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打车滴滴战火暂熄 网约车司机吐槽补贴订单双降

在严格的市场监管下,各家网约车平台似乎都收敛起了锋芒,滴滴和美团平台也停止了高额补贴。美团打车上的订单变少了,补贴也没有以前那么频繁了,赚钱效应锐减。网约车司机们的这些感受化为对平台的吐槽,发泄在“上海美团打车”QQ群内。

  原标题:美团滴滴战火初歇 补贴一少订单锐减难题怎么破?

  从4月下旬开始,上海的网约车司机们逐渐发现,美团打车上的订单变少了,补贴也没有以前那么频繁了,赚钱效应锐减。

  网约车司机们的这些感受化为对平台的吐槽,发泄在“上海美团打车”QQ群内。“上海美团打车总群”微信群内,也发生着同样的故事。

美团滴滴战火暂停

  据记者了解,这两个群的人数均有近500人,虽然群名称显示的是美团打车,但群成员并非都是美团打车的车主,滴滴车主也占据了一大部分,甚至还有易到、首汽的车主。车主们每天在群里分享自己的接单数量、流水(日收入),他们互相交流经验,也共享着彼此的焦虑。

  美团打车3月21日登陆上海时宣布,前三个月司机免抽成,彼时,市场认为美团和滴滴这场仗至少要打3个月。如今,3个月期限过半,战火便初现熄灭迹象。

  补贴订单双降

  老刘来自河南,2012年来到上海,那时他还是一位货车司机,而滴滴也刚刚成立。对互联网不关心、不了解的老刘,怎么也没料到网约车会成为风口。

  于是老刘错过了网约车的兴起,也错过了一次赚钱的机会。和他的境遇不同,当时那些劝老刘跑网约车的朋友们,在滴滴与竞争对手的厮杀中,赶上了“能把猪吹起来”的风口,大赚了一笔。

  当美团打车高调进入市场时,司机们以为,网约车烧钱的历史将会再次上演。这一次,老刘没有犹豫,先是花了3000元找人帮忙注册了账号,成为了美团打车的车主,然后租了一辆本地牌照的荣威e550,开启了全职跑网约车的工作。

  老刘每天10点左右出门,晚上10点之后收工。他粗略估计,在美团打车平台工作这一个月,除去租车费用,大概赚了8000元左右。

  然而,最近老刘明显感觉到收入在减少。他发现,首先是订单数量少了,其次是补贴少了。老刘算了一笔账,租车、油费、吃饭等成本加起来一天400元左右,而如今一天的流水大约400元多一点。

  同样的故事发生在宁佩身上。

  “没意思。”宁佩最近感觉开网约车没有以前那么有干劲了。

  成为美团网约车司机以来,宁佩共完成980单,收入2.6万元,在同行中不算低。但近期,宁佩接到的订单数减少了,且平均订单额也不大。5月4日,宁佩在群里发牢骚:“8点半开始,3个小时仅接了4单,去掉油钱就赚几十块,没意思。”让他更不满的是,经常有乘客完成订单后不按时付款,而美团打车平台不会给司机垫付。

  司机群里也不乏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余温就是其中一位。

  他告诉群里的新车主们,一般晚上订单比白天多,且基本都是七八十元左右的大单。但是,余温每天的流水并不比其他车主高多少,如今他每天的流水大概在550元左右,加上奖励大概600多元,“每天十七八单就不得了了,最多有百来块钱的奖励”。

  老刘住在嘉定区,每天收工后回家,睡觉的时候已经一两点。对于网约车企业的商业模式,老刘表示不理解。“美团给司机、乘客大规模的补贴,有时候一单下来,乘客只需要花两三块钱,长期亏本烧钱,美团能顶得住吗?”老刘隐隐有点担心。

  监管更严格

  余温和宁佩是群里为数不多的“话痨”,大多数网约车司机平时并不会在群里说话,但几乎所有人都会关注一类消息——运管信息。

  司机群里有专门从事外地牌照改沪牌的人,美团打车还没入市场,改牌、刷单这些钻网约车规则空子的行为已经蠢蠢欲动。在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后,便有不少乘客发现,打来的车是外地牌照,并非平台显示的上海牌照。

