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瑞世纪年报数据遭监管细究 业绩承诺也有潜规则吗

欢瑞世纪2017年年报中营业成本631.57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934.67%;毛利率却高达412.43%。恍如神仙打架的财务数据,让监管层不得不请公司结合收入确认政策,详细说明公司电影及衍生品业务营业收入为负但毛利率为正的原因。

  原标题:数据打架问题多多 欢瑞世纪年报遭监管细究

  公司2017年电影及衍生品业务营业收入为负202.15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46.69%;营业成本631.57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934.67%;毛利率却高达412.43%。欢瑞世纪2017年年报中恍如神仙打架的财务数据,让监管层不得不请公司结合收入确认政策,详细说明公司电影及衍生品业务营业收入为负但毛利率为正的原因。

  深交所的问询函显示,欢瑞世纪年报中的问题远不止“数据打架”这一个。

欢瑞世纪

  这些霍尔果斯公司是何背景?

  欢瑞世纪2017年年报中的前五名客户和供应商也被监管层“点名”了。

  曾在影视公司频现的“霍尔果斯注册潮”效应,如今在欢瑞世纪的年报中显得格外扎眼。根据年报,欢瑞世纪2017年前五大供应商中,公司向霍尔果斯星汇天姬影视传媒公司采购额达1亿元,向霍尔果斯艺能影视文化公司采购6400万元,向霍尔果斯朗睿影视传媒公司采购6000万元,向霍尔果斯悦享影视传媒公司采购4200万元。

  监管层关注到,这些在霍尔果斯注册的公司中,2家注册资本仅300万元,1家注册资本是1000万元,而且均成立于2016年之后。因此,监管层要求欢瑞世纪进一步披露这4家霍尔果斯注册企业的详细信息,并且要求详细说明公司与前述公司建立商业联系的契机或逻辑;详细说明公司与前述4家公司交易的内容、合同的主要条款、结算模式和收付政策,截至报告期末的应付账款余额等。

  记者查阅公开披露的信息后发现,欢瑞世纪曾于2017年8月2日与浙江艺能签署了《电视剧“锦衣之下”投资合作协议书》,共同投资拍摄电视剧“锦衣之下”(暂定名)。其中,霍尔果斯欢瑞投资6400万元,恰好与上市公司2017年向注册资本仅300万元的霍尔果斯艺能影视文化公司的采购金额一致。

  而注册资本同样仅300万元的霍尔果斯悦亨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的资料显示,2017年5月17日,霍尔果斯欢瑞与悦亨影视签署了《影视剧“天枢之契约行者”联合摄制合同书》,共同投资拍摄电视剧“天枢之契约行者”(暂定名)。其中,霍尔果斯欢瑞投资4200万元。如今,悦亨影视法人钟仙芳的名字,出现在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榜中。

  第二大客户凭啥“欠款”3亿多?

  深交所在针对欢瑞世纪的年报问询函中还指出,公司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达到13.19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达79.79%。因此,深交所请欢瑞世纪说明是否存在客户集中的相关风险;如存在,具体描述风险并说明应对措施,并就相关内容进行补充披露。显然,监管层对公司的坏账风险颇为警惕。

  令人关注的是,霍尔果斯萌贝尔影视有限公司(简称“萌贝尔”)作为欢瑞世纪的第二大客户,报告期内的销售额为3.264亿元,但这笔逾3亿元的销售额被全部计入应收账款。深交所要求欢瑞世纪详细说明萌贝尔的基本情况包括工商登记名称、注册资本、员工人数、成立时间、股权架构(披露至实际控制人),公司与萌贝尔合作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合作模式、交易内容、合同的主要条款、结算模式和收付政策等。

  更有意思的是,有逾3亿元“欠账”在身的萌贝尔,还在继续与欢瑞世纪的合作。欢瑞世纪2018年5月公告,霍尔果斯欢瑞拟与萌贝尔签署《电视剧“鬼吹灯”委托承制合同》,共同投资并委托萌贝尔承制电视剧“鬼吹灯”,其中霍尔果斯欢瑞投资7500万元,该剧暂定2018年7月开机。欢瑞世纪表示,霍尔果斯欢瑞对参与该剧的投资进行过充分论证,认为具有一定的投资价值,承担的整体风险较小,对欢瑞影视完成2018年的业绩承诺有积极推动作用。根据欢瑞世纪的披露,萌贝尔是引入陈万宁(宁财神)为合伙人的东阳嗨乐影视娱乐有限公司(简称“东阳嗨乐”)的全资子公司。

  业绩承诺也有“潜规则”?

  监管方面通过财务报表上反映出的情况,对欢瑞世纪重组业绩承诺也予以了关注。

  按照相关合同,欢瑞营销需向北京卫视和安徽卫视支付保底费用共计3.258亿元,但截至报告期财务报告批准报出日,欢瑞营销在两家卫视平台实现的合同金额为350万元。对此,深交所要求欢瑞世纪详细说明上述安排是否是为了保障重组标的业绩实现而损害上市公司其他子公司的利益,公司是否将欢瑞营销由前述交易产生的全部亏损计入欢瑞影视业绩承诺抵减项下,如否,请补充说明原因,并披露标的公司如计入该部分亏损将对标的公司承诺完成情况产生的影响。

  除此之外,公司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股份质押比例较高,且公司股票价格远低于平仓线的情况也遭深交所追问。深交所要求公司详细说明现阶段公司实际控制人与资金融出方协商的进展情况,是否存在被平仓的风险,如发生履约风险,公司实际控制人拟采取的补救措施等。

责任编辑:王宝月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