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山东 > 正文

哈罗亮相济南 或与摩拜ofo形成共享单车三足鼎立格局

近日,市区多个共享单车停车点出现了一个蓝白相间的新面孔——哈罗单车。去年1月25日,摩拜单车正式进入济南市场,第一批共投放了11000辆。至此,在过去一年中多次上演共享单车“快闪”戏码后,济南共享单车行业“三足鼎立”格局初现端倪。

  原标题:摩拜一家独大局面被打破 济南共享单车“骑进”下半场?

  济南共享单车市场上的新面孔哈罗近日亮相街头。至此,在过去一年中多次上演共享单车“快闪”戏码后,济南共享单车行业“三足鼎立”格局初现端倪。

  在我市出台文件规范共享单车发展的背景下,引入多家企业有利于促进公平竞争,但共享单车行业之前出现的种种弊端,仅靠各企业目前实行的“信用分制”难以革除。而且,如何驶上通过自身收入维持运营的健康发展道路,目前并无时间表。

  A 从“一枝独秀”到“三足鼎立”

  近日,市区多个共享单车停车点出现了一个蓝白相间的新面孔——哈罗单车。2月10日,在德州路附近一处停车点,16辆哈罗单车整齐地一字排开。这种单车的车把和车座为黑色,链盒和前后轮毂为蓝色,车身则呈白色,横梁等部位印有醒目的“Hellobike”以及“支付宝扫码停车”等字样。该单车的收费标准为:押金199元,每半小时收费1元,不满半小时以半小时计费。支付宝芝麻信用分在650分以上者,可以免押金。

  哈罗单车最早出现在济南街头,是在2018年1月13日。而在此前的2017年12月30日,“大眼睛”的升级版ofo小黄车也走出高校校园,这次,ofo之前曾两次上演的“快闪”没有重现。

哈罗亮相济南 或与摩拜ofo形成共享单车三足鼎立格局

  至此,济南共享单车“三足鼎立”格局初现端倪。而此前近一年的时间里,伴随着国内共享单车行业的血雨腥风和大洗牌,济南市场在摩拜独家运营的表象之下,也一直经历着暗流涌动的竞争。

  B 独家运营表象下的市场“暗战”

  去年1月25日,摩拜单车正式进入济南市场,第一批共投放了11000辆。此后又以社区单车、更新换代等形式进行小规模投放。后来,街头上又出现不少稍做改进的新车。但截至目前,并无具体官方数据对外公布。

  其实,摩拜单车入驻济南之前,去年1月12日,ofo就曾出现在泉城路商圈,但只半天时间就匆匆撤离。一个半月之后,永安行共享单车曾出现在大明湖北门附近,当天下午,这款颜色以蓝色和黄色为主的小车被清理走,至今未再出现。2017年3月17日,20辆ofo小黄车现身山大北路,第二天一早就不见踪影。

  当时,ofo公司济南地区相关人员称,他们被有关部门质疑“占道”、“妨碍交通”。当时的管理部门济南市停车办曾表示,上述单车企业并未通过准入审核。济南欢迎优秀、成熟的共享单车企业进入,为市民出行提供便利,为缓解交通拥堵提供支持。同时,也会充分考虑其他城市引进共享单车后出现的问题。

  就这样,因为其他共享单车企业在押金安全评估、智能化运营管理、车辆定位等方面并未达到济南的准入要求,在将近一年时间里,济南形成了摩拜单车“一枝独秀”的局面。

  济南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摩拜单车近日联合发布的《2017年山东省共享单车出行报告》显示,济南骑摩拜总出行1.2亿公里多,减少碳排放1.4万吨,相当于种了80万棵树、少吃了1400万块把子肉。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济南共享单车的管理权限,正处于由市停车办向市城乡交通运输委交接中,相关的管理思路也出现变化的苗头。近期ofo和哈罗单车的出现,是市城乡交通运输委约谈了上述企业、表达了济南准备引入多家共享单车进行公平竞争的结果。而此时的ofo,也已经具备了之前被拒绝时未实现的车辆定位功能。

  2月8日,哈罗单车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济南市场上出现的哈罗单车,还未正式办理准入手续,处在试运营状态,为开春之后的正式投放进行用户信息采集等准备工作。目前投放了约500辆,市民骑行意愿等数据暂时不便公开。

