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买下中国第一高楼 宣布正式接盘高银117项目

2015年9月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头戴安全帽、憨态可掬的潘苏通,成了全中国站得最高的男人。他在众人簇拥下登上了天津高银117大厦——结结实实的中国第一高楼,主体结构596.5米,超过了结构高度580米的上海中心。

  原标题:孙宏斌买下中国第一高楼 曾标出全市最高价最终烂尾

  2015年9月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头戴安全帽、憨态可掬的潘苏通,成了全中国站得最高的男人。

  他在众人簇拥下登上了天津高银117大厦——结结实实的中国第一高楼,主体结构596.5米,超过了结构高度580米的上海中心。

  只是站得更高,尿得更远。和此前梦想“复刻世界版图”的天津星耀五洲一样,三年前潘苏通的荣光和颜语当年的希望,或都终结于一个“不会算账”的中年富豪手中。

  1月底一个早会上,孙宏斌对手下高管宣称,已拿下高银117项目。3月初,天津融创发布一张写着“融创117大厦”的海报,及一条招聘广告,正式对内宣告接盘了高银117项目。

  除了中国第一高楼,117大厦所在的高银天下项目,由12座塔楼公寓、33座独栋大宅组成,最大别墅的面积达2237平方米。这里还包括有一处占地89万平方米,拥有167间客房的豪华酒店和两个国际级标准马球场的中国最大马球会。

  高银天下2013年开盘时,就敢在荒无人烟的高新区标上4万/平米的全市最高价。但销售实在惨淡,两年卖出去12套。如今售楼处早已撤走,项目员工去年拖欠过几个月工资,处于烂尾阶段。

  从一年前接盘星耀五洲,到今天接下高银117。津门走出的地产枭雄孙宏斌看起来对天津感情很深,为此不惜把这座城市的“坑”全填一遍。

  拿下高银117,对于人生曾经大起大落的孙宏斌有别样的象征意味。这片在中国北方最有潜力、但一直没找准方向的城市,到处都是大冒险时代遗留的痕迹,滨海的响螺湾、宝坻的京津新城、及有作为国家工程都半拉子的津南国家会展中心……

  这里更裹挟过潘苏通、颜语、赵晋这样的疯狂商人。

  但时过境迁,这些都是旧时代贵族,如今中国已走进新时代。新时代里“稳健投资”的孙宏斌,正把所有疯子、所有的坑都踩在了脚下。

  一

  除了中国第一高楼,疯狂的潘苏通还创造过多个世界纪录。

  2015年,潘苏通在福布斯香港富豪榜上名列第11位。他带着你包叔一个朋友参观了他在香港的豪华办公室,介绍自己澳洲的马场、法国的酒庄,及一本以自己姓氏命名的时尚杂志。他这样描述高银117:

  “这是一个艺术品。想象下400年后,人们会问这是谁建造的?他们会知道,是潘苏通建造的。”

  没多少人知道这位想流芳百世的暴发户真实形象。2008年2月一个晚会上,他醉酒后先是对已对外宣布要嫁给梁朝伟的刘嘉玲动手动脚,接着又对刚爆出“艳照门”的阿娇又抱又吻。为了显示公平,他没忘了在阿Sa的脸上也留下痕迹。

  事后,阿娇曾公开表示:真恶心!想打他!

  泡沫年代造就了这位有钱就想为所欲为的土豪。依靠香港股市那些年的奇迹,潘苏通账面财富一度接近2000个小目标,但也曾创下过另一项世界纪录——个人财富一天缩水800亿。

  作为高银董事长,潘苏通控制着两家香港上市公司:高银地产和高银金融。其中,高银金融是那些年港股第一妖股汉能薄膜的财务顾问。

  两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规模却曾高到吓人。高银117大厦算是高银地产开发过的第一个项目,但在当时,这家公司市值却一度高达1056亿港元,远超过恒大和龙湖。

  2015年那个夏天,高银地产和高银金融总市值一度接近3000亿港币,市盈率超过300倍,是继汉能薄膜后的港股又一大妖股。

  但随着汉能薄膜的神话破裂,李河君背后的男人也坐上了财富过山车。2015年5月21日,高银地产市值一口气下跌了356亿港元,高银金融更是疯狂缩水达921亿港元。按照当时潘苏通的个人持股比例,仅这一个下午,他的的身家就缩水了800多亿。

  当时这位土豪却云淡风轻地说:

  “一个真正的富人不会每天数他有多少钱,把我从富豪榜上拿下来,这样更好。”

  1963年出生在广东韶关的潘苏通,童年并不温暖。儿时一直跟着奶奶生活,1976年奶奶因癌症去世后他被家人送往美国加利福尼亚,由继祖母抚养。

  在美国上学的时候,潘苏通以一己之力扭转了美国人对华裔学生的看法。他经常逃课,最后高中都没毕业。在美国呆了8年,甚至连英语也没学会多少。1984年,“海归”潘苏通投身韶关一位官员麾下,做了一名司机。

  都说黄有龙是“司机”,但潘苏通才是中国史上最牛的司机。

  在替领导开车外,小潘还搞点副业,比如从国外进口零件到国内组装,再贴上某个国际名牌对外销售。

  1993年,凭借一笔来源不明的贷款,潘苏通在香港成立了自己人生第一家公司,也就是不少人所熟知的松日电器。这个品牌和松下电器的关系,就像雷碧和雪碧,乐哈哈和娃哈哈。

  松日电器后来因其生产的卡拉OK电视显示器获得成功。初尝成功滋味的潘苏通,又开始玩足球,他创办了松日足球俱乐部,但这支球队在随后6年里多次经历升降级,在1999年著名的“渝沈之战”后不久,松日俱乐部沦为乙级,最终解散。