  这些提供改牌服务的工作人员不定期在司机群内提醒着司机们注意运管,他们会告知群内的司机尽量避免经过哪些路段,甚至会在群内公布运管的车辆信息。

  “五一”节后,司机“锦衣卫”小许就在群内发布了10条运管车辆信息,包括运管车辆的牌照、车型、颜色,提醒群内的司机避让这些运管车辆。

  近日,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市运管处公布了接入美团打车平台后的数据信息,在17.38万条车辆数据和17.29万条驾驶员信息中,非沪籍车辆信息1.9万余条,约占平台注册车辆的11%;非沪籍驾驶员信息10.2万条,约占平台注册驾驶员的59%。

  4月份,除了滴滴和美团,携程和高德也宣布进入网约车市场,网约车市场的不当竞争让各种乱象卷土重来,但这一次的监管也比以往来得更加严厉。针对过度补贴、非法运营等乱象,交通运输部连发三文,指出运输市场要公平竞争,“烧钱大战”不可持续,呼吁网约车发展要“脱虚向实”。

  战火暂熄

  在严格的市场监管下,各家网约车平台似乎都收敛起了锋芒。

  美团打车入沪之时,上海大大小小的公交站台、地铁站均可见美团打车“低价出发”的广告牌,如今这些广告牌已经被撤下。滴滴和美团平台也停止了高额补贴。

  4月13日,美团打车宣布在南京、上海两地停止发放补贴,并上线专项清查系统“飓风行动”,对车辆和司机信息进行更加严格的审查。同日,滴滴发布消息称,已于4月12日率先停止补贴行为,确保不低于成本价运营。

  暂停战火的除了打车市场,还有外卖市场。

  4月9日,滴滴外卖在无锡上线,滴滴加入外卖的红海竞争中一度被外界认为是攻击美团的后花园,并非真正有心开展外卖业务。然而,滴滴的攻势比想象中猛,对骑手和用户进行大额补贴,上线三天便拿下无锡市场1/3的市场份额。

  然而,由于过度补贴,滴滴外卖也被工商局约谈,外卖战呈现降温之势。

  对于外卖平台的商家来说,美团和饿了么在他们心里的形象更加稳固。

  4月初,记者从无锡商家处了解到,外卖平台强制商户站队,多家商户宁愿放弃滴滴外卖的补贴也不愿“得罪”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对商户来说,在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平台上长期经营,已经积累了很多固定用户,滴滴外卖还是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4月,美团打车和滴滴外卖给网约车和外卖这两个市场带来了短暂的狂欢,在监管介入后又逐渐恢复“冷静”。滴滴和美团的高额补贴似乎打了水漂,狂欢之后,用户要打车还是先打开滴滴,叫外卖的首先想到的还是饿了么和美团外卖。

  已无心恋战?

  虽然美团打车和滴滴外卖都遭到了相关部门的约谈,并被禁止过度补贴,然而市场并不认为美团和滴滴的战火只会出现在上海和无锡。

  3月22日,美团打车宣布已获得杭州市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4月4日,美团打车宣布再下一城,获得成都网约车牌照。

  美团打车已经具备了在杭州、成都提供网约车服务的资质,在“美团打车杭州”官方微信公众号上,不少杭州的用户纷纷留言,期待美团打车早日开城。

  滴滴外卖也采取类似的方式勾起了用户的期待。

  4月12日,滴滴外卖发布9张海报,称“不必来无锡,我们去找你”,宣布滴滴外卖全国开城在即;27日,滴滴外卖发布投票征集第二个开通业务的城市,排名前三的城市分别为北京、南京与长沙。

  然而,目前为止,美团和滴滴并没有急迫地宣布,何时开启下一城。相反,美团和滴滴都玩起了大战之外的游戏。

  4月4日,美团全资收购了摩拜。近日,滴滴和31家汽车产业链企业发起成立“洪流联盟”,宣布共建汽车运营商平台,推进新能源化、智能化、共享化的产业发展,建设面向未来出行的用户与车主服务平台。

  目前来看,美团和滴滴的主要任务似乎已不在“打仗”上面。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