8日,阅文集团在港上市,募集资金约80亿港元,目前市值超过500亿元人民币。作为网络文学第一股,“慢”公司阅文集团的崛起,其实是互联网江湖的一个缩影。

  网文界走出“独角兽”

  阅文集团联席CEO梁晓东的办公桌对面挂着一幅画,画中有字:“三十河东 三十河西 韬光砥砺 天化玄机”,这是阅文集团上市庆功宴上保荐人团队送给阅文的礼物,和阅文所在行业的玄幻色彩遥相呼应。而在阅文的大IP 《斗破苍穹》里也有一句类似的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现在谈起阅文,业界都知道诸如《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择天记》等热门IP都出自该集团。但这个“独角兽”的成长之路其实颇为曲折。2001年11月,“宝剑锋”(本名林庭锋,现任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等一批爱好玄幻写作的年轻人,在西陆创建了中国玄幻文学协会(CMFU),并于2002年5月正式成立了网络原创文学网站,名曰“起点中文网”。三年后该网站就被盛大全资收购。2013年3月,网名“黑暗之心”、时任盛大文学总裁的吴文辉等起点创始团队成员离开盛大。同年9月,吴文辉带领腾讯文学正式亮相。2015年3月,盛大文学以50亿元人民币作价与腾讯文学合并成为“阅文集团”, 时任腾讯文学CEO的吴文辉出走后再回归,与梁晓东担任联席CEO,二者的搭配在阅文的整合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梅长苏

  从在盛大负责投资到接触并共创阅文,梁晓东将二者的合并归结为天时地利人和。正如滴滴与快的竞争时的烧钱抢客一样,当时盛大文学与腾讯文学都在大力争抢作者,再进行下去可能是两败俱伤。这为双方的合并赢得了洽谈的时机,此外,当时盛大一方正好有意退出,而双方创始团队本属同宗,再加上腾讯以及凯雷等外部资方的支持,合并可谓水到渠成。

  对于资本在“独角兽”成长过程中的作用,梁晓东深有体会。他认为,资本发挥应有的作用后,会加速企业的发展。

  阅文正是如此。通过业界双寡头的合并,阅文一骑绝尘,实现了在网文产业中的跨越式发展。截至2016年末,阅文集团内容库共有200多种题材的840万部作品,其中自有原创内容市场份额为80%,网络热搜大IP《琅琊榜》、《斗破苍穹》、《全职高手》等均源自阅文旗下。

  而扭转了烧钱竞争的局面后,阅文更是迅速在商业模式上取得突破。以成为中国的漫威为目标,阅文创造了网文产业的中国模式。目前在线阅读、版权运营、纸质图书为其主要收入来源,其中在线阅读占比在70%-80%区间。

  据公司上市后首份财报披露,2017财年,阅文总营收为40.9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0.2%;毛利为20.75亿,同比增长96.8%。梁晓东指出:“‘独角兽’不能复制,最有活力的企业是自己可以成长起来,而不是复制出来的。”

  精耕泛娱乐市场

  毕业于北大计算机系的吴文辉以网文为兴趣,却缔造了数百亿市值的商业帝国。现如今,无数满怀网文梦想的作者通过“更文”(即:更新网文)改变了命运。阅文位于上海张江办公室最显眼的位置,被这些各地作者寄来的锦旗挤满。

  甘肃白银的“孑与2”说,“曾经,有一个除了写字再无长处的胖子,在起点这个平台上用一年的时间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百万。现在,他是那座小城的骄傲。永远感谢这个能让猪飞起来的平台。”

  坐拥海量优质IP的阅文集团没有被写手们的赞誉冲昏头脑。梁晓东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强调,阅文仍是一家“慢”公司。阅文的慢,一方面体现在业务突破上的稳扎稳打,一方面表现在投资上的谨慎。一个细节是,这家手握80亿现金的上市公司至今没有“跨界”并购。

  深谙资本运作及股权投资的梁晓东更看好垂直并购及IP价值多重发掘。“最近几年文娱产业的快速发展给了我们更多的想象空间。阅文的核心业务是在线付费阅读,另外版权运营近两年开始发力,在收入中占比约9%,将是未来重要发展方向。”梁晓东称。

