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人生第三阶段开做公益 深圳是中国城市转型样本

2018年1月19日,他辞去了华大基因(141.950, 0.98, 0.70%)(300676)独董职务。他已经明确了自己人生“第三阶段”的主基调——公益事业。1月23日,王石发表演讲,所谓慈善、公益,不仅仅施与受的关系。

  原标题:王石:我的人生已经进入第三阶段 现在有40个头衔

  1月23日晚,躲开公众视野已久的万科集团创始人王石出现在北京水立方。他发布了一场持续近四个小时的个人公开演讲——《回归未来》,谈起了自己的创业历程、人生感悟与未来规划,现场座无虚席。

  王石在演讲中称,对许多企业家来说,不是企业离不开你,而是你离不开企业——因为你没有了自我,没有了存在感和价值感。其实,对每个企业家来说,放下都是早晚和必然的事情。人的生命包括职业生命都是有限的,最终你要放下,但这是被动的。主动放下,才是对你的考验。
 

王石

  经过了长时间的沉寂,王石重回到公众视野,他以一种公开宣告的方式进入了事业的下半场。

  2018年1月19日,他辞去了华大基因(141.950, 0.98, 0.70%)(300676)独董职务。他已经明确了自己人生“第三阶段”的主基调——公益事业。

  他在当晚的演讲中称,所谓慈善、公益,不仅仅施与受的关系,不仅仅是给钱给物,更是平等的关注和互相的给予。

  2017年6月30日,王石正式卸任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第二天,他宣布担任万科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此外,他拥有多个公益组织的头衔,深圳市一个地球自然基金会理事会主席、红树林基金会会长、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第二任会长等。

  他的身影出现在各种慈善与公益场合,参加低碳论坛、联合国气候大会,到自然保护区去调研,与各地政府探讨医疗援助和清洁能源项目,包括参加性别平等大会,探讨推动女性发展的社会责任。

  今年1月中旬,他出现在美国夏威夷。深圳国际公益学院与东西方慈善论坛在那里联合主办第四届东西方慈善论坛领袖峰会,吸引了来自全球的近百位慈善家。与会者就海洋保护、气候变化、可持续的城市与社区、绿色金融和影响力投资等方面展开了讨论。

  王石出席了该会议。他全程用英文发表了演讲,让现场嘉宾颇为惊讶。

  他在演讲中分享了2009年以来亲历气候变化国际会议的感受和体会。他认为更多中国企业家、慈善家已与各级政府采取联合行动来,保护环境并实现可持续发展,公众教育的重要性将日益凸显。

  “中国慈善和公益事业发展很快,但总体缺口很大。”王石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称。

  人生进入“第三阶段”

  澎湃新闻:现在外界看来,似乎你的退休生活更精彩了,你对此怎么看?

  王石:对我而言,现在不存在退休问题,只是万科作为一个人生阶段,已经成为翻过去的一页了。你认为褚时健退休了吗?他73岁才开始创业建立褚园。应该说是人生要分三个阶段,我已经过两个阶段了,目前是第三个阶段。

  澎湃新闻:第三阶段的事业,什么是你的主题呢?

  王石:当然是以公益主题为主。

  澎湃新闻:你现在时间是在国内还是美国多一点?

  王石:最近大量时间都是在美国。

  澎湃新闻:近几年你在国外游历的时间比较多,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在哪里定居呢?

  王石:当被问到最喜欢哪个城市,我最有感情的是深圳,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说最喜欢是哪里,或者退休了到哪里,我去了世界很多城市,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色,让人流连忘返,很难说,哪个城市最值得你怎么样。从这个角度来讲,我是一个世界公民。

  澎湃新闻:有媒体称你为“世界主义者”,你现在国际场合演讲说英文,这是不是一种“世界公民”的体现?

  王石:2011年,我到哈佛大学读书,当年正好是世界自然基金会成立50周年,他们邀请我到华盛顿做个讲演,现场来宾全都是老外,都得说英文。我演讲主题是环保和生态,当时我英文非常差,尽管语言表达很有限,但得到了强烈的回应。什么叫世界语言?我这么多年的体会,首先绿色是世界语言,其次慈善是世界语言,运动是世界语言,最后饮食也是世界语言。

  如果回到语言本身,目前英文是交流工具中的世界语言,但你现在会发现,随着中国经济体量和影响力的扩大,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学习汉语。

  澎湃新闻:为什么要那么努力学好英语呢?它对你有多重要呢?

