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总裁祝九胜个人标签鲜明 曾在建行工作 十余年

谁也没想到,祝九胜成为万科总裁接任人。相比一直不愿承认“财经背景”的郁亮,祝九胜的个人标签更为鲜明。经济学博士科班出身,加入万科前,1993年至2012年,祝九胜在建设银行深圳分行工作。

  原标题:祝九胜将给万科带来什么?

  祝九胜是谁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会是将万科带向何方的人。

万科总裁祝九胜个人标签鲜明 曾在建行工作 十余年

  最意外的当选人

  经历“万宝”之争、深铁入局,在2017年6月大局已定新一届万科领导团队名单确定,唯一的悬念就是成为董事会主席的郁亮将会把万科总裁的接力棒交给谁。

  彼时新董事会候选名单中,来自管理层的还有王文金和张旭。王文金是现任董事,51岁,曾任万科首席财务官,专攻财务线。现年54岁的张旭曾任万科武汉公司总经理,熟悉业务链条,有实操经验。而郁亮出身财务,曾任万科财务负责人。

  但是,张旭和王文金均已年过五旬,与郁亮年龄相仿,既不符合万科管理层年龄分布的传统惯例(王石66岁,郁亮52岁),也不利于培养人才梯队。而万科的新一代中高层管理人员中,孙嘉、刘肖、王海武等现任大区首脑资历尚浅,尚不足以令各方诸侯信服。

  此时祝九胜从幕后走向台前,成为最意想不到的总裁接任人。

  相比一直不愿承认“财经背景”的郁亮,祝九胜的个人标签更为鲜明。经济学博士科班出身,加入万科前,1993年至2012年,祝九胜在建设银行深圳分行工作,历任福田支行副行长(主持工作)、分行信贷部总经理、公司部总经理、分行副行长等。

  祝九胜任职建行深圳分行期间,是深圳房地产发展最为迅速的时期。尤其在2007年至2012年间,时任中国建行上海分行行长的田惠宇调任深圳分行,在建行圈业务十分突出的田惠宇也将在上海的雷厉风行带到深圳,并通过当时对公业务的迅速扩张受到关注。

  “他在(建行)深圳搞‘5+2、白+黑’,干活很拼命、很敬业,当然业绩也是风生水起。”多位人士提到的“5+2、白+黑”,换句话说,是双休日学习制度,以及下班后开会、写报告的制度。而彼时一直在对公业务上表现突出的祝九胜也受到田惠宇重视,此间祝九胜的对公业务客户多为深圳地产圈开发商。

  根据当时媒体报道,早在2005年,万科与中国建设银行深圳市分行签署了《综合融资额度合同》,提供总金额为20亿元人民币的综合融资额度;2007年,报告期内,万科与建设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建行将在未来数年为万科提供意向性授信额度人民币200亿元。2008年,万科发行5年期30亿元债券,建设银行为此做担保。有报道称,这一担保“为万科节约融资成本至少2.25亿元”。

  不仅如此,有熟悉建行和万科业务往来的金融界人士透露,祝九胜在建行时曾负责万科公司债的承销,建行甚至为万科提供担保,使万科融资成本显著下降。

  一年后,万科与建设银行再次签订合作协议,达成500亿元授信合作,截至2011年2月,未使用的额度为354亿元。而这几次授信建行深圳分行方面直接对接人正是祝九胜。

  2012年,祝九胜从建行离职加入万科,分管银行、信托等信贷渠道的融资工作。万科内部人士称,祝九胜在万科现金流模式上担任了领头人的角色,自其加入万科,万科银行资金业务对接更加顺利。

  “万科以现金流为基础是祝九胜带进来的”

  郁亮在2月1日举办的媒体见面会中提到,“万科总的经营指导方针是:以客户为中心,以现金流为基础,坚持合伙奋斗,持续创造更多的增值价值,实现有质量的发展。其中以客户为中心是过去提倡的,以现金流为基础就来自于祝九胜为万科做的贡献之一。”

  郁亮坦陈,多年来万科对现金流最为关注,回款率达到业内最高,“这是祝九胜加入万科之后带来的变化”。从数据看,万科融资情况得到一定程度改善,比如2013~2015年早期净负债比率由30.7%降至-27.4%。

  作为20年以来国内房地产行业的领军企业,郁亮将万科的金融成就归功于祝九胜的加入未免有“抬高”之嫌,不过从万科资管计划的建立到“宝万之争”中的主动离开,祝九胜确实成为了王石和郁亮最信赖的人。

