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扇贝事件最新消息:质疑仍存券商评级卖出

质疑、问询、否认,自1月底獐子岛披露公司扇贝出现大规模绝收,从而将引发2017年业绩巨亏之后,这三个过程已成为这家上市公司当下的常态。在今年1月9日还发布43页研报,呼吁“增持”獐子岛股票的信达证券,在最新2月5日的研报中,已经将评级调整为“卖出”。

  原标题:獐子岛质疑不断风波难平 券商态度转变呼吁"卖出"

  在今年1月9日还发布43页研报,呼吁“增持”獐子岛股票的信达证券,在最新2月5日的研报中,已经将评级调整为“卖出”。信达证券研究助理刘卓曾对记者表示,去年12月去獐子岛实地调研时,确实未发现存货异常现象,同时考虑到已经发生过一次“黑天鹅事件”,短期内这一风险可能不会再出现,但最终没想到会“踩雷”。

  质疑、问询、否认,自1月底獐子岛(002069.SZ)披露公司扇贝出现大规模绝收,从而将引发2017年业绩巨亏之后,这三个过程已成为这家上市公司当下的常态。

  2月26日晚间,獐子岛发布澄清公告称,当日大连证监局披露的针对公司的行政监管措施函,公司实际上已于2月9日对外公告。同时,针对连日来媒体对公司内控、信披等多方面的质疑,同日,獐子岛也以一份逾2万字的回复函,对外进行了否认以及说明。

獐子岛扇贝事件最新消息:质疑仍存券商评级卖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月26日午间的这封回复函,已是近一个月来獐子岛对深交所回复的第三封有关函件。历封函件中,獐子岛坚称此次扇贝绝收事件的根源在于气候、环境的变化等外部条件引发,公司不存在弄虚作假等行为。

  但同样,外界针对獐子岛的质疑也没有因此消失,公司有关负责人规避与媒体的接触也更加深了外界对企业的不信任。与此同时,在1月呼吁“增持”獐子岛的信达证券,在2月的研报中则“悄悄”将评级调整为“卖出”。

  质疑与否认

  2月27日,獐子岛股价在低开后盘中震荡上行,一度触及涨停,至收盘时报4.59元/股,涨幅为5.03%。此前1月30日在爆出扇贝大面积绝收后,獐子岛股价曾连续出现5个一字跌停,年初至今股价跌幅则达到42.48%。

  尽管近日獐子岛股价出现回暖的迹象,但外界针对公司此次扇贝绝收事件的质疑,却如此前一样没有平息。近日,便有媒体通过现场暗访的形式,指出獐子岛此次扇贝绝收的原因“不在公司解释的天灾,而实为人祸,以及公司内部风险管理失控”等多个方面存在问题。

  实际上,在1月底獐子岛公告扇贝存在存货异常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即通过采访了解到,早在去年11月公司扇贝即出现大面积死亡现象,但当时并不清楚具体原因,且从后期来看公司也并未就这一情况对外进行披露。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9月下旬至10月上旬,獐子岛还曾组织员工、投资者、外部海洋专家等,对公司2014-2016年底播、预估到2017年10月末收获的135万亩海域面积进行了抽测,但最终抽测的结果显示,底播虾夷扇贝当时并不存在减值的风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联系去年10月参与獐子岛扇贝抽测的有关人员,但在知悉来意后均婉拒了采访。

  这意味着,从去年10月中旬的抽测无异常,到11月爆出扇贝出现大面积死亡现象,再到今年1月披露称扇贝存货异常,三个月时间中獐子岛的扇贝似乎发生了非常重大的变化,但这一期间的上市公司却并未对外有任何表示。

  正因此,近一个月来,深交所已三次下函问询獐子岛,而在对应的三封回复函中,后者均对外界提出的质疑,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其中,獐子岛在解释此次扇贝出现大面积绝收的原因,数次坚称是环境、水温等外部因素引发,而否认是播苗造假、采捕过度、环境破坏等“人祸”造成的;同时,獐子岛也否认外界认为去年11月扇贝即出现死亡现象,公司未及时披露属于信披违规等行为。

  此外,对于外界普遍质疑的,由公司高管及员工参与的资管计划在去年“精准”减持公司近200万股股份,从而涉及内幕交易的情况,獐子岛也一并进行了否认。

  “从目前情况来看,獐子岛肯定会采取否认的态度,但至于说的是事实还是掩饰,现在很难判断,这一切也许要等到最终的调查结果出炉才知道。”2月27日,上海一家私募人士说。

  券商评级“卖出”

  根据獐子岛披露的公告显示,上文提及“调查结果的出炉”,指的是2月9日中国证监会对上市公司的立案调查。彼时公告透露,獐子岛被立案调查的初步原因,在于其信披方面涉嫌违法违规。

  2月2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监管层人士处了解到,此次证监会对獐子岛作出立案调查的决定,仍主要集中于最新的扇贝绝收事件,“先从信披的角度开始,再看看是否存在其它方面的问题”。同时,股东“精准”减持也可能是此次调查关注的另一个重点。

  “一般来说,(证监会)立案调查分两种情况,一种是一开始就立案,另一种是调查后有明确线索才立案,”上述接近监管层人士说,“獐子岛的情况属于第一种。一开始就立案(调查)的一定要公告,如果是第二种得调查完了才公告。”

  尽管此次立案调查还在进行中,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大连证监局已经率先展开了动作。根据2月26日大连证监局于其官网挂出的一份通告显示,早在该月8日,其已对包括獐子岛及公司董事长吴厚刚、董秘孙福君和财务总监勾荣在内的四个主体,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黑天鹅”的突然来袭,以及监管层对公司的火速介入,使得券商对獐子岛的态度也开始发生转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今年1月9日还发布43页研报,呼吁“增持”獐子岛股票的信达证券,在最新2月5日的研报中,已经将评级调整为“卖出”。

  对于此次调整评级的理由,信达证券分析师康敬东表示,“黑天鹅”事件的再度发生,不仅将使獐子岛2017年以及未来的业绩承压,对投资者信心也将带来重创,二者都将影响上市公司未来的预期。

  2月2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康敬东,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此前,信达证券研究助理刘卓曾对记者表示,去年12月去獐子岛实地调研时,确实未发现存货异常现象,同时考虑到已经发生过一次“黑天鹅”,短期内这一风险可能不会再出现,但最终没想到会“踩雷”。

  复旦大学会计系教授李若山表示,即使此次獐子岛“黑天鹅”事件的发生源于外部环境因素,但承担这一风险的并不是中小投资者,相反该由公司管理层、大股东“买单”。也正因此,李若山认为,监管层应对獐子岛的情况进行严格核查,给外界的投资者一个明确的解释。

责任编辑:王静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