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上市互金中概股行情低迷 趣店股价再创上市新低

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加码重压下,在美上市的互金中概股落得“一地鸡毛”。截至4月6日终盘,趣店跌破11美元关口下方,报收10.94美元,全天大跌4.95%。公开资料表明,作为趣店第五大股东,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为趣店提供了绝大多数客源。

  原标题:互金中概股加速赶底 趣店创上市新低投资人“用脚投票”

  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加码重压下,在美上市的互金中概股落得“一地鸡毛”。

  尽管有阿里系背书,但仍无阻于趣店(QD)股价再创上市新低。截至4月6日终盘,趣店跌破11美元关口下方,报收10.94美元,全天大跌4.95%。

  公开资料表明,作为趣店第五大股东,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为趣店提供了绝大多数客源。同时,芝麻信用分也为趣店征信风控提供了重要支撑。其中,趣店自身的App 约占用户来源的三分之一,支付宝占比则高达三分之二。

  截至当天收盘,在公司股价再次创下上市以来的历史新低背后,公司总市值已大幅缩水至36.11亿美元。较公司上市首日收盘价29.18美元相比,短短仅约半年时间里,公司股价跌幅已超过六成,高达62.51%。

在美上市互金中概股行情低迷 趣店股价再创上市新低

  回过头来看,趣店掌门人罗敏口中的千亿美元市值终究只是一场梦。此前,为了稳定股价,趣店曾在去年11月21日曾宣布,未来12个月内最多回购价值1亿美元的股票。随后又宣布未来12个月内将把公司股票回购规模提高至最多3亿美元。

  不过,趣店并不孤单。截至4月6日终盘,股价创上市新低的还有信而富(XRF)。

  刚于4月4日披露2017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报告的信而富全天也大跌4%,终盘报收4.08美元,公司总市值已缩水至2.64亿美元。

  此外,除了3月20日刚刚上市的点牛金融勉强收涨之外,其他互金中概股如宜人贷(YRD)、和信贷(HX)等均告下挫。

  在互金中概股加速赶底背后,监管政策加码重压是导火索之一。

  互金咖注意到,继去年12月1日监管部门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之后,接蹱而至的互联网资管新规再次给了互金平台以迎头一击。

  今年3月28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的《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通知》)中明确表示,互联网平台不得为各类交易场所代销、或以引流的方式变相代销按规定须清理整顿的资产管理产品。同时,《通知》针对不同类型的整治对象均提出了强有力的分类处置细则。

  原先众多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由于无监管机构,存在一定的资金池、期限错配等风险因素。由于不受监管,存在很大的灰色地带和政策监管空白。尤其是某些非合规经营的网贷平台,凭借较高的收益率吸引众多投资者,存在外溢性风险。

  业内普遍认为,本次整治通知延续了一直以来“穿透式”强监管的风格,但对于未能按时、按规清理整顿的网贷等互联网金融平台无疑是当头一棒。

  《通知》特别强调,即便对于已经将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剥离、分立为不同实体的网贷平台,依然将分立后实体视为原有网贷机构的组成部分一并验收。

  另据信而富4月4日发布未经审计的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财务数据及2017年全年财务数据表明,信而富第四季度净收入为349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200万美元增长190%;净亏损为39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的净亏损1330万美元相比缩小70%。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监管环境可能发生的变化,信而富在2018年第一季度对借款撮合操作进行了调整。具体而言,公司在平台上大幅减少了对新借款人的借款撮合服务,并向部分长期客户提供了一定的利率优惠。由于这些变化,公司对增长预期做出调整,预计增速放缓和费率降低会给2018年第一季度的业绩带来负面影响。

  不过,信而富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征宇表示:“信而富将继续与行业监管方密切沟通,确保各项业务操作的全面合规。新的监管框架对行业有益,将会促进行业整合,利好包括信而富在内的高质量平台经营者。”

  此外,对趣店而言,公司从最初的校园贷切入到暴利的现金贷领域之后,受监管政策打压,公司已于去年12月宣布进军汽车金融领域。这也意味着平台以往的暴利增长模式将不复再来。

  由此,这也引来投资人对公司业绩成长性能否持续的疑虑,体现到二级市场上高估值溢价不再,就是“用脚投票”。

  近日,趣店发布的2017年年报中首次披露了汽车金融业务相关的信息,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3月10日,大白汽车已在全国各地开设了175家线下自营门店,累计交付车辆超过4800辆。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白分期的门店中,不提供全款购车服务,全部车辆都以融资租赁模式销售。

  对此,趣店汽车金融业务负责人许龙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白分期的赢利点来自于汽车销售的差价部分,一辆车的利润在10%左右,而金融服务收入几乎是不赚钱。这与以往动辄几十个百分点的净利润而言不可同日而语。

  根据趣店的数据可知,平均售价在10万元左右的汽车,获得毛利润约1万元,按照年报公布数据过去4个月中,趣店在汽车金融业务上的毛利润为4800万元左右。

  实际上,趣店2017年年报亦表明,在监管趋严下公司融资业务规模已出现收缩,导致去年第四季收入增长乏力。截至去年四季度末,公司当季净利润已从第三季度末的6.5亿元下降至单季的4.5亿元,对应净利润率从45%下降至36%。

  此外,从轻资产运营切换到重资产模式运行,趣店想要复制以往的快速扩张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业内认为,在汽车融资租赁业务的发展中,前期进行购置车辆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资金回笼较慢;为满足不同层次消费者的需求,经营过程中还要有专门的资金投入用于车辆的更新维护。

  目前,我国汽车融资租赁汽车大部分依赖自有资金,银行仍是主要融资渠道。但在信贷规模收紧的背景下,商业银行对汽车融资租赁公司的资金门槛要求更高,因此需要融资租赁企业拥有广泛的融资渠道。

  与此同时,作为汽车融资租赁业务模式的核心,风控技术的强弱决定了业务风险是否可控与服务的可持续性。

  现阶段,我国汽车融资租赁公司的整体风控水平不高,对承租人关键信息的获取能力不足,加上缺乏系统性的监管和配套法律法规,导致租车诈骗事件频发。因此,如何利用科技手段对车辆进行风险管控,如何引入标准化的信用体系对承租人进行评估也是其急需解决的问题。

  也许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许龙也表示,“未来会进行系统优化升级,开设直营门店是比较简单的事情,但背后从汽车的下单到客户提车的流程,风控系统搭建等这些内容的优化改造是更重要的。”

责任编辑:姬京函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