  2012年加入万科任职高级副总裁后,祝九胜分管集团资金管理部。这其中,包括分管银行、信托等信贷渠道的融资工作,掌管万科所有资金的调度权利,还有万科事业合伙人持股平台盈安合伙使用的资管计划。

  当时该资管计划成立后一周内,代表万科事业合伙人集体的盈安财务顾问企业(下称盈安合伙)连续四次增持万科股票,累计投入资金约12.44亿元,持股比例已达1.34%,一举跃升为万科A第二大股东,仅次于华润。

  根据万科提供的信息,深圳市盈安财务顾问有限公司是万科事业合伙人集体委托管理经济利润奖金集体账户的第三方。多年以来,华润以财务投资者身份牢牢占据万科第一大股东席位,而通过祝九胜操盘的资管计划,王石郁亮及万科管理层以利润奖金为杠杆保证了在股权上的地位,不仅如此,据知情人士透露也有高管通过这份资管计划实现“财务自由”,因此万科管理层内部很认可祝九胜。

  此后,该资管计划一度在“宝万之争”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与此同时一篇题为《孙建波:应抵制万科高层持股计划》的文章广为流传。该文章指出盈安合伙人计划违背了中国证监会于2014年6月20日制定并发布《关于上市公司实施员工持股计划试点的指导意见》精神,作者孙建波为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而在2015年最后一天,万科发布内部邮件称:祝九胜不再担任万科高级副总裁。彼时,市场多为传言掌管万科集团资金调度权力的他,成为了万科股权事件的“牺牲品”,万科事业合伙人持股计划以及企业股中心设立的资管计划备受质疑。

  不过辞去副总裁职务后的祝九胜,一直都是“万科的人”,2016年至2018年1月,他担任万科合营企业深圳市鹏鼎创盈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该公司旗下全资拥有互联网金融平台“鹏金所”,万科是第一大股东。

  都满意的结局

  在祝九胜隐于幕后的2年时间,万科从内至外一直在发生改变。无论是“宝万之争”中深圳地铁最终成为最大股东,还是在频繁的商业收购中愈发明显的金融思维,“国企化”和“基金化”成为外界对其两种路径猜想。

  “万科不会成为‘中国的黑石’,很多年前王石曾经跟我们分享,如果我们简单学别人,那么永远是追赶的,是不可能超越别人的。在这么一个伟大的时代,伟大的国家,我们要做一些有意义的探索。”祝九胜表示,而同时虽然第一大股东为国企,但是万科管理层依旧在决策上表现出很大自主性。

  但从另一角度来说,祝九胜的背景与专业度,做到了让政府和市场都满意的平衡状态。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注意到,2016年12月祝九胜创立参与创立的中长胜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长胜”)在深圳阿里云大厦举行开业仪式,当时深圳地铁董事长林茂德出席为之站台。

  此外,记者了解到祝九胜在深圳建行分行时就与深圳地铁集团交往颇多。彼时在深圳地铁二期建设过程中,这个深圳建市以来最大的国家级基础设施项目,计划于2003年年底试开工,2010年建成,而建行深圳分行也参与其中。

  根据当时报道,深圳地铁一期工程总投资105.85亿元,政府和银行投资七三开:其余30%由银行放贷——国家开发银行贷款10亿元、工商银行贷款10亿元、中国银行贷款8.6亿元。而二期工程政府态度却发生了两方面变化:首先,政府将承诺出资比例由一期的70%减为40%,其剩余约60%由深圳地铁有限公司自行融资解决,这意味着深圳地铁将承担相当沉重的融资计划。

  在深圳地铁一期项目中“痛失先手”的建行深圳分行,在二期项目中率先跟进,打破了深圳银行界短暂的观望态势。建行深圳分行在递交地铁公司的承诺函中明确表示,在不需要市政府安慰函的条件下,愿意提供全额最低利率的信用贷款。此后建行深圳分行频频出现在深圳地铁2号、3号、5号融资名单中。

  但祝九胜是谁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会是将万科带向何方的人。

  虽然郁亮在发布会上明确“万科不会完全金融化”,但是作为与金融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行业,通过资本实现企业理想依然是必走的道路。

  而近日有消息称,在全国范围内已经有部分银行下发相关文件,或已暂停受理房地产行业新增授信业务,或暂停开发贷业务。与此同时,银监系统严惩银行涉房贷款违规,据新快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仅在去年四季度,银监会系统已经开出涉及房地产企业相关的30多张罚单,今年1月以来也已经开了多张罚单。

  对于收紧的融资渠道,深谙此道的祝九胜也许能帮助万科找到捷径。

责任编辑:曹荣梅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