  王石:当然要花一定时间。我以前是工农兵学员,英文阅读能力是没有问题的,阅读能力我一直保持着,但英文只是一个哑巴英语的基础。后来我用了相当多的时间自学英文。2011年,我去哈佛大学学习,硬逼着自己在英文的环境中学习,我把自己放到一个困境中去学习。如果我置身英语环境之中都过不了关,怎么还可能有机会呢?这个过程很艰难,我几次决定放弃了,最后还是没有放弃,逻辑很简单,我担心我会后悔。不像你们,如果你们放弃,可以再捡起来,我不行,我到哈佛大学时已经60多岁了,如果这次过不了关,怎么可能有下一次呢?没时间了。

  澎湃新闻:你刚才提到饮食是世界语言,此话怎讲?

  王石:很多人认为语言很难,但我发觉对于中国人而言,更难的是胃,只喜欢吃中国菜。

  我第一次出国,两天不吃中餐就抓耳挠腮,无论怎样最后都要拐到唐人街吃中餐,我出国是为了考察、学习和旅游,难道只是为了吃中餐吗?上个世纪80年代,我第二次出国便给自己定了规矩,到哪个国家就吃那个国家的菜,形成了“国际胃”。

  我在剑桥大学学习了一段时间,剑桥有位华人院士,工作十几年,可我发现他与学院内其他英国同事很少交流和交往。我去学习三个月,就与英国老师们很熟了,这让他很好奇。我后来想,可能是因为他是中国胃。英国老师们多在俱乐部吃饭,他不吃西餐,每顿饭都要回家吃中餐。吃饭是思想和情感交流最好时候,吃饭不超过30分钟,但交流至少是两个半小时。我每到一个新国家新地方,都坚持吃当地的食物。想拥抱世界,要有一个拥抱世界的胃。

  “我现在有40个头衔”

  澎湃新闻:从2008年至今,万科公益基金会已经运作10年了,现在它在公益领域的方向和定位是什么呢?有没有发生变化?

  王石:的确,现在万科公益基金会已经运行10年了,大方向没变化。最早我们是野生动物保护、环境保护和中国农村的教育,后来是气候变化。

  澎湃新闻:你本人也更倾向于气候变化吗?

  王石:现在万科公益基金会大的方向是环境保护,所以我们在资源上更多偏向于气候变化,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如何垃圾分类、如何循环利用,如何减少碳排放,以此对应气候变暖。当然如何碳减排,从政府到企业都要集中和组织资源。

  澎湃新闻:万科公益基金是独立运作的,但它主要资金来源结构是怎样的?

  王石:现在主要是万科,每年都会拿一定份额的利润注入到基金。

  澎湃新闻:根据以往情况,万科公益基金会每年总预算为8000多万元,请问2018年的预算情况出来了吗?

  王石:我们正在做一个未来10年的总体预算和战略规划,春节之后发布。

  澎湃新闻:你被认为是中国企业家群体参与公益的“先锋”角色,有一次你在媒体上去声称自己很多时候是“被动的”,现在你现在是不是变得更主动了呢?

  王石:我所谓的被动,是因为我并不是很多公益组织的主动发起者,比如影响最大的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它本身是一批北京企业家发成和组织起来的,重点关注沙尘暴。我在深圳,相隔几千公里,只能作为“被动”的发起人。虽然我很多时候是被动状态,但在参与过程中我也被感动了,从被动到变成主动,这是一个参与和认知公益的过程。这时你就不会患得患失,思考个人形象、时间和品牌,从小我转成中我,但还不是大我。

  澎湃新闻:你现在拥有多个公益组织的头衔,你能忙得过来吗?