  C 信用分制度难解重投放轻运维之弊

  2017年12月20日,市城乡交通运输委对外公布了《济南市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健康发展的意见(试行)(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当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十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随后,北京、上海、成都等城市出台了指导本地区共享单车发展的意见。

  济南出台的《征求意见稿》中提出,网租自行车是城市绿色交通系统的组成部分,是方便公众出行和公共交通接驳换乘的交通服务方式,属于营运非机动车。济南将坚持总量调控、动态平衡的发展思路,发展规模要与公众出行需求、城市空间承受能力、道路资源与停放设施承载能力相匹配,鼓励和规范网租自行车“健康、有序、可持续发展”。

  关于对使用行为的规范,目前济南市场上存在的3家共享单车,全部采用信用分制度。虽然具体细节稍有不同,但总体来讲,该制度的规则是,用户默认起始分为100分,分数越高,代表用户的使用行为越规范;分数越低,代表用户在使用车过程中出现不恰当行为,租车费用将越高;信用分降为0的用户将无法使用。

  这种制度对用户使用行为的影响,明显没有达到理想效果。直到现在,即使不把单车停放在停车点白线内,也可正常使用、结算,信用分等不受任何影响。单车停放在小区内甚至楼道里的现象比比皆是。2017年,共享单车在全国多个城市“野蛮生长”、乱停乱放、单车“坟场”等现象,一次又一次引爆舆论。彼时,摩拜等行业领跑者的信用分制度一直存在。

  哈罗单车相关人士对记者坦言,信用分制度效果确实有限。共享单车行业具有先天的特殊性,单车数量是最影响用户体验的因素。很多单车企业为了快速占领市场而大量投放,但运维力量投入明显不足。合理情况下,200辆单车就需要配备一名路上运维人员,敏感、重点路段需要更多。但目前,济南市场上实际出现的共享单车数量估计已超10万辆,运维人员却远远不足。“重投放轻运维”是出现上述问题的根本原因。在单车企业运维力量布局合理的情况下,市民自然会慢慢养成良好的使用习惯。

  D 车企何时“赚钱养家”仍无时间表

  济南出台的《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提出,鼓励企业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去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十部委联合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鼓励共享单车企业“免押金”。摩拜在4天之后迅速反应,于当年8月7日宣布,联合微信在全国超150座城市推出“免押金试骑”活动。随后一个多月内,ofo、哈罗先后与支付宝合作,开启芝麻信用分免押金服务。

  免押金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人们对共享单车“押金依赖”的怀疑。但截至目前,共享单车如何赚钱仍旧是个神秘话题,共享单车企业尚未走上“赚钱养活自己”的正常途径。

  进入济南至今,除了购买月卡等优惠活动外,摩拜单车源源不断地推出各种免费骑行券。记者随机采访的多位市民均表示,大部分骑行都是免费的。一位市民的摩拜单车APP中,有6张免费卡券,有效期最长的已到2018年7月。另一位市民表示,他目前骑行了50公里,大部分都是四五分钟的短途,所以骑行次数最少也已经几十次,但只在当初下载APP时充值10元钱,至今没有用完。

  显然,依靠骑行费用,共享单车无法盈利。而截至目前,济南市场上的共享单车均未承揽广告。

  2016年7月,摩拜单车CEO王晓峰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现在不知道怎么赚钱。而车辆租金之所以收每半小时1元,主要是为了吸引更多人尝鲜,以后可能会更低。

  哈罗单车城市拓展方面的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除去单车生产等固定成本,每辆哈罗单车每天的运营成本控制在0.2元以下,一旦超过这一红线,系统会自动报警。在这种精细化、高效运营之下,如果市民养成了付费使用的习惯,加之广告等收入,赢利原本不成问题。目前,共享单车行业虽然已经历了大洗牌,但竞争仍处在白热化状态,没有一家企业敢在目前考虑盈利问题。此外,行业发展方向也会受到资本、国家政策等因素的影响。毫无疑问,企业通过自身收入维持运营,才是这个行业健康、可持续的发展之道。但这一天何时到来,目前并不明朗。

责任编辑:王静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富士康日前正式披露《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

4月24日,港交所正式公布《新兴及创新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