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数升破94关口 美元走强引发新兴市场货币贬值潮

本周一(5月21日)欧洲早市,美元指数一举升破94.0整数关口,创2017年12月18日以来新高,受益于美债收益率上涨及欧元持续走弱。美元走强引发新兴市场货币贬值潮,中国仍将坚持稳健中性货币政策。

  原标题:美元负债高达19兆!强美元激发新兴市场更广泛风险

  本周一(5月21日)欧洲早市,美元指数一举升破94.0整数关口,创2017年12月18日以来新高,受益于美债收益率上涨及欧元持续走弱。许多新兴市场现在兑美元的升值异常敏感,国际金融协会(IIF)指出,债务水平以及以外币计价的债务占比双双上升,许多新兴市场现在对美元升值的风险敞口比08年金融危机后还要大。

  

 

  美债收益率持续破3%助推美元走高,后市仍有较大上行空间

  美元指数自4月中旬以来一直维持强劲上涨行情,一扫年初颓势,而其他非美货币均因此承压。自上周以来,美债收益率的上涨成为了美元指数走高的助推器。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周五(5月18日)涨至3.11%,周涨幅高达15个基点,创下2月2日以来最大单周涨幅。

  

 

  新时代证券研究所报告指出,美元指数在近期快速走强,美元作为国际货币,上涨如此之快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市场对美元的需求提升。

  首先,美国经济基本面持续较强,进一步增强投资者对于美国经济的信心,良好的投资收益诱使资本不断回流。美债收益率的提升,使得美元资产的相对吸引力较高,国际“热钱”也大量回流美国,进而拉升美元指数。此外,欧元区经济有所放缓,通胀相对疲软,市场对欧元的需求减少,而对美元需求增加。

  新时代证券研究所预期,未来美国相对欧日的经济优势可能继续保持,美元指数还有上涨空间。美元流动性的持续收紧,也是美元指数一路走高的重要影响因素。连续加息凸显美国货币政策收紧,叠加美联储缩表计划,导致流动性进一步收紧。

  同时,美债收益率上涨的溢出效应料持续,后市美元或迎来更大上行空间。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Jamie Dimon本月重申,建议投资人要为美国公债收益率升至4%做好准备,他说只要利率攀升是因为美国经济状况良好,这一变化就等于“正常化”。

  美元走强引发新兴市场货币贬值潮,中国仍将坚持稳健中性货币政策

  随着美元走出2015年以来最长的涨势,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上周跌幅超1.3%,创下2016年以来最差单周表现。美元持续攀升加剧了新兴市场货币贬值潮,阿根廷比索贬值超过20%,而且范围广,土耳其,俄罗斯,南非,波兰等,甚至印度卢布的汇率也贬了5%。

  对于GAM UK Ltd.驻伦敦的基金经理Paul McNamara来说,没有什么比美元的强势更令他担忧。他强调,“其余的都是噪音”。更重要的是,美元与发展中国家货币之间的负相关性正在加深。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驻伦敦策略师Piotr Matys同样表示:“除非接下来出炉的美国新数据非常令人失望,否则新兴市场货币将很难削减近期对美元的损失。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支撑了美元汇率。”

  

 

  阿根廷和香港面临的严峻态势引起了市场对于中国和新兴市场国家加息和紧缩货币的担忧,但是中信证券明明研究团队指出,阿根廷和香港有其地区经济原因和制度的特殊性。

  其中,阿根廷外债高企,经济波动,市场担忧其经济前景,阿根廷比索承压;而国内高通胀是加息的原因之一。此外,因香港特殊的联系汇率制度,维护联系汇率制度是香港连续入市,买入港币的原因。

  中信证券研报指出,与阿根廷相比,我国宏观经济平稳,外债指标良好。而同时,与中国香港相比,大陆不用维持固定汇率,且资本管制未完全放开。

  因此,中信证券认为,我国货币政策必然要以国内目标为主,货币政策仍将坚持稳健中性。该机构表示,在我国经济没有明显过热的情况下,如果中美利差走低对汇率和资本流动的影响还在一定范围内,央行货币政策在短期内可能还是之前明确的稳健中性,而不为应对利差缩窄做出立即反映。

  新兴市场美元负债高达19兆,多国债务风险凸出

  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表示,新兴市场债务水位是10年前的4倍,这使得新兴市场在美国财政紧缩的升息时代,更容易受到影响。惠誉预计,至2019年年底美联储至少会升息6次。

  

 

  惠誉近日公布报告指出,新兴市场国家在外流通债务证券已自10年前的5兆美元扩张至19兆美元,随着外部借款成本的提高、美元走强以及资本流入减缓,借款者压力将增加。

  惠誉信贷市场研究团队负责人Monica Insoll表示,如果财务状况较预期更高度收紧,新兴市场债务恐怕就将面临压力,如果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风险胃纳逆转,发行者即使在本地市场,也恐怕面临再融资的挑战,同时资本外流也会对汇率或外汇存底带来压力。

  随着美国和全球投资者能够在美国资产上获得更高的收益率后,资本流向新兴市场的趋势可能会消失。惠誉指出,须为经常帐赤字融资或外部债务再融资的政府将对此现象感到压力,这也可能导致货币贬值或外汇储备下降。

  除了最脆弱的大型新兴市场,即乌克兰,土耳其和阿根廷之外,惠誉认为阿拉伯联合大公国 (UAE)、卡达 (Qatar)、秘鲁 (Peru) 和哈萨克共和国 (Kazakhstan) 的风险更高,因为他们高度仰赖外部债务。

责任编辑:王飞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