  王石:以前各个公益组织都是单打独斗,现在组织应该联手合作。我的头衔多了,好处是能把大家联合起来。我的秘书给我计算了一下,我现在有40个公益组织的头衔,仅深圳就有20多个,如果每个组织一年参加3次会议,我每年要参加120个会议,差不多一个礼拜要参加两次会议,才能让一个组织正常运行。

  澎湃新闻:这也正是我们好奇的地方,你如何平衡呢?

  王石:其实很多会议可以重叠,一次会议去解决三次会议的问题,时间效率更高。如果真心想贡献,不去斤斤计较哪个(会议)参加,哪个不参加,哪个对我形象有好处,哪个对万科形象有好处,反而效率更好,回报比以前更高。

  深圳是中国城市转型样本

  澎湃新闻:在相当长时间,你都是专注于商业,从什么时间节点,你开始思考公益和慈善了呢?

  王石:我认为这是一个顺势而为的过程,顺应周边环境变化,其中包括深圳的变化。2013年,我到波兰华沙参加气候大会,那次会议上组织了中国企业家日,当时中国地方政府有深圳代表团,团长是时任副市长唐杰,他的发言给我起了很大触动,他讲述深圳作为特区如何面对未来,如何绿色、环保,以及如何发展低碳经济。

  当时,我在国际上已经很活跃,所谓代表中国的企业形象做环保,做生态,而且更多的中国公司开始约束自己的行为。万科是在深圳发家,总部在深圳,虽然在深圳,但我没想到深圳做得这么好,反而把它忽略了。

  澎湃新闻:深圳这座城市对于你来说至关重要,你认为它在中国未来将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王石:我意识到深圳不仅仅是环保低碳走在前面,在新的经济形态等方面也走在了前面。这么多年了,深圳始终都保持高速增长,在产业转型上也很成功,全国再一次把目光集中在了深圳。中国经济如何转型,中国城市如何转型,深圳再次成为样本。现在很多城市也在看深圳,借鉴深圳怎么做,我作为深圳企业家,深圳的既得利益者,那么我应该怎么做?我想我应该在深圳面对未来,只要深圳需要我,我就会尽量去做。

  澎湃新闻:从你参与的公益组织能看出来,那你准备怎么为这座城市付出呢?

  王石:以前深圳各种邀请我都不参加。2014年后,只要深圳需要我做的,我都会尽量去做,一不小心算下来,现在在深圳担任的各种组织的职务20多个,包括深圳的垃圾分类项目,最初他们邀请我的时候还担心我不会担任这样的形象大使,我说没问题,只要对深圳发展有好处的我都做。

  澎湃新闻:现在我们都在谈论企业履行社会责任,请问您怎么理解企业的社会责任呢?

  王石:作为企业家本身的行为要符合社会责任,社会企业家的责任,首先公司做的产品、服务,理念上不要和社会道德相冲突,比如不能破坏环境来挣钱,同时企业要再拿出一部分钱来促进社会和谐。如果你企业在社会责任上面存在问题的话,在它们所在的行业也做不深。其次,除了企业自身之外,它们应该在社会上应该扮演什么角色呢?按照过去逻辑,先赚钱,然后再谈论社会责任,实际上我个人认为应该同时进行。在企业创立初期,尽管拿出很多的钱和时间来履行社会责任是不可能,但至少要有这个想法。

  我做公益活动时间也不是很长,其实创业这么长时间了,对我而言真正主动自觉参与公益的,也只有五六年的时间。以前我做公益活动,多少带有一定的功利性,因为它们对万科品牌美誉度有促进的,现在的状态不一样了。

  澎湃新闻:你认为中国公益离国际之间还存在哪些差异?

  王石:应该说中国慈善和公益事业发展很快,但总体缺口很大,做慈善公益是一个很专业的工作,中国各个公益组织在团队上仍需要大量骨干和专业力量,公益慈善很多事需要慢慢来做,不能大跃进。我很想做一件事,如何改善我们中国的饮食习惯,中国的饮食习惯太浪费了。我相信在中国,只要政府愿意推动,没有成不了的事,比如鱼翅,中央一禁止大吃大喝,鱼翅销量很快减下来了;另外中国政府全面禁止象牙交易,大象保护就有着落了。如果我们提倡健康饮食、拒绝浪费,这不是很难的。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