  足球的失利并未影响这位富豪在商业领域的成功。2002年,潘苏通进军香港股市,收购了英皇科技,后来成了高银地产;同年,潘苏通收购了另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广益国际,后来成了高银金融。

  从老司机到暴发户,潘苏通获得的一切,难以用正常的商业逻辑去看待。连他自己也不习惯,有次去广州白天鹅宾馆吃饭时,他对服务员说了另外一个世界纪录:

  “小姐,给我做一个一万块钱的菜。”

  二

  就是这样一个人,后来造出了中国第一高楼。但是很快就楼“塌”了。

  在高银大厦落成后的三年里,正是这个曾被潘苏通寄予厚望的项目,一步步将高银地产拉入泥潭。为了不再让高银地产继续贬值,潘苏通将其私有化。希望流芳百世的潘苏通,和高银天下开盘时那些供人参观的赛马一样,很快就被人遗忘,消失在中国奇葩辈出的商业长河中。

  项目汇聚了潘痴迷的一切巅峰之作:地产、马术、葡萄酒和奢华的生活。不过它一直没有完工,在2015年高银117大厦主体结构完工后,后续开发因为体量巨大和资金短缺陷入僵局,最终落成日期从2016年,又推到了2017年。

  这个项目过去几年里没卖出多少套房子。高银天下这块地并不是一块适合豪宅开发,它位于天津市区西南部,那里是滨海高新区的所在地,在国家规划设立产业新区前,这里长期被工厂和荒地包围。

  除了当地农民和在产业园上班的白领,几乎没什么人,这些人显然也不是高银的销售对象。

  老司机当年曾认为凭借这一项目,可以大赚一笔。可这些年天津房价虽然涨势明显,但当地豪宅欠缺基础消费人群,成了制约这些项目的重要短板。要知道,连豪宅大师汤臣在天津津湾核心区的项目都无法摆脱被转让的命运,更何况只开发过这一偏远项目的高银。

  潘苏通当年的雄心和星耀集团的颜语、合生创展的朱孟依颇为相似。这几个外乡人一到这片神奇的土地,就发了疯似的,觉得天津是个“大力出奇迹”的地方,只要下足了本钱,就一定有戏。

  但这座城市都让他们失望了。京津新城最后拖垮了合生创展,星耀五洲也让颜语输得内裤都快当了,而潘苏通也没有逃出这个命运。

  经历财富的快速滑落后,2015年高银大厦落成至今,让潘苏通最忙的一件事就是到处找钱。2017年3月,他们拉来了信达,通过合资公司的名义委托贷款,总投资180亿,其中信达出资90亿,合伙期4年。

  之后他们又联系了南阳商业银行,通过合伙基金订立协议,以二次抵押的形式,又拉来了60亿贷款。

  时间退回到2007年2月,高银地产以20.26亿元买下了这块位于天津滨海高新区中心的土地。这是所有故事的起点。不久后,颜语也拍下了星耀五洲那个疯狂的项目。

  现在,那些疯狂的梦想和大坑,最后都要落到另一个更为疯狂的外乡人——孙宏斌手里了。

  这可能是天津史上、甚至中国商业史上最为疯狂的外乡人了。

  三

  马斯克给上帝刷了飞船和跑车,孙宏斌却打算直接“日”天。

  前几天他在亚布力公开说,别人喜欢和我合作,是因为我不会算账。

  2017年之前买买买最多的公司不是融创,而是MT、安邦,是海航,是华信。每次看到他们用力过猛的样子,你包叔总会想起马云说过的一句话:

  钱在100万的时候是你的钱;超过一两个亿的时候,麻烦就大了;超过十个亿,人家让你帮他管钱而已,你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你的钱。

  悔创阿里的马云话音没过两年,时代已换天,这些公司有好几家已经被接管了。

  但孙宏斌在2017年接过了他们的旗子。150亿投资乐视,102亿收星耀五洲,438亿接盘万达文旅城,95亿入股万达商业……相比之前在绿城、佳兆业的收购,今天的孙宏斌简直脱胎换骨了。

  要是再算上投资链家、增持金科、收购华城的那些几十亿的小目标,过去一年,孙宏斌已经烧了近千亿。

  融创2017年卖了3500多亿,眼看着就不够花了。

  过去一年老孙很多投资让外人大呼不解,这其中包括很多投资机构。前两天还有两家信托机构跑来问你包叔,该不该给融创借钱?

  作为一个在今年之前几乎和王健林没有交集的地产商,孙宏斌这一年成了老王的铁哥们。万达想偿债,有融创接盘,万达想摆脱私有化投资人掣肘,也有融创买单。乐视网2017年净利润亏损110多亿,贾跃亭爆仓之后眼看着是要靠着孙宏斌继续往里填了。

  从这点来看,孙宏斌还是不如贾跃亭。人家可是事情还没做,PPT先写一千页。孙宏斌这一年正好反过来,PPT一页没写,事情倒做了一大堆。

  老孙不做也不行。地产进入到下半场,几乎所有的地产商都已经定型。万科只能继续做三好学生,恒大碧桂园只能继续搞倾销,万达试图转型,最后的结果也都看到了,只能继续专注万达广场。

  孙宏斌只能继续收购,不管标的看起来有多么糟糕,这个疯狂的山西商人都敢接。

  在顺驰时就叫板王石、挑战柳传志的孙宏斌,今天终于来到了它梦寐以求的中国商界一线精英的位置。而通过一系列交易,这个男人已经成功将自己和这个国家商业圈子里最核心的几个人,捆绑在一起。

  站在那栋596米高、几乎每层都有债务的高银大厦顶端,不会算账、稳健投资的“孙来疯”挥斥方遒,他恐怕已在瞄准下一个问题项目了。

责任编辑:姬京函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