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终止审查井喷:监管严把质量关 中介未当好看门人

年IPO终止审查企业以“井喷”来形容并不为过。否决率如此之高,发审委从严审核固然是一个原因,但包括投行、会计事务所在内的中介机构未当好“看门人”,责任也无可推卸。业内人士称,在审核从严已成常态的背景之下,IPO之路艰难,更应该从企业自身找原因。

  原标题:IPO审核从严 中介“闯关”趋难

  IPO审核趋严的态势持续。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过会率(不包括取消审核的公司)为47.06%,而2017年全年的过会率为77.87%。同期,终止审查的企业家数亦有增多,已占到2017年全年终止审查企业数的四成左右。

  与此同时,作为帮助企业IPO的中介机构也大受影响。以会计师事务所为例,2017年一季度共有20家会计师事务所辅导了113家企业过会,总通过率为86.55%,其中有9家事务所的通过率达到100%;而2018年一季度,通过率最高仅为86%。此外,萝卜快了不洗泥的现象也凸显出来,在终止审查的70家企业当中,撤回项目数多的会计师事务所其承揽项目也多。

  专业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今年IPO终止审查企业以“井喷”来形容并不为过。否决率如此之高,发审委从严审核固然是一个原因,但包括投行、会计事务所在内的中介机构未当好“看门人”,责任也无可推卸。

  监管严把质量关

  “在审核从严已成常态的背景之下,IPO之路艰难,更应该从企业自身找原因。”资深注册会计师刘志耕表示,IPO被否的企业当中,“财务规范”方面存在问题居高不下,一直是比较突出的原因。

  在收入真实性、盈利能力持续性、股权转让规范性、信息披露充分合规和真实性、关联交易及资金使用合规性等财务问题上,很多上会企业有不同程度的违规问题,且问题发生率居高不下。“这些问题也一直是上市审核的重点领域。”刘志耕表示。

  从实务来看,多数上会被否企业在自身实力、环保、生产资质、土地转让及租赁合规性、经营规范、客户依赖、技术权属、公司治理及相关指标等方面存在各种各样的“硬伤”,上市被否也就在情理之中。

  “股权明晰的问题也是审核部门关注的重点。”一位不愿具名的前发审委委员表示,很多企业在实际控制人认定、股权转让合理性、股权代持等方面不规范,或存在股权纠纷、暗中输送利益等问题,很可能会产生严重的不良后果,会给股份权属和股东权利的行使带来很大纠纷或争议。

  “IPO通过率走低,应该说也是审核政策从严的导向带来的结果,‘发审监察委’和‘终身追究制’已经成为悬在头上的‘两把剑’,使得发审委委员对上会企业的审核,持‘万分谨慎’的态度。”上述不愿具名的前发审委委员表示。

  2017年11月20日新一届发审委委员就职仪式上,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要求发审委委员严把质量关。纪检组长王会民强调“对腐败零容忍” “对于不合规的企业,要勇于投否决票”。

  中介闯关心态导致带病上会

  “尽管IPO被否,通过率降低的原因有多方面,但与一些中介机构未能认真负责,没有勤勉尽责,未尽‘看门人’职责不仅有着直接和密切的关系,而且这方面的问题也是被否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刘志耕如是表示。

  “由于中介机构奉行成本效益原则,而IPO前后要动用好多人力且耗时好几年,时间越长,耗费的人力成本和时间成本就越大。所以,中介机构自然是希望时间越短越好,速度越快越好,这就难免会为了赶时间抢速度而出现遗漏或疏忽。”刘志耕表示,中介服务机构对企业上市的“侥幸”心理和“闯关”心态变得愈发明显,对拟上市企业存在的问题审核不严、把关不细,最终导致企业“带病”上会。

  前述不愿具名人士赞同上述观点,并表示,往届发审委委员当中,券商、律所、会计师事务所等市场化中介机构人员比例比较大。

  2017年产生的新一届发审委员总共60余人当中,来自各级证券监管部门人数超过一半,券商、律所、会计师事务所等市场化中介机构人士仅16人。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