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企业A股IPO最新进展 头部券商将迎来政策利好

周五,关于新经济企业A股IPO或发行CDR的一整套制度框架浮出水面。分析人士认为,首批CDR发行规模预计在1000亿元左右,而这已相当于2017年全年IPO总量的逾40%。券商迎来如此一块从天而降的大蛋糕,究竟谁将受益最多。

  原标题:新经济企业要来了,竟是这类上市公司首先受益!存量中小创又会怎么走?

  周五,关于新经济企业A股IPO或发行CDR的一整套制度框架浮出水面。

  受到市场热切关注的独角兽说来就要来了,但投资者最关心的可能还是这个信息量巨大的夜晚会给明天的A股市场带来哪些直接影响。

  最早一批新经济企业或在何时登陆境内市场,A股存量新兴产业个股走势何去何从,又有哪个神秘板块正迎来重大利好?

  滑动你的手机屏幕,让上海证券报为你一一解答吧!

新经济企业A股IPO最新进展 头部券商将迎来政策利好

  头部券商迎来政策利好

  分析人士认为,首批CDR发行规模预计在1000亿元左右,而这已相当于2017年全年IPO总量的逾40%。券商迎来如此一块从天而降的大蛋糕,究竟谁将受益最多。行业人士普遍认为,业内领先的头部上市券商将最受益。

  沪上一家中型券商的投行人士告诉记者,CDR的存托人必须要有较强的跨境业务能力,风控完善、业务体系成熟的头部券商会更加有优势。

  “不同规模的券商在竞争中会逐步拉开差距,我们预计CDR业务对大投行的业绩向上改善的作用突出,实力较弱的小投行可能就要被甩在后方了。”

  资深投行人士也持有类似观点。他认为,《若干意见》的落地、CDR的推出,会加速投行形成“强者恒强”的竞争格局。不管是试点红筹企业还是“独角兽”,在挑选保荐机构时一定会综合考虑这家投行的过会率、综合服务能力等,大型综合投行具有更高的过会率和更强的综合服务能力、定价能力等,这是中小券商无法企及的。

  他补充道,未来投资银行的竞争将走向两极化:一是大型综合类投资银行,二是精品投行。前者为企业提供上市、再融资、发债、并购等综合金融服务;后者将聚焦某类企业,深度挖掘企业价值。

  某小券商分管投行的副总裁则认为,中小券商也可能在红筹企业回归A股及独角兽企业上市中分得一杯羹——保荐业务可能会被大券商瓜分,但中小券商在参与承销、财务顾问等环节还是有一定空间的。

  非银分析师的观点与投行人士也基本相同。

  广发证券:

  CDR 的发行对券商综合素质要求较高,需要运作有国际化业务的能力与较完善的客户服务产业链,A 股 CDR 的发行主要增厚头部券商的净利润,证券行业集中度正持续提升,且在围绕机构业务创新发展 的中长期逻辑下,头部券商的竞争优势将更加明显。

  华泰证券:

  综合实力比较强、在境外有分支机构的证券公司将具备较大竞争优势,有望获得业务的先发及主导权。参考美国经验,发行存托凭证上市费用较发行普通股更高,有望增厚券商承销及交易佣金收入。

  天风证券:

  具有国际业务资质和声誉的龙头券商将在海外中资股发行CDR的过程中获得更多业务资源和机会,既可以获取即期的利润(发行、托管、经纪等),也可以获得未来业务发展的机会,如拓展上市公司资源等。比如,由于境外购买基础证券需消耗一定的资本金,因此要求相应券商在境外运营已较为成熟,积累了足够的资本金。

  当然,政策利好要兑现成公司业绩,还需要券商抢到活,干好活。尽管发令枪还未叩响,券商投行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我们公司高度重视,已集全公司之力去争取这些业务,希望可以参与其中。”有资深投行人士告诉记者。

  他说,根据《若干意见》的要求,符合规定回归发行CDR的红筹企业都是国内知名大型企业,为这些企业提供承揽、融资等服务的风险较为可控,此外也是树立自身品牌形象、提升投行美誉度的业务,因此,各家券商势必全力以赴。

  对现有新兴产业股票或有拉动作用

  新经济CDR和A股IPO的制度改革,对于投行和券商来说,是新增业务、是新的业绩增长点,那么,对于整个A股市场及其投资者又意味着什么呢?

  申万宏源(000166,股吧)证券研究所市场总监桂浩明告诉记者,资本市场为新兴产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给予相应支持,预计对资本市场上现有的新兴产业股票会有一定的拉动作用。

  他同时认为,如果制度安排对于新经济企业有比较大的规模要求并且严格执行的话,并不会给市场提供炒作的空间。他进一步阐释道,不管是在海外上市,还是未上市,无论是市值或是销售额等指标都会有比较大的规模,有了一定的规模就使得该企业至少是大盘股。

  “这样能够引导企业做大做强,避免炒作,同时也引导投资者投资一些优质企业,而不是那些通过过度炒作来实现盈利的企业,这对过去的炒作风气会带来一些改变和积极作用。

  业内人士预计“首单”有望在下半年推出

  对于什么时候可以看到新经济企业的CDR和A股IPO首单,机构人士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试点文件出来后会有一系列配套制度安排要落实,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桂浩明告诉记者,参考监管层近期对四新企业上市工作的高效程度,“可能到三季度推出,时间上是比较有把握的。”他同时告诉记者,“现在确定要做了,也不在乎赶一天两天,还是希望把质量做得更高一些。”

  某国泰君安投行人士也告诉记者,从监管的态度来看,稳步有序推进是此次试点的重点。预计最快下半年会推出首批存托凭证,证监会会严格把控发行节奏,首批规模或在1000亿左右。

  资深投行人士则预计,最快可能在6月就会有公司报材料,但最终确切的时间还要看证监会的细则什么时候出来。

责任编辑:王飞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