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市场乱象:900元外地车代注册包过 驾龄可修改

继美团打车登陆上海后,高德顺风车也在成都、武汉上线,同时在上海等地招募车主。昨天,易到也宣布推出“免佣金+阶梯返利”计划……伴随着大量新车的涌入,上海网约车新政禁止的“外地司机”和“外地车”,竟然穿上“马甲”,一窝蜂地涌入市场。

  原标题:网约车司机代注册黑产链:P牌改驾龄改车龄400元包办

  继美团打车登陆上海后,高德顺风车也在成都、武汉上线,同时在上海等地招募车主。昨天,易到也宣布推出“免佣金+阶梯返利”计划……久违的“补贴大战”近期再度引燃网约车市场。伴随着大量新车的涌入,上海网约车新政禁止的“外地司机”和“外地车”,竟然穿上“马甲”,一窝蜂地涌入市场。

  近日,南都记者借用朋友的一辆广州牌旧车,竟然在一天之内就申请办理到了上海网约车资格。包括修改车龄在内,总花费为400元。南都记者通过两周的起底调查发现,提供这类服务的代理商,背后还隐藏着一条黑色产业链,除了车牌户籍,甚至车龄、驾龄都能任意修改,这也给网约车市场埋下了众多安全隐患。

网约车市场乱象:900元外地车代注册包过 驾龄可修改

  900元外地车代注册包过

  “我建议你走外环可以吗?”

  上周四,家住上海的温女士向南都记者报料,透露了一件奇怪的事。她在上海叫了一辆网约车,从浦东金桥到五角场,原本走中环只需要20分钟的路程,但司机却建议上高架走外环,而且不肯解释原因。再三沟通后,司机才坦言,他开的是“外牌车”,而温女士的打车路线要经过“外牌车”严查路段。目前,按照上海市网约车新政,必须“沪人沪车”才能从事网约车工作。“如果被抓到,要罚款1万-3万元,而且永久封号封车。”

  温女士透露,按照这位司机的说辞,上海现在有很多为外地车牌提供代办注册网约车的中介,最快当天提交材料就能注册下来,而且中介事后还会每天跟进发布当天的补贴方案以及严查路段,提醒注意绕道行驶。

  温女士向南都记者透露,下车时,她留心看了一眼司机的车牌,发现是“皖A”,但车牌后三位与打车系统显示的数字是一样的。

  接到上述报料,南都记者随后按这位司机透露的方式,通过Q Q搜索,确实发现有许多类似的Q Q群,有些付费群的规模甚至高达2000人。南都记者随机添加了一个群,很快就有三个中介通过私聊窗口告知,可以“外地车牌办理网约车,各平台都可以。”

  南都记者加了数位代理中介的微信,沟通咨询能否用粤A车代办注册上海网约车司机,对此,中介们都表示“绝对包过”,价格从400元-800元不等。如果两个平台一起办理,则最低价为900元。

  “不要刷单、不要跟乘客吵架,平台就不会发现。”针对南都记者对可能被查封的担忧,其中一位中介表示:“上海10台车有8.5台就是外地车,你说抓不抓得完?”

  车龄、驾龄、户口等信息都能改

  经过比对调查后,南都记者选择了一位代理注册中介阿伟(化名)。在他朋友圈晒出的“战绩”中,有一条这样的留言:“刚刚提交的超龄车已经通过,打款的速度决定捡钱的速度,欢迎有单砸过来。”

  南都记者以暗访的形式与阿伟沟通注册上海网约车司机的事宜。阿伟提出,要南都记者提供身份证正反面照片,驾驶证、行驶证以及车辆正面照片就可以进行注册。但是,南都记者提供的车辆车龄已经超过10年,并不符合网约车新政要求的8年期限/50万公里报废的规定。对此,阿伟表示,车龄不是大问题,这都是能修改的,“主要是驾龄会麻烦点,驾龄要求三年以上,修改驾龄需要再加200元。”

  果然,当天下午,提交完资料,第二天晚上,南都记者就收到了某平台快车司机资格审核已经通过的消息。之后,阿伟通过后台操作,将车辆绑定南都记者的手机号,并称“可以顺利出车”。

  南都记者从车主的客户端看到,记者提供的“粤A牌”车辆变成为了“沪A牌”,但后五位车牌号则与原来保持一致,车辆注册日期也从2006年顺利变成了2016年。此外,由于南都记者提供的车型早已停产,司机客户端的信息显示里,甚至连车型 也 发 生 了更改。

  人和车在广州却接到上海订单

  “以前有一段时间,我们需要上传人车合照。后来又改为线下验车,就是为了避免上传车辆与实际运营不符。但最近新打车平台进来之后,这种线下验车都取消了。”一位上海司机向南都记者透露。

  事实上,对比来看,新平台提交资料的门槛似乎更宽松。南都记者在暗访中发现,新打车平台只需要上传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以及政策要求的“网约车从业资格证”即可,而且这个资格证还是“非必填”,只是强调“平台会提醒你去补录”。

  在完成注册审核后,阿伟果然也像温女士碰到的那位司机所形容的,每天都会给南都记者发送P牌严查路段。比如,上周日主要是“武宁路曹杨”、“五角场商圈”、“陆家嘴大转盘”等地。

  为了检验上述网约车资格是否真实,南都记者几天前用司机的客户端尝试接单,虽然人和车都在广州,但令人吃惊的是,记者提供了账户密码给一名身在上海的朋友进行登录,竟然非常顺利地抢到一个去往上海虹桥机场的订单。最终因为安全起见,南都记者主动取消了订单,而被扣罚款15元。

  代注册依靠“后台兄弟”?

  无疑,通过上述中介代注册获得的网约车,都属于明令禁止的P牌车,而这也给乘客带来安全隐患。实际上,不仅上海本地网约车新政要求的沪人沪籍才有资格从事网约车司机,国家的网约车新政同样要求,“网约车平台公司应当保证提供服务车辆具备合法营运资质,保证线上提供服务的车辆与线下实际提供服务的车辆一致。”

  对于如何修改车辆信息鱼目混珠顺利进入平台运营,大部分代注册中介都三缄其口,不愿透露。一位中介阿明(化名)表示,是通过“后台兄弟”。“我们把你的资料拿过来之后,先用一个正规的本地车注册,然后再重新修改你的车辆,”阿明告诉南都记者,相对于审核环节,修改环节比较宽松,“在行驶证修改你的户籍,在驾驶证上修改你的车籍,五位数字不变,非严查时期很容易通过。”不过,在南都记者再三追问下,阿明透露,其实是“网约车内部的后台兄弟”,“现在他们也不太敢接单,所以价格比前几天高了很多,每天政策都不一样。”

  南都记者暗访中发现,现在还有更“高科技”手段来避开网约车平台的监控。

  “原来都是本地车注册卖给外地车账号,现在还能通过黑客平台克隆,只要通过这个平台交一定金额购买上海牌号,就可以直接上路,而且不被平台抽成,”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网约车司机告诉南都记者,现在市面上还有类似的黑软件,“但如果你与原号码车辆在一个区域出现,就有可能会同时被派单,就会穿帮,除此以外都不会有事。关键是不受网约车平台的监控。”

  实际上,P牌、套牌车两年前也曾发生一些恶性事件,当时乘客端信息只显示后三位车牌,比如说“粤A **123”,实际上来的却是另外一辆车,除了中间隐去两位的号码,其余完全一致。此后,该平台修改信息,乘客端必须完全显示车辆号码。但现在,新入市的打车平台乘客端看到的司机号码依然是不完全的。

责任编辑:姬京函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