  以版权运营为例,阅文正在试水参与IP运营,向产业链要收入。“我们将拿出最优秀的IP与合作伙伴成立运营公司共同开发。”梁晓东称,“第一阶段成为合作者,第二阶段成为连接器,第三阶段可以深入参与决定IP的走向。利用合资公司的模式把头部IP放大出来,做长线规划。”

  按照吴文辉的设想,未来版权运营收入占比要在40%至50%。目前,阅文、腾讯和万达联合成立了一家名为苍穹互娱(天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合资公司,其中阅文系持股34%(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领势投资合伙企业系阅文集团旗下公司),腾讯系和万达分别持股33%。阅文还与万达院线游戏就人气IP《全职法师》的手游改编权达成合作。另外,阅文还与光线传媒、新丽传媒成立公司或项目组共同开发网络文学IP。

  “中国泛娱乐市场的规模达8000亿元,我们现在的占有率还非常低,未来我们将以版权金作为基础收入,对于高风险的游戏、电影采取‘版权金+分成’的收入模式。对于电视剧则追求‘版权金+跟投权’的模式,在版权运营上获得更多层次的权利。”梁晓东说,“我们也一直跟投资人强调,如果你要一个立刻暴利且快速增长的公司,可能我们不是最好的标的;但如果你希望一个稳健增长的公司,我们是一个很好的标的。”

  梁晓东告诉记者,阅文未来的投资并购一方面将专注内容,加深与已有作者之间的合作;另一方面关注垂直的全新门类。上市后股价涨跌会传导来自资本市场的压力,但希望大家的心态能够平静下来,更多着眼于业务,在上市后品牌影响力、资金最充裕的时候,布局去做未来的事情。

  判别“独角兽”的几大指标

  “公司战略布局上有轻重缓急,但执行上要立竿见影。”梁晓东说。这个说法几乎是记者采访多家“独角兽”创始人的共识。团队文化上的创新高效,以及公司整体的发展稳健,是他们一直追求的平衡状态。

  梁晓东告诉记者,仅仅从财务和业务数据审视,未必能够挖出潜在“独角兽”。真正的判断标准首先是要看它在市场中的卡位,在看好的领域是否做到第一名;第二是看这个公司有没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其价值体现在哪些方面,是纯技术上的高人一等,还是综合实力难以企及,多取几个维度去判断效果更好;第三还是要看团队,决定企业最终能走多久的就是团队,是否有野性有远见,能够不休止地往前看、往上走。当然,哪些企业是在资本玩票、哪些企业是要创造历史,时间将证明一切。

  反观阅文,梁晓东对公司的定位是“中国泛娱乐产业的连接器”,仅在已知的市场成功还不足以实现这一目标,团队的管理能力、成员是否均衡配合以支持战略落地,都是企业能否成为独角兽的关键因素。

  在新一批“独角兽”成长过程中,资本的力量显而易见。“资本是这两年独角兽公司快速诞生的重要助推器。知名VC、PE给予企业的不只是钱,更是信心的背书、往前走的共识,以及经验的分享。BAT给予企业更多的是资源上的支持,包括对阅文也是如此。”梁晓东说,腾讯之于阅文也有很多机制上的支持,例如腾讯投资公司的CEO定期交流活动,这些交流分享的机会为盘活资本体系内的资源也提供了软性支持,这其实也是行业共赢的基础。

  在大文娱产业,能称之为“独角兽”的公司为数不多,“互联网+新娱乐”在未来3至5年将创造新的机遇。梁晓东说,虽然游戏影视行业已经有不少上市公司,但在动漫领域还没有很大的公司出现,充满了机会。阅文将关注IP延伸和内容生产的公司,希望有机会能在其成长之前参与进来。“现在的环境下,要想培育或推动一家公司成为独角兽企业需要一个突破口。要么在技术上有所创新,要么在商业和运营模式上有所创新,使其能够在一个垂直或者广泛的市场杀入,快速抢占市场且不容易被复制。”这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责任编辑:王宝月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